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 > 六合逍遥录 > 第三回 厚积薄发

第三回 厚积薄发(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这个穿越大有问题 超品幸运 从向往开始的天赋人生 女子铁骑队 农门贵女有点冷 洪荒开局觉醒狻猊道图 在下出刀者 只有我知道剧情的无限 海帕芝顿的次元聊天群 系统你做个人吧

许思孝怒视着彭畅和崆峒派的弟子们,“我要冷静,冷静!想一想怎么样才能活下来。只有活下来,我才有报仇的机会,死了,就什么也做不了了!”他情绪虽然不稳定,但头脑已经开始飞快运转,“首先,无论他们怎么刁难,我必须一口咬定不知道什么许家密地。虚虚实实,这有这样,彭畅老儿才会对爷爷临终前所说的话坚信不疑。”

“小子,你们许家勾结魔教,谋夺我们崆峒派绝学。念在你事先毫不知情,只要你老老实实地带我们去取水元功,我就饶你性命,”彭畅说道。

“痴心妄想,不要说我们许家根本就没有谋夺什么水元功,即使有,我又怎么可能把其交给你这个不共戴天的仇人!彭畅老儿,我劝你最好一剑杀了我,否则我今后必找你报仇!”许思孝厉声喝道。

“哈哈哈哈!”彭畅大笑道,“你居然还敢威胁本座?”说完,剑柄一伸,敲在许思孝大腿的伏兔穴上。许思孝双腿顿时失去知觉,跪倒在地。而此时,彭畅反手一指,点在他左肩的肩井穴上,许思孝顿觉全身酸麻,且每隔几个呼吸,全身就传来如同千针扎身般的疼痛。看着许思孝紧皱的眉头,彭畅说到,“小子,我有数十种方法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许思孝瞪了一眼彭畅,忽然,他猛的张口往自己舌头上咬去。彭畅反应迅速,一掌先把他的下颌骨打脱臼,接着反手点在他的风池穴上,许思孝立即昏厥倒地。

“这小子性格刚烈,来硬的似乎不行,如今之计,只能欲擒故纵了。”想到这儿,他看了眼魏梓源。“梓辛,梓源,你二人负责看管这小子。既然他想耗,我们就陪他耗。不要折磨于他,但切记不可让他轻生。其余弟子,三人一组好好搜索许家庄。这次许家和魔教联手夺取了水元功,如今局势对我等正派十分不利。我们顺路前往少林告知此事并商量对策。”彭畅吩咐道。

也不知过了多久,许思孝悠悠转醒,只觉得浑身无力,发现自己正坐在一辆马车之中,旁边坐着两人,紧紧的盯着自己,其中一人正是魏梓源。“看来我赌对了,彭畅不仅救了我的性命,而且现在必然认为我性格刚强,因此在我带他到所谓的许家秘地之前,他绝不会轻易加害折磨于我。这样,我就可以留着我这有用之躯,将来练成上乘武功,为爷爷,父母,阿龙阿虎他们报仇。”

这时魏梓源见到许思孝醒来,递给他一壶水,“徐公子,喝点水吧。”

许思孝冷哼一声,“我怎知水中是否下毒?”

“唉…”魏梓源叹了一口气,“我也知道许公子并未参与谋夺水元功之事,你今日…今日被囚禁,也实非我所愿。”说完,先喝了两口水,然后把水壶再一次递给许思孝。

许思孝这才放心,他颤颤巍巍的接过水壶,喝了几口水然后问道:“我睡了多久,我们这是去哪里?“

“你已经昏睡了一天一夜,我们现在正在朝少林寺出发,掌门需要和少林方丈商讨对付魔教一事。”魏梓源回答道。

“看来爷爷所料未错,彭畅老儿一定听到了爷爷遗言。他特意朝嵩山而去,无非是想早日夺得水元功。那么他又将怎样让我给他带路呢?”许思孝进入了沉思。

就这样一路无事,彭畅也没有叫人折磨许思孝,十余日之后,众人已经进入河南境内。这天夜里,众人围坐在一大树之下休息,忽然听到远处传来炮响,一个“崆”字的烟火在天上爆开,在空中停留了一会,缓缓消散开来,正是崆峒派的联络火箭。这边一位崆峒弟子也掏出一个火箭,发上天去。不多时,只见五六人飞奔而来,当先一位大约二十七八岁年级,长相英俊,正是彭畅的大弟子高梓轩。

“拜见掌门!”几人向彭畅见礼道。“轩儿,你们这一趟去陕西,事情办得如何?”彭畅格外欣赏自己这一位徒弟,他武学资质甚高,对自己也是忠心耿耿。

“师傅,我们一行先去袁浩祖师在陕西渭水附近的居所,没有找到水元功的下落。飞鸽传书告知师傅后,我便带领几位师弟师妹去华山帮师傅给何掌门祝寿。”高梓轩答道。

“师傅,师傅,幸亏我们去得早,否则还错过一桩大事。”旁边一位年级较小的弟子抢着说道。高梓轩也不生气,反而退了开去,就连彭畅也微笑着看向这名弟子。

“你这’方吵闹’,大师兄还没有说完,你就开始插话。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旁边一位女弟子瞪了他一眼,斥道。这三人均是彭畅弟子,抢话的叫做方梓烙,因性格开朗喜爱说话,被取了“方吵闹”的绰号。而这位女弟子名叫吴梓慧,正是彭畅三名弟子中最小的一位。彭畅门下并无子嗣,他也因此把这几位弟子视同己出。

“小师妹,师傅和大师兄都没有说我,你倒越俎代庖,管起你师兄我来。不知道是我吵闹还是你吵闹。”二人关系看来甚好,互相打趣道。

一向不苟言笑的彭畅也露出一丝微笑,他摸了摸胡须,说道:“你们别吵了,烙儿,你口齿最清楚,你来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大事。”

“是,师傅。”说完还转过头去对吴梓慧做了一个鬼脸。“我们这次到华山派帮师傅送贺礼,倒也还顺利。我们不敢误事,寿宴前两天就赶到了华山。何掌门也亲自在大堂接见了我们几个,并托我们向师傅您老人家问好。”

彭畅点了点头,示意方梓烙继续说。

“第二日,我们师兄妹几个闲来没事,就打算游览一下这五岳之中最险峻的华山。我们刚刚走到练武场,就看到数十名华山弟子正在操练剑法。当今天下,论剑术最高的除了武当派和梅剑山庄,恐怕就是这华山派了。我们几个顿起好奇,也想看一看华山派名震天下的犁沟剑阵到底如何厉害法。”

“哼,恐怕只有你一个人好奇心起吧,别连累我和师兄。”吴梓慧斥道。

“我就不信小师妹你不想看。那天边看边拍手的是谁?”方梓烙回道。

“偷看别派武学乃是武林大忌!幸亏何掌门不与你们几个小辈计较。”彭畅说道。

“师傅,他们华山剑法的心决才是关键,剑招而已,看看也学不会,不打紧的。”方梓烙笑道,

“别废话,接下来呢?”彭畅也不生气,笑着问道。

“师傅,我们几个可听话了。其实就看了一会,我们就不敢多看,往山门走去。谁知还未到山门就听见乒乒乓乓的兵器相交的声音。我们大吃一惊,这可是华山派,何掌门也和师傅一样,是最接近六合至尊的武林大高手了,还有谁敢在这儿放肆?却见一女子,手持长剑,正在追杀华山派的两位长老。”

“追杀?”彭畅吃了一惊,旁边的弟子也传来一阵哗然。

“是的,师傅,追杀。那两位长老我虽然不认识,却绝对是华山派的一流高手了。他们分别使用华山派最上乘的落雁剑法和朝阳剑法,向这女子攻去,我们虽然离得远,但出剑时发出的“呲呲声”清晰可闻,想必二人内力鼓荡,已全力以赴。我武学低微,大师兄本事比我高多了,大师兄我没说错吧?”说完向高梓轩问去。

“小烙说得没错。其中一位是华山派的’苍茫剑侠‘苍前辈,另一位我也不认得。苍前辈用的正是他最拿手的落雁剑法。”高梓轩回答道。

“是呀,那招剑法可厉害的紧。这位苍前辈出招之时,四面八方剑气荡漾,换作是我,这一招下来,恐怕全身上下被戳出十几个窟窿!”方梓烙感叹道,似乎心有余悸。

“不错,这一招“咫尺摘星”正是落雁剑法中极为厉害的一招,落雁峰是华山最高峰,也是五岳最高峰。夜游落雁峰顶,会觉得天近咫尺,星斗可摘,这一招就以此命名。即便是为师,也只能避其锋芒。那位女子是如何应对这一招的?”彭畅问道。

“也不觉那女子出招多么快,只见她歪歪扭扭一剑刺出,漫天剑气顿时消散,这位苍前辈顿时手忙脚乱,急忙挥剑格挡,若不是一旁的另外一位长老出招支援,这位苍长老即使不败,也必十分难看。”

“什么?她没躲,而是直接破了这剑法?”彭畅大为惊讶,忍不住站起身来。

“是呀,无论华山两位长老出招如何绚丽,这位女子只是一剑刺出,二人就不得不回剑防守。两人也自知不是敌手,边打边退,那位女子似乎也没下杀手,于是三人打一阵,跑一阵,向着华山练武场飞奔而去。而我们几个当然不会错过这场好戏,也跟了过去。”

“这女子多大年纪?来自何门何派?”,彭畅问道。

“我只知道她年纪不大,长相极美,比小师妹漂亮多了,我第一眼见她之时,还以为是仙子下凡呢。”方梓烙一边回答,一边看了一眼吴梓慧。

“哼”吴梓慧瞪了他一眼,却也并没有反驳,看来她也认为,此女子容貌出众,飘然若仙。

“师傅,弟子事后调查得知此女子乃梅剑山庄新晋长老厉薇。”高梓轩说道。

“梅剑山庄,梅剑山庄,难道又有一人练成混沌功?”彭畅喃喃自语道。

“混沌功,那是什么?”方梓烙询问道,一旁的吴梓慧也露出好奇之色,而高梓轩却没什么情绪波动,似乎早已知晓。

“唉,你们两个年纪尚幼,本不是时候得知这些武林辛秘。”彭畅慈爱地看了看这两个弟子,“嗯,年纪不大,年纪不大!从今以后,你们所有人见到此人,必避其锋芒,不可与之争锋!”他运起内劲,声音清清楚楚地传到在场每一位耳中。“为师这就给你们说一说这梅剑山庄的由来。

“避其锋芒?第一次见到这彭畅服软。”许思孝也提起了兴趣,侧耳倾听。

“梅剑山庄,如今已是武林数一数二的大派,丝毫不逊色于少林武当这两个’泰山北斗’了。你们可知实际上梅剑山庄才建立不过二十余年?”彭畅说完,一部分弟子点了点头,而另一部分却露出惊讶之色。

“梅剑山庄有今日之成就,靠的就是梅若尘前辈。梅前辈,六合至尊之一,乃敦厚老实之人。我师尊飘渺道人与之交好,因此我对其生平还颇为熟悉。他少年时居住于伏牛山脉,乃一放牛娃。一日,邪派高手“无常老人”被武当派高手联手追杀,逃入伏牛山,遇到梅前辈。心地善良的梅前辈把无常老人藏在自己家的地窖之中,无论武当派的人如何询问,利诱,都坚持没有看到过无常老人,因此救下无常老人一条命。事实上,无常老人之前杀死一名华山派长老,从其手上获得一本前朝高手所写的“混沌功”,因此被各派高手追杀。无常老人感谢梅前辈的救命之恩,从此以后就住在伏牛山,把一身武功倾囊相授,并把混沌功交托给了梅前辈。”说到这里彭畅停了停,陷入了片刻的沉思。

“创出这套功法的高手,天资聪慧,据梅前辈说,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别人的武学强调专精,而他却是来者不拒,研习各家各派的武学。头五年,他的武功确实不如专精的同辈,而十年之后,就可以和他们打成平手,二十年之后,江湖上几乎无人能望其项背。事实上,随着他参阅修炼的武学越来越多,他逐渐发现各种武学背后总有些共性,而越是厉害的武学,这种共性越明显。正如他在“混沌功”开篇中所述:“天下武学无穷无尽,庸人被此表象所迷,以武学变化多端为傲。殊不知武学之精髓却正是这万端变化之中那不变之道。”他把他发现的“不变之道”称为“混沌五式”。修炼混沌功之人,以此五式为基础,一步一步剖析各种武学,就可以把其化为己用,并且青出于蓝,因为这五式起到“去伪存真”之效–原来招式中的种种薄弱之处被一一被弥补。因此,混沌功是没有尽头的,一个人学的武功越多越杂,他的混沌功就越厉害。这其中的道理,正是梅前辈十四年前在蓬莱阁夺取六合至尊时和天下高手讨论武学时所述。当时为师还是少年,跟在你们祖师身边,有幸得听这一席话。”彭畅缓缓说道。

“事实上,梅前辈不是第一个修炼混沌功的。当年混沌功秘籍出世,引来武林一阵腥风血雨地争夺,辗转于数派数人之手,其中不乏天资聪慧的武学奇才,然而数百年来无一人真正练成,甚至数位武学精深之人因此而走火入魔。此混沌功秘籍虽然描述了混沌五式,但却玄之又玄,绕口难懂,篇幅不短但却没有一个具体使用这五式化其他武学为己用的例子。一般人修行其数载,往往发现仍难以寸进,于是纷纷放弃,尽管如此,这本秘籍名头仍然甚大。”彭畅想了想,补充道。

“师傅,我们道家经典《道德经》中提到’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这里的一,徒儿理解为混沌,二为阴阳,既然这套功法敢叫做’混沌’,却怎么有五式,而不是一式?”高梓轩问到。

彭畅听后,露出十分欣慰的表情。“好孩子,好孩子。为师当时在一旁听到这段论述后,也向梅前辈请教同样的问题。梅前辈和师尊听后都十分高兴,梅前辈解释道那混沌功的创作者晚年书写混沌功之时,发现自己的混沌五式虽然威力奇大,但并不完善,似乎可以化为四式,似乎又可以更加简化,最后他勉勉强强写出了混沌五式的秘籍,但却遗留诸多问题,自己也最终走火入魔而死。这一点,是梅前辈很多年后在那位高人弟子的记录中发现的。”

“那师傅,这位梅前辈又是如何练成这连创作者都走火入魔的功夫呢?”方梓烙问道。

“你这孩子,也很不错!”对方梓烙的这个问题,彭畅十分满意。“我师尊和梅前辈乃生死之交,他也问过梅前辈同样的问题。梅前辈自己也说不清楚所以然。根据师尊的推断,梅前辈练成混沌功恰就在于他的‘不清楚’。梅前辈心思单纯,对人真诚。闯荡江湖以来,虽然也没少被骗,但他从来不以为意,继续诚心对人。渐渐地,他结交了一批好友,并经常和他们切磋,交换武学,师尊就是其中之一。梅前辈的武学悟性,平心而论,其实不高,别人一遍就学会的招式心法,他往往需要练习三遍,五遍。但他对武学甚微痴迷,锲而不舍,用他的话说就是“我觉得练习五遍十遍没什么辛苦的呀,我觉得很舒服。”就这样,十余年后,所有人都摸不着边际的混沌五式渐渐地发挥了作用,寻寻常常的招式,在梅前辈手上使出来,顿时显得潇洒大方,刚柔并济,虽然和原本的招式略有不同,却把那一招背后的精益发挥得淋漓尽致。师尊估计,天资聪慧之人,如果拿出大毅力,一点点体会这五式往往会陷入绝境,而恰好是梅前辈,他修行之时,对修成混沌功没有任何期待,也从未想过要借此称为武学大师,正是这种无“成心”帮助他炼成了混沌五式。不过知易行难,天下间又有几人练武没有目的?即使是为师我,嘿嘿…”彭畅没有继续说下去。

“看来这位女高手也练成了混沌功?”吴梓慧不甘示弱,也问道

“我一开始也这样猜测,不过应该不对。混沌功讲究厚积薄发,梅前辈三十五岁后开始钟情于剑,和他的几位至交好友一起创立了梅剑山庄。这几位生死好友都和他一起研习过混沌功,但只有梅前辈一人练成。其中一位好友还因此走火入魔而死。梅前辈因此十分悲痛,并引此为戒,凡梅剑山庄弟子,必须熟练掌握四十种基本剑法,三十种基本掌法拳法,并且内功大成,才能开始参悟十余种一流剑法和掌法,在此之后才可以参悟混沌功,以期和梅前辈一样做到厚积薄发。即便是梅前辈自己,也于五十一岁才成为六合至尊。这女子年纪轻轻,就算天赋异禀,也绝不可能学完这么多武学,有机会修炼混沌功的。可…”彭畅也陷入了沉思。

“师傅所料不错!这女子后来和何掌门交手数百招,不分胜负。最终两人进入大堂议事,后续的事情我们也不清楚。但徒儿来河南和师傅会和的这一路上,也在联系好友和蓬莱阁,调查这名女子的诸多事迹,正如师傅所料,她根本没学过混沌功,但武功之高已仅次于六合至尊了。”高梓轩说道。

目 录
新书推荐: 侠徒幻世录 武侠打工仔 捉刀记 武侠世界的穿越之旅 谁说朝廷鹰犬都是反派! 武侠:开局十万西凉铁骑 穿越笑傲:辟邪剑侠林平之 琼剑山下 且看那一人 我在苦境当前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