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灵异 > 黄泉邮差 > 第一百九十章 天罡集团

第一百九十章 天罡集团(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莽荒星球:重开人类文明 平天策 太上尊皇 狂医下山 我做舔狗都怪系统 洪荒之太墟无极 真武世界 秦时明月之阴阳八奇技 穿越笑傲:辟邪剑侠林平之 一世之尊

很快,我们就来到了特定的位置。

不过,眼前的局势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紧张,这个会所里没有过多的人手布置,对方似乎没有想摆鸿门宴。

门外仅仅站着一位谦卑的老者。

“你就是贺先生吗?”

老者极其恭敬的起身前来询问道,笑容满面,举止尽是一些客气。

“是。”

虽然眼前的老者格外的和蔼可亲,可是我贴近他的那一刻,却感受到一丝腐朽的气息。

这么气息有些独特,像是存活在死人身上的味道,可为何会出现在眼前老者的身上?

在此刻,我明显的有些精神恍惚,傻傻的站在了原地。

“请。”

直到老者开口请我进去,才从恍惚中反应了过来,眼眸之中还充斥着一丝淡淡的疑惑。

毕竟眼前的情况着实让我们有些猜不透。

简单的调整一下自己的状态,随后便走进来看着眼前的会所。

刚踏进这个会所的那一刻,我隐约之间感受到一丝冰冷的感觉。

所有的一切建筑物都有一种祭祀的味道。

总之踏进这里的那一刻,我便有种胆战心惊的恐惧感,心中一直就是忐忑不安,紧张的扫视着四周的情况。

“有些不对劲。”

“随时准备撤。”

在路上的时候,我便贴近逍遥的耳边,警惕的开口回应道。

“明白。”

逍遥警惕的扫视着四周,毕竟眼前的情况着实是有些特殊,只要是猎鬼师都能够感受到身边阴风阵阵。

不过我们走南闯北,经历过各种的风风雨雨,又岂会因为这点小事就临阵退缩?

所谓既来之则安之,我们最终还是选择去一探究竟,看看隐藏在背后的天康集团到底是何方神圣?

敢在我们的地盘胡作非为。

“贺先生久仰大名。”

等我们到达,天罡集团顶楼的时候,就看到一个身着薄纱的男子款款向我们走来。

带着一丝阴柔的气息,举止轻佻。

当真和我猜想的对手简直是天差地别。

我实在是想不通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作为天罡集团的老板,居然这么娘们唧唧,如何树立自己的威严?

“不知你邀请我们来的目的是什么?”

“都是聪明人,何不打开天窗说亮话”

我们没有时间陪着他,在这里浪费时间,来之前就知晓他目的不纯。

前两天不就是想要知晓他来到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眼前,他们所站在的位置还是京都。

还是我的掌控范围之内,今日的赴宴也可以说成逼宫。

我就是想要看一看以前这些人目的到底为何?

“我喜欢。”

“想要和你们达成合作。”

眼前的妖艳男淡淡的开口说道,说话之余,手指轻轻捻着茶杯,举止都有些轻挑的意思。

“合作?”

“你我之间需要合作?”

我冷漠的回应道,和这样心怀鬼胎之人达成合作,恐怕以后都睡不踏实。

“逍遥堂如今空虚。”

“可不乏能人异士,若是你我达成合作关系,以后必然是前途无量。”

男人把手中的茶杯推送到我的面前,带着一丝的示好,可从他的眼中我却看到了无尽的贪婪。

“不必了。”

“如今逍遥堂遭遇困境,不知何人敢在背后策划伤我兄弟,我断然不会善罢甘休。”

我冷漠的开口回应道,每一句话都铿锵有力,处处透露着一丝的强横。

身为九枭堂和逍遥堂背后的掌门人,我便是稳坐中流的磐石。

若是有人敢动手挑衅,就不能怪我心狠手辣。

“是吗?”

“若真是如此,定要让我好好的窥探一番。”

“招惹你的,也就是我的对手,定不饶他。”

男子手指轻轻一点,煞白的脸庞之上还带着一丝的怒意,着实是让人有些反胃。

当真是把妖娆的气息显现的淋漓尽致。

“好。”

“那我还要多谢了。”

我强忍着心头怒火,这家伙简直就是把不要脸发挥的是淋漓尽致啊。

不过,如今我也是拿不出证据,证明是他们在背后捣鬼。

此刻动手岂不是落人口实?

只能愤愤不平的带着人手先行离开了此地,为的就是了却掉麻烦事。

“哥,就这样放过他们?”

逍遥刚出门之时,就憋不住满心的怒火,冲着我抱怨道。

“不着急。”

“他们如今在我们的地盘上,想要收拾他们还不简单?”

“楼里有可怕的东西。”

我眼眸转向身后的会所之时,明显的有些凝重,刚才落座之时,心中就感受到了一股庞大的压迫感。

“什么?”

逍遥和陈言还是一脸的茫然,对于我所说的恐怖东西是一无所知。

他们把所有的注意力都凝聚在了那个男人身上。

不过,我却发现站在男人身后的那几个木偶有些特殊。

“回去再说。”

随后,就带着人手先行撤离了这里,为的就是不想过多的产生麻烦。

而等到我们离开之后,刚才的那个男人立马就换上了一身的戏服,抬手间有种伪娘的感觉。

“贺子午,不愧是个聪明人。”

纤细的手指捏着手中的画笔,走到了身后的木偶身边,轻轻的点缀着它的眉眼。

凑近之前,就看到了眼前的木偶,那就是实打实的人啊。

“确实。”

“他应该是看到了我们的傀儡。”

刚才的那个管家,慢慢的走到了男人的身边,居然在此刻掀开了脸颊上的一层皮。

露出了他本来的面容,是个年轻的小伙子,和男人一样都有些阴柔。

“无妨。”

“就是让他知晓,有些人不是他能招惹的。”

男人嘴角挑起一丝邪魅的笑容,再次跳起了怪异的舞蹈,整个会所里都是透露着阴冷的气息。

“哥,到底怎么回事?”

回到了九枭堂后,逍遥几人就着急的询问着刚才我说的话,一个个还是处于面面相觑的状态,对于眼前的状况,简直就是一无所知。

“木偶傀儡而已。”

“不过,威力暂时还是不知晓的。”

“总之就是要严阵以待。”

我现在也是不清楚,这个男人的手段是什么样子的,只能是保持着最为基本的判断,尤其是眼前的状况。

目 录
新书推荐: 不思议大厦 我当降头师的那些年 异常事物管理局 罪理谜案 黄泉邮差 风水秘闻实录 最后一个奇门术士 都市之超品邪医 灵异事件调查所 井元书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