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 > 六合逍遥录 > 第二十回 杀机四伏

第二十回 杀机四伏(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这个穿越大有问题 超品幸运 从向往开始的天赋人生 女子铁骑队 农门贵女有点冷 洪荒开局觉醒狻猊道图 在下出刀者 只有我知道剧情的无限 海帕芝顿的次元聊天群 系统你做个人吧

“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濛雨亦奇。

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

正值秋雨,西湖游人稀少,一彪形大汉坐在钱塘湖边上一座小亭之中,一边喝酒一边低声吟诵苏东坡的千古名句。这人四十岁左右年纪,方脸薄唇,一脸的络腮胡子看上去颇为粗犷,实在不像是会吟诗作对的文人。他左手在石桌上轻轻敲击,双眼微闭,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师父,这是你要的监察队的值守情况!”一青年飞奔而来,他没有打伞,满头都是水珠。他大概二十来岁年纪,一副书生打扮,看上去既老实又秀气。

中年大汉睁开眼睛,点了点头,缓缓接过书册翻看起来。过了片刻,他抬头看向青年:“晴儿,这些资料你看过了吧?”

秀气青年点了点头。中年大汉追问道:“那你怎么看?”

秀气青年抱拳回答道:“禀师父,江湖上擅长使用黑水针的人屈指可数。我们生死门两次受此人所阻,我想应该从此此处入手展开调查。”

中年大汉笑嘻嘻地看着青年,说道:“这么说来,阻碍郭夜杀死王梓骁的黑衣人和阻碍苏盈等杀死严康的黑衣人是同一人咯?”

青年皱了皱眉头,每当他师父露出这种神情,自己多半说错了些什么。他回答道:“师父你老人家就别卖关子了。你既然这样问,这两人肯定不是同一人。”

中年大汉哈哈大笑,说道:“你可知道我为何找你要监察队的值守情况?”

“弟子不知。”青年老实说道。

“你这孩子不知道哪天才能开窍。我这监察队队长的职务后继无人呀。”中年大汉说完摇了摇脑袋。

青年撇了撇嘴,说道:“谁稀罕这监察队队长的职务。一天到晚查东查西,累死了。”

“你这个懒货!”中年大汉踢了青年一脚,继续说道:“我问你,这两个黑衣人除了都会使用黑水针,还有什么共同点?”

青年回答道:“都提前知道我生死门的行动。也就是说,要么他们都是生死门的内鬼,要么认识生死门的内鬼。”

中年大汉点了点头,“还不算笨到姥姥家。那你现在知道我为何调查监察队的值守情况了吗?”

青年点了点头,说道:“接触到暗杀信息的只有三类人,接单者,杀手,和监察队。我想想…”他拿起桌上的书册,翻了翻,说道:“刺杀王梓骁的行动,接单者苏盈,杀手郭夜,监察队负责的有两人,分别是王源和张泉。”他接着翻了翻书册,说道:“刺杀严康的行动,接单者是周芙,杀手是薛昊,徐升,和苏盈,而监察队的负责人分别是吴关和赵天行。我知晓了!”他抬头看向中年大汉。

中年大汉点了点头,说道:“两个事件唯一共同的人就是苏盈。换句话说,她很有可能就是那个内鬼。”

青年说道:“可是金罗汉徐升亲眼看到苏盈被割破了喉咙呀…等等…”

中年大汉赞赏地点了点头,说道:“你说说看!”

青年组织了一下语言,说道:“也就是说,这两个黑衣人都应该认识苏盈,他们根本就是一伙的。那为何要杀死苏盈?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是杀人灭口。但这显然不合情理,又何必选在刺杀严康的情形去杀人灭口?两人应该有很多见面机会才对。”他顿了一顿,说道:“那唯一的解释就是第二种可能:这苏盈是假死!这样所有的事情都说得通了。根据我们之前的调查,那王梓骁是崆峒派派去寻找水元功的人。当时为了他们,崆峒掌门彭畅诛杀了南京许家。而后面发现这王梓骁其实没死,而郭夜的任务是杀人夺宝,因此那宝物很有可能是水元功,且就在这王梓骁手上。师父,我知道了,这苏盈恐怕就是第一个黑衣人。难怪他们事后要取走两具尸体,因为苏盈根本就没有死!”

中年大汉赞许地点了点头,说道:“不错。记住:你看到的未必是事实,而可能是别人想让你看到的。这苏盈知道背叛生死门的下场,担心我们调查到她头上,因此设计自杀。第二次的黑衣人故意使用黑水针就是为了混淆视听,让我们以为两个黑衣人是同一个人,这样就不会怀疑这苏盈的假死了。”他看向青年,说道:“晴儿,传我命令,整个生死门通缉苏盈,最好活捉。”

青年点了点头,说道:“是,师父,我这就去通传。”

他刚走了几步,中年男人叫住他,说道:“对了,记得不能让郭夜知晓。孟门主似乎颇为欣赏他。”

青年回答道:“是,师父。”,便匆匆离开了。

中年大汉摸出一枚黑水针,仔细把玩了一番,他左手轻敲桌面,心道:“杨夙心这小子胆子不小,敢在生死门设内鬼。恩,下单者多半是那位逃跑了的许家少爷,而救下这许家少爷和郭夜的是谁?根据我在现场的勘察,此人武功奇高,绝不在我之下。最重要的是水元功在谁的手上…”

四百里外的黄山,一个白色身影正在迅速地往上窜,只见此人一步数丈,不多时便扎入云海之中。此时黄山刚下过一场雨,四面八方的白云仿佛波涛滚滚的大海,壮观无比,而一座座青山只露出顶端,就如同海中小岛一般,时隐时现于云雾之中,让人如临仙境。在莲花峰顶,一男子正在欣赏这绝世美景,他须发灰白,身材不高,但往那儿一站,自然而然地给人一种气吞山河的气势,正是六合至尊之一的吕无为。这时他转过头来,笑着说道:“夙心,你来了。”

一身白衣的杨夙心缓缓走近,他抱拳答道:“是,义父,孩儿来了。”

吕无为慈祥地看着杨夙心,点了点头,问道:“听说你之前见了梅剑山庄的厉薇,怎么样?对方喜欢你吗?”

杨夙心叹了一口气,说道:“唉,我已表明心迹,不过厉姑娘要和我比斗轻功,我不是她的对手,中途被她甩开了。”

吕无为哈哈大笑,说道:“你们年轻人就是争强好胜。”一语便道破厉薇的心态。他看向杨夙心,继续说道:“我们圣火教的人敢爱敢恨,既然喜欢,就好好对人家。”

杨夙心答道:“多谢义父成全。”他脸露笑容,心中颇为欢喜。在吕无为面前的杨夙心和平时完全不同,就好像孩童一般,喜怒尽显于色。

吕无为见状,咧嘴大笑道:“你义父我可不是食古不化的老古董,男欢女爱,本就不该受到所谓正魔之别的影响。”

过了片刻,他静静地看着杨夙心,柔声说道:“我膝下无子,向来便把你当做我的亲生儿子。今天叫你来这,为父有重要的事情给你说。”

杨夙心连忙抱拳,说道:“义父待夙心恩重如山。义父若有事需要夙心代劳,夙心必肝脑涂地!”

吕无为慈祥地看着杨夙心,叹了一口气,说道:“儿子,难为你了。”他停顿了一下,看向云海,缓缓说道:“我即将给你说的,也是十二年前上一任教主给我说的。”

吕无为思考了一下,缓缓说道:“圣火教的起源你是知道的,但为什么数百年来,每一次的六合至尊中都至少有一个是圣火教的人,从不间断,你恐怕也疑惑过吧?”

杨夙心点了点头,没有言语。

吕无为继续说道:“圣火教的历届六合至尊和为父一样,都修炼了一门奇功,叫做蚀蛊魔劫功。”说完轻叹一声。

他转头看向杨夙心,继续说道:“事实上,圣火教的六合至尊不是靠修炼出来的,而是上一任教主大限将至之时,将毕生功力和体内饲养的蛊虫传给下一任的继承人,由此而来的六合至尊。”

听到这里,杨夙心露出惊讶的神色,正要询问,吕无为却摇了摇手,继续说道:“这门蚀蛊魔劫功由唐末一位道人所创。他一身武学深不见底,但有一个仇家异常厉害,和他在伯仲之间。他年岁渐长,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仇家在他死后必来寻仇,于是在生命最后几年中反复尝试,终于研究出这借助蛊虫的蚀蛊魔劫功。借助这门奇功,他把这毕生功力传于儿子,保住了一家老小的性命,含笑而终。但他却不知道这套功法有缺陷,毕竟是异种内功,虽然靠蛊虫转化,但极度伤身。修习这套功法的人,从古到今,寿命从未有超过六十之人。历代圣火教教主倾尽全力,却未见寸功。”

听到这里,杨夙心眼中含泪,说道:“义父,你…”

吕无为慈爱地看着杨夙心,说道:“你是一代武学奇才,可以靠自己成为六合至尊,可惜我圣火教却无此等功法。武当有太极功,少林有易筋洗髓经,梅剑山庄有混沌功,生死门有生死功,而这四部功法都是各大派不传之秘,要得到几乎不可能。百年前,崆峒派出了一个武学奇才袁浩,自创了一门惊世骇俗的水元功。这也是唯一一本可以获取的绝世功法。我这些年安排人手打入各大派和生死门,就为了能夺取这水元功,让你能够研习。”

杨夙心声音嘶哑地说道:“义父,你又何必…”

吕无为呵呵一笑,说道:“孩子,别急。苏盈那姑娘你也认识,虽然她没有找到水元功,但据她所说,救了那许家子弟的恐怕就是你喜欢的厉薇。这水元功恐怕就在这几人身上。这一点你要记在心头。”

杨夙心点了点头。吕无为继续说道:“为父今年五十有六,时日已然不多,仅有两个愿望:一是你能靠自己之力,成为六合至尊,接任圣火教下一任教主;二是在我归西之前,能发挥发挥余热,帮你达成你的志向。”

杨夙心眼泪涌出,说道:“义父…我…我…”

吕无为哈哈一笑,说道:“我吕无为的孩儿岂能这般哭哭啼啼。你有大才,好好谋划,让为父帮你还百姓一个朗朗乾坤。”

杨夙心跪下抱拳回答道:“夙心必殚精竭虑,不负义父期望!”

嵩山少林寺的大殿之中,数十人齐聚一堂,均是各派掌门和长老。放眼望去,武当新任掌门静微道长,崆峒派掌门彭畅,华山派掌门何宏仁,泰山派掌门幽虚道人,嵩山长老宋阳子等都在其中。

少林寺方丈深觉禅师合十说道:“阿弥陀佛,正如刚才泰山派幽虚道长和梅剑山庄谢长老所述,魔教这几年来大力发展海运,这就是他们的立足之本。现在山东,江苏,和浙江的海运均被其囊括。借助长江和黄河,魔教的手也开始向内陆伸展了。”他环视一周,接着说道:“一直以来,我们被魔教牵着鼻子走。我们是时候联合起来,给予魔教一次痛击。今日请各位前来,就是商量一个妥善的计划。”

深觉禅师言毕,大殿中传来一阵交头接耳声。

这时一中年男子站起身来,他眉清目秀,面白须长,穿一身青衣,正是昆仑派掌门“青衣剑侠”方不辍。他拱了拱手,说道:“请恕在下之言,魔教之前坑害六合至尊太微道长,诛杀各大门派弟子,最近又大败少林于九华山,皆因一人,魔教护法杨夙心。”他声音不大,但内力深厚,众人听得清清楚楚,之前的窃窃私语声消失得无影无踪。他继续说道:“此人心思缜密,奇计百出,不知各位可有对策?”

众人面面相觑,有人还轻叹一声,这杨夙心这一年多以来的各种谋划未尝一败,众人恨之入骨但心中却不禁钦佩。

方不辍等待了片刻,见无人说话,便继续说道:“我有一计,可对付魔教。”

深觉禅师连忙道:“方掌门请说。”

方不辍点了点头,说道:“这一计很简单,但很实用,即釜底抽薪之计。之前魔教请生死门帮忙对付我们,我们也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在座的选几位一等一的高手,再拜托生死门,一起先除掉这杨夙心!我们已在魔教安排有人手,只需这杨夙心现身,便大事可成。”

目 录
新书推荐: 侠徒幻世录 武侠打工仔 捉刀记 武侠世界的穿越之旅 谁说朝廷鹰犬都是反派! 武侠:开局十万西凉铁骑 穿越笑傲:辟邪剑侠林平之 琼剑山下 且看那一人 我在苦境当前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