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 > 六合逍遥录 > 第十一回 风云突变

第十一回 风云突变(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这个穿越大有问题 超品幸运 从向往开始的天赋人生 女子铁骑队 农门贵女有点冷 洪荒开局觉醒狻猊道图 在下出刀者 只有我知道剧情的无限 海帕芝顿的次元聊天群 系统你做个人吧

“魔教这几个月频频向我们正派挑衅,这恰好发生在杨夙心成为魔教护法之后。按老夫估计,杨夙心就是这背后一切的推动者。在座的各位都是各派的掌门,长老。相信大家都已经调查过这杨夙心的生平。不错,当年我武当派管制不严,导致俞家鱼肉乡民。这杨夙心便是其中的受害者。他幼年获救之后便被今天魔教教主吕无为收养成为义子。此人天资聪慧,武功进步神速,我武当已经有数位长老死于他的手下。当心天下,除了六合至尊以外,他自认不敌的恐怕就只有在座的厉薇长老了。”玄微道人说到这看了看厉薇。

一旁的宋阳子冷哼了一声,彭畅和何宏仁等人心中却暗道:“这玄微道人还是一样唯我独尊,自视清高。明明少林为主,他为客,却在此侃侃而谈。”一旁的少林方丈深觉禅师倒是含笑不语。

玄微道人继续说道:“我们正派和杨夙心数次交手,均落于下风。众所周知,魔教隐秘,往往没有固定据点,今日江湖之中不知有多少乱七八糟的帮派隶属于魔教。因此敌暗我明,这杨夙心便利用了这一点,他不断蚕食我正派世家和分支。而当我们去进攻魔教时,要么找不到他们,要么反被诱敌深入。”

说到这,一旁的宋阳子等人心中暗笑:“前一阵子袭击魔教,就你武当派被‘诱敌深入’,最终伤亡惨重。”

而彭畅,何宏仁等心思细腻的掌门们却眉头微皱,均想:“不错,虽然魔教目前针对的是武当派,但各派唇亡齿寒。这杨夙心用的是阳谋,长此以往,我正教必然处于劣势。”

“老夫认为,当务之急是两件事。第一,魔教势大,我们正派必须联合才可与之抗衡,因此我们须推举一位抗魔盟主,召集各派好手,共同对付魔教。第二,我们应派出探子,真正摸清楚隶属于魔教的帮派,这样我们才可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真正应对魔教的蚕食。”玄微道人继续说道。

“玄微道长所言乃金玉良策。就不知这抗魔盟主该由谁来担任?”何宏仁发问道。

“既然是玄微道长提议,自然是他老人家担任较为合适。”左边末座的一位白须白发的老头后面的女子说道,无论是这老头还是女子,厉薇均不认识。

“我看少林方丈深觉大师适合这个盟主之位,他老人家在江湖上威望素著,岂有不成为盟主之理?”一位中年书生背后的年轻人说道,而书生只是含笑不语。

“我看梅剑山庄梅若尘大侠武功最高,也最适合!”又一位站在后首的青年弟子说道。

众位掌门长老们老成持重,反而是他们身后的年轻弟子众说纷纭,但未必就不能代表其门派的意思。厉薇没有说话,一旁的许思孝心中暗道:“一开始就争盟主之位,还不如先派遣队伍调查魔教的势力到底位于何处。”

这时,一位中年道人急速冲入大殿之中,众人纷纷侧目。只见他快步走到玄微道人身边耳语了几句。玄微道人瞋目切齿地喝到:“该死的魔教贼子!”

玄微道人转头向各位掌门长老们说道:“刚刚玉虚派飞鸽传书求援,他们的弟子在西峡探到魔教五大护法正率领数百弟子前往伏牛山,还有约两日的行程!看来他们又想故技重施,像灭仙都派一样灭了玉虚派!”这玉虚派位于伏牛山,和仙都派一般也是武当的一个分支。

“事有轻重缓急,若我们快马加鞭,赶到伏牛山也不过两日路程。这次总算提前探知魔教行踪,有了和他们正面厮杀的机会。望各位给老朽一个面子,给武当派一个面子,相助老夫前去杀了这五个护法,也让这魔教流流血!”玄微道人对众人抱拳说道,言语颇为诚恳。

在场多数都是深谋远虑之辈,虽然魔教目前只是针对武当派,但巢毁卵破的道理各人均了然于胸。彭畅最为谨慎,问道:“若魔教教主吕无为出手,该当如何?”

“随我来还有六位师兄弟,都是江湖上一流好手。我七人结成真武剑阵,即使是吕无为亲临我们也不惧。不过剩下的护法就需要交给各位。”玄微道人说道。

彭畅听后点点头。于是,一支数十人的队伍形成,其中一流高手就有十余位,也包括厉薇。玄微道人心中暗喜:“此举若真是杀死魔教几位护法,那我武当成为抗魔盟主就是水到渠成之事,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于是一行人告别少林方丈,快马加鞭向伏牛山前行。

一日过后,厉薇传音给许思孝和郭夜:“前面不远处有一个小镇。众人会休息片刻。这一行均是高手,因此那黑衣人绝不敢尾随。之后的战斗凶险,你二人起不了多少作用,不如我们就此告别。”。她接下来单独传音给许思孝说道:“况且彭畅也在。”

许思孝和郭夜正待回话,却见厉薇摆了摆手。众人纵马奔驰,声音嘈杂,二人可没有传音入密的内力。

到了小镇,众人稍作休息,厉薇正要催促二人离去,却接到一梅剑山庄的飞鸽传书,告知厉薇她的师父梅若尘受到生死门门主孟啸天的邀请,已起身前往山东蓬莱一会。

“居然在这个时候…这明显是在牵制我师父。看来魔教不久便会有大动作。”厉薇心道。她来到玄微道人等面前告知了情况,然后抱拳说道:“我师父年迈,而孟啸天正当盛年。我放心不下,不得不中途离队,还望各位掌门,长老见谅!”

这一行除了武当七人还有八九位厉薇级别的高手,玄微道人因此也没有强留,说道:“梅前辈乃正派武林泰山北斗,不容有失。厉长老快快前去相助。”

宋阳子本来想说几句风凉话,但见玄微都无反应,便不再言语。

“多谢玄微道长谅解。不过既然魔教开始牵制我师父,说明不久恐怕有大动作。道长此去小心为上。”厉薇补充道。

玄微道人点了点头,道:“厉长老所虑甚是,我们一定小心。”

厉薇与各派掌门告辞,带着许思孝和郭夜二人往北方离去。

休息片刻之后,玄微道人带领这些高手继续往伏牛山赶去。第二日当众人来到伏牛山下,却发现整个伏牛山安静异常。玉虚派虽非大派,却也有弟子数百人,更不用说伙夫,马夫等寻常百姓。平时总有人在山门进进出出,今日却不见一人。

“我们这一路已经是快马加鞭,按道理魔教要么还未赶到,即使赶到也应该不会太久。无论何种情况,这伏牛山也安静得太不自然,大家小心有变。”彭畅提醒道。

众人皆点了点头。一行不乏高手,艺高人胆大,继续向山上走去。这一路干干净净,不要说血迹,就连杂叶都没有几片,显然刚打扫过没多久。众人内功深厚,也没发觉附近有什么人埋伏,便继续往上走去。到了玉虚观门口,众人虽然都是见多识广的高手,却也不由得皱眉,年轻些的更是倒吸一口凉气:只见数百具尸体密密麻麻地摆成几十排,正是玉虚派的弟子。尸体已经开始发出恶臭,引得苍蝇蚊虫四处飞舞。玄微道人走进检查了几具尸体,发现这些人已经死了数个时辰,其中就有被掌力震碎内脏的。玄微心中一惊,立刻叫来之前传信的道人问道:“当日玉虚派探子报来的魔教五位护法中可有‘摧心手’崔鹤?”

“禀掌门,当日玉虚弟子探到的五位护法中并没有‘摧心手’崔鹤。”那道人答道。

玄微道人眉头一皱,对众人说道:“魔教之以掌力见长,且喜好破人内脏的就只有两人,‘魔掌屠人’夏昊与‘摧心手’崔鹤。这夏昊已经被厉薇长老诛杀,那这些尸体多半便是死于崔鹤之手。而当日我武当探子发现的五位护法之中并无崔鹤此人。看来,当日在西峡的魔教五位护法以及数百名教众不过是魔教暗度陈仓之计,他们故意被我武当弟子发现,其实真正动手的几位护法那时恐怕早已埋伏在伏牛山附近了。”说到这里,玄微道人心中十分后悔:“都怪我好大喜功,玉虚和仙都实力差不多,灭仙都派只需要四位护法,那么五位护法灭掉玉虚派已是绰绰有余,为什么还要带那几百名教众?明显就是希望我们发现!”

想到这里,他突然警醒,说道:“那看来魔教的目的是为了引诱我们前来救援!他们以逸待劳,我们几人必须小心!”

他话音刚落,山间传来吼声:“杀!杀!杀!”声音雄壮有力,显然有上千人已经包围了这伏牛山。

玄微道人心中一惊,他展开武当轻功,跃上玉虚殿顶。他往下看去,只见数幅旗帜迎风招展,最前面的上书“圣火教教主-吕”,后面的分别是“圣火教护法-杨”,“圣火教护法-崔”等八面旗帜。

“该死!”玄微道人骂道,他跳下大殿,对众人说道:“魔教教主亲临,魔教十大护法也来了八个。”

这时,只听见“嗖嗖”的声音传来,却是上千箭矢密密麻麻地往玄微道人等人射来。玄微道人施展开武当嫡传的太极拳,以气劲弹开这些箭矢,而转瞬间第二波箭矢又已经射到。众人武功卓绝倒也不惧这些箭矢。待第三波箭矢射来,众人却见箭矢上拴着小球。箭矢触地,小球炸开,片刻之间平天上已经是緑气弥漫。

“魔教贼子用毒!这是云南七仙教的’碧绿散’,除了剧毒无比还易燃,大伙儿赶快躲入大殿之中!”华山掌门何宏仁见多识广,急忙提醒道。

众人刚刚进入大殿,却见第四波火箭射到,整个平台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有些地方甚至发生小规模的爆炸。

众人虽未狼狈不堪,却也都心有余悸。

“你奶奶的,救援不成,反被围困。如今该如何是好?”宋阳子第一个沉不住气,问道。

“看来魔教打算先以箭矢毒药消耗我等内力。接下来以多敌少,魔教教主和八大护法分别引领魔教的斗转天都阵,我们高手虽多,时间一长恐怕也不是敌手。”彭畅说道,“不过短时间他们也拿我们没辙。为今之计,只有尽快求救距离最近的少林派。若六合至尊之一的深律大师肯出山相救,那么我们里应外合,未必没有胜算!”彭畅老谋深算,立即分析了当前的局势。说完,他看向一行人中的一位中年僧人。

那位僧人点了点头,说道:“好,我这就安排飞鸽传书给师父。”

众人随身携带了信鸽,在楼顶放飞。只见五只信鸽共同向着少林寺方向飞去,虽然被射下两只,却有三只逃脱。众人见状,心中一定。

而武当山上,一道人正急急忙忙地奔跑着。他匆匆跑过“划剑石”和“磨石针”,没有半点停留之意,继续匆匆往上跑去。此时已是盛夏,他进入武当大门时已经满头大汗,气喘吁吁。他没有休息片刻,继续往里面跑去,过了一会,一份沾染血迹的飞鸽传书终于送到了武当主事的静微道人手中。血书是用血迹潦草书写的“被困伏牛,速来相救”八个字,倒有七八分像掌门玄微道人的笔迹。静微道人皱了皱眉头,对旁边的童子吩咐了几句,便起身急匆匆地往山中走去。来到一个雅致的小院面前,他轻叩院门,不多时一位精神矍铄的长须老道走了出来。此人正是六合至尊之一的太微道人。

他淡淡一笑,问道:“你呼吸不畅,不似平常。可有什么大事?”

静微道人抱拳说道:“大长老,刚刚收到掌门的飞鸽传书,似乎是用手指沾血所写。”说完他把传书递了过去。

“似乎?”太微道人边看边问道。

“字迹的确相似,但手指所写,师弟也不敢确定。”静微道人回答道。

太微道人点了点头,问道:“伏牛山是怎么回事?”

静微道人回答道:“掌门师兄率领六位师兄弟和几名弟子去了少林。没有听说他要去玉虚派。但我刚才已经叫人联系少林寺。不久之后应该就有回信。”

太微道人再次点了点头,问道:“武当中还可以布置多少个能抵抗六合至尊的真武剑阵?“”

静微道人回答道:”算上我,还可以布置两个最强的真武剑阵。”

太微道人回答道:“够了。让这些师兄弟暂时不可外出。武当必须保留起码的力量。”

“大长老你?”静微道人问道。

“不错。劳烦你帮我准备一下,等少林回信一到,我便带领两个值得培养的弟子一起去救援。你留守武当,定要小心谨慎。”待太微道人说完,清微道人抱拳答道:“是,大长老。”说完便退了出去。

太微道人独自一人站在院门口,眺望远处雾绕云缠的群峰,轻轻说道:“师父,阿兰,你们放心,若玄微有难,我必救他。”

这时的厉薇,许思孝,和郭夜刚刚走过嵩山。三人在一小镇前停了下来。许思孝抱拳说道:“厉薇小姐,再次谢谢你的救命之恩。”说完抱拳半跪于地,他继续说道:”我仔细思考了下,现在我大仇在身,最适合的应该是隐退下来,练功并积蓄力量。”

厉薇点了点头,轻叹一声。“人生在世,但求心安。你的情况我是知晓的。你…你这一次去,自己小心,报仇之事,切忌操之过急。”

她转过头看了看郭夜,说道“你还是和我继续走吧,也见见你们生死门门主。”

郭夜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郭夜知晓了我的身份,厉薇小姐恐怕对他并不放心,因此让他继续跟着。”许思孝心中一阵暖流涌过,他起身道:“厉薇小姐…你以后到我这里取书一事,切莫忘记。”

厉薇轻轻一笑,策马前行,“小家伙,自己保重。”话音传了回来,许思孝心中一阵酸楚。而郭夜也拍马追了上去。

目 录
新书推荐: 侠徒幻世录 武侠打工仔 捉刀记 武侠世界的穿越之旅 谁说朝廷鹰犬都是反派! 武侠:开局十万西凉铁骑 穿越笑傲:辟邪剑侠林平之 琼剑山下 且看那一人 我在苦境当前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