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女神的合租神棍 > 第一千六百八十五章 听取咳声一片

第一千六百八十五章 听取咳声一片(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圣武为神 超级透视唐潇 二婚谋爱 付先生的占有欲 唐暖画厉景懿 天降萌宝:爹地快来,妈咪太抢手 玄学大师的悠闲生活[古穿今] 三世独尊 我的世界坠入爱河[综] 道缘浮图

第一千六百八十五章 听取咳声一片

装逼是一门很深的学问。

不是字面意义的深。

是深度的深。

当然这个深度也不是老李这种人嘴里的深度。

但是毫无疑问。

许敬深这装的就很生硬,不润,所以不深,很难引起高潮。

他考虑了天时,考虑了地利,但唯独没有把握住最难控制的人和。

昆仑这边人恨他没担当。

被邀请的玄门各派弟子则是有些不爽。

虽然是你家地盘,可你迟到了还装逼,是不是有些看不起我等?

而且你站这么高干什么?妈的,还想让我等仰望你不成?

许敬深没有丝毫察觉,只觉得这次出场简直完美。

就是这群家伙怎么不喝酒?

这时候,曾建的作用就显现出来了,他率先端起酒杯,高呼道:“许少掌门大气,理当共饮。”

众人对视了一眼。

也均是端起酒杯来,敷衍的举了举。

“这小子不错。”许敬深满意的看了一眼曾建。

觉得以后可以多照顾照顾这小子。

一杯酒下肚。

诸位玄门弟子倒是没什么异样,虽然觉得昆仑灵酿有些言过其实,但的确也是不可多得的美酒。

但是曾喝过昆仑灵酿的一些大拿。

脸色却是有些古怪了。

兑水了。

绝对兑水了。

而且兑的不少,最起码五成水。

秦宁抿了一口酒后,顿时撇撇嘴,他最近就差没用昆仑灵酿洗澡了,这兑水的酒,他喝不惯,咳嗽。

文四娘倒是有心品尝这享誉内外的昆仑灵酿,只是一杯酒下肚却觉得还不如多喝二两自家酿的酒。

“这昆仑灵酿,似乎不怎么样啊?”文四娘有些疑惑道:“十多年前八景山前来昆仑论道,师兄曾喝过此酒,说此酒人间少有,可现在喝着,好像一般啊。”

秦宁撇撇嘴。

兑了七成水。

还想咋地。

“嗨,花花轿子众人抬,喝了人家酒总得夸两句。”秦宁不以为意道。

文四娘一听,倒也觉得有理。

而此时齐中兴是真看不下去了。

觉得这许敬深多少有点大病,这都吉时了,你还只顾着装逼,只放下酒杯后,道:“许少掌门,风姿我们都欣赏了,但吉时已到,能否焚香开坛?”

许敬深有些不满。

我兑酒兑的胳膊都有点酸,还不能好好装一把了?

只是眼角瞥到齐中兴身上道袍的标志后,那点不满顿时散了。

铁笔相的喷子啊。

惹不起。

倒不是打不过,主要是喷不过。

而且他要维持人设,要经过这次普天大醮,把自己是弯的这事给掰直了。

从望月柱上一跃而下,许敬深脸上挂着淡然出尘的笑容,一身气质乍看起来还真有点缥缈仙人的风范,只道:“齐长老莫急,且看敬深开坛!”

只说罢。

他身形一动。

只眨眼间便是出现在三清殿之前,只右手轻轻一拍,三清殿大门应声而开,而此时三清神像正被大红布盖的严严实实,但在场所有人都知道,昆仑为了这次普天大醮下了血本了,那是三座纯金的神像。

许敬深一脸虔诚。

只招招手,很快的赵芝明便是上前递上一把沉香木所制供香,许敬深接过后,只在手中连连挥动,这供香无风自燃,阵阵幽香很快便是传遍整个太极广场。

要说沉香木可是昆仑的奇木。

其珍贵程度比之憾龙门那两颗千年柳树还要更胜一筹。

用以制作罗盘,可算计天机,而若是制作供香,亦是能凝神静心,洗涤红尘气。

青烟缭绕,幽香阵阵。

许敬深将手中供香高举头顶,嘴中高声道:“日丽中天瑞气浓,瑶坛肇启阐宗风。全真演教谈玄妙,大道分明在其中。”

紧随后,那缭绕青烟宛如灵蛇一般,向着前方插满供香的青铜香炉而去,是随着青烟扫过,那一支支供香不断点燃,幽香更胜。

普天大醮的焚香开坛讲究十分之多。

这边焚香以公叹文奏请神明,之后投三宝疏,递天师状,在请五位玄门大拿同递五师状,在请九皇表,拜表上醮,而后还有符命状,九皇状,元始符等等步骤,最后以步罡踏斗八十一步揭开红布,请三清圣尊显灵。

这一套流程下来。

少说也得一个时辰。

秦宁看的是头晕眼花,旁边不少人都已经面红耳赤了,倒不是他们累的,主要是这四周焚的香已经开始辣眼睛了。

这要是正儿八经的沉香木所制供香倒也罢了,众人还巴不得多闻上几口。

可问题是这所有供香全都是秦宁吩咐老李捣鼓的便宜货。

就凭老李敢他娘的吃回扣的德行。

秦宁敢发誓,这老东西捣鼓出来的供香每支成本能超过一块他都算孙子辈的。

原本令人心旷神怡的幽香,不知道何时变成了刺眼挠鼻的劣质香味。

这也是参加普天大醮的那都是有点修为在身的,能忍住没咳嗽出来,可就是如此,也被刺激的双眼血丝密布。

秦宁这边看了一眼四周。

心里的都不由的有些打鼓。

也亏了三清圣尊不会显灵。

这要是真显灵了,一睁眼瞧见徒子徒孙都顶着大红眼面色狰狞,估摸能气死。

许敬深在前面还一丝不苟走着程序,只是脸上的淡然出尘也已经有些变质了。

毕竟那香就在他头顶烧着。

他闻的最多,他也很绝望。

可是都到这一步了,总不能尥蹶子跑出去喘气吧。

他妈的,今天这日子谁掐算的,去他娘的傻逼,一点风都没有算什么良道吉日。

许敬深心里气的都快升天了。

只是这四周的香却烧的越来越旺。

原本的青烟这会儿都开始冒黄烟了,尤其是这黄烟在这太极广场浓而不散,这场面,远远望去估摸都以为孙悟空在大战黄风怪。

秦宁这会儿已经将老李八辈祖宗都给问候了一个遍了。

这老东西到底拿什么玩意造的?

咋他妈香臭香臭的。

黄鼠狼放屁都没他妈这架势。

许敬深还是相当敬业的,板着脸闭着嘴铁着心要拒绝尴尬,将流程走完。

但是正当他要拜表上醮时,这原本寂静场面,忽地被一声咳嗽打破了宁静。

许敬深手一个哆嗦。

只当没听见。

但这一声咳嗽却是开了先河,紧随后一声声咳嗽声却是此起彼伏,绵绵不绝,有甚者那都是咳的鼻涕眼泪齐飞,就差没把肺给咳出来了。

秦宁听的都是心惊肉跳。

暗暗发誓。

他这辈子绝对不开醮会,收礼都不开!

目 录
新书推荐: 我这糟心的重生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间 八十年代之娇花 我在昆仑闭关三百年 全知全能者 皓月当空 饲蛟 卑微备胎人设翻车后(快穿) 病态宠爱:魔鬼的禁锢 朱砂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