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灵异 > 黄泉邮差 > 第一百九十五章 泰山府君

第一百九十五章 泰山府君(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莽荒星球:重开人类文明 平天策 太上尊皇 狂医下山 我做舔狗都怪系统 洪荒之太墟无极 真武世界 秦时明月之阴阳八奇技 穿越笑傲:辟邪剑侠林平之 一世之尊

看向眼前的男人明显的带着一丝的恐惧。

他远远比我想象的要强悍的多,虽然已经知晓了他的恐怖,可是,眼前是真正的亲身上阵。

眼睛对视之时,就能感受到那种浓郁的杀意啊。

我本能的退让了数步之远啊。

“你....到底想要....什么?”

我自认为自己也算是见惯风雨之人,什么风浪没有见识过?生死都能触碰过,阎罗殿都能逛着玩。

可如今面对着他的时候,我的心里明显的震颤。

是骨子里的恐惧,根本就无法掩饰。

“小伙子,你的躯体我要了。”

男人眼眸的余光上下扫视着我的身体,嘴角闪烁着一丝满意的笑容,这抹笑容着实是有些诡异。

“你...妄想。”

我命由我不由天,何况是他?

此刻的我已经是处于暴走的状态,没有丝毫的迟疑,手中的灵力疯狂的凝聚,军刀再次飞来。

此刻的我已经是处于一种暴走的状态,就算他是阎罗王,老子今天都不给他丝毫的面子。

手中的军刀横扫一方。

在军刀的加持之下,双方之间的距离暂时的拉开。

我没有丝毫的迟疑,在军刀的加持之下,整个人就像是一把利刃一般,直逼着他的胸口刺去。

所有的招式都是一个目的,就是宰了他。

可是,在我的攻击之下,男人依旧是没有丝毫的伤痕,整个人极其的悠闲,没有发动丝毫的攻击,仅仅就是在躲避而已。

这样保守的打法让我着实烦恼。

可又没有好的办法。

他的实力远在我之上啊,如今的我几乎已经是动用了全部的力量,可都没有办法触碰他分毫。

而他悠闲的态度似乎就是在赤裸裸的耍我啊。

“啊啊啊啊。”

我被他的嘲讽彻底的激怒,同样也知晓对方不是等闲之辈啊,再不拼尽全力,那我就是死路一条了。

在一声怒吼之下,我整个人就开始处于一种热血翻腾的状态。

热血开始席卷了我的脑海,就连我的眼眸都是被血色占据。

整个人极其的诡异。

伴随着血色的膨胀,就连我的脸颊上的青筋都是被血丝包裹,此刻的我已经不再是之前的我了。

“杀。”

看向眼前男子的那一刻,我整个人就像是一个嗜血的恶魔,低沉的嗓音都像是野兽的低吼。

整个人径直就扑了过去,身后卷带着一丝的红色残影。

“砰砰砰。”

二人密集的碰撞根本就没有办法用肉眼捕捉到。

在一声剧烈的爆炸声下,二人的距离才算真正的被拉开,而此刻的我已经是衣衫褴褛,整个人极其的狼狈。

不过,对方的他也挂了彩。

嘴角渗出一丝淡淡的血液,他自己都有种不可思议的感觉,痴痴的看着手中沾染的血渍。

“好久没有体验到受伤的感觉了。”

“不错。”

他轻轻的擦拭着嘴角的血渍,整个人漏出了一股诡异的气息,随后张开了臂膀。

此刻的他整个人就已经是被一股煞气包裹,悬在了半空之中。

伴随着清风吹过之时,他的衣衫随着清风飘荡,整个人就是带着一丝的诡异气息。

就这样俯瞰着我,我就能感受到自己就被一种无尽的威压碾压。

都没有敢直视他的勇气。

“你....到底是什么.....什么人?”

我整个人就带着一丝的恐惧,身上的灵力居然在他一眼的洞察之下全部消散。

“吾乃泰山府君。”

此刻的男人终于是表露了自己真实的身份,而这个身份能够压的我难以喘息,整个人都是处于一种崩溃的状态,慢慢的往后退让了数步之远。

“你....你想干嘛?”

我实在是猜不透,他到底是想要干嘛?

泰山府君是何等的存在啊,比肩神明,我就是一个小小的凡人,为何要盯上我?

就这样强大的力量,若是真的想要对我进行碾压,恐怕我真的是没有还手的余地。

“借你的躯体一用。”

泰山府君没有着急对我动手,反而静静的给我讲解着他的目的,着实是让我有些不解啊。

他现在的能力,无人可以奈何。

就算是阎罗王都不敢奈何他啊,为何非要针对我呢

为何?

我实在是不想作为他人手中的傀儡,就算是死,也不会在这个事情上做出丝毫的退让。

“天机不可泄露。”

“退出去。”

“今日,我不想伤你。”

他一声低沉的怒吼,就在强行压迫着我离开这里,整个人就是带着一丝的胁迫力,整个人就是一种无奈的感觉。

眼前我自己也清楚,根本就没有能力和他对抗。

只能是被迫的撤离出去。

眼前的局势明显的有些不堪,我此刻感受到了身处蝼蚁的无奈。

可即便心中有些不忿,在威压之下,还是选择了退让出去。

“怎么回事?”

“要不要杀回去?”

逍遥几人看到我就这般狼狈的出来后,还想要冲进去以命相博简直就是可笑至极啊。

就算是我们所有人加起来,恐怕都不是他的对手,白白的做炮灰?

实在是可笑至极啊。

“不用了。”

我一把拉住了冲动的逍遥,他还不清楚对方的恐怖,若是轻易动手,恐怕今日谁也走不出去。

“我......”

逍遥还不清楚状况,刚想开口,就看到我冷漠的眼神,也只能是被迫的退让了出去。

他在一些事情上还是比较听从我的建议的,只忍住了心里的不堪,跟随着我就离开了这里。

“到底怎么回事?”

“这不是你的状态。”

在回去的路上之时,陈言就贴近我的身边开口询问道,他和我共事多年,自然非常容易就捕捉到我的不对劲。

但是,并没有在众人面前挑明。

也知晓我是有难言之隐的。

“他是泰山府君。”

对于陈言,我没有丝毫的隐瞒,毕竟我们双方已经是见惯了风风雨雨的江湖。

“什么?”

听到泰山府君的时候,陈言的脸色同样也是连就阴沉了下来,都知晓泰山府君,就不是普通人能够招惹的存在啊。

就算是我们所有人全力抗争,在他的眼中恐怕也就是一群蝼蚁而已,白白做炮灰。

目 录
新书推荐: 不思议大厦 我当降头师的那些年 异常事物管理局 罪理谜案 黄泉邮差 风水秘闻实录 最后一个奇门术士 都市之超品邪医 灵异事件调查所 井元书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