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奇幻 > 地狱天使的预约 > 第一百二十二章 明镜村的菩提树

第一百二十二章 明镜村的菩提树(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阿祖快收手吧 我能修改自己的剧本 农女致富带上某宝来穿越 我的诡异人生 九天梦星河 漫威之游戏召唤 狠宋 LOL关键局先生 沙中的侠 指环王之魔兽降临

小飞依旧双目紧闭盘腿坐在菩提树下,那五颜六色的萤火虫时不时落到小飞身上,不过没有停留太久,很快又飞到了空中。原本小飞还为蕾雅她们那边的事特别不安,不过这分钟全身都放松了,毕竟现在他再怎么着急也于事无补,只是为自己添加负担而已。

为了不让自己曝光身份的阿狸这分钟已经把那九条尾巴跟头顶上的那对小耳朵都收起来了,然后背着双手在菩提树周围打转。夜晚的星空很美,万里无云,这分钟就连一丝微风都没有。

小飞突然耳朵动了动,他睁开眼睛往发出动静的方向看过去,原来是白道长回来了。白道长一边摸着胡须,一脸慈祥的笑容走过来。

白道长拱手道:“不好意思啊,让两位久等了。”

小飞笑笑说:“没关系了,正事要紧嘛。”

白道长点点头说:“怎么样,这里的环境两位还能适应吗?”

小飞点点头回道:“太适应了,不但空气清新,还蛮舒服的,喔,对了道长,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不知道方不方便回答。”

白道长点点头说:“你先说说看,贫道尽量给你答复。”

小飞走到菩提树底下指了指那个种树的花坛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颗菩提树应该不止这么大吧,因为我觉得花坛的大小跟菩提树的大小完全不符合。”

白道长笑笑回道:“少侠果然好眼力,的确没错,这颗菩提树当年遭受到一次将近毁灭的打击,后面虽说救回来了,不过也失去了当初的茂叶。”

阿狸插话道:“放心吧道长,我相信它还会长大的。”

白道长摸了摸胡须笑笑说:“信你吉言,但愿如此吧。”

小飞想了想说:“到底什么人那么大胆要毁菩提树,这么做有什么意义吗?”

白道长笑笑说:“此事说来话长,此菩提树拥有抵抗邪恶入侵的作用,可以说这颗菩提树是我们明镜村的守护神。”小飞听了点点头想了想,的确如此,他们之前在云隐村保护的那棵菩提树也正好是守护村子的守护树。

小飞追问道:“以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大事?”

道长叹了口气开始讲述起来:原来曾经一个神秘的组织将一批异能行者迁移到这里做人体实验,研发再生细胞的禁术。选在这里的也是有原因的,他们想要采集菩提树的基因样本。然儿原先属于这里的村民则为了逃避他们的追杀躲了起来,大部分是躲起来了,不过有一小部分没能逃脱也成了实验对象。

经过漫长的时间实验一次又一次面临失败,而那些作为实验体的人一个接一个被整死,尸体已经堆成山了。躲在暗处的村民们看到这一幕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虽然心里逼得难受,可是自己又没什么本事。

差不多一个月后那些人也好像没什么耐心了,他们虽然在菩提树上提取基因样本,可是他们提取到的只不过是表皮层上的水份。一气之下那些人居然一把火将菩提树给烧了,等他们走后原来的村民们才敢从地下室跑出来。

看着还在冒着熊熊烈火的菩提树不知道该怎么办,这时有个六七岁左右的小孩端着一小盆水就冲向菩提树浇过去。看到这一幕大家突然都感觉好惭愧,于是赶紧纷纷跑到自家拎着锅碗瓢盆就往河边跑,经过大家的一番努力终于将火扑灭了。

虽然火是已经扑灭了,不过菩提树也已经被烧得只剩下树桩了。几人纷纷跪倒在周围流下了无助的眼泪,不过那个小男孩接下来的举动又让他们振作了起来。小男孩把还没完全熄灭的火种浇灭了,然后用柴刀将树桩的碳给削掉。他的这举动告诉大家只要还有一丝希望就不能够放弃,其他人见状也纷纷过来帮忙。

小飞听了点点头说:“原来还有这么一段故事啊,那您还知道那个组织是个什么组织吗?”

道长摇摇头说:“至于这个贫道至今也不得而知,不过他们身上都有一个共同点。”

小飞忙追问:“什么共同点啊?”

白道长摸了摸胡须说:“他们的衣服上都有一个火焰形的红色骷髅头印。”

小飞一脸严肃的表情说:“我想我已经知道是什么人了,这个组织名为血骷髅。”

白道长一脸疑惑:“血骷髅?贫道闻所未闻,是何许人也。”

小飞叹了口气回道:“他们是在世界各地散装起来的,也就是组织起来的一群恐怖分子,阿波罗魔尊的走狗!”

看小飞对白道长滔滔不绝阿狸忙阻止道:“那个小飞哥哥,你会不会说太多了。”

小飞笑笑说:“没关系了,道长又不是外人,再说了是发生在这里的事道长也有权知道。”阿狸听了没再说什么。

白道长点点头说:“谢谢少侠对贫道的信任,不过太不可思议了,原来他们是魔界的人,不过有些事贫道有些不解,为何菩提树对他们没有任何作用,邪气之类应该无法接近菩提树才对啊。”

小飞笑笑回道:“很简单的,因为他们本身就不是魔界的人,他们只是在为魔界做事而已,菩提树自然对他们没有排斥了。”

白道长摸了摸胡须道:“原来如此!”

阿狸忙问道:“白道长,您怎么会对当年的事知道得这么清楚。”

这时小飞也看向白道长,因为阿狸问了一个小飞也想知道的问题,白道长笑笑说:“实不相瞒,那个小男孩正是贫道。”

阿狸听了点点头说:“喔!原来如此啊,对了我还有一个问题。”

白道长点点头说:“请讲!”

阿狸接着问道:“据我所知菩提树有灵气护体,怎么可能一把火就烧没了呢,除非是启明之日。”

白道长叹了口气说:“你说得没错,也不知道是不是天意,菩提树正巧赶上当天启明,不然也不至于被烧毁。”

阿狸听了点点头说:“原来如此,的确来得挺巧合的,没办法咯,天意难违啊!对了还有一个问题……”

小飞无奈的摇摇头说:“我说阿狸啊,够了吧,十万个为什么啊,没完没了了是吧。”

白道长笑笑说:“无妨无妨,此事已过多年早已不再保守,说吧阿狸,还有何事要问贫道。”

阿狸笑笑说:“不好意思啊,好奇心有点大,我是想知道菩提树是怎么救回来的,因为像这种灵树是不可能自己重新生根发芽的,更何况都烧成碳了。”

白道长点点头说:“你说的没错,当时贫道年纪尚小,本以为可以像其它树木一样可以长出新牙,只可惜浇水施肥也于事无补,过了十几年依旧如此,后来就遇到了那位自称废人的老前辈,他用一颗翡翠绿的果子救回了菩提树。”

小飞想了想说:“我知道了,那个并不是芒果,我曾经见过那种果实,那个其实就是菩提树的灵果,名为无尚果,这个果子的确有起死回生的作用。”

阿狸点点头说:“喔!知道了,这样以来整件事就说得通了,所以道长也是在那个时候得他真传是吧。”

白道长点点头回道:“正是如此,不过真传算不上,就是学了点皮毛。”

小飞笑笑说:“只是学了点皮毛就这么厉害了,看样子这位老前辈果然是个高人呢。”

这时接待他们的小道士过来了,然后毕恭毕敬的向他们打招呼道:“师傅,两位贵客,饭菜已经准备好了,请至客厅用斋。”

白道长点点头挥挥手表示知道了,然后看向小飞他们说:“相信两位也应该饿了,先去吃点斋饭,这边请。”

小飞笑笑说:“不好意思啊,麻烦你们了。”

白道长笑笑说:“少侠你太客气了,难得有稀客来,贫道自然要做足待客之道了。”

来到餐桌前往桌上一看,桌上的菜色几乎都是绿色的,唯独有个萝卜汤。韭菜,青菜,莴笋,莴笋尖,还有山上的各种野菜。全都是素菜,一小片肉都没有,估计那个油也是植物油吧。

道长笑笑说:“不好意思,我们明镜村……”还没说完就让小飞打断了。

小飞接话道:“是个清修之地,不吃荤菜,一向以素食为主嘛,还请多多包涵嘛,放心吧,我们从来不挑食,能填饱肚子才是关键,我们还得谢谢您的招待呢。”

白道长笑笑说:“那就好,那就好,那么开始动筷吧,来来来,吃饭吃饭。”

小飞捧着米饭碗后一边夹菜一边津津有味的吃起来,经过云隐村那次后小飞早就有谱了。虽然菜色看着很单调,不过的确很美味,所以说不能单凭外表去估算事或物。看到小飞吃得那么津津有味阿狸也随便夹了块莴笋放进嘴里嚼了嚼,这莴笋软硬适中,嚼着有一点点脆,一股莴笋的清香充斥着整个口腔。阿狸尝到美味后也跟小飞一样大吃起来,看到小飞他们的吃相白道长露出欣慰的笑容。

用完餐后白道长亲切的问道:“如何,饭菜还合两位的胃口吧。”

小飞竖起大拇指说:“那当然了,您看我们刚刚那副吃相就知道很合我们胃口了,说真的这做菜的师傅果然厉害啊,看似平平无奇的几道素菜,想不到做得这么好吃。”

白道长笑笑说:“少侠过奖了,能合两位的胃口就好,招呼不周还请多多包涵。”

小飞摇摇头说:“道长,您太客气了,这还招呼不周啊,饭后还可以饮茶,您呢已经做足一百分了。”说着拿起桌上的小茶杯有模有样的喝起来。

白道长一脸疑惑的问道:“何为一百分?”

小飞笑笑说:“意思是说您已经很照顾我们了,多谢招待了!”

白道长笑笑说:“原来如此,少侠说话果然风趣。”

小飞傻笑了下说:“还好了,还好了。”

吃饱喝足后白道长就命小道士带小飞到他们的客房去,虽然没有多少房间,依旧腾出了两间大房间,毕竟小飞跟阿狸男女有别。小飞在里面环视了下,这百分百的复古建造,木制的家具,摆设的陶瓷品,虽然不是很精致,不过也有一番风味。

油灯的光虽然不是很强,不过也够看得起四周了,窗户内是用纸片封着的,毕竟这里没有玻璃。虽然看上去有些残破,不过还不至于漏风。所谓寒舍寒舍的确挺简陋的,不过已经很好了,能遮风避雨比起野外露营强多了。

这时门外响起一阵敲门声:“来了!来了!”小飞边喊边跑过去开门。

白道长手捧着几件衣服正站在门口:“寒舍简陋,还请多多包涵。”

小飞摇摇头说:“您千万别这么说,我感觉挺好的,比露宿街头好多了,对了您找我有事吗,进来说啊。”

白道长摇摇头说:“不必了,不必了,贫道这里有几件粗衣麻布,正所谓入乡随俗,为了不引起他人异样的目光,还请换上这身衣服吧。”说着将衣服递了过来,这些衣服的确有些粗糙,不过也不是很糟糕,白道长说的也对,小飞总不能穿着校服在灵界扮小丑吧,那回头率杠杠的。

小飞笑笑说:“道长果然想得挺周到,那么就谢谢了。”

白道长点点头回道:“少侠不必客气,举手之劳而已,那么贫道就不打扰你休息了。”说完转身离开了。

另一边的阿狸看到小飞的房间灯熄了后蹑手蹑脚的来到小飞房间,然后坐在床边看着小飞。阿狸感觉小飞身上总有一股熟悉的气息飘出来,可是又说不上来,总之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她慢慢的将手伸向小飞的脸,想要摸一下小飞近一步确认一下。

不料小飞突然猛一下抓住了阿狸的芊芊玉手,嘴里还不停的念叨着:“蕾雅!蕾雅,不要走,请你不要离开我啊蕾雅,我不能没有你啊蕾雅……”这一举动吓得阿狸脸都青了。

她仔细看了下,原来小飞是在说梦话,再看看小飞还在抓着自己的手,不知不觉脸上传来一阵燥热感。阿狸轻手轻脚的将手从小飞手里挣脱出来,然后帮他盖好被子就回自己房间了。

阿狸坐在自己的床上,双手按在胸口,这分钟四周都很安静,就连自己心脏的跳动声都听得清清楚楚的。回想起刚才那一幕脸又情不自禁红了起来,不过又回想起来小飞口中念叨着的名字,阿狸很肯定小飞一定很爱那个女生。

阿狸深深的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呼~别胡思乱想了,睡觉睡觉,明天还要早起呢。”说完钻进被窝里把整个人都裹到了里面。

到了第二天早上阿狸先睡醒了,然后习惯性的出去河边洗了个冷水脸。早上河边的空气非常的清晰,整个人瞬间就轻松起来,河边芦苇上陆陆续续经过几只小鸟,叽叽喳喳的鸣叫听着不但不吵反而觉得很美妙。

阿狸像小狗一样蹲在河边,这时身后传来小飞的声音:“我就说你怎么不在房间了,原来是跑这里来了。”

阿狸听到声音后回头看过去,这一看整个人都愣住了。小飞已经换上了白道长给的那套粗布麻衣,虽然衣服的色泽有点土,不过整个人看上去有点酷酷的。怎么看都有点像电视剧里的侠客,就差小飞没有留头发了。不过阿狸发呆并不是因为小飞现在的穿着酷,而是在小飞身上看到了第一任三界盟主的身影。

小飞看阿狸一脸惊讶的表情看着自己,于是赶紧往身上打量了起来:“怎么了,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妥啊。”

阿狸马上回过神来说:“没什么了,我是觉得这套衣服跟你很搭喂。”

小飞无奈的摇摇头说:“汗!原来是这样啊,吓我一跳,我以为穿错了呢,的确跟我很搭的,多朴素啊。”

阿狸笑笑说:“不是这样的,你这身衣服看上去好酷啊,感觉有点像侠客喂,如果头发再留长一点就更像了。”

小飞摸了摸下巴说道:“是这样吗?那好吧,我知道了!”说完紧闭双目,身上发出一股微微蓝光,小飞的头发突然慢慢伸长,没一会就形成了跟郑伊健一样的同款发型。

阿狸这下没忍住,因为小飞这分钟的样貌已经完全接近第一任三界盟主了,立刻单膝下跪:“阿狸拜见盟主大人。”

阿狸的这一举动把小飞吓一跳:“喂喂喂,你在搞什么飞机啊,赶紧起来,一点也不好玩。”

阿狸傻笑了下说:“不好意思啊,太入戏了!”

小飞笑笑说:“真是的,想吓死我啊,咱们是好朋友嘛,谁受得起你这一拜。”

阿狸依旧一脸憨憨的表情说:“说的也是啊,不好意思啊!”

小飞无奈的摇摇头说:“好了,走吧,差不多该出发了。”说完往回走,阿狸也连忙紧跟过来。

小飞他们根本没有带什么行李来,所以也就不用做什么准备,回去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跟白道长及村民们道个别。现在的行李也就只有小飞换下来的那一套校服而已了,如果又不是因为怕热小飞还恨不得把校服当秋衣秋裤穿在里面了。

小飞跟阿狸刚刚到村口就看见白道长跟明镜村的所有村民都已经在村口了,看样子是来送行的。不过这个村的人的确很少,整个村的男女老少加起来还不到三十人。

白道长将一个包袱递过来说:“这是少侠你换下来的衣服。”

小飞笑笑点点头接过包袱时发现有点沉:“咦!我衣服怎么变重了。”

白道长笑笑说:“里面为你们备了些干粮待途中充饥之用,还有三十文钱到了雨林街可以应付一下。”

小飞笑笑说:“这个干粮可以接受,不过钱就不用了吧,你们挣点钱也挺不容易的,还请收回去吧。”

白道长忙道:“少侠,你还是收着吧,贫道知道少侠身上必没有带着我们这的货币,到了雨林街又如何安身呢,三十文虽然不多,不过也是我们明镜村的一点心意啊。”

小飞想了想说:“听您这么说这些钱该不会是大家拼凑起来的吧,我跟大家萍水相逢,你们这么帮我,我这怎么好意思啊。”

白道长笑笑说:“贫道不是已经说了吗,明镜村很少有外来人,此次两位到访说明跟明镜村有缘啊,你就别在推辞了。”

这时其他村民也陆陆续续说:“是啊,是啊,收着吧,收着吧,希望可以帮到你。”

这分钟小飞感动到都要泪奔了,笑笑说:“既然你们都这么说了,那好吧,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非常感谢大家。”

白道长点点头:“林少侠,后会有期!”

小飞也拱手回道:“道长,后会有期,各位!后会有期!”说完挥了下手示意阿狸出发,虽然小飞没再回头,不过感觉到村民们还在身后向他们挥手,于是小飞也举起手来挥了挥。

目 录
新书推荐: 霍格沃茨之大文豪 旧神残梦 深渊奴隶主 地狱天使的预约 那一天,光从我们头顶消失 盘龙之紫金传说 神秘复苏之我不怕死 大恶魔续集 绯色国度 来自星空的诡秘入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