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 > 在下出刀者 > 第四十二章 昆仑何所惜(下)

第四十二章 昆仑何所惜(下)(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只有我知道剧情的无限 海帕芝顿的次元聊天群 系统你做个人吧 当我二次穿越后 鬼差直播升职记 我有特别的修仙天赋 超天大帝 日常系血族 惊世嫡后名动天下 我是特殊能力者

昆仑山外,强者云集,真正敢挑昆仑群雄眉头的人终究还是少数。

“刀王殿的人手深得有点长了。”洗剑池剑主剑无极看着昆仑剑宗宗主詹台鹤轻声说道。

詹台鹤眼中剑芒微微外露:“无碍,此间事了,走一趟那所谓的刀王殿。”

“那欧阳浩他们呢?”剑无极问道。

“不经风雨,何能见识到剑道真意,老友我们都是这样过来的不是吗。”詹台鹤轻轻笑到。

剑无极不由想起自己年少时饮马江湖,挥剑纵横的日子,嘴角不由露出一丝丝的笑意。

“也是,该教的都教完了,是生是死,也是天命了。”

詹台鹤抬头望天:“这一片天,终究需要这群年轻人扛起来,我们能挡一时,不能挡一世,他们现在犯错,我们还能扛两下,等我们御剑西归的时候呢?”

剑无极轻笑起来:“老友未免太过暮年,用三尺青锋,望红尘滚滚,不就够了。”

此刻的断刀林,混战一片,刀王殿高手有备而来,此刻四杰齐出,目的就是为了将这群所谓的年轻才俊一网打尽。

本来是手到擒来的事情,不过可惜的是多了老鬼等人的介入,让这十拿九稳的局面添了几分变数。

只见老鬼直接对上刘枫,他对于这种败类自是恨透,一柄鬼头刀舞得阴风阵阵。

刘枫仿佛来到了无间地狱,对于这个可以和欧阳浩抗衡的刀客,刘枫在昆仑多年,自是对他的修为知之甚深,可惜之前都未曾交手,此刻方知道他的恐怖,周围其他刀王殿弟子见刘枫难以招架,纷纷上前助战。

老鬼看到如此场景放声大笑:“你们这群老鼠也就配打这种群战,”

只见老鬼刀锋一转,将那群人笼罩在他的刀气之中。

刘枫得其他刀王殿弟子相助,此刻的压力缓和了不少,只见他左手持刀,右手持剑,刀剑交错间,竟然隐隐有融合之势。

老鬼见刘枫此刻修为,知道他在刀剑合璧的造诣上已经迈出了一大步,可惜的是,并不是谁都是武中神人,什么功法都可以一碰就会,大多数人能做的东西都是将一样东西从开始到结束,一点点练精。

这边老鬼酣战正烈,那边琴心也不少风采,只见她手中剑舞,与那火魔刀客交战一起,琴心身法飘逸,时如苍鹰,又似猛虎,动静之间,竟然将那火魔耍的团团转。

可惜火魔也不是易于之辈,只见他手中刀气涌现,一股炎热之气从其手中刀渐渐溢出,琴心感受到这股如火般的炽热感,轻身后退。

火魔刀邪笑着看向琴心:“我在火山之侧领悟刀道,将真气与山火之气结合,你不过是那空中白云,飘无声息,而我,是那炎炎山火,生生不灭。”

琴心素来不爱说话,看到火魔这般模样,轻轻将长剑一指,一股寒冰之气涌现出来,她是一名浪子剑客,也是一名孤僻之人,她的心是一团冰,剑也是如此。

冰与火的碰撞,在此刻的火魔刀客与琴心之间展开,二人都诚于道,不过是道有所不同罢了。

这边的将遇良才与谢云那边相比,多少还是差了一点势头。

只见谢云剑意挥洒,一道道剑气似不要钱一般从此手中挥出,那边风魔刀意纵横,其身躯如风似絮,轻松避开谢云的攻击。

风魔刀君无名看着谢云说道:“谢云,你们可曾想过自己也今天。”

谢云冷冷一笑:“你死我活,不是常事吗?”

君无名恶狠狠地看着谢云:“当年你们剑客逼我父亲放下手中刀,害得他老人家当着众人的面自尽而亡,这就是你们的道理?”

谢云双眼微微眯起:“道理说不清,那就用手来说。”

君无名笑了起来:“好一个道理说不清,那就用手来说,既然这样,那就说说吧。”

只见君无名跃至空中,手中刀环绕周身旋转,一阵阵刀风卷起,形成了一个状如龙卷的刀气领域,引得众人不得不一步步远离他们交战的位置。

谢云抬头看着君无名,手中剑轻轻至齐眉出,一股建议随着他的抬手慢慢凝练浓缩起来,渐渐的,他的周围似乎没有了声音,只能听到手中长剑轻轻鸣动的声响。

此刻的公孙十三心里是愤怒的,朋友的背叛,欧阳浩的受伤,同道的苦战,这一丝丝,一点点都让他感到一种罪恶感与愤怒感。

看着场中水魔刀旁若无人地挥刀,六重楼与登顶的人相比,终究还是差了不止一星半点,何况这个人周围还有其他刀王殿高手护持,更是大杀四方,一时间难有敌手。

公孙十三惨然笑了起来,看着此刻在抓紧时间养伤的欧阳浩,再看了看原本的仇敌郁小刀,还有那个深爱自己的红娘,虽然自己因为种种原因,不敢跟她透露出自己的喜欢,但是这种情,对方又怎么可能感受不到呢。

还有那一个个熟悉的面孔,或是师弟,或是师兄,或是同门,点点滴滴,在公孙十三的眼中浮现出来。

只见公孙十三突然大吼道:“败尽万千敌,昆仑何足惜。”

听到公孙十三声音中的绝望感以及那股视死如归的决然之意,红娘抽空一退,急忙扭头望去。

此刻的公孙十三气息一点点地涨到六重楼巅峰,他感觉自己的力量前所未有的强大。公孙十三痴痴地看了看自己的双手:“这就是六重楼巅峰的感觉吗?似乎也不过如此。”

红娘看到公孙十三此刻的状态,眼中的泪水瞬间流了出来:“十三,你做什么傻事,快住手。”

公孙十三温柔地看向红娘:“红娘,你要记住,我公孙十三,很爱你,”

红娘的脸如同梨花带雨,绝望地摇头喊道:“公孙十三,你给我住手,我不准。”

公孙十三轻声对红娘说道:“如有来世,我必将以你为道,爱你如修道,绝不如今生这般进退两相难,爱恨不得全。”

红娘望着公孙十三的脸庞,心中的悲伤感已经让她说不出话来,她只能用力地摇头。

公孙十三不再看红娘,望着场中水魔刀客的肆意,大声喊道:“我公孙十三,来找你了。”

只见一缕光芒从他的剑中一点点涌出,带着一股决死之意,冲向水魔刀客。

水魔刀客正在狠狠地挥刀向周围那些刀客剑客杀去,这时他突然感受到一股不下于他的力量冲向他而来,水魔刀客大惊,转头御敌,只见公孙十三丝毫不顾自己身上破绽,剑芒直袭杀水魔刀客身体要害。

水魔刀客连连挥刀抵挡,嘴中怒吼道:“你还要不要命了。”

公孙十三耻笑地看着他:“这条命,我今天就送给你了。”

碰到这种不要命的打法,水魔刀客也很无奈只好回刀挡住身体要害。

周围众人见水魔刀客被挡住,纷纷松了一口气,再这样打下去,只怕他们都要落得全军覆没的情景。

公孙十三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内劲已经在迅速被消耗,情知要是再不快点拿下水魔刀客,只怕他也将要抵挡不足这连番攻击。

只见他将心一横,手中长剑锋芒竟然猛然再增一倍有余,公孙十三竖刀而立,双眼之中透露出一股死意:“刀王殿老鼠,这招,你可能接。”

只见他手中长剑挥起,带着一股几乎要捅破六重楼的劲力冲向水魔刀客,水魔刀客见状,手持长刀作防御状,身周似乎有一股股水流涌动,细看之下,那是一道道细小的刀气组成的波浪,只见一层层刀气像一道道波涛涌在身前。

剑尖与刀浪的触碰引发了阵阵气浪,将身遭众人逼得往后退去,周围原本还在决战的众人纷纷收手,扭头看着场中的情景。

公孙十三手中长剑一点点地破开刀浪,轻轻点到水魔刀客的胸口,一点点的刺了进去。而此刻的他浑身已经被那股刀浪割地千残百孔,口中的鲜血像不要命一般涌了出来。

红娘紧紧捂住自己的嘴唇,脸上的泪珠再一次洒落出来,她想冲上前去,但是她知道那不过是徒劳无功,还是对方的累赘。

公孙十三用力一点点扭头看了一眼红娘,被鲜血污了脸颊的他,露出一个他认为最温柔的微笑。嘴中轻轻说了一句:“再见。”

只见剑气涌现直扑水魔刀客,他忍着重创之痛,抽身后撤,紧紧跪在地上。

此刻对方的刀气在公孙十三体内四处乱闯,最后破体而出,只听一声惨叫,公孙十三已然倒地不起。

红娘不顾其他,冲上前去,抱住公孙十三的躯体大哭起来,那哭声的绝望感,让每一个昆仑侠客脸上都充满了悲意,谢云走上前,轻轻盖起他的双眸:“师弟,你受苦了,这笔账,师兄帮你算。”

那一侧,火魔刀扶住水魔刀后撤到人群中央,此刻的君无名见无利可图,看着这一侧说道:“你们的命,我们下次来说。”

谢云站起身子,缓缓念出刚刚公孙十三所说话语:“败尽万千敌,昆仑何足惜。”

周围众人被这股决死之意所感染,齐声怒吼:“败尽万千敌,昆仑何足惜。”

君无名见状,冷笑一声,带领众人缓缓退去。

看着周围摇摇欲坠的众人,还有身下死去的师弟,谢云深深叹了一口气,这该死的江湖,既然这么不省心,那我便走出去看看,到底这一切,是谁说的算。

目 录
新书推荐: 侠徒幻世录 武侠打工仔 捉刀记 武侠世界的穿越之旅 谁说朝廷鹰犬都是反派! 武侠:开局十万西凉铁骑 穿越笑傲:辟邪剑侠林平之 琼剑山下 且看那一人 我在苦境当前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