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 > 六合逍遥录 > 第十五回 突飞猛进

第十五回 突飞猛进(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这个穿越大有问题 超品幸运 从向往开始的天赋人生 女子铁骑队 农门贵女有点冷 洪荒开局觉醒狻猊道图 在下出刀者 只有我知道剧情的无限 海帕芝顿的次元聊天群 系统你做个人吧

黄昏时分,一场大雨过后,空气中带着飘香的泥土气味,令人心旷神怡。泰山顶部,一位道人在来回踱步。在他的西北面,层层峰峦的尽头,波光鳞鳞的黄河似一条飘带一般在夕阳下散发出金光,从西南至东北,一直伸向天地交界之处。而这道人似乎颇为烦躁,如此美景他却连看也没有看一眼。

这时一位小童快速的跑上来,递了两封书信。道人打开第一封,满脸怒容,他冷哼了一声,嘀咕道:“这梅剑山庄的厉薇也太不把我泰山派放在眼里了。”这时他似乎想起来些什么,急忙打开另一封信。看完过后,他沉吟了半晌,转头看向那黄河金带。过了一会儿,他似乎下定了某种决心,他取出火折,点燃了第二封书信。一旁的小童疑惑地望了望,却见那信已烧得只剩下了角落,末尾“圣火教护法-杨”几个字也跟着变为了灰烬。

而在蓬莱阁上,此时正是夏秋之交,虽空晴海静,但海上突兀地立起一片山峦,时隐时现,缥缈难测,令人心醉神迷,正是海市蜃楼之景。梅若尘正笑嘻嘻地看着孟啸天,他刚才走了一步妙着,十分得意。厉薇正在一旁欣赏着海市蜃楼,郭夜却站立在孟啸天身后,一言不发。

梅若尘看向厉薇,说道:“薇儿,你什么都好,就是不喜欢下棋。我这么精彩的一着,你却看不懂,真让为师伤心。”

厉薇回答道:“师父,你还是关注棋局吧,别不小心又输了,磨磨蹭蹭不肯走。我这都等你两天了!”她和梅若尘言语随便,显然师徒两人情谊深厚。

梅若尘哼了一声,说道:“你少看不起为师。为师这就收拾这生死门门主。”两人你来我往走了数十步,这一次孟啸天投子认负。梅若尘哈哈大笑,显得十分高兴。

厉薇看了一眼郭夜,对孟啸天抱拳道:“孟门主,你身后的这位小家伙和我颇有缘分,不知若要他退出生死门加入梅剑山庄有什么条件?”

孟啸天尚未答话,梅若尘便哈哈大笑起来:“薇儿终于开窍了。你年纪一大把,让我这老骨头整日担惊受怕。”

厉薇脸一红,瞪了梅若尘一眼,继续看向孟啸天。而一旁的郭夜瞪大眼睛看着厉薇,满脸惊诧。

孟啸天笑了笑,答道:“厉姑娘难为老夫了,但我成立生死门第一日便立下规矩,入我生死门,只有两种方法退出,要么死了,要么杀了老夫。”他虽然表情和善,但言语中却没有半分回旋的余地。

厉薇点了点头,说道:“那么让他进入监察队呢?”

孟啸天哈哈一笑,说道:“也罢,看在梅前辈份上,入监察队倒也不算太乱了规矩。”他想了想,说道:“听说厉姑娘剑法独步武林。老夫今日也想领教领教。这样,只要你能接下老夫五十招,老夫便破例让这小子加入监察队。”

“恭敬不如从命。”厉薇抱了抱拳,抽出长剑。梅若尘在一旁抚须微笑,没有丝毫担心之色。

孟啸天是知道梅若尘的武功的,见这老儿信心十足,他心中也暗自戒备。他抽出长刀,说道:“出招吧。”

厉薇一招梅剑山庄的“以梅会友”,摆开架势,以示以武会友,而非生死相搏之意。孟啸天心中明了,还了一招“晨曦初照”,暗指厉薇后生可畏,似初升的太阳。但生死刀法乃孟啸天通过一次一次的生死之战,于知行合一中体会而出,没有一招是多余的:他这一刀劈向厉薇左肩,内劲澎湃,让人觉得四周的空气猛然一滞,呼吸都变得困难,可见这招的速度有多快。

厉薇根本不受影响,她右脚向前抢出,身子避开刀锋,同时一剑斩向对方持刀的右手,一下子就由守转攻。孟啸天心中一喜,长刀翻转,斩向厉薇的右手。这一变招极快,丝毫没有受到刚才那一招的影响,内力转换已达化境,让人瞠目结舌。

谁知厉薇后退一步,长剑又斩向对方手腕,速度之快,动作之连贯,就好像和孟啸天把这一招拆解过千百遍一般。

孟啸天突然把刀由右手换到左手,划了一个半圆,斩向厉薇头部。这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旁人在一旁看来,居然看到四个长刀的残影,正是生死刀法中的一招“日月相映”。郭夜也学过这招,但又怎能使得如孟啸天一般快?换做是彭畅或者是何宏仁,都只能避其锋芒。而孟啸天接下来的后着便会一刀快过一刀,绵绵不绝地攻来。

谁知这厉薇就像提前预料到孟啸天会使出这一招一般,她身子往左后方一倾,长剑由下而上刺向孟啸天的下颌。“料敌机先”四个字说起来容易,但是面对孟啸天这么快的刀法仍然能做到,若彭畅在场,也会觉得匪夷所思。只有一旁的梅若尘一边微笑一边点头,满脸骄傲之色。

孟啸天心中诧异,换招却丝毫不缓,他长刀翻转画了个圆,搅向厉薇长剑。事实上,当年一次一次的生死之战,也让孟啸天体会到孙子兵法中“昔之善战者,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不可胜在己,可胜在敌”的道理。和大多数人猜测的不同,他的生死刀法极为重视防守,破绽极少,一个“生”字正对应于“先为不可胜”,让对手没有可乘之机,而“死”字则针对应“待敌之可胜”,攻敌之不备,逼迫对手出现破绽,从而一举歼敌。孟啸天见厉薇招式诡异,但内力不如自己,于是变攻为守,先欲立于不败之地,而这一刻,孟啸天已经将厉薇作为和自己同一级别的高手开始较量了。

厉薇不敢与孟啸天的长刀相交,她长剑方向一偏,刺向孟啸天手腕。孟啸天不予理会,只是往斜后方退后一步,长刀仍旧搅向对方长剑。厉薇踏步向前,手腕一抖,长剑却又斩向对方手臂,刚刚那招居然变为虚招,大违武学常理。孟啸天轻咦了一声,打点精神,施展开生死刀法与厉薇斗在一起,这一次,他挥刀更快,内劲更足。

一旁的郭夜心中感激,他只希望报答厉薇的救命之恩,却从未料到厉薇会为了救他和生死门门主动手。是的,救他:郭夜心中十分清楚,有九成的可能性,他会和其他大多数生死门的杀手一样,死在某一次的刺杀行动之中。他焦急地看着两人相斗,一开始心中忐忑,但渐渐却被孟啸天施展的生死刀法所迷。厉薇的武功他看得不是很懂,但生死刀法他是学过一部分的。见孟啸天每一招使出来是如此的威力无穷,和自己完全不可同日而语,郭夜心中狂喜,不由自主地模仿了起来。他离二人有数丈远,一开始不觉得,但随着孟啸天认真起来,郭夜便觉得对方的刀风袭人,让自己肌肤生疼,不得不又退后了数步。

厉薇和孟啸天相斗,为了救出郭夜当然是初衷,但她却越斗越是开心。现在她已心无旁鹫,全神贯注于这一场对决之中。数年前,厉薇质疑以招式来研习武学的方式,认为人生是有限的,而招式是无穷的,以有限追求无穷本身就是错误的。于是她另辟蹊径,希望能找出隐藏在一切武学背后的道。和混沌功想要通过研究一切一流武学,总结其背后共通的道理不同,厉薇是想通过“料敌机先”来破解天下所有的武学,从而体悟这武学之道。当她拜入梅若尘门下得以研习混沌功后,这一正一反的对武学之道的追求让她的体悟越发深邃。然知易行难,武学是需要在实践中才能够融会贯通的。厉薇在之前和华山掌门何宏仁,魔教护发杨夙心,魔教护法“魔掌屠人”夏昊等第一流高手的交手中获益极大,因此方可与孟浩天对攻数十招而不落下风。

转眼便来到这第五十招,孟啸天心中由衷钦佩,虽然数百招后对方还是会败于自己,但那只是因为对方年纪尚轻,内力修为远不如自己所致。单论武学招式,对方恐怕还在自己之上。他缓缓收势,两人各自分开,跳出圈子。他转头一看,见郭夜正在如醉如痴的演练生死刀法,心中一喜,也不打断,而是对着梅若尘抱了抱拳,说道:“前辈武功卓绝,教出来的弟子也这般厉害,在下十分佩服。”

梅若尘哈哈大笑,他和孟啸天相识有数年,也算得上好友,取笑道:“孟老弟,你今天下棋输给我,打架也没赢我这徒儿,丢脸得紧呀!”孟啸天知道他的脾气,也不以为忤,笑笑抱拳离开了。只见他身影一晃,瞬间便消失在众人跟前,速度之快,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薇儿,这几个月武功大进,给为师长脸哪!”梅若尘笑嘻嘻地看向厉薇。当年厉薇另辟蹊径,挑战梅剑山庄“厚积薄发”的规矩,引起梅若尘注意。他考校了厉薇的武功,发现虽然仍有诸多不成熟的地方,但厉薇开创的这条路无疑是有希望的。梅若尘老怀大畅,便收了厉薇作为关门弟子。两人四年朝夕相处,梅若尘也把混沌功倾囊相授。在这过程中,他发现厉薇是知恩图报,重情重义的好孩子,于是渐渐便把厉薇看做自己的女儿。梅若尘生性豁达,厉薇也大大咧咧,于是两人说话越来越随便,但论起情谊,比天下间绝大多数父女不遑多让。

“师父,这孟门主说话算话吧?”厉薇问道。梅若尘哈哈大笑,说道:“乖徒儿放心,孟老弟人是狠辣了些,但向来说一不二,你这如意郎君入了监察队,以后日子就好过多了。”

“师父,再乱说我可不理你了!”厉薇啐道,在自己师父面前,总算显出些女儿家的状态。

梅若尘哈哈大笑。一旁的郭夜也缓过神来,看向师徒二人。

梅若尘说道:“臭小子,你福分不浅,让我家…嗯…”他本想说一句“让我家薇儿对你垂青”,但又害怕厉薇责怪,于是换了话头,说道:“你以后怎么打算?既然入了生死门的监察队,你以后就自由多了。和我们一起回杭州?”

郭夜虽然年轻,却也知道这是天下第一高手梅若尘,也是厉薇的师父,他不敢怠慢,忙抱拳说道:“梅前辈既然吩咐,我定当遵从。我本身也是出自杭州生死门。”

厉薇本想说一句:“这小子有心上人,恐怕就在杭州。”但转念一想,依着自己师父的性格,必然立刻对郭夜心生不满,虽不至于以大欺小,但一路少不了给郭夜脸色看,因此便不做声。厉薇于是岔开话题,开始讲述她这一次离庄后的见闻,也和梅若尘讨论起了江湖的动向。

“这吕无为倒是得一厉害义子。这人的志向倒也不是全无道理。这许多年,好些所谓的名门正派的确是过分了。”梅若尘听到厉薇介绍完自己和杨夙心一战,沉吟了片刻,抚须说道。

“此人本就心胸豁达,这一次设计对付武当太微道长,以及进攻各派援兵的计谋,的确也让人佩服。”厉薇继续说道:“不过魔教居然杀了范姚长老,我梅剑山庄必报此仇。本来,正派非全为善,魔教也非全为恶,不过是各种势力罢了。在我看来,我们梅剑山庄洁身自好,本不应该过多参与其中,只需要保护好我们的亲人,门人即可。但在这武林动荡之际,我们却也必须展露展露獠牙,今后谁要想欺负我们也得好好掂量掂量。”

梅若尘点了点头,说道:“薇儿的意思是?”

厉薇说道:“我这次回去,便找机会再杀几个魔教护法,让他们也心疼心疼。”

梅若尘想了想,说道:“也好,正如你所说,我们梅剑山庄也该展露点实力,不然也被人看轻了。”他看向厉薇,严肃地说道:“薇儿,你的修行和别人不同,和一流高手对决越多,你的体悟越深,进展越快。你如今离六合至尊的水准相差不远,但万事仍需小心,切不可自以为是,陷入包围。太微就是让你警醒的例子。另外,练功也不可急于求成,尤其是内功方面。”

厉薇点点头,抱拳答道:“是,师父。”

梅若尘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厉薇问道:“师父我有一事不明,这魔教目标是对付武当太微道长,打破正魔平衡。师父你远在杭州,和武当相去甚远,即使你亲自救援,也来不及呀。为何魔教要利用孟门主引你来蓬莱?”

梅若尘哈哈一笑,说道:“我本来也不明白。刚刚和你对话后,我就明白了。等你再次见到这杨夙心也就明白了。”

厉薇皱了皱眉头,心中仍有疑虑,但知道自己师父喜欢打哑谜,便也不再问下去。

梅若尘看向郭夜,笑眯眯地说道:“你小子可也要努力哦。”

郭夜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这位前辈这句是何意思。

第二日,三人告别蓬莱阁,向杭州而去。

而此时的杭州钱塘湖,湖中荷花和睡莲仍然在静静地开放。此时已然入秋,一阵微风吹过,行人均感到了一丝凉意。而就在许思孝当时踏入的生死门的铺面之中,一蒙面大汉把扛着的一个大箱子往地上一扔,说道:“五日已过,这是黄金两千两,不知杀这魔教堂主够还是不够?”

接待的女子笑嘻嘻的说道,“公子果然守时。我生死门已经调查清楚,单独暗杀这魔教堂主,两千两黄金够了,但若公子想杀人夺宝,却还是不够。”

那大汉摆了摆手,瓮声瓮气地说道:“我只想杀人。”

接待的女子点了点头,说道:“时间两个月,两个月之内,必然把此人的首级送给公子。”

待那大汉把文书交于楼上监察队,并离开铺面之后。那女子瞬时变得冷若冰霜。她缓缓走入屋后的房间,房间中已经有三人,其中一人是一个高大男子,他面容冷峻,一个鹰钩鼻加一双细小的眼睛让人不寒而栗。另一位是一个笑眯眯的和尚,如若不是出现在这生死门之中,就他那和蔼可亲的模样,谁又能想得到他是生死门中的杀手?最后一人是一名女子,她和厉薇有几分相似,也是一双丹凤眼。相较于厉薇,此女更显得风情万种。她名叫苏盈,正是郭夜口中的“盈姐”。

目 录
新书推荐: 侠徒幻世录 武侠打工仔 捉刀记 武侠世界的穿越之旅 谁说朝廷鹰犬都是反派! 武侠:开局十万西凉铁骑 穿越笑傲:辟邪剑侠林平之 琼剑山下 且看那一人 我在苦境当前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