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奇幻 > 地狱天使的预约 > 第四十八章 重逢

第四十八章 重逢(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阿祖快收手吧 我能修改自己的剧本 农女致富带上某宝来穿越 我的诡异人生 九天梦星河 漫威之游戏召唤 狠宋 LOL关键局先生 沙中的侠 指环王之魔兽降临

自从被魔术师玩弄后花无缺对残影的态度变了很多,连花无缺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越来越在乎残影了,哪怕残影受点轻伤花无缺都会觉得好不忍心。花无缺越来越怀疑自己是不是吃错药了,有时候还会做出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来,于是花无缺来找小飞诉苦了。小飞正站在院子内浇花水呢,蕾雅则坐在旁边的石凳上看书。

花无缺敲了下门:“有空吗?跟你聊聊呗。”

小飞看了过去:“咦,你肿么来了,时间大把有,有事进来说呗。”

花无缺听了点点头走了进来,他环视了下四周:“环境蛮不错嘛。”

蕾雅:“嗯,我去给你泡杯茶。”说完跑进了屋子里。

小飞笑了笑说:“呵呵,感觉这里的环境有点像我家嘛,所以就住下来了,反正这房子是司徒老伯早就买下来的,可以有家的感觉。”

花无缺点点头:“喔,这的确是个好主意。”

小飞笑笑说:“你来该不会只是来看看我住的环境而已吧,有话你就直说啊。”

花无缺:“你会不会把脉啊?”

小飞挠挠头:“喂,你第一天认识我啊,我又不是情圣怎么可能会把妹呢,再说了你这么帅还怕把不着妹啊。”

花无缺差点晕倒:“我是说把脉啊,这个把脉啊。”说着指了指手上脉搏的位置。

小飞傻笑了下说:“喔,原来是把脉啊,谁让你鼻音那么重,不好意思啊听错了。”

花无缺:“那么会不会啊?”

小飞摇摇头:“我又不是郎中肿么可能会啊,话说你哪里不舒服吗?”

花无缺:“可以这么说吧,你认识我这么久了看到我把过妹吗?”

小飞摇摇头:“没有啊,你自己说的对把妹不感兴趣的嘛,你还说不到三十不成家的吗。”

花无缺点点头:“其实这也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嘛。”

小飞:“喔,看上哪家的的闺女了。”

花无缺无奈的说:“不是啦,我的意思是压根没想要找情侣,觉得单身多么逍遥快活啊。”说完又挠挠头好像在想什么。

小飞奇怪的道:“这么一说那就奇怪了,那么你在伤脑筋个什么劲啊?”

花无缺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自从跟魔术师打斗后我好像太在乎残影了。”

小飞:“我知道啊,残影是咋们的好朋友嘛,你为朋友紧张也是对的。”

花无缺:“你这么说也不是没有道理,只是我发现我对残影的关心貌似超过了普通朋友范围了。”

小飞:“为毛这么说啊,肿么了吗?”

花无缺想了想:“那次我看见残影的分身被杀了,我还以为是残影她本身呢,就因为这样我差点就暴走了。”

小飞点点头:“虽然我不是情圣,也不会把妹,但是有点事儿可以告诉你,其实你很明显就对人家有了感觉了嘛。”

花无缺:“什么逻辑啊,不可能吧?”

小飞笑了笑说:“女人是用耳朵恋爱的,而男人如果会产生爱情的话,却是用眼睛来恋爱。这是莎士比亚说过的话,觉得很有道理。”

说到这时蕾雅刚好到他们附近了,听到小飞这话蕾雅脸上又是一丝红霞感觉好幸福的说。

花无缺挠挠头:“看来这方面还是你比我强点,哎!如果我有花玲珑一半的功力就好了。”

蕾雅故意再延缓一下时间才出来:“你们在聊什么呢,聊得那么开心。”

小飞:“没什么,瞎聊而已嘛,都是些长谈话题。”

蕾雅把茶端给花无缺:“来,喝茶吧。”

花无缺:“嗯,谢谢!”

因为蕾雅在的关系因此花无缺没继续刚才的话题了,又开始聊起关于怎么应付暗黑势力的方案来。

两人正聊着威廉斯骑着车回来了,好像是去买东西了,左一袋右一袋的提着进来。大家可没有指望他会买吃的,因为他就一个科学怪人嘛,买的全都是实验器材或其它动植物标本。

小飞无奈的说:“老兄,你都出去几次了,不会一次买回来啊,我看着你啊都感觉累了。”

威廉斯笑了笑:“没办法,回到家才发现缺这缺那的,不好意思啊我得去忙了,你们慢慢聊。”说完一溜烟跑进去了。

小飞跟花无缺互看了下无奈的摇摇头,两人聊了很久花无缺才离开。花无缺刚刚到住所附近就看到残影在门口走来走去的,花无缺摇摇头以小跑的姿势跑了过去。残影看到花无缺跑来了终于松了口气,也不知道为什么她越来越紧张花无缺了。

花无缺:“干嘛站在屋外啊,小心着凉呢进去吧。”

虽然花无缺还是跟以往的语气跟态度,但是心里头却相当关心残影的,只不过他故意不想表露出来。尽管如此残影还是知道花无缺是硬撑着的,但是也知道花无缺好于面子因此就没有拆穿他。

残影:“你去哪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花无缺:“没什么了,去跟小飞他们聊了会,想不到就聊到了这么晚。”

残影:“喔,原来是这样啊。”

花无缺:“哎,没事吧你,问这个干嘛啊。”

残影笑了笑:“没事啊,只是随口问问嘛。”

疾风哗一下从楼上跳下来,然后缓缓走到花无缺跟前:“姓花的,求你个事呗。”

花无缺:“你很没礼貌耶,现在是求我还是威胁我啊。”

疾风:“随你怎么想,你觉得是什么就什么吧。”

残影:“姐姐,你干嘛啊。”

疾风没有理残影:“唉唉,问你话呢。”

花无缺叹了口气:“我就不明白了,你们姐妹两长得都这么漂亮可爱的,你的脾气怎么连你妹妹的一成都没有啊。”

残影听到这话脸红成跟柿子似的,害羞的低下了头。疾风:“关你鸟事啊,我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呢。”

花无缺:“好了啦,怕了你了,到底什么破事要我花少爷效劳的。”

疾风:“帮我弄个活干干呗,挣点钱跟你们去念书。”

残影一愣:“姐姐你说真的啊?”

疾风点点头:“我什么时候说过却没做到了。”

残影笑笑说:“那倒是没有。”

花无缺抓抓后脑勺:“你要去念书啊,可是这乡下估计活不好找吧。”

疾风有点无奈说:“就因为这样才劳驾你了。”

残影也用哀求的目光盯着花无缺,真是拿她没辙了:“好吧,我尽量想想办法。”说完没好气的回房间去了。

疾风摇摇头:“我说你啊,到底喜欢他什么啊,看看他那个傲慢的样子我就受不了。”

残影笑了笑说:“你才跟他处了不久当然看不出来了,等时间长了你会看到他的好了。”

说完微笑着看向花无缺的房间那边,疾风无奈的摇摇头也回房了。小飞跟蕾雅又来到无涯的路边摊,无涯正望着小飞两人发呆的样子。

无涯挥挥手道:“喂喂喂,同学啊,你们两来我摊子不吃东西的发什么呆啊,你们发呆我可没钱赚呢,要吃东西赶紧点,我要做生意的嘛!“

小飞把一打钞票往桌上一丢:“场地占用费随便算,一小时几张你自己拿。”

无涯擦擦冷汗:“我说小飞同学,你这是几个意思啊,你把我当什么了啊,有钱很了不起吗,我是问你到底在烦恼什么啊。”

小飞:“我是想黑龙到底想要干嘛,从那次消失后就没有再出现了,他不是说要找我算账吗?”

无涯:“别问我,别以为我是他兄长我就懂他。”

无涯:“老实说我跟他已经相隔很多年了,对他的了解可说是半知不解的了。”

蕾雅想了想:“难道大叔你跟弟弟关系不好吗?”

无涯笑了笑:“我这弟弟天生就很孤僻,因此对他的了解可以说是猜不透的了,不过既然他没有着急的找你那么说明他对你的兴趣已经超出其他人了。”

小飞奇怪的问:“为什么这么说?”

无涯:“这是我对黑龙的了解,他这毛病吧越是觉得好的东西他越会想要留到最后。”

小飞点点头:“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

郝萌老师是得救了,本来大家以为郝萌老师会继续来上课呢,但是同学们的希望落空了,听说郝萌老师精神上受到了强烈的打击,因此已经退休回老家了。不过事实并非如此,郝萌老师被魔气的影响,当魔气被除去后就失去了所有的记忆,因此被带回家了,包括其他几位学生也以转学的名义带走了。

而班主任仍旧是那个让人闻风丧胆的龙晓云老师,龙晓云一进教室就感觉末日降临般恐惧。

龙晓云:“各位同学,今天本班有三位新同学转进来,大家热烈欢迎。”

随着同学们的热烈掌声两个拉风的帅哥跟一个脱俗的美少女缓缓走了进来,小飞几人见了差点给吓晕了。小马,阿达跟琳儿三人一排的站到了讲台上陆续做着自我介绍,他们三人还不时地向小飞使了个眼神。

龙晓云:“自己随便找个位置坐,然后专心上课。”说完开始讲课了。

一下课三个人就把小飞拉了出去,两个哥们每人往小飞胸口顶了一拳,蕾雅也屁颠屁颠的跟了过来。几人分开了也有段时间了,他们这下可有得聊了。

小飞笑了笑:“你们几个怎么也过来了,干嘛过来也不通知我一下,好让我过来接你们啊。”

阿达摇摇头:“还是算了吧,哪敢劳驾您呢。”

小飞:“我去你大爷,说话别老那么刺耳。”

小马无奈的摇摇头:“老实说吧,你走后我们的日子可没了色彩了,简直就像蹲监狱一样,后来实在忍不下去了就决定转来找你混咯。”

阿达:“好了,总之咋三怪少一怪都感觉不踏实,以后呢就跟往常一样......”

小飞:“知道了,要坑一起坑,要发一起发对吧。”

阿达:“哎哟,你丫还会读心术啊。”

小飞摇摇头:“电视剧不都这样演的嘛。”

小马挠挠头:“什么电视剧啊,我怎么没看过啊。”

阿达:“话说你们同居了没有啊?”

小飞跟小马瞪了他一眼:“管你鸟事啊!”

阿达:“哎呦,随便问问都不行啊。”小飞往后退了几步望着他两,然后很不可思议的样子点点头。

小马:“干嘛呢,吃错药了,我们身上有泥巴敷着吗?”

小飞摇摇头:“我说哥两个是咋整的,怎么才不见几个礼拜就变这么帅了。”

阿达理理头发:“你也不错嘛,胸肌都快有a了,哈哈哈......”

小飞一坨敲过去:“奶奶个熊,说话肿么老是这个味啊。”

小马:“算了啦,这家伙的德性又不是没见识过。”

阿达:“喂喂喂,你们别老是拿现在的我跟以前的我相提并论,本少的桃花期已经来了呐有木有。”

小飞挠挠头:“就你啊,真的假的?”

小马点点头:“这个倒是没有什么好怀疑的,因为我就是见证人,他可惹了不少的花花草草呢。”

阿达点点头然后又有完没完的吹捧起来。小飞跟小马无奈的低下了头,心想又来了,早知道就少说两句了。蕾雅跟琳儿见面后也非常开心无话不谈,两人手拉着手坐在学校的花台边聊了起来。聊了一会后小飞对这两个哥们确实不想隐瞒事实了,因为这个谎言小飞还在内疚中挣扎呢,或许说出真相会失去这两个哥们,但是总比活在谎言中强啊。小飞决定后把他两带到了无人的角落,为了以防万一小飞还在附近观察了下。阿达奇怪的问:“什么秘密啊,有这么严重吗,是不是想要请教泡妞大法。”

小飞:“泡你个死人头啊,我是想要告诉你们关于我身上的秘密。”

小马:“你身上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

阿达点点头:“我知道了,难道是肾虚,哈哈哈……”

小马:“你爷爷的,能不能认真点,先听听小飞说嘛。”

阿达笑了笑:“不好意思啊,想要搞点气氛嘛,开个玩笑,不过到底什么事啊?”

小飞叹了口气:“在我说出这个秘密前我还有一个请求。”

小马:“有什么事你直说,大家都比亲兄弟还亲了还客气啥么。”

小飞:“在我告诉你们这个秘密前你们一定要答应我帮我保守好这个秘密,拜托你们了兄弟。”

阿达:“还挺认真的嘛,看来不是开玩笑,好吧,我发誓!倘若把林小飞告诉我的秘密泄露出去,我林达就天打雷劈五雷轰顶不得好死,这样子ok了吧。”

小马点点头:“好吧,我发誓倘若我冯小马也泄露出去此秘密半点,也跟阿达一个下场,ok吗?”

小飞看他们两人都发完毒誓于是就把岛上遇到的事情一五一十一字不漏统统讲给他们听,还有上次他在那个废旧的市区遇到的那些怪事也讲给了他们。

阿达疑惑的看着小飞:“喂,你是出现幻觉了吧,你讲的那些场面只有好莱坞的科幻片才有的场面啊。”

小马挠挠头:“你的意思是你现在是魔吗?”

小飞摇摇头:”不完全是,我还有一半是属于自己的。”

小马还是信不过说:“我说小飞啊,你是不是昨晚没睡好觉啊,怎么胡说八道起来了呢,还是看电影看太多产生幻觉了!”

小飞:“不是吧,你们怎么就不相信我呢。”

小马笑了笑:“拜托,这么离谱的事换做谁也很难相信的。”

阿达:“额......我想你需要看下心理医生。”

小飞觉得光用嘴巴说的确不会有人相信的,于是打算使用最直接的办法,那就是肢体语言。小飞慢慢把袖子往上撸起来,一股蓝色的气息从指尖覆盖至肘部,一只紫红色的恶魔手臂出现在了他们两人面前。小飞轻轻的往墙上刮了下,那堵墙就像豆腐做的一样轻轻的被小飞挖了个坑。他俩看着眼睛都快瞪出来了,他们露出一脸惊讶恐惧的表情,两人的呼吸声也变得越来越急了,很明显小飞把他们两人给吓到了。小飞心里苦笑了下,看来跟之前想的一样,这回还真是要失去两个好哥们了嘛。小飞慢慢的又变回原貌,理了下袖子走开了,心想再见了两位好哥们,只要你们可以帮我保守秘密就好了。小飞这么做也不完全是错误,虽然小飞会失去跟他们的友谊,但是这样一来至少不会把他们也卷入不必要的麻烦中。

不过老实说小飞还是感觉有点不甘心呐,明明就刚见面不久而以就吓走了他们,心想干嘛不先多陪他们玩两天,迟点再告诉他们也没多大损失啊。在上课时小飞能很清楚的感觉得到那两哥们一直不时的在偷看他,小飞无奈的摇摇头看来是被吓得不轻呢。

上官木莲传音入密:“小飞,怎么了吗?你们三个不是一直很友好吗,怎么感觉他们怪怪的。”

小飞:“嗯,因为我已经把真相告诉给他们了。”

上官木莲:“什么?你怎么可以告诉他们啊,万一......”

小飞:“没有万一,他们发过毒誓了,我相信他们不是出尔反尔的人。”

勾魂传音入密:“这样不太好吧,有些人对毒誓什么的未必会当一回事呢。”

小飞:“你们不必质疑了,我比你们了解他们。”-

上官木莲:“希望如此吧!”龙晓云的一根粉笔以子弹样的威力射向上官木莲,上官木莲刚好就坐在小飞的身后,小飞举起手就把粉笔挡了下来。小飞为了搞低调些故意让粉笔的力道把自己打摔在地上,小飞慢慢爬起来揉揉腰,龙晓云本想说什么小飞先说了:“老师啊,我就想请假上个厕所至于吗。”

龙晓云扭过头:“快去快回!”

然后又看向上官木莲跟勾魂:“上课给我专心点,敢在我的课上咬耳朵,信不信老娘抽死你们,继续上课。”说完又在黑板上写了起来。

龙晓云感觉有点失望了,心想原来只是个比较弱的异能行者啊,连根粉笔都扛不住。小飞来到洗手间就开始怀疑起刚才的力道来,那种力道跟花无缺刚见面时攻击过来的那种气息有点相似却又完全不是同出一辙。龙晓云是异能行者还是灵界中人完全是个谜,但是她来这所学校会有什么目的呢,如果光只是来教书那是不可能的。小飞带着疑问又回到了教室,感觉这班主任不是一般的厉害,居然可以听得到他人的传音入密。

目 录
新书推荐: 霍格沃茨之大文豪 旧神残梦 深渊奴隶主 地狱天使的预约 那一天,光从我们头顶消失 盘龙之紫金传说 神秘复苏之我不怕死 大恶魔续集 绯色国度 来自星空的诡秘入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