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 > 六合逍遥录 > 第二十一回 以一敌三

第二十一回 以一敌三(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这个穿越大有问题 超品幸运 从向往开始的天赋人生 女子铁骑队 农门贵女有点冷 洪荒开局觉醒狻猊道图 在下出刀者 只有我知道剧情的无限 海帕芝顿的次元聊天群 系统你做个人吧

茫茫太湖,举目无极。此时正是黄昏,湖水在阳光下泛着红光,远处水天相接的地方白帆点点,听着不时传来的渔人捕鱼的吆喝声,让人胸怀大畅。太湖边上有一座酒楼,叫做笠泽楼,此时已是灯火辉煌。太湖古称震泽、又名五湖、笠泽,因此酒楼以此为名。笠泽楼是太湖一带最有名的酒楼,其中脆皮银鱼,梁溪脆鳝,糟酿白鱼等佳肴远近闻名。

酒楼的第一层居中的位置坐着一个壮硕大汉,苍髯如戟,正是圣火教护法严康。只见他一口气连饮七八大碗烈酒,仍然面不改色,显得豪气非凡。“店小二,再来一坛好酒,顺道黄焖牛肉,蜜汁火方,白切鸡也各再来一份!”他意犹未尽,声如洪钟地喊道。

店小二见他如此气势,连忙唯唯诺诺地答应。不多时,酒菜便已送到。旁边一桌坐着四个人,为首的一看就是一个公子哥儿,他手舞折扇,眉头微皱,一脸的不高兴。旁边的几个是他的跟班,均是善于察言观色之辈,岂能不知道自己主子的心情?其中一人对店小二

喝道:“你这跑堂的,明明是我们这一桌先点的蜜汁火方,为何倒是别桌的先上?”

店小二似乎认得几人,知道是不好惹的主,连忙道歉:“是是是,小的招待不周,还望几位大爷包含。小的立马去催,很快便给各位上菜。”

与此同时,酒楼二层角落里的雅座上,一个丫鬟打扮的姑娘笑嘻嘻地对着旁边的白衣男子问道:“公子,这四人看上去不会武功呀,居然也敢招惹这魔教堂主?”

那白衣公子正是乔装过后的厉薇,旁边的姑娘正是从小和她长大的丫鬟小翠。厉薇笑了笑,回答道:“这严康原本是泰山派的高手,因为不满泰山派的一些世家和做法,加入了魔教。听说为人豪迈,是杨夙心的左膀右臂,且看看他是否名副其实。”

小翠嘿嘿一笑,说道:“原来是那位杨护法的手下,难怪公子另眼相看。”

厉薇瞪了她一眼,转移话题说道:“你这丫头,我教给你的功夫学得如何了。来,考验考验你,这酒楼之中除了这严康还有多少高手?”

小翠沉吟了下,说道:“小姐,我才练习了一年半载,哪里说得上来。你就不要卖关子了!”

厉薇眼睛瞟了一眼后方,说道:“最后面那一桌的几人,武功驳杂。但若我没有看错,里面有人不经意间用了“无音步”,多半便是生死门的,而且功夫不弱。”说完她看了眼一楼的角落,只见一个面目清冷的男子坐在那儿,厉薇心道:“看这身形应该是郭夜这小子,他怎么也来趟这一趟浑水,而且还是独自一人?”

这时她的思绪被一楼的说话声打断,只见那四个随从中的另一个大声嚷嚷道:“这不是菜上得快慢的问题,而是先来后到的问题,我家公子要的就是刚才那盘菜!”

小二面露尴尬之色,只敢连连答道:“是,是。”却又怎敢去拿严康桌上的菜肴?

严康微微一笑,似乎不以为忤,对店小二说道:“既然是人家先点的,拿给他们便是。”说完长袖一拂,那碟蜜汁火方便稳稳当当地飘落在对方的桌子上,里面的酱汁没有溅出一滴。那公子哥儿和随从见到这一手功夫,哪里还敢啰嗦?连忙低头吃饭,不敢吭声。

小翠十分惊讶地说道:“咦?我原本以为会有好戏看呢。”一旁的厉薇却点了点头,说道:“这严康心胸宽阔,也不恃强凌弱,倒也真没辱没了那‘豪迈’二字的评语。”

正在此时,门口并肩走来两人,一男一女正好是圣火教的护法鲁平和堂主欧阳慧。二人看到严康,均露出十分高兴的神色,走到严康身边做了下来。

严康哈哈一笑,给碗中斟满酒,说道:“老哥哥我之前就听到二位的佳话,今日一见,心中更是欢喜,先饮三大碗为二位庆贺,特别是为平子庆贺!”说完,一饮而尽。

鲁平也哈哈大笑,也取了一个大碗,倒了酒,也是一干而尽。一旁的欧阳慧脸色娇羞,在一旁扭扭捏捏,显露出女孩儿家的神态。

旁边食客见三人气度不凡,豪放不羁,纷纷侧目。郭夜眉头微皱,不动声色地自饮自酌。生死门的几人凑近了窃窃私语了几句,没有动作。厉薇微微一笑,心道:“这二人倒是有些气度。不过这个叫‘平子’的多半便是魔教新晋护法鲁平。我之前和师父商量,打算先杀一魔教高手,再杀一正派心术不正的高手,立威于江湖,让我们梅剑山庄和生死门一般保持中立,不被卷入这纷争之中。这鲁平杀了范姚长老,但却是那杨夙心的至交…唉…先看看人品如何。”

二人三碗酒饮过,严康对欧阳慧笑着说道:“小慧,鲁平对你一往情深,你可不要总是欺负他。”欧阳慧瞪了鲁平一眼,说道:“这家伙嚣张得紧,若不管教,以后还不翻了天?”严康哈哈大笑,鲁平也笑而不语。

这时严康收敛笑容,压低声音说道:“既然二位这次来,杨护法计议已定?”

鲁平摇了摇头,说道:“夙心哥犹豫了好久,还没有做出决定,从来没有见过他如此优柔寡断……但他也允许我等开始准备。”

严康轻叹了一口气,说道:“不久以后,江湖将掀起惊涛骇浪。”

几人说话虽轻,但厉薇的内功何其深厚,她一字一句都听在耳中,眉头微皱,心道:“看来不得不留下这三人问问清楚了。”

这时鲁平看了一眼旁边的欧阳慧,说道,“夙心哥警告过我们,这一役非常凶险,我等均有性命之忧。我不希望小慧参加,夙心哥也同意了,但她坚决不肯。严大哥帮我劝劝她。”

严康叹了一口气,还没有开口,欧阳慧便说道:“你们谁也不要劝我,人这一辈子但愿死得其所。为了夙心哥的志向,我心甘情愿!”她看向鲁平说道:“你…若你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又何必独活?”

鲁平还待劝说,严康却摇了摇头,说道:“唉,小慧的心思我理解。平子,小慧的个性你最清楚不过,除了杨护法,又有谁劝得动她?不若让她留在我们身边吧,也好有所照应,总比她自己一人偷偷跟随要好。”

鲁平无奈,只好点了点头。

这时,楼上的生死门的四人结账而去。等几人走开,严康冷哼了一声,说道:“这生死门的人最近一路跟随。若不是我的马儿跑得快,恐怕路上就被他们伏击了。”数年前,杨夙心以严康为知己,赠予他一匹日行千里的汗血宝马,并说道:“愿这匹鞑靼来的汗血宝马代我守护兄长,在关键之时能有所助益。”

鲁平手握刀柄,说道:“不如我们…”

严康摇了摇头,说道:“正事要紧,现在节骨眼上不宜节外生枝。如今我们三人一起,生死门也不敢冒然行动。”

鲁平和欧阳慧点了点头。三人便一起吃饭聊天,严康说了数件江湖上的趣事,惹得欧阳慧和鲁平大笑不止。待得酒足饭饱,几人便离开酒店。

郭夜连忙起身跟随,却被一只手按在肩上。他要穴被制,全身使不出力气,惊讶中转头望去,却见一白衣男子站在身旁。只见那白衣男子缓缓取下脸上面具,正是厉薇。

郭夜看着厉薇的样貌,想起苏盈,也想起之前厉薇两次救了自己性命,一事百感交集,只说了一句:“厉姑娘…”

厉薇淡淡一笑,把面具带回,示意郭夜跟着自己。两人悄悄尾随,见严康三人向太湖边走去,看样子是准备上船。

厉薇眉头一皱,心道:“若他们坐船,再要跟随就颇为麻烦了。”她展开轻功,只见一道白影划过,片刻后便站在三人身前。

严康三人均是高手,见来者武功奇高,均摆好架势。

厉薇也不答话,有心先给一个下马威。她长剑分刺三人要穴,一瞬间三个残影显现,就仿佛有三把长剑一般。鲁平武功最高,侧身避过,意图挥刀斩向厉薇手腕。严康也是高手,但对方速度太快,只能施展开泰山派的“反斗刀法”防御。而欧阳慧武功最弱,连对方出剑也看不清楚,只能施展身法,后退避过。

谁知道三人身形刚动,厉薇便提前料到了各人的招式,又是三剑,攻向三人的破绽之处。那欧阳慧本想施展‘无尘步’后退,却被一剑逼回,而鲁平想抢攻救援,也被逼得回手防御。片刻之间,厉薇接连刺了数十剑,三人连防守反击都做不到,反而被逼得越靠越近。幸而鲁平和严康武功深湛,二人虽然汗流浃背,但一招一式仍然极有法度,显然下了多年的苦功。而欧阳慧的身法在厉薇跟前起不到半点作用,若不是她手下留情,欧阳慧已然性命不保。

之前和孟啸天一战让厉薇获益良多。孟啸天的生死刀法在防御上是一等一,当今之世恐怕只有武当的太极剑法可以一较。而厉薇结合混沌功,事后反复思量孟啸天的生死刀法,对找寻敌手招式中的破绽更有心得。短短数月,她对“料敌机先”四个字的理解与日俱增,剑法大进。相比起来,她的内功造诣虽然也在进步,但混沌功晦涩难懂,厉薇自己钻研的是破解别人招式的武学,因此内功一道还远未达到化境。但若现在对上孟啸天,厉薇虽然仍然会落败,恐怕也得千招之后,至此她真正迈入六合至尊的层次。古往今来,在她的年纪达到如此境界的屈指可数。厉薇成功的核心就在于她敢于挑战“权威”,想前人之未想,做前人之未做。当然,混沌功和梅若尘的帮助也功不可没。

转眼间,欧阳慧的衣服上已经有了七八个剑孔,每一处不是要害就是要穴。厉薇点到即止,没有伤她,但欧阳慧却情不自禁的双手发抖。她父亲是前任圣火教护法,从小养尊处优,虽然颇有能力,武功高强,也经历过生死搏杀,但所遇到的敌人都是较自己弱的,今天遇到武功远胜于己的高手,那种生命不再在自己掌控之中的感觉,让她情不自禁的双掌发抖。她想要控制,却怎么也控制不住。

一旁的严康和鲁平已是满头大汗。他们身上各自留下两三个剑孔,但每一个均是在致命之处,换句话说,若真正生死相拼,三人已经倒地不起了。

一旁的郭夜看得心潮起伏,他现在的武功和欧阳慧相若,厉薇的很多剑法他还不能体会,但偶尔有一两招让他兴奋不已,急忙思索,但恍惚间,之后的十余招便又错过了。

此时厉薇见威慑效果已达到,往后一跃,和三人拉开距离。

严康连忙抱拳道:“阁下武功之高,在下生平所未见。多谢阁下不杀之恩。”

鲁平终于脱离开对方长剑,他抢步挡在欧阳慧身前,全神贯注地盯着厉薇。而欧阳慧见到赶来的鲁平,心中一松,连忙喘了几口气。

厉薇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这时鲁平心神稍定,回忆刚才的搏斗,心道:“此人刚才有几招有七八成像梅剑山庄的剑法,对了,他一定是…”想到这里,他脱口而出:“你是梅剑山庄的厉薇!”

厉薇哼了一声,取下面具,目光扫向鲁平,说道:“是又如何?”

鲁平见对方虽然美貌,但那眼神却如同利刃一般,冷汗“刷”的一下从背脊划过。

厉薇冰冷地看向鲁平,说道:“你就是魔教那个新晋护法‘灭绝刀’鲁平吧。看你的武功比起其余的魔教护法还有差距,看来魔教也是无人了。”

鲁平听后心中虽然气愤,却不敢反驳,他毕竟年轻,本身的功夫确实比不上其余的魔教护法。而厉薇杀过一位魔教护法,刚刚又和他交手数十招,若论谁有权利评价,舍她其谁?

厉薇继续说道:“你胆子不小,敢杀我梅剑山庄的长老?”

鲁平心中反而一定,“看来她今天是为报仇而来,只要小慧和严大哥无恙即可。”他回答道:“不错,一人做事一人当。若厉女侠要报仇,冲我鲁平一个人来。我相信以姑娘的身份必不会伤及无辜。”

厉薇见他如此反应,心中暗赞:“此人似乎是个重情重义之人,唉…”她思考了下,瞟了一眼鲁平,说道:“你也不用挤兑我。若你现在自杀在我的面前,我就放过另外两人。否则你们三个就都死在这太湖美景之下吧。”

鲁平刚要说话,欧阳慧泪水夺眶而出,颤抖也突然停止,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对着厉薇吼道:“亏杨大哥对你死心塌地,你却如此心狠手辣!”她转头看向鲁平,说道:“你别犯傻,没了你我也不能独活,我们一起和她拼了。”

鲁平突然伸手点了欧阳慧的穴道,柔情地看向她,轻声说道:“厉女侠言出必践,我走后,夙心哥…夙心哥会照顾好你的。”

欧阳慧看向鲁平那温柔的眼神,一时似乎觉得天地都变得灰白,她无法说话,泪水禁不住流了出来。

鲁平转头看向厉薇,一刀往喉咙割去,一旁的严康急忙挥刀阻挡,但他的武功本来就稍逊半筹,而鲁平又是全力以赴,又如何挡得住?

正在这时,听到“砰”的一声清脆的金属碰撞声,鲁平的长刀被削短,正是厉薇出手,她手上握着的正是梅若尘送给她的那把息兵剑。

厉薇轻叹了一口气,说道:“唉,我不愿杀重情重义之人。你去吧。”

鲁平从死亡中走了一遭,片刻后才反应过来。他及忙抱拳,说道:“多谢姑娘不杀之恩。”

厉薇问道:“你们刚才在笠泽楼中说的计划是什么?”

一旁严康抱拳躬身答道:“在下再次感谢姑娘不杀之恩。若日后姑娘但有差遣,在下必赴汤蹈火。”他停顿了一下,说道:“我不愿欺骗姑娘,但是这是杨护法的大计,哪怕姑娘杀了我们三人,我们也绝对不会透露半句。”

厉薇看着严康的眼睛,双眼眯起,但随即又睁大,叹了一口气,摆手道:“也罢,你们去吧。”

郭夜抢上一步,对着严康喝道:“你可认得苏盈姑娘?她…她可还好?”

严康看了一眼郭夜,发现并不识得此人,但想他是厉薇的熟人,因此仍然礼貌地抱拳说道:“在下不打诳语,从未听说过苏盈此人。”

郭夜脸色一变,心知这严康没有说谎,不再言语。

厉薇略感吃惊,看向郭夜,心道:“他的相好出事了?”

目 录
新书推荐: 侠徒幻世录 武侠打工仔 捉刀记 武侠世界的穿越之旅 谁说朝廷鹰犬都是反派! 武侠:开局十万西凉铁骑 穿越笑傲:辟邪剑侠林平之 琼剑山下 且看那一人 我在苦境当前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