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 > 在下出刀者 > 第二十四章 青松易老

第二十四章 青松易老(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只有我知道剧情的无限 海帕芝顿的次元聊天群 系统你做个人吧 当我二次穿越后 鬼差直播升职记 我有特别的修仙天赋 超天大帝 日常系血族 惊世嫡后名动天下 我是特殊能力者

人与人见面最难的就是第一次接触,

昆仑,青松剑宗外

郁小刀有点纠结地看着青松山门,没有人介绍,他上门直接说挑战,那就不是挑战青年一辈了,而是挑衅整个剑宗,那还不被他们的宗主一剑飞来。

阿狐看到郁小刀徘徊不前的样子,走上前去抓了抓他的衣袖:“不是说要挑战吗?怎么不上去了,”

“这不是还没想好怎么上去比较合适。”郁小刀回道。

阿狐疑惑地看着他:“直接走上去不就好了,你看我的。”

郁小刀还没来得及阻止阿狐,她已经走进了青松剑宗那道门槛。

郁小刀无奈地跟了上去,他已经做好和青松剑宗撕破脸的准备。

一路走上去,竟然没有人阻拦他们,郁小刀有点奇怪,理论上来说,至少应该有一两个弟子过来盘问他们是何人。

山腰的群殿隐隐可见,走到这里,再转头也不是郁小刀的性格,索性把心一横,将阿狐拉在自己的身后,一步步往前走去。

即将到达对方大殿,郁小刀运劲放声喝道:“晚辈郁小刀,前来贵宗一聚。”

前方大殿大门缓缓打开,从中走出一名负剑老者,身后弟子跟随鱼贯而出。

“可是度厄尊者弟子--郁小刀。”老者开口问道。

“正是晚辈。”郁小刀抱刀行礼道。

老者心下了然:“在下青松剑宗掌门,你的来意我已经知道,不知少侠什么个比法。”

郁小刀看着青松掌门,一字一句地说:“以刀会剑,一宗一战,不论生死。”

青松看到郁小刀的表情,心下暗叹一口气,这个小伙子,是一个练刀的苗子,据说无双峰之战已经破入六重楼,也不知道此刻修为是否还有精进。刀道沉寂这么多年,终究还是要出一两个扛鼎人物,也不知道这郁小刀能走到第几步。

青松掌门看向郁小刀开口道:“此次昆仑刀剑之争,我们七十二剑宗已收到消息,我辈中人,不会出手,少侠你尽管与我们门下弟子相斗,生死不论。”

郁小刀听到此言,松了一口气,还好这个师傅很靠谱,不然自己玩这么一出,虽然是为了刀道精进着想,但是横尸当场的可能性似乎也是不低。

青松掌门转身看向众人,此时他的身上剑芒涌现,一股股剑气似要喷涌出来:“我七十二剑宗同气连枝,本次颁下昆仑剑宗令,此次刀剑之争,我辈中人不会出手,也不会阻止门下师徒挑战,刀剑之决,生死不论。”

青松众弟子意气风发,手捏剑指:“青松易老,剑道长存。”

阿狐看到青松剑宗如此做派,深深吸了一口气,看向郁小刀:“小刀,看他们的样子,好像武学造诣也不算低,我们确定要这样打过去吗?”

郁小刀举起手中春响,正正说道:“此次争斗,有进无退,有死无生。”

阿狐深深呼了一口气,轻声低语道:“反正也不是我吃亏,才不管你呢。”

青松剑宗,练武场,郁小刀持刀而立,看向青松剑派众人:“出刀者--郁小刀,刀名春响,请赐教。”

青松掌门看着众位弟子:“此次争斗,关乎我青松一脉之尊严,机会紧一次,众位弟子可有想好能扛起这个担子的?”

众人目目相望,虽然刚刚说地掷地有声,但是真正到了比武的时候,却又有点犹豫,不是不敢死,而是怕毁了青松一脉的尊严。

青松掌门叹了口气,终究还是要自己点名出人,想到这里,莫名地有点伤感,青松剑宗立足昆仑二百余年,自第一代青松剑客以八重楼修为创立青松剑宗一来,真是代代不如前,如今自己的修为不过是刚破入七重楼,此生怕是无望八重楼了。

“师傅,弟子请求一战。”

就在青松掌门沉思的时候,一个声音传来,他抬眼望去,只见三弟子眼神坚定地看着青松掌门,黝黑的眼珠中透露着一股赴死的表情,青松可以败,但是不能一剑未出便败了。

青松掌门看着三弟子,点了点头:“去吧。”

三弟子已经是年青一代修为最高者,一手青松剑法也得了三四分精髓,以四重楼之能,可能是只能挡住一刀,但是那能怎么办。

场中,看着从众人中走出的少年,郁小刀眼神的目光逐渐火热,这是他刀挑群宗的第一战,他感觉到一股战意在缓缓从自己身上奔腾而起。

三弟子抱拳行礼:“青松剑宗--白守信,请赐教。”

郁小刀感受着这名三年的修为,缓缓将自己六重楼的境界压到和对方相等:“此次争斗,只比刀剑,不论修为,我已经将境界压到四重楼,与你相当,如果我使用超过四重楼的境界,便是我输。”

三弟子看着郁小刀,脸上露出佩服的表情,旋即不服输地想:“你如以境界压人,我还不知如何,但是同境界之下,我不信我会弱你多少。”

青松掌门看着郁小刀的作态,满意地点了点头,这小子还算懂事,知道这次刀剑之论能被认可是有多不容易,还知道用同境界去感受不同剑道以弥补不足。

就是不知昆仑老人为什么会传达这种话出来,不然区区一名度厄怎么可能让所有剑宗认可这个明显对刀客有利的要求。

就在青松掌门思考这些的时候,场中二人已经争斗起来,只见场中刀光剑影,交融一块。白守信一手青松剑法卫委实已经炉火纯青,郁小刀刚开始只是持刀守势,他想看看这青松剑法有何不同,取长补短,才是这次的目的。

白守信见状,一手青松密不透风,在郁小刀的压力下,竟然有一丝丝的突破的味道在里面。

郁小刀看此情景,知道已经差不多,寻了一个空隙,抽身而退:“白守信,此式名曰--上玄月,请赐教。”

只见一个圆弧刀气从郁小刀手中快速形成,旋即以极快的速度向白守信冲去,白守信见状,手中长剑使出一式,青松长驻,只见其手中剑气慢慢凝聚出一个青松雏形,可惜还是不敌郁小刀掌中上玄月的光芒,一刀破去。

郁小刀见此,持刀而立:“多谢,郁小刀讨教了。”

这边已经有弟子扶起白守信往后退去。青松掌门看着郁小刀说道:“多谢手下留情,我青松剑宗此番输了。”

郁小刀见青松掌门如此轻易便服输了,算是彻底信了之前他说的剑宗令的言论,他暗暗舒了一口气:“掌门客气,此次不过验证武道,何来输赢,郁小刀告辞。”

看着郁小刀和阿狐离去的背影,青松掌门叹道:“好一个少年。”

目 录
新书推荐: 侠徒幻世录 武侠打工仔 捉刀记 武侠世界的穿越之旅 谁说朝廷鹰犬都是反派! 武侠:开局十万西凉铁骑 穿越笑傲:辟邪剑侠林平之 琼剑山下 且看那一人 我在苦境当前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