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 > 六合逍遥录 > 第五十七回 现龙

第五十七回 现龙(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这个穿越大有问题 超品幸运 从向往开始的天赋人生 女子铁骑队 农门贵女有点冷 洪荒开局觉醒狻猊道图 在下出刀者 只有我知道剧情的无限 海帕芝顿的次元聊天群 系统你做个人吧

许思孝眼下最看重的就是报仇,虽然水元功在手,但杨夙心凭借计谋杀死六合至尊玄微道长和天下第一高手梅若尘之事让他明白要报仇未必需要武功绝顶。而厉薇内功尽失一事也让他明白即使武功盖世,也未必报得了仇,而后者也在无形中给他增加了许多压力。

崆峒派的洛水剑法包含了很多易经的道理,许思孝也颇有涉猎。易经乾卦第一爻叫做‘潜龙勿用’,意思是万事开头难,应该做好准备,积累经验,而不要盲目地展现自己。这一点许思孝自认为做到了:这数月来他勤勤恳恳,苦练水元功,已然取得不小进益;自己也成功招揽了一批得力手下,为今后复仇打下了基础。

“如今众目睽睽之下,圣火教屡战屡败,正是我力挽狂澜,现龙在田的好机会。”他心中想到,这“现龙在田,利见大人”就是乾卦的第二爻:既然准备工作已做好,就该在上位之人面前表现自己了。

青年道人看了一眼许思孝,心中暗自警戒,“我已展露全力,此人还敢跳将出来,必有所依仗。虽然那位前辈说关键时刻他会出手,但刀剑无眼,我还是不要盲目自大为好。”他灌注内力于大剑,嘴上却讥笑道:“又一个前来送死的。”

许思孝笑了笑,也不搭话,抢上前来,一招碧海掌法中的“碧海幽深”向青年道人拍去。这一掌掌力雄浑,人未到,掌力已然袭来。那青年道人顿时觉得呼吸都是一滞。碧海掌法在圣火教中流传颇广,许多长老名宿都修炼过。众人见许思孝这一掌初时铺天盖地,而后内劲含蓄而不露,已得这一招的精髓,不由得喝起彩来。台上的上官鹏的脸色也和缓了些。

青年道人内力深厚,他翻转大剑,荡开许思孝的掌力,大剑斩向其手掌。许思孝微微一笑,那大剑虽然舞得极快,却逃不过他的眼睛。只见他左掌一带,卸去之前的力道,然后一招“海不扬波”,夹杂着之前的掌力击在对方剑面子上。这一招正是吕无为“碧海怒涛掌”中“百川归海”的雏形,此招内力凝聚不散,极为厉害。许思孝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使用水元功的发力之法,否则更是势不可挡。众人只听见“噹”的一声巨响,许思孝和青年道人各自退后。青年道人退后了五六步,而许思孝只后跨了一步。这一比较之下,众人皆知,单论内功,这圣火教的年轻人还在对方之上。

青年道人心中一凛,连忙使出最擅长的“疯魔十二式”向许思孝袭来。这套剑法总共就是十二招,全系内力运用,攻得是所向披靡,守得是点水不漏,尤其适合他这把巨剑。而许思孝展开碧海掌法,在那巨剑形成的白色光影中穿行,两人一时间斗得个旗鼓相当。

在场的正派和魔教高手均看得连连点头,均想:这二人才二十四五岁年纪,就有如此武学造诣,当真前途不可限量。而高台之上的上官鹏的杀气也消失殆尽,“此子武功不错,相貌也十分俊俏。恩…这御人之道嘛…”,他此刻脸露微笑,心里想道。

青年道人越打越是心惊,他的内力渐渐被对方克制,出招越来越费力:“此人内功居然如此之高。看来再过二十余招,我便会败于他之手。”

而就在此时,“铮铮”两声琴声响起,许思孝内功虽高,却觉得自己的气血都跟着抖了一抖。他知道出手之人是谁,立即跳开,运转水元功护住全身。

青年道人听到琴声,也觉得极为不舒服。但他脸上喜色闪过,也跟着退了开去。

而此时琴声大作,如潮水一般四溢开来,在平野上千余人的耳畔响起。那琴声时而连绵委婉,如同幽谷中蜿蜒而来的山泉,时而却又急不可耐,好似高空中奔流而下的飞瀑;时而几不可闻,仿佛闺房中的呢喃细语,时而却又清脆悦耳,就像山林中的群鸟齐鸣。

内功稍差的弟子有些来不及捂住耳朵,倒地抽搐;武功稍强的连忙用布塞住耳朵,但时而一丝琴音透过,仍然惊得他们全身颤抖。而诸如上官鹏这样的第一流高手,也都禁不住脸色一变。

突然的琴音戛然而止,众人只听见一老者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老夫裴不羁,江湖人送外号‘琴魔’。恩,时光荏苒,你们这些后辈未必听过老子的大名。这样说吧,我和梅若尘同时获得的六合至尊称号。”许思孝听他开始自称“老夫”,后面又变回“老子”,看来是习惯使然,不由得微微一笑。而其余众人大多没有听过他的名头,但听到“六合至尊”四个字,想起刚才那凌厉的琴音,众人心头都是一凛。

‘琴魔’裴不羁继续说道:“厉薇女娃娃是我的朋友,听说她内力尽失,你们这群酒囊饭袋便来趁火打劫?嘿嘿,老子年纪大了,见的人也多,今天就教教你们,像她这种人,即使一时不利,很快便会翻盘崛起。老子今日阻止你们,实则是救你们一条命。还想珍惜这条贱命的,便滚吧。”说道最后,那个“滚”字他注入了上乘内功,就连上官鹏这类高手都觉得耳心一痛,许思孝等人更是身子都晃了晃。

上官鹏率先抱拳说道:“今日得闻前辈教训,在下不甚荣幸,这便率圣火教教众离开。”说完,便指挥圣火教教众撤离。

而正派的高手面面相觑了一阵,也纷纷离开。不多时,黑压压的人群消失得无影无踪,而‘琴魔’裴不羁也再未出声。

“该死的裴不羁。”而附近一棵大树之上,肖松青脸色不好。他乃一个极有耐心之人,虽然之前被厉薇施计逃开他的跟踪,可他又如何肯轻易放弃?只可惜他无门无派,短时间很难调动人手,于是把厉薇在无锡一带的消息广为传播,妄图借助江湖人士之力帮他寻找。而这一计今日却又被裴不羁阻止。“这老儿现身于此,说明这厉薇没有逃到梅剑山庄,寻求他们三人庇护。到底该如何才能揪她出来?”

就在他思考之际,一飞镖将一张纸钉在树干之上。肖松青瞟了一眼,心道:“应该是莫怀仁的那个美貌徒弟。”他飞身跃下,取走字条,只见上面写着:“欲知厉薇下落,五日后芜湖同庆楼相会”。他楞了一下,思虑道:“这莫怀仁身受重伤,又怎么能知晓这厉薇的下落?此人虽然断了一只手,武功大退,不过她善于用毒,我还是要小心才是。”他虽然武功绝顶,却仍然小心翼翼,这正是这些真正从杀戮中走出来的高手的共性。

目 录
新书推荐: 侠徒幻世录 武侠打工仔 捉刀记 武侠世界的穿越之旅 谁说朝廷鹰犬都是反派! 武侠:开局十万西凉铁骑 穿越笑傲:辟邪剑侠林平之 琼剑山下 且看那一人 我在苦境当前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