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 > 六合逍遥录 > 第二十四回 一触即发

第二十四回 一触即发(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这个穿越大有问题 超品幸运 从向往开始的天赋人生 女子铁骑队 农门贵女有点冷 洪荒开局觉醒狻猊道图 在下出刀者 只有我知道剧情的无限 海帕芝顿的次元聊天群 系统你做个人吧

厉薇站在船头,任由湖风拂面,冷汗却顺着背脊划过。她内息不稳的情况最近越发频繁,时而如烈焰焚身,时而如坠冰窖,时而如响雷在耳边轰鸣,时而如万针刺身。而厉薇自己却还没有找到发作的规律。之前见两大世家和湖盗众人向自己冲过来,厉薇心中闪过一丝担忧,“若内息不稳就麻烦了”,而好巧不巧,内息却在此时开始搅动。她本不愿把这些人屠戮殆尽,但那时力不从心,自己的生死已存于一线,因此下手不敢容情。而等她把这些人杀完之后,内息却又稳定了下来。

“杀到后来,我专注于进攻对手的破绽,反而内息开始稳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这混沌功到底是哪里出现问题?”她心中反复推演这混沌功的功法,“从任脉,到督脉,再到冲脉,每一次似乎都是内息在这些穴位之中流动之时出的问题…”

郭夜在船后坐着,他看着站在船头的厉薇,心中思绪起伏。和厉薇相识这数十日,大事上几乎都是厉薇出手相助,无论是之前在苏盈手下救下自己,挑战孟啸天帮自己进入监察队,还是现在寻找“毒手”,帮自己打探苏盈的下落,均是如此。厉薇性格孤傲,本身武功又高,因此极少找人帮忙。郭夜唯一能帮她的只有在途中烧好饭菜而已,想到这,郭夜心中有一种无力感:自己在厉薇这儿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罢了。而想起苏盈,想起两人背靠背生死与共之时,想起苏盈还活着,他的心中涌起一丝甜蜜。但接下来,一丝疑惑浮现:“她要从许公子那儿夺宝,为何不告诉我?为何要用钢钉射入我的后背?为何后来我也中了黑水针?”也许是小翠挑起了这个念头,他不由自主地摇了摇头,似乎想尽快将其忘掉。

两人一路无话,待两人回到苏州府,小翠已在码头迎接。

“小翠,事情办好了吗?”厉薇问道。

小翠点了点头,说道:“姑娘交代的事情,我怎么可能不办好。今早梅剑山庄的季师兄带人来把谢家的几人领走了。我千叮嘱万交代,必须把姑娘你的信和谢家家主亲手送到梅庄主跟前。”

“可是季一鸣?”厉薇问道,小翠点了点头,说道:“正是这位季师兄。”

厉薇点了点头,说道:“他办事倒是靠谱。”

小翠看了眼郭夜,见他身上溅满血迹,讥讽道:“你就知道杀杀杀。岛上的人呢?是不是被你都杀了。”

郭夜沉默无语,而厉薇看了一眼小翠,淡淡地说道:“我杀的比他杀的多多了。”说完也不理会二人,向客栈方向缓缓走去。

小翠似乎被吓了一跳,随即横了郭夜一眼,“我家小姐很少杀人的,是不是因为你?”

郭夜摇了摇头,小翠不相信地哼了一声,跟着厉薇而去。

两日后,梅剑山庄之中,梅若尘拿着厉薇的信,正冷冷地看着长老谢觉,说道:“谢长老,这是怎么一回事情?我梅剑山庄的人居然做起了湖盗?”梅若尘为人甚为和善,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如今已动了真怒。

谢觉半跪在地,抱拳诚恳地说道:“在下约束门人无力,还请庄主严惩。”

梅若尘见状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也知晓,这几年你几乎都呆在梅剑山庄,很少外出。你家人在杭州府做的事情,本也不应怪在你的头上。”

谢觉说道:“庄规重要,谢觉恳请庄主责罚!”

这谢觉武功既高,平日处事又十分妥当,一直都是梅若尘管理山庄的一大助力。例如之前他出手从邹劲手中救下青城派的弟子,事后梅若尘得知,十分满意。因此,梅若尘见他态度如此诚恳,伸手将他扶起,柔声道:“如今正魔之争一触即发,你的过错暂时记下,以后将功赎过吧。”

谢觉点了点头,不再拒绝。梅若尘想了想,对谢觉说道:“厉薇这孩子做事太直白了些,没有顾及到你的面子,希望你不要记在心上。其实她心里还是有你这个长老的,听说另外两个世家的人几乎被她全杀了,只有谢家之人被绑回了梅剑山庄。”

谢觉连忙抱拳,说道:“厉长老秉公办事,我又怎么会有任何不满?只希望厉长老不要怪罪我治下不严之罪。”

梅若尘点了点头,心中却惦记着自己的徒儿:“薇儿怎么一下子杀了这么多人?不似她呀!无论如何,在此关键时期,我要唤她回来镇守梅剑山庄。”待谢觉离开,梅若尘立即安排飞鸽传书,召唤厉薇回梅剑山庄。

而厉薇废掉圣火教护法崔鹤武功,屠灭嵩山宋家和武当王家的消息也在各方传开。

还是西湖边上的那个凉亭,一位秀气青年向着旁边的中年大汉说道:“师父,这梅剑山庄的厉薇做事我怎么看不懂呀?”这青年名叫陶阴晴,长相倒还清秀,但年经轻轻身形就有些佝偻,不说话时喜低着头,眼睛看着地面,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

一旁的中年大汉满脸络腮胡,他正用牙签挑着牙,不耐烦地瞥了一眼青年,说道:“你这懒货,自己动脑子想想呀。”他说完喝了一口茶,漱了漱口,见青年还是没有反应,叹到:“也不知道你是真笨还是懒得动脑。现在明眼人都知道正魔两派之争已经是箭在弦上。这厉薇既对付圣火教,又对付正派,显然不是蠢到想四面树敌,那剩下的答案不是显而易见了?那就是立威呀!看来这厉薇想学我们生死门,让梅剑山庄保持中立,不受这正魔纷争的影响。”这中年大汉正是生死门监察队队长雷无计,之前下令生死门通缉苏盈的也正是此人。

秀气青年陶阴晴楞了一下,说道:“梅剑山庄不是正派的吗?正派世家她可是一次杀了百人呀,立威的话是不是太狠了些?”

雷无计点了点头,说道:“你小子倒是说道一个关键地方。百招之内废掉一名圣火教护法的武功。恩,要知道杀一个高手相对容易,废掉对方武功却难很多。我想这厉薇的武学造诣恐怕已达到六合至尊的水准了。换句话说,梅剑山庄现在算得上天下第一大派,毕竟有两个六合至尊。因此,人家要中立确实也有这个本事。不过正如你所说的,梅剑山庄一直属于正派阵营,其中利益和情感的纠葛错综复杂,而这梅前辈又是一个重情重义之人,因此想要像我们生死门一般中立,嘿嘿,难!至于她一次杀了这么多人,的确让人费解。按照蓬莱阁的情报,厉薇此人并不嗜杀,我也不知是何缘由。”

雷无计喝了一大口茶,心中却在寻思:“孟老哥得到正派和圣火教两边的求助,且看他如何选择吧。”

嘉兴南湖的湖心岛上有一座烟雨楼,是这一带最有名的酒楼。二楼雅间内对坐着两人。一人面容俊朗,着一身白衣,但他眉头紧皱,正看向烟波荡漾的湖面,似乎在思考着什么,正是圣火教护法杨夙心。他对面坐着一潦倒书生,他一边吃菜,一边眯着眼睛品酒,似乎意犹未尽,正是圣火教堂主奚重国。

两人沉默了片刻,奚重国率先开口:“杨护法,该来的始终会来,正派已经做好准备,你也是时候做出决定了。”

杨夙心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

奚重国抬起头,盯着杨夙心的眼睛,他目光如电,那落魄书生的神色刹那间消失无踪。他说道:“自古成大事者,必不拘小节。杨护法,时间不多,你的志向本就需要靠无数尸骨累积才可达到,一些该舍弃的,你必须舍弃。”他看了一眼杨夙心,继续说道:“刚才探子来报,梅若尘已经飞鸽传书厉姑娘,令她速回梅剑山庄镇守。这样厉姑娘也不用卷入这一次的大战之中了,你也应该安心了吧。”

杨夙心默然不语,整个人的精气似乎一下子消失无踪,他疲倦地点了点头,说道:“开始吧。”说完,转身离开了雅间。

邙山位于洛阳市北,黄河南岸,距离嵩山少林寺不足两日的脚程,是洛阳北面的天然屏障,也是从古至今军事上的战略要地。这一日秋高气爽,上千人的队伍在邙山上行动,其中一支队伍当先一人面目俊秀,一身精壮的肌肉配上络腮胡子显得此人成熟干练,没有半分书生味道,正是乔装过后的许思孝。

数月来,他孜孜不倦地苦练水元功,进步甚大。水元功最重视内力的修炼及其运用,他现在内力充沛,已不逊于彭畅的大弟子高梓轩,当然距离崆峒派掌门彭畅仍有有很大的差距。为了掩饰洛水剑法和水元掌,他弃剑不用,并修习了圣火教的一路“碧海掌法”,并借助水元功把这套掌法发挥得淋漓尽致。他凭此数度立功,现已经成为圣火教一名百人队队长,掌管百余教众。

半月前,他得到奚堂主的命令,带领自己的手下从江苏淮安府一路奔赴河南。如今和许思孝一般的十路圣火教教众已在邙山汇合。许思孝对自己的十余位得力手下命令道:“你们听好了,我们这一次距离少林派甚近,若一旦开打,你们离我不要太远,咱们乃生死兄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这十余位汉子顿时觉得豪气干云,纷纷说道:“但愿同月同日死!”其实许思孝一点儿也不愿意被卷入这一次的正魔大战。他很想继续留在船上帮圣火教做贸易,但上级有令,他也不得不遵从。他好不容易带出来的这十余位生死兄弟将是他以后找崆峒报仇雪恨的重要助手,因此他让他们紧跟自己,心中也做好准备:一旦势头不对,便带领他们逃离战场。

“可惜我现在人微力薄,没办法影响这一次正魔之战的局势,否则定当率领魔教一举攻破这该死的崆峒派。”许思孝心中想着,他内心其实也不喜欢圣火教。加入圣火教的这数个月,在杨夙心的极力约束下,圣火教中人对百姓秋毫不犯,令许思孝对圣火教有所改观,但阿龙阿虎当初就是死在圣火教手中,因此思考之时还不时地称其为魔教。

正在此时,只见一个矮小身影快速地向众人奔来,他一步数丈,很快便来到众人面前。许思孝见此人武功奇高,气度不凡,仔细一看,正和画卷中圣火教教主吕无为一模一样。

圣火教中人纷纷抱拳道:“参见教主,愿圣火照亮苍生,永世不灭!”数百人齐鸣的声音振聋发聩,吕无为脸露微笑,双手往下一按,示意众人收声。

许思孝修习了水元功,也见过厉薇,杨夙心等一流高手出招,武功见识和当年早已不可同日而语。他心中有一丝疑惑:“这吕教主乃六合至尊之一,可单从身法来看,最多也只和厉姑娘在伯仲之间。恩,看来他要么未出全力,要么轻功不是他所擅长。”

六日之后,千里之外的安徽庐州府的开福寺之中,除了梅剑山庄没有派人来以外,几乎正派所有的第一流高手都已经齐聚。

华山掌门何宏仁说道:“幸亏泰山掌门幽虚道友的情报,魔教偷袭庐州府的阴谋被我等挫败。刚刚弟子来报,这一役我们虽然没有杀死魔教护法,但斩杀的邪派高手有六位,堂主四位,魔教教众更是达七百余人。”

听到这个消息大雄宝殿之上一时间议论纷纷,不少人还对幽虚道人拱手相谢。只有少林方丈深觉禅师几人口宣佛号,显然对杀戮心存不忍。

“哈哈哈,杀得痛快,杀得痛快。”少林寺性悔和尚大笑道,他和往常一般声如洪钟。他之前被杨夙心的瞒天过海之计耍得团团转,今日大胜,心情十分的舒畅。昨日深律禅师收到少林寺的飞鸽传书,得知魔教教主吕无为现身邙山,于是决定回去镇守少林寺。今日师父已走,性悔和尚更加肆无忌惮,直到一旁的性悟禅师瞪了他一眼才有所收敛。

嵩山宋阳子面容冷峻,之前厉薇杀的正是他家族的一个旁支,他狠狠地说道:“这梅剑山庄不把我们武林各派放在眼里,今日居然没有派一个人来!”

一旁闭目养神的青城派大长老无尘道人睁开双眼,扫了一眼宋阳子,缓缓的说道:“梅剑山庄已经送来情报,还请深觉方丈告知大家。”

宋阳子知道无尘道人和梅若尘的关系,也知道他武功奇高,距离六合至尊恐怕就一步之遥,因此对这老道极为忌惮,只好闭嘴不言。

深觉方丈点了点头,说道:“根据梅剑山庄的情报,杨夙心现在人在松江,正和他的手下筹建沿海最大的码头。如若让这个码头建成,魔教以后的海运就更加容易,其势力定会越发膨胀。”

泰山掌门幽虚道人附和道:“不错,我这里得到的情报也是如此。陪同杨夙心的还有他的几个得力干将,包括护法‘毒手’蒋立文,‘爆头陀’曹云清,‘灭绝刀’鲁平,还有堂主严康,欧阳慧,以及那位不知名的奚堂主。”

昆仑掌门“青衣剑侠”方不辍站起身来,环视了一眼众人,说道:“既然两方情报对得上,是时候落实我之前提出的釜底抽薪之计了。”他看向华山掌门何宏仁和崆峒掌门彭畅,说道:“何掌门,彭掌门与我三人联手负责诛杀杨夙心。我们三人联手,此事才能十拿九稳。”说完他又看向性悔,性觉,宋阳子,幽虚道人,武当明微道长等第一流高手说道:“敌寡我众,剩下的护法和堂主就交给各位了。”

性悔和尚哈哈一笑,拍着胸口说道:“包在和尚身上。”

一旁的深觉方丈看了他一眼,说了声“阿弥陀佛。”

方不辍对深觉方丈笑了笑,说道:“之前杨夙心用瞒天过海之计夺下九华山,今日我们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劳烦深觉方丈率众弟子佯攻九华山,吸引魔教主意。我等高手不带弟子,快马加鞭,偷袭这杨夙心一伙。”

深觉方丈点了点头,一旁的性悔和尚大笑道:“好计,好计!方掌门聪明过人呀!”

方不辍笑着抱拳说道:“性悔大师谬赞了。”

彭畅最为细心,说道:“别忘了还有一重要人物,六合至尊莫怀仁。只要她在,我们几人未必稳操胜券。另外生死门那边呢”

一旁的无尘道人开口说道:“此人与我仇深似海,自然由我青城派来应对。”众人知道他本身武功奇高,这次更是带来几位长老布置八卦剑阵,均点了点头。青城派位于四川,川人对诸葛武侯敬佩异常,青城派历经数代长老,根据诸葛亮遗留的八卦阵布置而成的八卦剑阵是当今武林八大阵法之一,丝毫不亚于武当太极剑阵,少林罗汉棍阵,魔教斗转天都阵和华山派的犁沟剑阵。众人中不少知道无尘道人和梅若尘的关系,因此有他对付莫怀仁,均感到信心十足,实在不济,梅若尘也定会出手相助,却不知无尘道人之前已请求梅若尘不要出手。

方不辍也回答道:“至于生死门,这些墙头草既没答应相助我们也没答应相助魔教。恐怕是看哪一方占据优势,再对另一方趁火打劫吧。”说完方不辍再次环视了一遍众人,说道:“各位可还有疑问?否则兵贵神速,我们这就动身吧。”众高手纷纷点头。

目 录
新书推荐: 侠徒幻世录 武侠打工仔 捉刀记 武侠世界的穿越之旅 谁说朝廷鹰犬都是反派! 武侠:开局十万西凉铁骑 穿越笑傲:辟邪剑侠林平之 琼剑山下 且看那一人 我在苦境当前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