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 > 六合逍遥录 > 第二十三回 患难之情

第二十三回 患难之情(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这个穿越大有问题 超品幸运 从向往开始的天赋人生 女子铁骑队 农门贵女有点冷 洪荒开局觉醒狻猊道图 在下出刀者 只有我知道剧情的无限 海帕芝顿的次元聊天群 系统你做个人吧

深秋的西湖显出一派颓败的萧索,湖中的莲叶已然凋零,堤岸上到处都是枯萎的落叶。一阵秋风吹过,落叶飞舞,不少路人也在寒风中瑟瑟发抖。而西岸的一处大平台之上,此时却热火朝天:五位梅剑山庄的弟子正在和青城派的弟子比试剑术。后面坐着十余位梅剑山庄和青城派的长老们,而他们身后还有数十位弟子,有的在互相窃窃私语,有的在聚精会神地看着比斗。

只见一名青城弟子长剑平刺,剑尖闪烁,笼罩了对手身上的三四处要害,正是青城派三十六峰剑法中的极为厉害的一招。他的对手是梅剑山庄的一位年轻天才,姓邹,单名一个劲字。此人浓眉大眼,国字脸,仅仅二十岁的年级便已经熟练掌握了梅剑山庄的四十种基本剑法,并得到梅若尘首肯,破例开始修行梅剑山庄的第一流剑法“冬梅春兰”。

邹劲见对手厉害,不敢怠慢,侧身避开。他年轻气盛,好胜心强,立即还了一招“姹紫嫣红”,正是之前厉薇应对泰山八位弟子的剑招,也是“冬梅春兰”剑法中最善面对群攻的一招。这一招剑法本来是以一对多,但邹劲此人聪明伶俐,善于变通,本应刺向四五个敌人的一招被他用来刺向对手身上四五处要穴。

那青城弟子哪里识得这招剑法,慌忙之中连连后退。而这招“姹紫嫣红”本就要求挥剑极快,邹劲又别出心裁地改变剑招,一时之间他也收不住手。眼见着青城弟子就要被一剑刺穿小腹,邹劲莫名地被拉后了两三尺,正是梅剑山庄长老谢觉出手,施展的是梅剑山庄绝技之一的“擒龙手”。

谢觉冷哼一声,长袖一拂,邹劲只觉得内息翻滚,不由自主地连退了七八步,最终还是把持不住,一屁股坐在地上。这时其他比武纷纷停了下来,众人均望向此处。

谢觉喝到:“你这孩子出手怎么如此不知轻重?比武较量可不是生死搏杀!”

一旁的青城长老见他动了真怒,连忙劝解,最终邹劲被罚于“自省洞”面壁半月。

身后的弟子们听到这个惩罚都在窃窃私语。一位女弟子小声的问道:“谢长老一直以来十分喜爱邹师兄。比武本来就有风险,今日青城弟子又没有受伤,为何谢长老要发这么大的脾气?”

另一位弟子也随声附和道:“是呀,之前和别的门派比武较量也从未像今日一般客气。”

一旁的一个男弟子悄声回答道:“你们这就有所不知了,梅庄主和青城派大长老乃生死之交。当年梅庄主闯荡江湖之时,在庐山被几位邪教高手围攻,身受重伤还中了剧毒,可谓命悬一丝。当时青城派的大长老无尘道人还未出家,前去救援,拼死救出梅庄主,自己深受重伤不说,也中了同一种剧毒。”他顿了顿,继续说道:“最动人的是什么,你们知道吗?听说当时无尘道人抢到了一枚解药,仅此一枚!但他还是把它喂给了梅庄主!”

一旁的弟子均脸露惊讶之色,那说话的弟子见状颇为骄傲,继续说道:“这才是真正的友情!正是所谓患难之处见真情!梅庄主服下解药后,大展神威,又夺来了一枚解药,这样两个人最终均才保住了性命。”说到这,他压低声音说道:“所以说得罪青城派就是得罪梅庄主呀!”

一开始的女弟子质疑道:“这些几十年前的事情你怎么知道?”

那说话的弟子骄傲地说道:“我舅公当年参加了救梅庄主的那一役,我听他老人家亲口说的!”

众人纷纷点头,感叹这难得的友情。

而在梅剑山庄内,两位老人正在下棋。一位圆脸白须,正是梅若尘。而另一位脸庞消瘦,须发尽白,长着一个硕大的鹰钩鼻和一对三角眼,看上去没有半点慈眉善目的样子,反而显得颇为阴狠,正是青城派大长老无尘道人。单论长相,很难想象他是如此重情重义之人。

无尘道人落完子,笑眯眯地看向梅若尘。

梅若尘皱着眉头,想了好一会儿,终于投子认负。他叫道:“再来一盘,再来一盘。你这老儿好久不见,上来也不留点情面。”无尘道人年轻之时是围棋国手,如今年纪大了却也没有丝毫生疏。

无尘道人点点头,笑道:“若尘老弟,你这不是自取其辱吗?要不老道我让你五子?”

梅若尘眼睛一瞪,说道:“你少瞧不起人,你的棋艺虽然没落下,我的却是在进步好吗?”

两人又走了十余步,梅若尘突然说道:“老友,你的…你的孩儿死在上次救援武当一役之中了吗?我前两天无意中看到蓬莱阁的名单才知晓此事。”

无尘道人点了点头,说道:“唉,年级越大,按道理无论什么都应该放下了。不过我这个孩子自小随我过苦日子,想不到如今却死在莫怀仁那个贼婆娘手上,这数月来老夫夜不能寐,始终还是无法放下这血海深仇。”

梅若尘叹了一口气,说道:“谁又能放得下?换位而处,我的心态估计也和你差不多。”他看向无尘道人,说道:“莫怀仁虽然是六合至尊,但她的武功倒不足为惧,不过一身毒功却颇为难缠。你我都要做好准备。”言下之意,已经准备帮无尘道人一同前去报仇了。

无尘道人也叹了口气,二人相交多年,哪有不明白对方的品性脾气?他抱拳说道:“若尘老弟,老道有一个不情之请。”

梅若尘点了点头,说道:“泉恩兄,只要你开口,拼了我这条老命也在所不惜。”无尘道人本名任泉恩,出家之后,梅若尘多半以“老友”二字相称,如今用了他的本名,实乃心中盛意拳拳所致。

无尘道人听后笑了笑,说道:“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老样子。”他顿了顿,问道:“你也应该知道杨夙心此人吧”

梅若尘点了点头。无尘道人继续说道:“之前袭击武当,诛杀我几派长老和弟子的幕后策划就是此子。虽然我和他仇深似海,但不可否认,此人心思缜密,确乃一代英豪。”他看向梅若尘,再次抱拳说道:“我此次率青城众人抵御魔教,为我儿子报仇,但对手是那个杨夙心,前路缥缈难测,我只有一个恳求,那就是: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不要来救我!”

梅若尘听后大惊道:“泉恩,你这是何意?”

无尘道人笑了笑,说道:“老道今年六十有九,距离古稀也不远了。你看你门人弟子一大堆,又何必为了我这个老家伙拼命?你若死了,梅剑山庄又如何在正魔交锋中自保?我不远千里来你这梅剑山庄,一来是再见见老友,二来就是希望你不要为了我以身犯险。”

梅若尘长叹一声,感叹道:“滚滚洪流,一旦启动,牵涉世间因果,谁又能独善其身?”

不远处的苏州府,厉薇一行三人正在酒楼用膳。小翠抱怨道:“这是什么叫花鸡,又老又柴,远不如这榆木脑袋做的好吃。”三人从常州府赶往苏州府,一路上主要都是郭夜在负责烹饪。他技艺越发纯熟,厉薇赞不绝口,连挑剔的小翠也没有在饭菜的事情上挤对他。

小翠见厉薇面露微笑地看着自己,似乎在取笑自己夸赞郭夜,有些不好意思,连忙转移话题:“这嵩山派的宋家,武当派的王家简直成了这苏州府的土皇帝!”

“还有梅剑山庄的谢家。”厉薇收敛笑容,冷冷地说道。三人来到苏州府已有数日。苏州府虽然属于江苏,但是由于靠近杭州和梅剑山庄,因此圣火教并没有占据。苏州府向来富庶,是极为繁华之地,但这里的百姓近五六年来深受太湖的湖盗侵害,就连富甲一方的商贾们也不能幸免。

厉薇之前从未想过苏州府会有猫腻,毕竟梅剑山庄就在杭州。直到这一次她借助蓬莱阁调查正派中的恶人才看出些端倪。来到苏州的这几天,她,郭夜和小翠分头调查,最终确定这些太湖湖盗其实就是这三个世家安排的。每次湖盗偷袭商船或者上岸抢夺百姓就可以赚上一笔。之后三个世家再派人前去驱赶,既得了名声,又可以再从商贾手上捞一笔。如此这般,数年下来给这几家捞了不少油水。除了劫财,这些湖盗还劫色,短短数年,强奸案就发生不下百起。三个世家也派人相助,不过都是做做样子,用他们自己的话说,“需要让这些人知道疼,这样他们才理解我们的价值”。

小翠有些担心地说道:“小姐,这谢家可是谢觉长老家呀。”

厉薇笑了笑,说道:“那又如何,收收地租什么的就算了,既然他们自甘堕落做起了湖盗,那便一并除了。”

小翠担心道:“但姑娘你的家人还在梅剑山庄。我怕…”

厉薇想了想,说道:“师父他老人家在,这些人翻不起浪。”

小翠点了点头,厉薇继续说道:“我得想个办法把他们一网打尽,免得有漏网之鱼。”她思考了下,对郭夜和小翠说道:“我们今晚便去拜访这个谢家。”

三日后,太湖之中的一座岛屿上,小船从四面八方赶来,停靠在岛上唯一的码头四周。这些是赶来开会的太湖湖盗和三大世家的人。两日前,嵩山宋家和武当王家的家主,以及太湖湖盗的头目们均接到梅剑山庄谢家家主的亲笔信,告知他们,魔教准备进犯苏州府,邀他们一起到阴山岛讨论应对之策。

接近正午,岛上最大的平台已经密密麻麻地坐了百余人,均是三大世家和湖盗中说得上话的。王家家主和宋家家主坐在最前头,他们均抬头看了看太阳,相视一眼,心中都在犯嘀咕,因为谢家家主这位召集人还没有到。

过了一会,众人只见到一个白影晃过,一人已经站在平台中央,正是厉薇。此时湖风甚大,她长发随风飘舞,一身白色衣袍在风中猎猎作响,宛若仙子一般。一些年轻人见到如此美貌女子突然出现,不由得呆了,而那些老成持重的均皱起了眉头。宋家家主宋梦泽起身抱拳问道:“不知姑娘是何人,为何出现在岛上?”

厉薇看向他,缓缓说道:“我是梅剑山庄的。”她运起内功,声音清清楚楚传到在场的每一人耳中。宋梦泽立即知道这是一个高手,他皱了皱眉头,继续问道:“为何谢家主不来?”

厉薇笑着说道:“他有事走不开,由我来代他主持这次会议。”她缓缓扫视了一遍众人,冷声说道:“在场的要么是湖盗,要么是相助湖盗的世家。这几年来你们作威作福,残害百姓,今天是时候还账了。”说到这里,她突然提高音量:“我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若愿随我到梅剑山庄受罚的,自己斩断左手,站到我身后来。”

她的声音如同雷鸣一般在众人耳中响起。众人耳朵嗡嗡作响,心头发慌,心知这是一个真正的高手,大都面露惊惧之色。宋梦泽和王家家主对视一眼,均猜出个大概,他们头往厉薇一扬,世家和湖盗中的高手纷纷抽出武器向厉薇冲来。

厉薇摇了摇头,身形一晃,冲向众人。当先一人举刀向厉薇劈来,厉薇长剑削出,唰的一声,将那人的右臂连刀一齐斩落,鲜血四溅。接着厉薇眼前青光一闪,另一人手持长剑刺向她面门。她身子微侧,一剑划过,那人的喉咙被切开,鲜血更是喷涌而出。第三人见状胆战心惊,刚刚哆哆嗦嗦举起大斧,一双手已被斩断,随即被一剑刺穿了咽喉。他呜咽了几声,重重摔在地上。第四人挥刀欲斩向厉薇右侧,谁知刀还没有劈下来,自己身子却被斩成两段,举刀的那半截缓缓落地,还抽搐了几下。

只见厉薇如同鬼魅一般在人群之中穿梭,这些湖盗头目和世家高手的武功均非一流,有些甚至连她的身形都看不清楚,哪里挡得住她的一招半式?厉薇几乎是一两剑便杀一人,短短半柱香不到,已有数十人横尸在地。宋家家主和王家家主武功最高,双战厉薇,也只撑了十余招,一人被一剑穿心,而另一人被一剑刺入脑门而死。

最外围的二十余人见厉薇杀人如麻,均吓得心胆俱裂,哪里还敢往前冲,纷纷往码头逃去。其中一人年纪较轻,更是吓得屎尿齐流。而此时一位青年男子站在码头跟前,他棱角分明,一双剑眉更显得他英姿飒爽,正是郭夜。他负责守住码头,见众人奔来,施展开生死刀法,向来人杀去。

盏茶的功夫后,郭夜从一人后背拔出长刀,那逃亡的最后一人也被他杀死。他本欲擦拭长刀,突然惊觉,抬起头来。只见一人缓缓走来,她黑发在风中飘曳,一身白衣没有沾染一丝鲜血,正是厉薇。见她眼神冷漠地从尸山血海之中缓步走来,郭夜忽然觉得寒意扑面,似乎对方更像是一个杀手一般。厉薇看向郭夜,神色缓和了下来,淡淡地说道:“我本不欲杀这么多人,唉,不过杀就杀了。”

郭夜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两人登上一叶小舟,向苏州府缓缓驶去。

目 录
新书推荐: 侠徒幻世录 武侠打工仔 捉刀记 武侠世界的穿越之旅 谁说朝廷鹰犬都是反派! 武侠:开局十万西凉铁骑 穿越笑傲:辟邪剑侠林平之 琼剑山下 且看那一人 我在苦境当前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