首页 > 武侠 > 在下出刀者 > 第四十五章 活死人墓

第四十五章 活死人墓(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只有我知道剧情的无限 海帕芝顿的次元聊天群 系统你做个人吧 当我二次穿越后 鬼差直播升职记 我有特别的修仙天赋 超天大帝 日常系血族 惊世嫡后名动天下 我是特殊能力者

整个昆仑,最让人不想涉足的地方莫过于幽冥山。

昆仑幽冥山是前朝幽冥大帝成道之处,同时也是他的化道之所。

这位大帝的一生堪称传奇,他本是前朝的一个落魄皇子,在一次被几名皇子欺辱中误落水中,等救起来时,整个人却已经昏迷过去,随后便一直高烧不退。

坊间野史传闻,当时朝中太医想尽办法要让他醒来,包括那几个戏弄他的皇子也用了各种办法,毕竟谋杀兄弟的罪名哪怕是他们也要掉一层皮。

但是他就是不醒,嘴里还不停地冒出一些胡话,后面总算被医仙谷的谷主以天元针灸之术,刺激醒来,不过他醒来后所说的第一句话居然是:“你们这是在演戏吗?”

随后他便再一次昏迷过去,后面经过两个月的调息,终于好转,所谓的失魂症也渐渐消失。

说来也怪,经过这一件事,幽冥大帝就像换了个人一样,跟他的父皇求了一道旨意后,便孤身一人走进这昆仑中,后面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上古秘典,竟然悟出十殿阎罗的绝世法门,最后凭借这个法门一步步踏上了武道巅峰的道路,放在前朝那个时期,可堪敌手的人竟然找不出一个来。

在幽冥大帝最巅峰的时期,他凭借十殿阎罗的法门,或许是因为他的身份问题,凝十殿阎罗为一体,最后具象化出一尊阎罗天子,威压天下,一只脚迈出九重楼。

可惜或许是机缘未到,另外一只脚他怎么也迈不出去,最终在这幽冥山中化道而去,留下一句至今都在被江湖中人念叨的话:“皇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间一场醉。”

他化道而去,后人根据他的遗愿,以化道之处为基,建立幽冥山,从此与世隔绝。而要进入幽冥山的人,必须要持有九幽令牌,并且身具濒死之躯,因为他们的老祖幽冥大帝曾经有言,要想得到幽冥机缘,必须要如他一般,在生与死之间经受考验。

幽冥山根据大帝留下的意思,设立活死人墓、断魂路、生死桥、十殿阎罗,外人进入,必须要先入活死人墓,七天之后,还存活的,便要走一走断魂路,断魂路一过,再入生死桥,便可得到那号称可以重练血肉的还魂草。

距离幽冥山不远处,郁小刀轻轻抚摸了一下阿狐的头发丝,柔声说道:“等我回来。”

阿狐大胆地看着郁小刀,两只黑黝黝的眼珠子盯着郁小刀,等到他有点忍受不住了,阿狐噗嗤一笑开口道:“好啊。”

“我走了,你回吧。”郁小刀说话,一个人缓缓走向那片看起来便鬼云缠绕的山峰。

等到郁小刀走得没有踪影了,阿狐轻轻喊道:“度厄叔叔,你可以出来了。”

只见度厄尊者从一个阴影处走了出来,看着郁小刀远去的方向暗叹:“希望他此行可以成功。”

阿狐扭头看向度厄尊者:“度厄叔叔,他会跟他的三个师兄一样吗”阿狐幽幽说道。

度厄静静看着远方:“我希望不会。”

郁小刀一步步缓缓走到山脚,只见此刻的幽冥山前,已经稀疏站了一批人在那边,个个气息微弱,仿佛一不留神便要死去一般。

见到郁小刀的到来,众人也不过是轻轻撇了他一眼,便不作理会。

郁小刀寻了一棵树下,缓缓坐了下来,看着周围的人群,多少感觉有一点点的诡异。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此刻的幽冥山卷起阵阵山风,云雾轻轻环绕在周围,众人本来便躯体受创,此刻受到这风吹动,有的人禁不住松了松肩,紧了紧自己的衣服。

在恍恍惚惚间,只见远处似乎有一盏盏灯笼在往这边靠近,众人被这诡异的氛围所吓倒,不由自主得朝着周边的人靠去。

郁小刀缓缓起身,不管周围的人事何作态,他有点好奇那片灯笼下出现的人会是谁。

只见那片灯笼缓缓从云雾中走出,赫然是一个个手持长镰的黑袍男子,在众多黑袍男子的中间,抬着一座红色的小轿。

“这里不会是鬼门入口吧。”一名男子牙齿打着寒颤,低声说道。

郁小刀轻轻一笑,来这里的人都是已经没有生路的人,有什么好害怕这里到底是不是鬼门入口。如果是,他还真想看看这所谓的鬼门中到底有什么。

只见一阵声音从轿中传来:“验牌。”

黑袍男子听到此话,竟然就像飘过来一般,从人群中穿梭而去,那些令牌就像找到引子一般,朝着那些黑袍男子飘去。

突然,其中一名黑袍男子停了一下:“无令牌者不得滞留,这是规矩,你不懂吗?”

只见其身前男子突然跪倒在地,痛声哭道:“我不想死啊,我听说这里有活路才赶过来的,求求你给我一个机会。”

黑袍男子低吟道:“无牌滞留者,死。”

只见其长镰一挥,一道黑色劲气划出,那名男子就这样悄无声息地倒在地上,脸色发寒,好像结冰一般。

人群中没有令牌者见状,慌忙往外跑去,不料却被那些黑袍男子长镰挥出的黑气缠绕,没多久便倒在地上。

轿中传来一阵声音:“每次都有这种不知死活的人来这里。”

说完只见那人顿了顿,继续开口道:“欢迎你们即将进入阎罗殿,在此之前,想必你们也都知道了要入阎罗殿,必须走过活死人墓、断魂路、生死桥三关。”

所谓的活死人墓,便是将人生生钉入棺材中,七天七夜后,如果人没死,那么便算过关,可惜当当这一关便让很多人难以过去。

要知道整整七天不吃不喝,并且在那种狭窄阴暗的地方待着,简直比关小黑屋还可怕。

那名轿中人不管下面众人的喧哗,继续说道:“幽冥使者,给他们一人一壶水,带他们入死人墓。”

郁小刀接过一名幽冥使者递过来的水,轻轻掂量了一下,不到三两。

随着幽冥使者的引路,众人来到一片墓地之中,只见这片墓地密密麻麻摆着石制棺材,郁小刀随着一名幽冥使者来到一座石棺前,突然传来一阵喊叫声。

“为什么棺材里面还有骷髅?”那人看着身侧的幽冥使者说道。

幽冥使者面色惨白,一双眼睛冷冷看着那人:“前面没熬过去的人留下的。”

“那你们可以清理掉啊。”那人有点难以置信地继续说道:“这样下去我不是要和骷髅为伴。”

幽冥使者冷冷笑到:“你到时候会感谢还有个骷髅陪你的。”

说完只见那名使者运劲轻轻将那人抛入棺中,随后手一挥,便将那石棺盖上。

郁小刀转头看了看自己的石棺,幸运的是里面空空如也。

他身旁的幽冥使者轻轻说道:“自己进去还是我帮你。”

郁小刀不再回答,跳入石棺,将春响握在自己的胸前,平平躺下,看着石棺慢慢合上,陪伴郁小刀的只剩下这无边的黑暗和一壶水,还有手中的春响。

目 录
新书推荐: 侠徒幻世录 武侠打工仔 捉刀记 武侠世界的穿越之旅 谁说朝廷鹰犬都是反派! 武侠:开局十万西凉铁骑 穿越笑傲:辟邪剑侠林平之 琼剑山下 且看那一人 我在苦境当前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