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 > 六合逍遥录 > 第二十二回 恻隐之心

第二十二回 恻隐之心(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这个穿越大有问题 超品幸运 从向往开始的天赋人生 女子铁骑队 农门贵女有点冷 洪荒开局觉醒狻猊道图 在下出刀者 只有我知道剧情的无限 海帕芝顿的次元聊天群 系统你做个人吧

郭夜见厉薇看了过来,心中一动,不由自主地露出怅然若失的样子。这数月来他辗转于浙江和江苏,追查苏盈的死。他先找到金罗汉徐升,追问了生死门三人刺杀严康的诸多细节。他根据自己在天姥山实地调查的情况判断出徐升并没有撒谎。于是苏盈之死最大的疑点就是两具尸体后来消失不见。既然严康后面派人前来调查,那这尸体的消失就多半便不是他所为。而生死门的监察队后来也没有找到尸体,短短一两个时辰之间,尸体为何消失不见?是何人所为?另外,当时严康为何不检查尸体,而是事后才派人来调查?带着种种疑问,他开始调查严康,并一路跟踪。严康有一匹一日行千里的汗血宝马,跟踪起来极其费力,郭夜跟丢了几次,最终好不容易在笠泽楼找到他。

厉薇见他这个模样,心中猜测:“看来他的那个叫苏盈的心上人多半出事了,这小家伙倒是命运多舛。”她和郭夜相处了十数日,郭夜这人话虽然不多,却颇为体贴。厉薇心中怜悯,说道:“以你现在的武功要调查你心上人的事情恐怕力不从心。这样吧,你这一路跟着我们,我正准备去杀几个人,就顺便再帮你一次。”说道这里,她心道:“看他那魂不守舍的样子,先逗逗他吧。”她说道:“至于报酬嘛,这些日子的饭菜便由你负责了。”

郭夜一愣,数月的焦躁不安似乎一下子平静了下来,他点了点头,没有言语。两人于是返回笠泽楼与小翠会合。

这时严康一行人坐于一轻舟,荡漾于太湖之上。欧阳慧惊魂未定,重重打了鲁平几拳,喝到:“你以后再敢点我的穴道,看我不收拾你!”

鲁平嘴上叫疼,心中却颇为甜蜜。二人打闹片刻,想起刚才厉薇的武功,仍然觉得心有余悸。欧阳慧率先感叹道:“严大哥,之前杨大哥说他的武功不及这厉薇,我还不相信。如今看来…如今看来,我真是小觑了天下英豪。”

严康笑了笑,说道:“听杨护法说,他之前和厉女侠斗了百招不分胜负,估计千招后会败于她。但如今看来…”

鲁平为人最为心直口快,他摇了摇头,说道:“若是如今,恐怕不到百招,夙心哥就会落败。之前我们三人的每一招每一式似乎都在对方预料之中,说难听些,就好像小孩和大人打架一般,完全不是一个层次。”说完,鲁平看向自己的手掌,越是回忆之前的过招,他心中的无力感就越强。

严康点了点头,说道:“厉女侠真乃武学奇才,进步神速。等我们到了松江,必须尽快把厉女侠如今的武功报于杨护法知晓。”说完他叹了一口气,看了一眼鲁平,说道:“我看她对圣火教还是颇有敌意,不过这一次幸好她手下留情。厉女侠虽然没有明说,但恐怕也是承了杨护法的面子。”

鲁平和欧阳慧均点了点头,一行人继续往东而去。

当夜,一个小山丘的顶端,厉薇,小翠和郭夜在一株大树下生火休息。已是深秋,天气寒冷,小翠内功最弱,紧紧贴着火堆取暖。她抱怨道:“小姐,你怎么让这么一个榆木脑袋跟着我们?这家伙除了长相还不错,哦对了,做饭也还行。但也太无聊了吧,这一路上没超过三句话!”

厉薇瞪了小翠一眼,说道“我们一路赶路,你想让别人说多少话?”她转头向郭夜问道:“小家伙,你的那个心上人‘盈姐’就是你之前口中的‘苏盈’吧,她怎么了?”

小翠一听,大吃一惊地说道:“什么?这个榆木脑袋居然有心上人?我听梅庄主说他不是小姐你的…”说到这,她有些畏惧地看向厉薇,不敢继续说下去。

厉薇又瞪了她一眼,看向郭夜,示意他回答。

郭夜咬了咬下嘴唇,说道:“那日姑娘救下我和许公子之后,给我说了那黑衣人的情况。你说他擅长暗器,但对我却手下留情,一枚钢钉射入背心的神道穴,避开了我的五脏。钢钉虽然有毒,却只是让我一时昏迷,以等待生死门监察队的救援。”

见厉薇点了点头,郭夜继续说道:“盈姐她…她十分擅长使用钢钉,我之前也见她用过多次,况且她也是这次任务的接单人。因此姑娘说了之后,我便怀疑她便是那黑衣人,也因此请姑娘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孟门主。”

一旁的小翠听不下去了,急忙插话道:“你这榆木脑袋不仅话少,眼光也差得紧。为了夺宝,就敢把有毒的钢钉往你的身上射。这样的女人,你还对她用情至深,真笨得可以!”

郭夜心中恼怒,说道:“她,她不是这样的人!她的暗器之技十分纯熟。”

听到这里,小翠冷哼一声,回答道:“那又如何?不怕一万害怕万一,她就不怕失手?”

“小翠!”厉薇喝到,小翠白了一眼郭夜,不再说话。

“你接着说。”厉薇看着郭夜说道。

郭夜点了点头,说道:“后来她和生死门的另外几人一起去暗杀之前见过的那位圣火教堂主严康…”他快速地把苏盈死去的情况和自己的疑惑说了出来。

厉薇沉思了一会,说道:“你也是关心则乱。你想想看,既然那个暗杀许思孝的黑衣人是这苏盈,她最害怕什么?”

郭夜听后,眼睛一亮,说道:“姑娘你的意思是…”

厉薇点了点头,说道:“不错,她违背生死门的守则,因此害怕生死门的追杀。我估计暗杀严康的任务就是她自己安排的,借此假死以掩人耳目。这样一来,你的所有疑惑都解释得通了。”

郭夜点了点了头,欣喜之情溢于言表,但转念一想,问道:“那严康为何说不知道苏盈,而且事后才调查尸体一事?”

厉薇笑了笑,说道:“这有什么难猜,他不认识苏盈,却认识那第二位用黑水针的黑衣人。这人让严康赶快撤退,因此他并没有来得及立即检查尸体。严康这人做事心细,于是后面派人来查看。”

郭夜点了点头,厉薇接着说道:“小家伙,接下来的事情也好办。这黑水针细如牛毛,魔教中能运用纯熟的也寥寥可数。最有名的就是那‘毒手’蒋立文。我之前告诉过你那第一个黑衣人,也就是你的心上人苏盈,会魔教武功,也擅使这黑水针。因此我估计她和蒋立文关系匪浅。”说到这她停了下来,皱了皱眉头,额头上汗水流下。小翠见状连忙过去帮她擦汗。郭夜也吃了一惊,站起身来,见小翠已经过去,便缓缓坐了下来。

过了一小会,厉薇似乎有所好转,继续说道:“我此次出庄,其中目的之一就是要杀一位魔教护法。我已经在蓬莱阁购买了情报,但魔教护法个个小心谨慎,蓬莱阁的调查书册也是含糊其词。若这次在常州府的魔教护法就是这蒋立文,那么你的‘盈姐’的事情就好解决了。否则的话,我们再从这个护法口中打探消息吧。”

郭夜点了点头。小翠心中焦急,问道:“小姐你没事吧?”

厉薇笑了笑,说道:“没事,练功稍微操之过急了些,并无大碍。”小翠听后,心中稍宽。

是夜,皓月当空,郭夜被风声惊醒,他不见厉薇,抬头望去,只见她一身白衣,站在那大树的树梢,正随风上下起伏,就仿佛下凡仙子一般。郭夜一时不由得看得痴了。

厉薇之前和郭夜说话时全身气血翻腾,如烈焰焚身一般,纵使她武功深湛,一时居然无法言语!她现在站在树梢,和大自然融为一体,甚至一定程度忘记自身的存在,她的内息反而变得平稳自然。厉薇心道:“这混沌功果然如师父所料,若不能虚心齐物,便极为容易反噬。临敌之时,若发生反噬,那就十分凶险了。”刚刚想到这里,厉薇就觉得体内的内息又开始搅动起来,连忙收敛心神。

二日后,三人来到常州府以南的天目湖,根据蓬莱阁的情报,有一圣火教护法居住于此。天目湖属于天目山余脉,因此得名。厉薇看到“天目”二字,心中泛起涟漪,数月之前,杨夙心便在天目山向她表明心迹,她那时的武功已胜杨夙心,最终以她轻功获胜而作罢。

小翠担心厉薇,硬是要先去吃些东西再找寻魔教护法。于是三人在当地一小酒肆点了几个小菜。天目湖的砂锅鱼头汤浓如乳,香气扑鼻,很合厉薇的胃口。见她多吃了些,小翠心中稍安。郭夜见厉薇喜欢吃这鱼头,不敢多吃,只稍微尝了一下,并悄悄向厨子问了做法。

三人饭后沿湖而行,只见一湖碧水,满目青山。虽然已是深秋,但午后阳光明媚,金色的湖面波光粼粼,让人心旷神怡。“这魔教护法倒是会选地方。”小翠边一边看着美景一边感慨。厉薇微微一笑,说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小翠笑道:“孟老夫子还说过‘恻隐之心,人皆有之’,这些魔教护法杀人如麻,我就没看到有什么恻隐之心。”说完还瞟了一眼郭夜,意思就是“这家伙也没什么恻隐之心”。自从听到郭夜有心上人之后,小翠对他一直颇为不满,只要有机会,便处处针对。

她倒也没有冤枉郭夜,郭夜从小于生死门中长大,所受的教育就是如何杀戮,哪里听过什么恻隐之心。见他茫然的样子,厉薇笑着说道:“恻隐之心就是同情心。不过孟子也说过‘仁义礼智,非由外铄我也,我固有之也,弗思耳矣。故曰:‘求则得之,舍则失之。’或相倍蓰而无筭者,不能尽其才者也。’”她看向郭夜,解释道:“大致意思就是恻隐之心,是非之心等都是与生俱来的才能,有些人被私欲蒙蔽,不好好探寻这天授的真正的良知而已。”见郭夜一时难以理解,厉薇倒也没有强求。

三人又走了约半个时辰,见到前面不远处有一个小院。院子不大,里面却传来孩童嬉笑的声音。众人缓步靠近,只见一中年男子站在院子中央,他身后有一个小凳,旁边放着一把小刀和一些木人木马,而一旁两个男孩正在打闹嬉戏,显然这中年男人刚才正给小孩制作玩具。郭夜是杀手,知道地形的重要,他迅速的扫了一眼整个院子,奇怪的是没有发现任何女子的服饰和用具。

这中年男子警惕地看着厉薇三人,若仔细观察,就可发现他双手远较常人为大,上面青筋弥补,显然手上功夫不凡。两个小孩看到陌生人,也乖乖地退到中年男子身后,瞪大双眼看向厉薇等人。

“原来是魔教护法‘摧心手’崔鹤。”厉薇轻声说道。

崔鹤双眼微眯,仔细打量着这一行人,问道:“不知三位找在下何事?又是如何发现在下的栖身之所?”

厉薇也不理会崔鹤的问题,向小翠问道:“这崔鹤为人如何?”

小翠大声说道:“此人心狠手辣,一旦出手,从不留活口。死在他手中的正派弟子不计其数。”说完,看向那两个孩子,讥讽道:“想不到你这样的人也有子嗣,居然也在这里舐犊情深。”

崔鹤知道来者不善,但他武功高强,且颇为自负。他朝院外扬了扬头,施展轻功飞身而出。厉薇冷淡地看了他一眼,也跟了上去。

郭夜轻功不错,也跟了上去。小翠轻功最弱,待她赶到,崔鹤已摆好架势,凝神望着厉薇,而厉薇也已抽出长剑,静静地看向对方。

突然间,崔鹤大喝一声,向厉薇冲来,他一掌拍出,速度甚快,却没有半点掌风。他心系两个孩子,欲速战速决,一出手便是最拿手的“无音手”。这套功法以强横内力为根基,由三十六路掌法和七十二路爪法构成,强调以攻为守,是一套一流的功法。当年崔鹤以此功法连败八位正派长老,立下赫赫威名。但他下手极狠,几乎不留活口,再加上姓崔,因此被取了‘摧心手’的外号。

厉薇轻轻一剑刺了过去,正是这一掌内力薄弱之处,转眼间便要将崔鹤手掌刺穿。崔鹤心中暗喜,变掌为爪,抓向厉薇手腕,正是刚才那一招的后着。却见厉薇的长剑由刺变斩,若崔鹤不换招,别说抓住对方手腕,整个前臂都会被切下来。这种奇怪变招崔鹤闻所未闻,他打点精神,施展开身法,围绕着厉薇一掌一掌的拍去。一旁的小翠只看到一个灰圈环绕着厉薇。甚至出现一两个残影。而厉薇却好整以暇地出剑,连身子都不转,也只是微微扭动而已。从头至尾,厉薇每一剑刺出,崔鹤便不得不变招应对,他此时已经是汗流浃背,越来越觉得力不从心。

两人大约斗了六七十招,厉薇轻声说了一句:“着”。只见一只手掌飞出,手掌上青筋凸起,鲜血溅了一地,正是崔鹤的左手。又过了四五招,两人跳出圈子,崔鹤以强横的内力封住左手血管,但右手手腕却也被长剑穿了一个洞。他大口喘气,看着厉薇,神色既有怨恨,也有畏惧。

厉薇冷淡地看着他,说道:“你们魔教设计杀我梅剑山庄的人,今天是给你们一个教训。回去告诉你们吕教主和杨护法,我梅剑山庄不愿卷入你们正魔之争,但也绝不怕事。”

她转头看向郭夜,说道:“恻隐并不是不杀。这崔鹤杀人如麻,死有余辜,但他有两个孩子,刚才你也看见了,院子中并没有任何女子服饰用具。我今日废他一身武功而不杀他就是恻隐之心,对那两个孩子的恻隐之心。人生在世,但求心安理得,你可明白?”

若是以前的郭夜,一定把那两个孩子也杀了,以免后患。但他上次被厉薇教训了一次,知道她的脾气,只是点了点头。

崔鹤已经知道厉薇的身份,听到刚才厉薇的一席话,他也知道他保住了一条性命。不知为何,想起自己两个孩儿,他心中的恨意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她还给我留了一只手!照顾孩子的一只手”,想到这他对厉薇跪下行礼,道:“多谢厉女侠不杀之恩,我把姑娘的话转达后就立即带领两个孩儿归入山林。”

厉薇点了点头,问道:“你可知道你们另一个护法‘毒手’蒋立文的下落?这人没做过什么大奸大恶的事情,我这次找他并不是和他为难。”

崔鹤用右手抱拳,说道:“禀姑娘,非在下有意隐瞒,在下一直和杨夙心一伙不甚投机,因此确实不知那‘毒手’蒋立文’的下落。”

厉薇知他所言非虚,点了点头。心道:“杨夙心一伙,杨夙心一伙,恩,看来这‘毒手’应该也参加了杨夙心的最新计划。给正魔两边立威之后,关键就是杨夙心这家伙的计划了,我可不愿再被他牵着鼻子走。”

两日后,杨夙心收到吕无为的传书,得知了厉薇废了崔鹤武功的消息。他轻轻把书信放下,长叹了一口气,心道:“她想学生死门保持中立吗?这又如何可能?唉……”

目 录
新书推荐: 侠徒幻世录 武侠打工仔 捉刀记 武侠世界的穿越之旅 谁说朝廷鹰犬都是反派! 武侠:开局十万西凉铁骑 穿越笑傲:辟邪剑侠林平之 琼剑山下 且看那一人 我在苦境当前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