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灵异 > 黄泉邮差 > 第259章 日记

第259章 日记(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莽荒星球:重开人类文明 平天策 太上尊皇 狂医下山 我做舔狗都怪系统 洪荒之太墟无极 真武世界 秦时明月之阴阳八奇技 穿越笑傲:辟邪剑侠林平之 一世之尊

正当我准备去调查漆黑身形到底是什么东西时,却发现,漆黑身形突然消失不见了。

这是什么情况?

我看着墙壁上只留下的黑色人形印记,眉头皱起。

“那个怪物……是离开了?”

“这是什么招数,为什么没有一点气息波动?”

陈小姐此时也走了过来,说明了自己的看法。

“刚才的那个漆黑身形,好像不是活物,也不是厉鬼僵尸之类的。”

“我从那个诡异身形身上,感受不到任何气息,仿佛他们不存在一样。”

“不存在?”

我盯着眼前的黑色印记,脸上的表情逐渐凝重。

随后,我便和陈小姐一起将许飞父母的房间给检查了一番,却发现里面什么东西也没有了,就好像提前有人清理了一样。

但是我还是从一个暗格处,找到了两本日子。

“日记?许飞父母的?”

看着我手中的两本日记,陈小姐问道。

“没错,估计是许飞偷偷放在这里面的,是想给我们留一个线索。”

“要不然的话整个房间的物品都被收走了,为何还要留下两本日记。”

我拿起日记便和陈小姐离开了许飞的家中。

如今许飞的家中已经没有了任何有线索的地方,我们也就没有呆在这里的必要了。

更何况飞机要起飞了。

匆忙上了飞机之后,我也是有时间去打开日记本查看起来。

然而日记本上,却记录着令我后背发凉的语句。

……

“十一月十六号,我和老徐接到了任务,要去探索一个新发现的金字塔。我们吃完饭就上路,不知为何,那一整天的天空都十分暗淡,像是有一双灰蒙蒙的手,遮蔽了天空。”

“十一月二十号,经过四天的跋涉,我们终于来到了沙漠中的金字塔旁,但可怕的是,整个营地已经一个人没有。

这里没有鲜血,没有碎肉,只有令人感到深深压迫的死寂,我紧张的看向老徐,却发现他的眼中带着莫名的神采。

这是我从未见过的模样。”

“十一月二十一号,我们将整个营地翻了一个遍,都没有找到先前来到这里的埃及官方人员。

我总感觉身后好像有一个东西在默默的注视我,我将这个想法说给老徐听,但是换来的却是老徐的满不在意。

‘你压力太大了,休息一下吧。’老徐总是这么说。

我十分不满老徐这样的态度,但繁重的任务却让我没有精力发脾气。

对了,为什么我总是感觉,那个看向我的目光,是来自金字塔中?”

“十一月二十五号,今天,埃及官方的人下来了,他们冷静的将我们的工作接管,像是无情的机器一般。

他们难道不会害怕吗?一整个营地的人都失踪了?”

“十一月二十六号,今天,是我们准备进去金字塔内部的日子,但是我的脸色却十分不好。

同行的爱丽丝看着我这样,好心的递给我一杯水喝,我喝下后,却感到一阵恶心反胃。

当我从口中吐出一只虫子后,整个人已经十分虚弱了。

我的考古队员们像是看着瘟神一样的看着我,他们甚至怀疑,我的身上是不是被法老王诅咒了。

我知道,我并没有被法老王诅咒,我会变成这样,我怀疑都和我的丈夫——老徐有关。

因为我记得昨晚,我亲眼看着他,和一个木头在说话。

当老白走后,我去检查那个木头。却发现木头的顶端,竟然有一张扭曲的脸庞!”

“十一月三十号……疯了,都疯了!……哭泣天使……背对的笑脸……死了,都死了……”

……

“六月四号,这是我用尽最后理智写下的话语,许飞,如果你看到了这本日记,赶紧逃走,这是我能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看完日记,我又看向许飞他爸的日记,却发现上面记载的都是一阵阵奇怪的符号。

这些符号中,有的符号像是眼睛,有的符号像是一个人的笑脸,还有的符号,则是一个漆黑的翅膀。

这是什么意思?

我将这些东西给陈小姐观看,过了一会,陈小姐也是不解的摇了摇头。

我重新看向两本日记,发现,这两本日记开始的时间都是一样的。

都是从十一月十六号开始。

不同的是,许飞爸爸的日记在十一月十九号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变得乱涂乱画了起来,而许飞母亲的日记,则是一直保持到了六月四号。

也就是许飞离开我们的那一天。

但是,许飞母亲的日记,从十一月三十号开始,中间就断了一大波的时间线。

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

我有一种预感,查到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的话,很有可能我便能查到许飞的踪迹。

到现在为止,我除了知道许飞前往了埃及,其余的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一下,贺子午,你看这是什么?”

突然,陈小姐冲着我兴奋的说道,我也是一脸疑惑看向了陈小姐指向的地方。

只见许飞父母的两本日记上,不知何时掉落出两个挂坠。

两个挂坠都是用黄金做成的,反射出亮眼的金光。

而且两个挂坠的做工也十分精致,上面的痕迹也是显得两个挂坠极为逼真。

两个挂坠中,其中一个是人类模样的形状,人类身上穿着白色的袍子,脸上带着精致的面具,这个造型让我一下子就想到了法老王这三个字。

而另一个挂坠则是一个权杖,权杖的上面镶嵌着的是一个狮子头模样的雕饰。

看懂这两个挂坠的瞬间,我便下意识的将这两个挂坠合上,巧合的是,这两个挂坠还真能合上。

而且合上后,两个挂坠就变成了一个法老王拿着权杖的模样。

“这不是祭祀之像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突然,我们身后,一个惊讶的声音传来。

目 录
新书推荐: 不思议大厦 我当降头师的那些年 异常事物管理局 罪理谜案 黄泉邮差 风水秘闻实录 最后一个奇门术士 都市之超品邪医 灵异事件调查所 井元书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