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 > 六合逍遥录 > 第四十三回 援手

第四十三回 援手(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这个穿越大有问题 超品幸运 从向往开始的天赋人生 女子铁骑队 农门贵女有点冷 洪荒开局觉醒狻猊道图 在下出刀者 只有我知道剧情的无限 海帕芝顿的次元聊天群 系统你做个人吧

古人云,西湖之胜,晴湖不如雨湖,雨湖不如月湖,月湖不如雪湖。虽然是初冬,这一日杭州却反常地下起了大雪,西湖的游人络绎不绝,都希望一睹这“断桥残雪”的风采。而在西湖边上的酒楼钱塘楼中,三人正等待小二上菜。此三人身佩长刀,长剑,显然是武林中人。天气寒冷,店家思虑周到,为每一桌配了一个碳炉。这三人一边伸掌烤火,一边聊起天来。

“无异哥,我们千里迢迢地从河南赶到杭州到底是为何呀?”靠门的一位肥硕大汉问道,此人满脸横肉,虎背熊腰,看上去孔武有力。

“是呀,无异哥你都去那梅剑山庄数次了。他们现在封庄,无论谁去拜访都是闭门谢客,半点消息也打探不到呀。”肥硕大汉旁边的一人说道,此人精瘦,手长脚长,面目倒颇为和善。

剩下的一人皱了皱眉头,他眉目清秀,唇红齿白,若无那络腮胡子,就是一位清新俊逸的翩翩青年了,正是化名为许无异的许思孝。他没有答话,将桌面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然后看向店外那纷纷飘落的雪花。

剩下二人面面相觑,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短短数十日,梅若尘死于圣火教手中的消息在江湖上已是人尽皆知。而厉薇去营救师父不成,反被圣火教围攻之事也跟着传开。但从始至终,厉薇的下落一直没有一个准信:有的说她武功盖世,成功从两位六合至尊手中全身而退;有的说她已被圣火教诛杀,师徒二人均命丧松江;有的说她和圣火教护法杨夙心暗生情愫,早已背叛了梅剑山庄;还有的说她身受重伤,但被一位年轻绝世高手救走。

许思孝听到后心急如焚,即使他升任百人队队长,圣火教中的机密情报还是无权得知。他偷偷抄录了一份水元功,急急忙忙从河南赶来杭州,想看看厉薇是否无恙,若她已经回庄,就将水元功给她。谁知道来了之后发现梅剑山庄已经封庄。无论他怎么软磨硬泡,都没有人告诉他庄内的情况,更别提得知厉薇的消息了。他也递过一张字条,上书“初遇少林,重逢少林,不知姑娘安好?”,若厉薇真在梅剑山庄,见到这张字条,一定知道是他。但也还是石沉大海,渺无音讯。他在杭州这一待就是七八日。

正在许思孝看着雪花出神之际,门外传来喧闹声和武器碰撞声。许思孝三人抢出门去,只见三名蓝衣人正在追杀另外一青年男子,周围的路人躲在道路两旁,纷纷驻足观看。许思孝识得那蓝衣人的服饰,“云南七仙教的人,他们怎么会出现在杭州?”他心道。

七仙教三人分别使八角槌,软鞭和方便铲,一起向那青年身上招呼。那青年使一柄长剑,或挑,或挡,防守得极为严密,双方一时之间僵持了下来。许思孝的武功今非昔比,他立即判断出这青年使得是梅剑山庄的剑法,他剑法虽然精妙可惜内力不足,难以持久。果然,四人斗了数十招,七仙教其中一人喝到:“着!”那青年躲避不及,被软鞭卷住脚踝,被对方一拉,撇了个一字腿。另外两人的槌铲趁此机会疾风骤雨般往他身上招呼,青年满头是汗,但他基础牢靠,始终未被攻破。

“七仙教三人虽然招数狠辣,但都有意避开这青年的要害,看来是想要活捉他,否则这人也坚持不了这么久。不知这七仙教在打什么注意。”许思孝边看变寻思。

而这时“哐”的一声响过,紧接着是一阵“嗡嗡”声,原来是那方便铲和那青年的长剑相交,而后长剑震动所致。那青年被震得右手发麻,而对方八角槌却已攻到。他来不及防御,被砸中了左肩,发出“咔嚓”一声,想必已经骨折。

“赶快束手就擒!”那手持方便铲的七仙教弟子喝到。而这时突如其来地响起“铮铮铮”三声琴声,琴声如珠落玉盘,十分悦耳,但在场所有人均是一惊。弹琴之人显然在酒楼顶层的包间中,琴音不大,却清清楚楚地传到每个人的耳中,包括许思孝在内,每个人都觉得自己的心脏跟着这琴声抖了三下。

七仙教三人纷纷停手,而许思孝也抬头望向酒楼顶层:“此人以上乘内功注入琴音,如今我水元功略有小成,却仍然受到影响。此人内功之深,在我遇到的所有人中恐怕算得第一。”

那手持软鞭的七仙教弟子似乎是三人的首领,他抱拳说道:“多谢前辈手下留情。前辈是武学高人,实不应该和我们一般见识,也不应该插手我们小辈之争。”

“你奶奶的,居然敢挤兑老子?”楼上之人话音刚落,“啵”的一声响过,那持软鞭的七仙教弟子便似被重物击中脑袋一般,“砰”的一声倒在地上。许思孝定睛一看,只见那人太阳穴被击穿,鲜血和脑浆溢出。许思孝看了一圈,想知道是什么击穿了此人的脑袋,却在尸体边上发现了一些花生碎渣。“难道是用一粒花生?”许思孝后背冷汗划过,“水元功大成之时,不晓得我做不做得到如他这般。”

这时楼上那人冷哼一声,对下面两人说道:“此人对老子不敬,死有余辜。你们两个回去转告莫怀仁那个恶婆娘,梅剑山庄老子护定了。她要是惹老子毛了,老子屠了她的七仙教!”

许思孝心道:“此人武功如此之高,又喜好瑶琴,言语却如此粗俗,倒仿佛一位市井小人一般。”

楼上那人又冷哼了一声:“老子孑然一身,没什么羁绊,向来只有老子威胁别人,没有别人威胁老子的份。滚吧!”

那两位七仙教弟子如释重负,连看也不敢回头看一眼,急急忙忙地跑开。梅剑山庄的那位青年站起身来,他左肩骨折,单手行礼道:“梅剑山庄弟子洪修多谢前辈相救之恩。”

“你这个脓包,被人绕住脚踝的时候,不知道使你们梅剑山庄’梨花剑法’中的那招“落雨纷纷”?这样既可以跃起避过软鞭,也可以防御二人的攻势,跳开之后更可以拍拍屁股跑路!”梨花剑法是梅剑山庄的基础剑法,这洪修自然学过,听到此人一提醒,顿时满脸通红,觉得羞愧难当,说道:“前辈教训得是,晚辈确是愚钝。”

“梅若尘这老儿脑筋不好用,教出来的徒子徒孙们也是一帮酒囊饭袋。他妈的,这老儿年纪一大把,还偏偏喜欢逞能,一个人去救无尘那个笨蛋,也不知道叫上老子,真是你奶奶的气死人。”似乎是被洪修的那句话刺激到了,他一个人骂骂咧咧,越说越激动。

“此人似乎和梅剑山庄庄主梅若尘是好友,有他在,看来梅剑山庄暂时无虞。又不知他到底是何方高人?”

“你奶奶的,你们梅剑山庄只有厉薇这个女娃娃符合老子的胃口。”说完,众人只听见“嘎吱”的开窗声,看到人影一闪,便再也没有声音。

许思孝听他提到厉薇的名字,刚想喊住那人,对方却早已不知去向。

目 录
新书推荐: 侠徒幻世录 武侠打工仔 捉刀记 武侠世界的穿越之旅 谁说朝廷鹰犬都是反派! 武侠:开局十万西凉铁骑 穿越笑傲:辟邪剑侠林平之 琼剑山下 且看那一人 我在苦境当前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