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奇幻 > 地狱天使的预约 > 第八十四章 各自的疑惑

第八十四章 各自的疑惑(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阿祖快收手吧 我能修改自己的剧本 农女致富带上某宝来穿越 我的诡异人生 九天梦星河 漫威之游戏召唤 狠宋 LOL关键局先生 沙中的侠 指环王之魔兽降临

花无缺的保镖们将小飞他们分别抬上了三架直升机里,毕竟一架的位子是有限的。等大家都上了飞机后往学校方向飞回去,话说这三架直升机还是花无缺他家名下的私人飞机呢,富二代就是不一样。蓝灵跟龙佑这次是头一次坐飞机,按理来说第一次翱翔在天空中应该兴奋到到处观望,不过这次情况有点不一样。疾风跟残影一上飞机就累得睡着了,还哪有精力去看什么风景,毕竟她们俩的确伤得也不轻。

龙佑朝花无缺喊道:“喂喂喂,花同学,我能向你讨教一个问题吗?”

花无缺仰头双目紧闭:“你是想要问我战力的事吗?”

龙佑看向蓝灵又指了指花无缺说:“你看啊,是他自己说的,我要问的可不是这个问题嘎。”

花无缺笑笑说:“你敢说你对这个问题不感兴趣吗,虽然我们认识的时间不是很长,但也不算短吧,对你多多少少还是有点了解的,不过你先说说看除了那个你还想问什么。”

龙佑斜眼看着花无缺说:“我想问的是花少爷你家到底多有钱呢,居然有三架直升机,我看应该是私人飞机吧。”

花无缺叹了口气说:“是私人飞机没错了,这算不了什么,还有两艘游轮,还有玛莎拉蒂,迈巴赫各一辆,上海还有一栋度假屋……”

蓝灵听了被惊呆了说:“我的天哪,我看我再投胎十辈子都苦不到那么多。”

龙佑接着问道:“那你是什么时候联系他们来接我们的,速度还挺快的。”

花无缺笑笑说:“就在刚刚跟龙晓云干完架后,不过幸亏我身上有信号追踪器,手机貌似收不到信号。”

龙佑无奈的摇摇头说:“想不到你身上还带那种东西啊。”

花无缺点点头说:“没办法啊,老头子说外面江湖险恶,为了保证我的安全才这么做的。”

龙佑无奈的笑笑说:“不是吧,你爸对你的关爱已经超乎想象了,不过你爸是干嘛的呀,怎么这么有钱。”

花无缺无奈的叹了口气说:“好了,别聊我的背景了,比起我家里的事我看你更想知道的是今天我飙出来的战力吧。”

龙佑笑笑说:“你肯讲,我们就洗耳恭听咯。”

花无缺把铜镜递过来:“战力的来源是这面铜镜。”

蓝灵看了看铜镜有点懵:“你开玩笑的吧,就这面镜子可以输出那么高的战力!”

龙佑接过花无缺手中的铜镜看了看:“这面铜镜做工精致,上面的图案刻得也很精美,的确不像是普通尤物,不过再怎么特别也不应该有那么高的战力啊。”

花无缺无奈的摇摇头说:“所以我自己也搞不清楚状况啊,打从刚刚踏入碧玉湖范围内时就感觉这铜镜变得古怪起来。”

蓝灵看了看龙佑手中的铜镜说:“我看你这铜镜的造型应该有点年头了吧,怎么看都是个老古董。”

花无缺点点头说:“的确是祖传下来的,在我懂事以来就一直在家中,之前只是拿来做摆设用的,后面无意间发现铜镜上面附有战力,因此我就将它拿来当武器了。”

龙佑摸了摸下巴:“难不成这次战斗将它埋藏在最深处的潜能给激发出来了。”龙佑貌似是相信了,不过蓝灵看花无缺好像在敷衍了事,因此半信半疑的。

龙佑接着说:“今天我可是见到了个不得了东西,当时你在专心对付龙晓云所以应该没有注意到,哇!那场面壮观得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蓝灵猜到龙佑想说什么,于是抢先一步:“怎么可能没有看到呢,你当人家近视,不就是水柱像烟花一样在天空中炸开了吗!”

这时龙佑注意到蓝灵暗示他别说出那件事,毕竟花无缺貌似在隐藏自己什么。龙佑点点头表示明白,毕竟蓝灵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于是装傻忽悠过去了。花无缺表面上只是笑笑应付他们,不过已经看出这俩人在隐瞒他什么,不过当时花无缺的确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动态。

没过多久花无缺的直升机就载着小飞他们回到了他们住的附近,等把伤员安顿好后几人就在客厅休息。这次伤得最重的是勾魂,勾月,上官木莲以及小飞四人,不过疾风跟残影的伤也不轻。

神藏一脸疑惑的问道:“我说会长,你们是经历了什么啊,怎么搞成这样,伤员惨重啊。”

芳子叹了口气说:“早知道会这样就不应该把我们撇下来,伤成这样,也太惨了吧,简直就跟世界大战一样。”

龙佑冷笑了下站起双手叉腰:“你们还好意思在这bb,我特么让你们把龙晓云给盯紧了,你们在干什么东西啊,如果龙晓云不来个趁人之危我们至于搞成这么狼狈吗。”听到这话青兰她们五人一脸疑惑的看向神藏跟芳子。

神藏也是一脸懵逼:“这怎么可能嘛,老师压根就没有离开过这里啊,会不会是你们看错了。”

芳子附和道:“对啊,虽然青兰姐她们的行踪被暴露了,不过至少我们没有啊,我们一直都紧盯着老师的,更厉害的是我连她上洗手间都没有放过。”说的同时还撅着个小嘴。

神藏点点头说:“在青兰姐她们还在盯着时老师的表情确实有点不对劲,可是到后面的观察都很正常啊。”

阿达突然大喊道:“噢!我知道了,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小马一脸疑惑:“你知道什么了。”其他人也疑惑的向阿达看过来。

阿达笑笑说:“小飞交代给我们任务说无论如何都要盯着龙晓云老师,没想到你们也在执行同样的任务啊,这也算是合作了吧,嘿嘿,不错不错。”

所有人先是呆住三秒钟,然后把手一甩:“切!神经病啊你。”

小马无奈的摇摇头说:“拜托你别闹了好吗,这跟我们现在聊的话题完全不搭边吧。”

龙佑也学阿达突然叫了起来:“等一下,你们刚说龙晓云老师从未离开过这里,那那边来捣乱的那个疯女人又是谁啊!”

芳子白了他一眼:“我说会长啊,你那边跟我们这边相隔百里,我哪知道那个哪个啊,还是说怀疑我们的实力不够被她给耍了。”

龙佑无奈的摇摇头说:“就是因为我相信你们俩的实力才选择帮忙青兰她们的ok,我只是很好奇那边那个神秘女子她到底是何方神圣。”

花无缺想了想说:“难不成是龙晓云的孪生姐妹,还是说纯粹长得像而已。”

蓝灵也想了想说:“就算是老师的孪生姐妹或者是长得像好了,应该没有人会无缘无故的跑出来胡搞瞎搞吧,除非是个疯子。”

花无缺接话道:“说到这里有点让我很在意,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发现,她先前很明显没有认真,她貌似在等什么人出手一样。”

蓝灵点点头说:“没错,我也察觉到了,她大可将我们一开始就摆平掉,可是她并没有这么做,而是慢慢的在消磨时间。”

龙佑无奈的摇摇头说:“一个冒牌龙晓云就把我们折腾成这样,现在五个昏迷不醒,两个身受重伤,以后有的是苦头吃。”

蓝灵摇摇头说:“这你就说错了,你要知道这次有实力的几乎都在进行别的任务,那几个没有参与进战斗的都不是省油的灯呢。”说完看向小飞的房间方向,心想尤其是这个人,花无缺跟龙佑他们几人继续聊着有的没的。

这时小飞正躺在自己的意念空间,他旁边就是封印血魔的大铁笼子。小飞一动不动躺着一言不发,血魔也双眼紧闭盘腿坐着,他还时不时的偷瞄了一眼小飞。

血魔突然深吸两口气:“臭小鬼,你是哪里不舒服啊,都在这里躺了几个时辰了,到底想怎样,有屁快放。”

小飞猛的坐立起来:“咦,老头子,你是在跟我说话吗?”

血魔白了他一眼:“废话,这里除了你还有别人吗!”

小飞听了这话两眼放光:“你居然会主动找我说话,真是太好了。”

血魔一脸懵逼的表情说:“你这是什么表情,你有病是不是,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还不都是你逼老夫的。”

小飞笑笑说:“今天谢谢了!老兄!”

血魔不屑切了声说:“别跟老夫套近乎,老夫不吃这一套,另外我可没有要帮你的意思。”

小飞摸摸下巴说:“是这样子吗?”

血魔冷冷的表情说:“老夫曾经有提到过吧,倘若你要是死了,那么老夫也将会被困死在你这小鬼头的体内永世不得超生,老夫乃堂堂一名魔尊你有资格与老夫陪葬吗,开什么玩笑。”

小飞无奈的摇摇头说:“行吧行吧,我知道了,您尊贵无比,而我只是个区区蝼蚁而已。”

小飞好像已经察觉到了什么,其实小飞元神出窍那个时候是封印最弱的时候,血魔大可在那个空档就可以来个出其不意,当时勾魂他们三人根本就没有办法出手。因为他们需要控制蕾雅的记忆碎片转动,稍有不慎都有可能会让小飞的元神灰飞烟灭。

可是血魔不但没有这么做,而且还故意露出空挡让朱雀之力与小飞体内埋藏最深处的玄武之力产生了共鸣,因此同时引出了两股四大元素的两大元素。血魔只因为没有这么做或许还有别的原因,只不过还不清楚这老魔头这会在打什么如意算盘。

血魔冷笑了下说:“知道就好!”

小飞不屑一顾的切了下:“你再怎么嚣张等你离开这个大铁笼再说吧,老家伙!”

血魔瞪了小飞一眼说:“区区一个破铁笼子算个屁,老夫想要走谁能拦得住,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小飞苦笑了下说:“是是是,你厉害,你牛逼,聊天结束,再见了老家伙。”说完转身离开。

血魔瞪着小飞的背影大喊道:“都说了别跟老夫套近乎,小心我宰了你,臭小鬼。”小飞连头都没回挥了挥手。

小飞的意识回到了现实世界,客厅那边好像已经没有动静了,他们几个貌似也已经回去休息了。小飞坐立起来后立马下床,顺便松动了下筋骨,毕竟躺太久了。小飞很清楚的感觉得到身上已经没有不舒服的地方了,虽然血魔的力量不再流出体外来,不过好像也没有影响到自愈能力。

小飞感觉有点渴,推开自己的房间门走了出去,来到客厅就在冰箱拿了瓶水喝了几口。他看着手上冰凉的矿泉水感觉意识清晰了好多,与此同时好像又想到了什么。小飞往蕾雅的房间看过去,然后深吸了口气缓缓走向蕾雅房间。

蕾雅还在熟睡中,想起当时魔鸾莫名其妙跑出来助小飞一臂之力,他很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小飞打算进入蕾雅的法术空间去跟魔鸾见个面,顺便了解一下她。小飞坐到了蕾雅的床边,然后伸出右手放在蕾雅的额头上,哗一下就来到了一个神秘空间。

这里是个天蓝色的空间,到处有点点光点,就像是夜晚的星空一样。空间到处漂浮着貌似书本一样的物体,其实这就是蕾雅施法所用的力量。这就是魔鸾在蕾雅体内的异空间,就在魔鸾被蕾雅收服后形成的空间,不过因为主仆关系还不够,因此空间不是很大。

小飞正好奇的到处张望时后面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公子,您来了。”此时魔鸾正盘腿坐在一个漂浮在半空中的魔法阵中。

换作是平日小飞一定吓一跳,不过已经见面了,只不过当时比较匆忙,所以连招呼都没打上。小飞缓缓走到魔鸾跟前,他很明显的感觉得到魔鸾从始至终都没有恶意,只不过小飞很好奇为什么魔鸾不一开始就来辅助他。

小飞笑笑说:“你好啊,又见面了,上次因为事态紧急没有好好跟你认识,介不介意让我了解下你呢。”

魔鸾点点头说:“当然可以了,不过在此之前是否可以告知公子尊姓大名。”

小飞点点头说:“不好意思啊,失礼了,说的也是啊,在请教他人时我得先自我介绍才是,我姓林,我叫林小飞,你叫我小飞就好了,该你了。”说着指了指魔鸾。

魔鸾点点头回道:“小女子是凤凰之子魔鸾,是曾司徒家族的守护兽之一,曾与司徒家族的司徒博远一起并肩作战过,只因原主人逝世便沉睡于山中。”

小飞挠挠头:“你说的这事好像有点久远啊,你跟主人并肩作战,等一下,我记得上次你好像变化成了一根法杖。”

魔鸾点点头说:“是的,从离开母亲后因为力量无法得已掌控,因此经过修炼最终化成了法杖,以这种方式战斗才能得已压制住小女子体内的那股力量,也便于使用者施法比较顺手。”

小飞想了想问:“你出现在蕾雅体内,说明蕾雅选择了你,不过什么时候的事了,为什么到现在你才出现。”

魔鸾无奈的低下头说:“其实严格来说是小女子荣幸能够被主人所接纳,这事发生在不久前……”魔鸾把蕾雅是怎么找到自己,并且如何获得自己的事一五一十全部告知了小飞。

小飞听了点点头说:“原来是这样啊,不过蕾雅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魔鸾一脸无奈的表情说:“这次真的很抱歉,因为小女子与主人的连接还不够熟练,因此没能够及时出手,小女子费尽心思最终只能做到帮主人挡下朱雀之力被吸走的风险。”

小飞想了想问:“你是说那次蕾雅被吸走的并不是朱雀之力,而是你的力量。”

魔鸾点点头说:“是的,因为小女子的凤凰气息与朱雀之力的气息性质有些接近,因此对方貌似没有起疑心。”

小飞摸了摸下巴说:“竟然你帮蕾雅挡了一劫,为什么记忆还会被打乱呢?”

魔鸾想了想说:“至于这点小女子也不知情,应该是与小女子还未完全苏醒造成的吧。”

小飞笑笑说:“无论如何都要谢谢你的帮忙,如果没有在关键时刻你的出现恐怕我已经元神俱灭了,蕾雅恐怕也没有办法恢复记忆了。”

魔鸾摇摇头说:“公子莫要出此言,蕾雅小姐如今已是小女子的主人,能为主人做点事是理所当然的。”

小飞点点头说:“不管怎么样,总之感激不尽,不过别公子长公子短的,听着很奇怪,叫我小飞就好。”魔鸾听了点点头,之后小飞与魔鸾交谈了不少。

第二天小飞,蕾雅,及勾魂三兄妹一同往学校赶去,刚刚走到学校附近就碰上了龙晓云。蕾雅跟小飞是不知情的,毕竟当时他们俩都没有在外界。勾魂,勾月及上官木莲立马到小飞跟蕾雅面前做出保护措施,小飞跟蕾雅互看了下一脸懵逼。

龙晓云奇怪的道:“同学,你们这是几个意思?”

勾魂苦笑了下说:“昨天来捣乱,今天还敢来学校,别以为昨天我们元气大伤就对你有所畏惧。”

小飞跟蕾雅一脸懵逼:“现在是怎样啊?”

勾魂叹了口气说:“昨天你们俩已经不在状态了,自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昨天在小飞你帮蕾雅恢复记忆时这个家伙就来捣乱了。”

小飞笑笑说:“不可能吧,老师为什么要这么做。”

勾魂叹了口气说:“那就得问她了。”说的同时指了指龙晓云。

龙晓云一脸疑惑的表情:“同学,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勾魂摇摇头叹了口气说:“我说你是有健忘症呢,还是有双重人格啊,事实摆在眼前还要多做解释吗。”

龙晓云还是一本正经的说:“我都说了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我没做过的事我干嘛还要跟你们扯那么多。”

勾魂苦笑了下说:“竟然如此那么就用另一种方式好了,虽然我们元气大伤,不过揭穿你还是勉勉强强可以的。”说着几人向龙晓云围过去。

目 录
新书推荐: 霍格沃茨之大文豪 旧神残梦 深渊奴隶主 地狱天使的预约 那一天,光从我们头顶消失 盘龙之紫金传说 神秘复苏之我不怕死 大恶魔续集 绯色国度 来自星空的诡秘入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