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奇幻 > 地狱天使的预约 > 第四十二章 云隐村的秘密

第四十二章 云隐村的秘密(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阿祖快收手吧 我能修改自己的剧本 农女致富带上某宝来穿越 我的诡异人生 九天梦星河 漫威之游戏召唤 狠宋 LOL关键局先生 沙中的侠 指环王之魔兽降临

酒足饭饱之后大家都扎堆各聊各的,这边一堆那边一堆,蕾雅跟上官木莲就在晓玲房间陪她聊聊天,而残影则一个人呆在一旁整理着她的那些忍具,至于勾魂,勾月跟花无缺就在跟村民的老人家们聊聊天,顺便听听他们老前辈的故事。小飞看看他们处得还不错,于是自己呢想要出去散个步,披上外套就往外走,这时蕾雅看到小飞出去的动作,也急忙跟了过来。

晓玲奇怪的问:“蕾雅姐姐,你要去哪呀?”

蕾雅摇摇头说:“没事没事,我出去散散步,你们接着聊吧。”

晓玲:“要不要我陪你啊?”

上官木莲忙说:“没事的,让她去走走吧,我们接着聊...对了,刚才说到哪里了?”

晓玲挠挠头:“在我去山上放羊时,遇到了一条奇怪的蟒蛇!”

上官木莲点点头:“对对对,后来怎么样了?”

晓玲想了想:“后来......”蕾雅看她们又聊上了,于是顺利脱身走了出来。

蕾雅边走边看看附近,不知道小飞瞬间就跑哪去了。小飞瞎溜达了会就来到了一个小湖边,这个湖跟池塘差不多大吧,湖边还有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凉亭,小飞漫不经心的走到那里坐了下来。月亮还只是个梳子的状态,因此不是很亮,不过这微微的光线依然照亮了整个小村庄,湖边无数的稻苗花草随着微风哗哗作响,湖里被微风掀起的小波浪像广播的频率向一边滚动着,这就是所谓大自然的音律了吧。

墨香:“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望相似一作:只相似)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白云一片去悠悠,青枫浦上不胜愁。谁家今夜扁舟子?何处相思明月楼?可怜楼上月徘徊,应照离人妆镜台。玉户帘中卷不去,捣衣砧上拂还来。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鸿雁长飞光不度,鱼龙潜跃水成文。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江水流春去欲尽,江潭落月复西斜。斜月沉沉藏海雾,碣石潇湘无限路。不知乘月几人归,落月摇情满江树。”这时墨香已经变化成正常人的大小站在小飞侧面吟着诗。

小飞笑了笑,拍拍手说:“你居然还会背唐代诗人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啊,真厉害。”

墨香:“还好啦,我只是觉得这里的风景还挺适合这首诗的。”

小飞点点头:“说的也是啊。”

墨香又看向小飞:“你是不是还在想刚才那件事?”

小飞想了想:“你是说晓玲的事吗?”

墨香摇摇头:“拜托,你不要拿八卦妹跟我相提并论,我并不是那么肤浅的人,我对那件事一点也不关心,我说的是另外一件事,就是王大叔跟村长那事,他们好像想要说什么,却没有说出口!”

小飞点点头:“其实我也注意到了,只不过不知道该不该去问,我这样显得没事找事耶。”

墨香:“你本来就属于那种滥好人的类型,你就别硬撑了,总之我是永远第一个支持你的那个。”

小飞傻笑着点点头:“还是你比较了解我呢,我明天就去问问好了,其他人要不要加入这个未知数的事件就看他们自己怎么选了。”

墨香笑了笑:“自己喜欢做的事就不要犹豫,大胆的去做吧,不管是对还是错,做了再说,只要有付出,就算错了也是值得的,毕竟是自己的选择。”

小飞点点头:“你说的对,看来我实在加入太多客观因素了。”

墨香好像感应到了什么,她看了下四周,然后笑笑说:“不好意思啊,你的那个她已经过来了,我就不在这里当电灯泡了,有个月亮就已经很够了。”说完化作一道白烟消失了。

墨香刚刚离开不久,蕾雅就从不远处慢慢走了过来,走到小飞跟前后奇怪了看了下四周:“刚才那个人是墨香吗?怎么我才来就走了。”

小飞点点头:“是她没错啦,除了她还能有谁。”

蕾雅:“喔~你们在聊什么呢?有什么不能让我知道的?!”

小飞摇摇头:“你想多了,还能是什么么,我们在想啊,想不到从小被宠着从不让干活的你居然还会做饭,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蕾雅挠挠头傻笑着说:“其实...饭不是我做的啦。”

小飞:“那你戴着个围裙做什么,扮女仆啊?”

蕾雅:“呵呵,我只是在帮忙捡菜洗菜啦。”

小飞:“哦,原来是这样子啊。”

蕾雅看了下四周,接着张开双臂,双眼微闭深深吸了口气说:“哇噻,我觉得这个地方还蛮不错的,不但风景优美,而且空气又这么的清晰。”

小飞笑笑说:“是啊,刚才墨香还在这里吟了一首诗呢。”

蕾雅想了想:“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李白的《静夜思》?”

小飞摇摇头:“不是了,是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

蕾雅:“哦,原来是这样啊,不过那首诗用在这里还听搭配的。”

蕾雅好像又看到了什么,指了指湖边:“小飞,你看,那是什么植物啊,好像还会发光耶!”

小飞顺着蕾雅指的方向看过去,那是一片长得像稻苗的植物,但又不是稻苗,植物顶部不时发出微微的亮光来。小飞挠挠头:“我也不知道耶,你没说我都没注意到。”

蕾雅一把手抓住小飞就往那边跑:“走吧,我们去那边看看。”

小飞俩人来到那些植物面前才看清楚,小飞笑了笑说:“噢,原来是荧光草啊!”

蕾雅挠挠头问道:“什么荧光草啊,我都没听说过耶。”

小飞:“这是一种很罕见的植物,就像非洲北部有一种夜光树,一到夜晚就成了火树银花,通体闪亮。据说,这种常绿乔木不仅能在夜里发光,白天也同样能发出光亮,它的光源就在树的根部。它的根部有大量磷质,待变成磷化三氢气体后,从树体里跑出来,一碰上空气中的氧,就能放出一种没有热度、也不能燃烧的冷光来。这种磷光的亮度和树的大小成正比,树愈大,含磷愈多,发出的光也愈强。井岗山地区也有一种能闪闪发光的树,当地人称它为“灯笼树”。它是一种常绿阔叶树,树叶里含有大量磷质。每逢晴天的夜晚,树上荧光点点,恰似高悬着的千万盏小灯笼,为过往行人照明指路。也可以说是夜光涂料的一种吧,总之这种植物是很罕见的。”

蕾雅听了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原来是这样啊,你懂的挺多嘛。”

小飞摇摇头:“墨香那个小丫头一天到晚在我耳边什么学无止境了,活到老学到老了,一堆的大道理,想不懂都不行啊。”

蕾雅:“那么还得谢谢墨香咯,她起到了个监督的作用呢。”

小飞无奈的摇摇头:“说的也是啊,最近的好成绩都是被逼出来的。”

上官木莲的声音从晓玲家窗户传出来:“蕾雅!蕾雅!热水烧好了,可以洗澡了,你快点回来了,要不然又要凉了!”

蕾雅听到了回复道:“知道了,我正就过来!”

蕾雅看了看小飞:“你还不打算回去吗?”

小飞摇摇头:“我想再留一会,你先过去吧,她们还在等你呢。”

蕾雅点点头:“嗯嗯,知道了,你也早点回来,外面虽然很美没错了,不过有点冷呢,当心着凉了。”

小飞:“嗯,我知道了。”

蕾雅:“那我先走了!”说完一蹦一跳的往晓玲家方向跑去。

小飞想起村长跟王大叔的那事,所以总是感觉有点不舒服,感觉非得管一管不可,决定隔天就去找他们聊聊。

隔天早上其他人还在客房呼呼大睡呢,小飞一大清早就已经爬起来了,然后慢悠悠的到处闲逛着,因为小飞他忘了问村长住在哪头。小飞没走多久就听到从不远处传来凿石头的声音,是从村口那边传来的,于是小飞加快脚步带着好奇心往那个方向跑过去。小飞来到声音的原点看了下,原来是这么回事,两个石匠正在修理一面破了个洞的围墙,包括村长也在那。

村长:“你早啊,干嘛不多睡会,起这么早。”

小飞:“大叔,你不是起得比我还早吗,我这哪算是起早了。”

村长笑了笑:“我们怎么可以相提并论呢,我可是这个村的领头人呢,当然要做好带头作用啊。”

小飞:“说的也是啊,还真是辛苦您了,不过这里又是发生什么了,怎么墙上破了个洞。”

村长摇摇头:“也没什么了,前不久发生了点小意外。”

小飞点点头:“喔~小意外啊,那么还有一件事,你是不是还有别的事想要跟我说?”

村长有点犹豫:“额...这个嘛...”

小飞:“有什么事您就直说无妨,逼得您自己慌,还让我着急,昨晚我就注意到您跟王大叔神秘兮兮的举动了,到底什么事啊?”

村长叔叹了口气:“知道了,你跟我来一下。”说完放下手中的工具往村子外围走去,小飞也急忙跟了上去。

他们经过小飞几人初来乍到路过的那条大路,就来到一个宽度大概有五十米左右的河流边,河面有些平静,这河流不是很急,不过还是能听得到河水微微流动的声音。河流上方是座简约的木桥,看似木板有些老旧了,桥面是用无数块不均匀的木块木屑铺起来的,破破烂烂的一看就知道有些年份了。小飞他们走过木桥后就进入了山林里,不一会就来到一个山洞前,这山洞的洞口不是很大,就跟普通院子大门差不多吧。村长二话不说往山洞走了进去,小飞也紧跟在村长后面,不过这山洞的直径也不是很长,大概走了三分钟就从另外一头出来了。不过另外一头的景色看得小飞直接惊呆了,真不愧是了按花明又一村,如果把外头的景色比作仙界,那么这一头的景色将会是仙界中的极品了。

展现在小飞面前的是一片一望无际的草坪,在天底下,一碧千里,而并不茫茫。四面都有小丘,平地是绿的,小丘也是绿的。羊群一会儿上了小丘,一会儿又下来,走在哪里都象给无边的绿毯绣上了白色的大花。那些小丘的线条是那么柔美,就象没骨画那样,只用绿色渲染,没有用笔勾勒,于是,到处翠色欲流,轻轻流入云际。这种境界,既使人惊叹,又叫人舒服,既愿久立四望,又想坐下低吟一首奇丽的小诗。

在这境界里,连骏马与大牛都有时候静立不动,好像回味着草原的无限乐趣。草坪上还有一些淅淅沥沥的小树苗,不过高度都在一米以下,好像刻意不想要长高一样,在草坪上,聚集着数以万计的美丽的彩蝶,仿佛是密密地丛生着一片奇怪的植物似的,好像一座美丽的花坛一样.它们拥挤着,攀附着,重叠着,面积和体积在不断地扩大.从四面八方飞来的新的蝴蝶正在不断地加入进来.这些蝴蝶大多数像是属于一个大自然的装饰,它们翅膀的背面是各种不同的色彩,上面还有着美丽的花纹,这使它们在扑动翅翼时却又像是朵朵五颜六色的小花.在它们的密集着的队伍中间,仿佛是有意来作一种点缀,有时也舞着少数的巨大的黑底红花身带飘带的大木蝶.

再往前走了几步就来到一颗超大的大树面前,这分钟小飞的下巴都快掉下来了,这树未免也太巨大了点吧,高度至少有五十米左右,小飞抬头望着这颗树王,连脖子都感觉酸了。

小飞:“我说村长大叔,这是什么树啊,还真是够巨大的!”

村长笑了笑说:“这就是我们云隐村的守护神,菩提树!”

小飞一惊:“哇撒,原来这就是菩提树啊,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呢。”

村长:“你知道菩提树吗?”

小飞点点头:“多多少少知道一些吧,很久之前,释迦牟尼在一棵足有百丈高的菩提树下,得道成佛。菩提树或许没有真正告诉释迦牟尼那所谓的真谛,它仅仅是用自己澎湃的生机,包容万物的颜色,让释迦牟尼体会到了自然的空灵与美。于是释迦牟尼的心灵,便在这蓊蓊郁郁的菩提树下,得以升华。所以才有后人望菩提树而感慨万千: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村长惊讶的眼神看着小飞:“没想到你年纪轻轻就懂得这么多啊!”

小飞笑了笑:“因为我背后有个啰嗦的家伙,老是在我耳边重复着学无止境的话题。”

村长笑笑说:“原来是这样啊,其实这菩提树还是有故事呢,菩提树似乎天生来就与佛教渊源颇深,据传说,两千五百多年前,佛祖释迦牟尼原是古印度北部的迦毗罗卫王国(今尼泊尔境内)的王子乔答摩?悉达多,他年青时为摆脱生老病死轮回之苦,解救受苦受难的众生,毅然放弃继承王位和舒适的王族生活,出家修行,寻求人生的真谛。经过多年的修炼,终于有一次在菩提树下静坐了7天7夜,战胜了各种邪恶诱惑,在天将拂晓,启明星升起的时候,获得大彻大悟,终成佛陀。所以,后来佛教一直都视菩提树为圣树,印度则定之为国树。”

小飞点点头:“喔~原来是这样啊,又上了一课,谢谢您了,村长大叔!不过呢,你应该不只只是带我来欣赏这颗菩提树吧。”

村长点点头接着说:“其实这颗菩提树还有一个天大的秘密。”

小飞疑惑的看向村长:“秘密?什么秘密啊?”

村长接着解说:“经祖训记载,这菩提树五千年一开花,三千年一结果,两千年便成熟,你看看那个。”

说着指了指菩提树的某个地方,小飞朝村长指的地方看了过去,只见形状长得有点像芒果的翡翠绿的果子悬挂在菩提树之上,还不时发出微微的绿光来。

小飞:“那个就是菩提树的果实吗?”

村长点点头:“没错,那个就是菩提树的果实,无尚果!”

小飞往整棵树上瞄了一眼:“这么大棵树就一枚果子啊,这也太夸张了吧!”

村长无奈的摇摇头:“这没什么好奇怪的,毕竟这课可是菩提树,又不是苹果树,而且不是一般的菩提树,这颗菩提据祖训记载有着通天之力。”

小飞傻笑着点点头:“说的也是啊!您的话还没讲完吧,请您接着说。”

村长点点头:“经祖训记载,菩提树的无尚果成熟之日,就是菩提树进入虚弱状态之日,简单来说就像是女子的分娩期一样,然而菩提树又被那些妖魔鬼怪或者内心邪恶之人当做眼中钉,所以他们应该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才对。”

小飞想了想:“您的意思是他们有可能会来毁树。”

村长点点头说:“没错,菩提所到之处万物生机,邪气必除,而且祖训还有记载,无尚果拥有一种不可思议的力量,不可落入到任何人之手,必须让它归还于土,要不然会引起天下大乱。”

小飞:“那是什么样的力量呢?”

村长摇摇头:“祖训上没有详细的说明,所以我也不知道了。”

小飞摸摸下巴想了想:“听您说了这么多我大概了解了,您的意思是要我们帮您保护这课菩提树就对了!”

村长:“是的,希望能够借助几位的力量。”

小飞点点头:“我知道了,包在我身上,我会把它保护得妥妥的。”说着向村长竖起了大拇指......

《在这个纷繁复杂的世界里,我们不免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事情,有的让我们忧伤,有的让我们愤怒,有的让我们恐惧,有的让我们彷徨,有的让我们失落等等。这些负面情绪让我们时不时的陷入它们之中,造成我们心灵上的困扰,从而扰乱我们的正常生活。

那么怎么样能不让自己限入负面情绪中呢?有句话叫:心静自然凉。它说的就是当负面情绪袭来的时候,只要自己的内心是平静,那么不管外面狂风暴雨,你始终不动如山。

这个前提是需要你具有及时发现自己处于什么情绪的能力,就是说当你处于负面情绪的时候,你能察觉到自己处于负面情绪,并且及时调整状态,从而平息自己内心的负面情绪的能力,这种能力往往高情商的人具有。

那么我这种低情商的人,怎么办呢?不可能眼看着自己被负面情绪冲昏头脑吧!我是这样做的,每当自己处于负面情绪的时候,我就会在心里默念: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如此循环往复的配合押韵多重复几次,往往负面情绪就会得到平息,消失无踪。

在这个过程中要配合呼吸的节奏,让自己的呼吸更加的深沉悠长。

呼吸是为你提供氧气的,人没有氧气就会窒息而死,这点大家都知道,但是呼吸对我们的重要性却很少人知道。呼吸是你的内部能量与外部能量相沟通的一个渠道。

我们时时刻刻与环境进行着能量交换,这使得我们的生命得以延续,深呼吸代表着你与环境的能量交换更加的彻底,这样你的能量充足了,负能量被抵消之后你的能量还是处于一个平稳状态,自然就不会受负面情绪控制了。

真有这么神奇吗?是的,反正对我有用。你也可以试试。那么说真要有个前提的话,就是你还要能理解“无”这个字的真正含义。从生到死:生有、死无。生真的是有吗?死真的是无吗?简单的讲就是我们从自然中来归于自然。这是一个我们并不了解的能量表现形式的循环过程。

所以我们本来就不知道,你就没有必要为了不知道的东西而心生烦恼。其实我们的情绪都是外界给我们的刺激反馈罢了。你仔细想一想你的情绪,不是你自己生成的吧?都是外界的事物刺激造成的。

既然都是外界的事物了,又不是你本身的事物,你为了一个身外之物烦恼个什么劲啊?就算是自己身上的问题,那么也没必要烦恼的,它其实是在提醒你,你的某些习惯是不对的,需要改改了。

中医讲怒伤肝,悲伤肺,恐伤肾,喜伤心,忧伤脾胃。这些情绪怎么来的,可见你自身的问题还是外界的刺激反馈造成的。就算你不信中医,但是你应该相信情绪是一个电信号,它可以刺激你身体产生某种化合物,作用到你的身体里。

所以别拿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遇到问题解决问题就是了,没必要产生额外的情绪。你要说这不是冷血吗?错,这是大智若愚,这样的人往往才最具有人生智慧。》

目 录
新书推荐: 霍格沃茨之大文豪 旧神残梦 深渊奴隶主 地狱天使的预约 那一天,光从我们头顶消失 盘龙之紫金传说 神秘复苏之我不怕死 大恶魔续集 绯色国度 来自星空的诡秘入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