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 > 六合逍遥录 > 第一百二十六回 撤离

第一百二十六回 撤离(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这个穿越大有问题 超品幸运 从向往开始的天赋人生 女子铁骑队 农门贵女有点冷 洪荒开局觉醒狻猊道图 在下出刀者 只有我知道剧情的无限 海帕芝顿的次元聊天群 系统你做个人吧

而厉薇也已注意到吕修贤占据优势这一点,她冲清徐点了点头,长剑一挥,刺向吕修贤。

吕修贤冷哼一声,心道:“看你和梅若尘有些关系,我本不愿下杀手,谁知道给脸不要脸。”他提起十成功力,一掌拍向厉薇。吕修贤上来便全力以赴,一部分是因为他心狠手辣,缺乏怜悯之心,而另一部分则是因为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徒儿的武功,因此对厉薇不敢有半分轻视之心。

吕修贤的掌风和内力来得飞快,若不是厉薇料敌机先,预先判断出其出掌的位置和内力旋转的方向,此时恐怕已是动惮不得。只见厉薇丝毫不惧,反而挺身迎了上去,长剑先是一提,而后一划,切向对方拍来的手掌。

“这丫头!”吕修贤一惊,他想不到对方仅仅身子一侧,向前跨出一步,便轻轻巧巧地避过自己大部分掌力,而剩下的内力似乎又被对方长剑搅成数断,消散开来。而真正令他诧异的是自己的手掌正往对方的剑锋送去。“我这套掌法乃是我在武陵山脉中独创,绝无现世的可能,她又如何能够预判我的动作?”吕修贤一边收掌防御,一边心惊道。

厉薇的武学早已名满武林,众多高手都体会到她的招数的核心之一就是料敌机先,然而知易行难,当今武林除了厉薇一人,又有何人能够做到?不过吕修贤久不入江湖,因此才这般惊讶。

“这厉薇的内功进展飞快,恩,毕竟她之前内功已达很高修为,既然是重新修炼,以往的诸多关卡阻碍便不再成为问题。”一旁抱手观看的丁壮心道。

而厉薇也为吕修贤的内力感到惊讶:“这人的武功招式和肖松青等人倒也差不多,但内力居然如此惊人,已明显凌驾于其余至尊,不过还是远远比不了师父。”厉薇对师父梅若尘的武功心知肚明,因此虽然略微惊讶,但绝对谈不上惊吓。她于是出手无招,息兵剑歪歪斜斜地刺向吕修贤的眉心。

“这…这又是什么招式?完全不是梅若尘的路数!”吕修贤对厉薇越发忌惮,心中急忙盘算他所熟知的梅若尘的武功。江湖中各门各派的武学都有一个大致的方向,要么是以柔克刚,绵里藏针,如同武当,要么是防御严谨,出招凌厉,例如生死门。可厉薇的武功和梅若尘的似乎半点关系也没有,看得吕修贤百思不得其解:“难道她的息兵剑是另有机缘,而不是梅若尘给她的?”

于是吕修贤不再贸然进攻,决定先以防守为主,弄清楚厉薇的武学家数再做决定。而这是一个错误的决策。厉薇毕竟内功未复,既然是生死相搏,若吕修贤效仿肖松青以音波等方式干扰,厉薇恐怕撑不过百招。但吕修贤一是被厉薇吓了一跳,二是他极为自负,潜意识中就排除了这种‘胜之不武’的手段。

而甄源这边已和清徐对上。这时甄源一改颓势,和清徐你来我往,斗得甚是精彩。他的内功其实还高出清徐一筹,但亏在招式不如清徐的巧妙,而且临敌经验不足,和清徐相斗这才略微处于下风。

郭夜焦急地看着厉薇和吕修贤相拼,心道:“厉姑娘毕竟内力未复,这个吕修贤出手狠辣,如今该如何是好?”他一边想一边不时地看向丁壮,似乎是在提醒他厉薇和他之间还有协议。丁壮见状笑了笑,安抚道:“小子,别担心。厉长老武功卓绝,你看,她现在丝毫不落于下风!”

的确,厉薇把体会到的无招胜有招运用出来,自己的招式更加缥缈难测,同时还招招直指吕修贤的破绽。不过吕修贤内功深湛,又是一心防御,厉薇也拿他无法。“这女子招式如此诡异,当真是神妙难测。唉,莫非是我吕修贤躲了十来年反而成为井底之蛙,小觑了天下英豪?”

听完丁壮的话,郭夜也打定好注意:“既然丁前辈照看着厉姑娘,那我不如和清徐长老一起,先杀了这个姓甄的,而后清徐长老可以腾出手来与厉姑娘联手,那吕修贤必然不是对手!”他于是施展开融浑功,加入战团。

甄源本来就略逊于清徐,如今背腹受敌,顿感不支,冲着吕修贤喝到:“师父,我们今天讨不了好,先撤了吧。”清徐和郭夜见他如此情景居然还可以开口说话,都十分惊讶。清徐心道:“这…这小子内功居然如此了得,当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吕修贤冷哼一声,瞟了一眼在一旁守候的丁壮,心道:“此人武功不在这丫头和这老者之下,若他加入,便更难脱身了。”计议已定,他也不含糊,双掌全力往厉薇拍来。而厉薇在他双掌一收之时,已然预料到他的动作,提前挥剑:吕修贤掌力未吐,厉薇的剑尖已划向他的手掌。

“好剑法!”吕修贤大喝一声,双掌一按,磅礴的掌力拍向底面,刹那间飞沙走石!而他也借力往甄源身边一跃,而后挥掌拍向清徐。清徐顿感一阵劲风扑面,心中感叹:“此人内功奇高,刚刚那一掌如此劲力,居然反手又是一掌拍出,没有半分滞碍!”他担心对方会引爆自己的内力,不敢以掌相接,于是足尖一点,向一侧躲开。

而甄源抓住这个机会,一招逼退郭夜,跃出圈子。他们师徒二人点了点头,而后往岸边冲去。郭夜十分疑惑,心道:“他们怎么往水边冲?”却听厉薇说道:“不好!我的马!”

果然,只听见一声嘶鸣,厉薇的马高高跃起,而后翻到在地,抽搐几下而后死去。而马颈歪斜,正是被吕修贤一掌拍断。随后师徒二人施展开轻功,飞速离去。

“该死的!”清徐大骂一声,右掌拍出,一棵大树顿时应声而断。他和吕修贤师徒仇深似海,恨不得生啖其肉,可他也明白,如今厉薇的马匹死亡,以厉薇的内功绝对无法追击二人。且不说丁壮没有帮忙的义务,就算他们二人联手,恐怕也未必是吕修贤师徒的对手。

郭夜见厉薇满头是汗,连忙跑上去问道:“姑娘,你没事吧。”厉薇点了点头,说道:“没事,别担心。”

郭夜点了点头,悻悻地说道:“可惜没杀了那个该死的小子。”

厉薇略微惊讶,问道:“你和他没什么仇怨,为何如此讨厌他?”

郭夜看了一眼厉薇,冷哼一声,不再开口。

厉薇随即明白过来,心道:“原来这小子是在吃醋呀。”

目 录
新书推荐: 侠徒幻世录 武侠打工仔 捉刀记 武侠世界的穿越之旅 谁说朝廷鹰犬都是反派! 武侠:开局十万西凉铁骑 穿越笑傲:辟邪剑侠林平之 琼剑山下 且看那一人 我在苦境当前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