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奇幻 > 地狱天使的预约 > 第二十七章 误会化解

第二十七章 误会化解(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阿祖快收手吧 我能修改自己的剧本 农女致富带上某宝来穿越 我的诡异人生 九天梦星河 漫威之游戏召唤 狠宋 LOL关键局先生 沙中的侠 指环王之魔兽降临

远处的地平线上,一轮太阳将要落下,西天的晚霞挥动着绚丽的纱巾。膜糊间,遍地的小草都镀上了一片金黄色。晚风吹起来,一支支狗尾草摇响一渠黄昏的抒情曲。一排排白色的小木屋出现了,像童话一般精致,又像梦一样美丽。夕阳西去,一盏茶饮到无色,无味,暮色渐起。拈一朵花,端坐禅房,静寂,燃一炷香,菖蒲上默诵经文;凉的夜,如注的雨,落打荷叶声声起,可否,凝聚我所有念,于佛前虔诚的祈祷,佑:青城无恙,亭廊深巷歌吟唱,岁月静好,静好安然。在这美好的夕阳之下应该是安心的欣赏大自然所给予的美色,可是现在的情况恰恰相反。在这血红色的夕阳之下,一座废弃的旧大楼屋顶上站着个酷气十足的女子,一身白色有型的制服,修长的白色风衣在微风的辅助下轻轻的摇摆着,风衣背后用红色线刺绣上去的(白马流)三个字在夕阳的普照下显得格外耀眼,此女子不是别人,就是白马流的组长青兰,她一脸严肃的表情一直盯着夕阳西下之处。而她出现在那里仅仅只是一个误会,两位学妹还在不知情的昏睡中。

另一头小飞也换好了衣服,然后带着满是疑惑的心正往邀约地点旧大楼方向走去,在血红色的夕阳之下影子在不停的高低起伏着,好像在预告着什么一样。小飞很快就来到了废弃大楼底下,这是个五层楼的一座不算小的楼房,墙面已经出现了多处裂痕,而且墙面到处都是涂鸦,看样子已经废弃很久了。小飞仰头望着这废弃楼的屋顶方向,有一种很不安的感觉若隐若现的浮现出来,但是小飞觉得该面对的事还是要面对,逃避的话永远解决不了问题的。想好了后拖着沉重的步伐迈向阶梯,每当上一个阶梯,心中的紧张会随着阶梯的数量增加一分,越往上心就绷得越紧。

青兰正背对着顶楼的门口,眼睛一直放在夕阳西下的方向,嗒...嗒...嗒...隐隐约约听到楼下传来时轻时重不平衡的脚步声,没多久后咯......一声。顶楼的铁门渐渐被打开,小飞双手插着裤兜已经站在了青兰身后。

小飞看了下青兰看的那个方向,然后笑了笑说:“这里果然是个欣赏夕阳的好地方,无论高度,还有角度都恰到好处。不过呢,你喊我来这种地方应该不可能只是想要让我陪你欣赏这美景而已吧。”

青兰头都没有回:“你为什么这么做?她们到底哪里得罪你了?”

小飞一脸懵逼:“喂喂喂~你到底想说什么?!”

青兰:“你还要装吗?”说着慢慢转过身来。

青兰:“我在问你,你为什么把她们伤成那样,到底为什么啊!”

小飞越听越糊涂了:“喂喂~我说大小姐,你到底在跟我扯些什么啊,我怎么么完全没听懂呢!?”

青兰紧握拳头,咬牙切齿:“平时看你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看来都是装出来的,想不到你居然会是这种人,连个小女生都不放过?!你个衣冠禽兽。”

小飞听得直接要昏倒:“等一下,等一下,你到底在说什么啊,什么叫做连小女生都不放过,你好好把话给我说清楚了。”

青兰从身后抽出一把木刀,虽然只是把木质的,不过看似不是一般的木刀,上面还发出一股相当强烈的气息,一种逼迫之力。

青兰紧握木刀盯着小飞:“做出这种事来,还在那里装蒜,竟然如此我就打得你承认自己的罪行为止!”

说完一个箭步飙了过来,轰`屋顶上一声巨响,决斗拉开序幕。就在这时,这栋楼的隔壁死角那边站着几个黑衣人,那几个黑衣人就是毛小强跟他的那帮手下,看着小飞这边的打斗露出一脸猥琐的笑脸。

毛小强:“打得好,打得妙,给我往死里打。”

老猫:“强哥,您觉得他们两个谁会赢?”

毛小强:“谁赢谁输都无关紧要了,总之两虎相争必有一伤,依我这段时间的观察,这两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呢,等到他们两个两败俱伤后,咋们再来个渔翁之利,到时候我想老大会好好奖赏我们一番的。”

老猫听了点点头:“真不愧是强哥,果然有一套。”

毛小强食指放到嘴边:“嘘...低调!低调!”说完露出猥琐的笑容。

就在这时躺在学校保健室的芳子跟思羽终于清醒过来了,白马流的其他成员也正陪着她俩,看到她俩醒过来大家脸上都露出笑容。

小葵边擦眼泪边说:“真是的!副会长,思羽,你们俩终于醒过来了,真是吓死人了。”

神臧看着她俩点点头:“太好了,你们感觉好些了没。”

芳子跟思羽互看了一眼,芳子:“奇怪?这里是?”

子然:“这里是保健室啦。”

芳子:“奇怪了,我怎么会在保健室呢。”

小葵:“你们怎么都不知道了呢,你们被林同学打伤了不是吗。”

芳子疑惑的看着她:“你在说什么啊?”思羽慢慢的想要起来,子然赶紧过去扶了一把。

思羽着急问:“大姐头呢?他去哪里了!”

小葵:“听说你们被林同学攻击了,所以她说要去帮你们出这口恶气。”

芳子跟思羽一听吃惊的互看了一眼:“糟糕了,事情大条了,这下子误会可大了。”

其他人好奇的看着她俩,小葵:“怎么回事啊?什么误会啊?”

芳子一脸紧张的表情说:“没时间跟你们解释了,快告诉我他们现在在哪里?”

神臧:“好像是说在隔壁的那栋废弃大楼顶上来着。”

知道位置后的芳子跟思羽连门都来不及过了,直接从窗户跨越出去直奔向废弃大楼方向,其他成员也忙不赢思考那些有的没的了,也

跟着追了过去。

小葵边跑边吃惊的说:“好奇怪喔,明明伤得那么重,却跑得那么快,看来这次的骚动真的有问题呢。”

子然:“别说了,不管是什么我想待会就会知道了,速度快点,要不然追不上了。”

小葵:“嗯,说的也是。”芳子她们俩因身体还没完全康复,再加上刚刚醒过来就跑来了,因此才跑到废弃楼的楼下就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她们俩在楼下就听到了楼上那场大骚动,于是喘了几口粗气紧接着往楼上赶过去。此时毛小强他们已经注意到芳子她们的动静,于是给了老猫一个眼神,老猫点点头慢悠悠的离开了。芳子她俩一脸焦急的表情一口气往楼上冲过去,就在刚要跑到最后一个楼层时被挡住了去路。老猫跟一个手下双手叉腰,背靠着墙,一脸邪恶的笑容正盯着她俩看。

思羽一惊,看着老猫说:“你不是那个......”

老猫点点头:“没错,没错,我就是那个给你们通风报信的人。”

思羽:“你们到底想怎样?”

老猫笑笑竖起拇指往身后指了指说:“没什么啦,上面他们两个正玩得尽兴呢,我呢只希望你们别去打扰他们仅此而已。”

芳子:“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先把我们引过去暗算了,接着把这罪行嫁祸给林同学,这样一来就可以离间白马流成员跟那几位转学生,等到我们两伙人两败俱伤后你们便可做渔翁之利了。”

老猫拍了拍掌:“哎呦!不错嘛,真不愧是白马流的副会长,分析能力挺强的嘛,不过没有奖励喔。”

思羽一咬牙:“你们实在太卑鄙了!”说完冲了过去,老猫他们两人高举腿,一脚就将思羽击退回来,芳子立马接住了思羽。

芳子:“我们一起上!”

说完摆出战斗姿势,思羽听了点点头紧握双拳。本来这栋楼因废弃太久了,因此很破烂了,再加上这次小飞跟青兰两人的激烈打斗更是弄得破烂不堪。因为小飞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邀约过来的,因此小飞几乎是处于躲闪的转态下,没有想要回击的意思,可这些举动反而造成了反效果,在青兰眼里小飞的招招忍让却成了小飞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感觉就像小飞压根瞧不起他!因此青兰更是火冒三丈,一招比一招给力。

小飞冷汗直流:“这丫头是真的疯了吗?好像真的要致我于死地!”

马尚木刀的气流不是盖的,一旦被波极到那可不得了,就像被真刀砍了一样,而且缺口还很平滑。

小飞一边闪躲一边说:“我不是已经说过了吗,这真的是一场误会

啊,我什么都没做过。”

青兰大喘粗气:“你给我闭嘴,你这卑鄙无耻的小人。”

说完转身一劈,三条木刀的气流散发出红色的光芒向小飞袭来,小飞双手交叉用鳞盾挡了下来,虽然是挡下来了,不过威力实在太大了,小飞被震退了十多步,脚已经退到屋顶的边缘了,踩烂的水泥块在一楼坠落了一堆。虽然说小飞拥有迅速愈合的能力,不过衣服终究还是普通的布料,这会小飞的衣服已经被折腾得破烂不堪了,因为小飞并没有认真对打,因此青兰仅仅只是衣服上粘了些灰尘而已。另一头的芳子跟思羽与老猫他们的对打完全是一面倒,因为她俩的身体还没康复根本就使不上劲来,老猫倒是占到便宜了,换做是平日,他们两个根本不是芳子的对手。

芳子大喘粗气露出无奈的表情:“对不起了大姐头,还有林同学,都怪我们没用,连累你们了,真的很对不起!”

勾魂:“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这时勾魂跟花无缺已经出现在老猫他们两人身后了,吓得他们两人赶紧往下撤下来。

花无缺:“原来是你们几个小混混在挑拨离间,我想也只有你们这些无聊的家伙才做得出来这种没有营养的事。”

芳子又惊又喜的表情:“勾魂同学,花同学,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勾魂:“没什么了,今天上课时青兰小妹妹的举动让我觉得有点问题,所以才跟过来看看的。”

花无缺复合道:“结果还真是有问题呢。”

勾魂指了指楼上:“上面需要你们,虽然小飞很耐打不错了,不过再怎么耐打也是个人啊,你们再磨蹭下去的话我怕神也撑不住了。”

芳子跟思羽犹豫了下,花无缺向她们点点头:“你们快点上去吧,这里就交给我们好了。”

芳子她俩听了点点头,接着往楼顶赶过去。青兰一脸愤恨的盯着小飞,因打得太过于激烈衣领都被汗水湿透了。

青兰:“你当真不还手吗?你就这么看不起我吗?就像对付芳子她们俩一样,拿出干劲啊。”

说着木刀在前方挥动几下,画出个字符来,接着木刀朝天一指,天上突然聚集起一团诡异的乌云来,小飞看着这团乌云感觉不太妙,于是运起三重结界将自身覆盖起来。

小飞:“奶奶个熊,被这招打到么还得了,不死也得剩半条命。”

芳子:“兰,快住手!”

这时芳子她俩互相搀扶着站在小飞他们侧面了,青兰看到芳子她们立马终止了术式。

青兰:“副会长,思羽,

你们怎么来了!”

芳子:“兰,你误会了,打伤我们的并不是林同学,其实,打伤我们的人是......”

毛小强:“没错!没错!就是我们打伤她们俩的。”毛小强跟他的手下陆陆续续从死角走了出来。

毛小强:“真是的,我还以为可以让你们多玩一会的,看来老猫那

小子没有拦住二位嘛,还是说你们还有新的援军不成。”

就在此时楼下的勾魂二人轻轻松松将老猫他们打趴了,然后坐下来闲聊起来。

勾魂:“我说这两个咖未免也太弱了点吧,根本不用吹灰之力嘛。”

花无缺:“就是说,看来上面也解决了呢,已经没有动静了。”

勾魂笑了笑:“管他呢,上面有他在,根本没有我们插手的余地。”

毛小强自恋的摸了摸发型接着说:“不过也无所谓了,本大爷也不是什么泛泛之辈喔,竟然他们那么没用,只有本大爷亲自出马了。”

青兰一脸严肃的表情盯着他:“你刚刚说什么来着?”

毛小强挠挠头:“喔~我说了,我也并非泛泛之辈。”

青兰摇摇头:“不是,我是问你刚刚露面时说的那句话。”

毛小强想了想:“哦...那两个丫头就是本大爷打残的,你有什么不满吗?!”

青兰冷冷的笑了下:“废话,我当然是不满了。”

说的同时木刀上裹起一层血红的气息,一层层杀意从青兰身上散发出来。青兰正准备出招时突然间轰~一声巨响,毛小强他们几人全被击飞了,东一个西一个落在四周,疼得在地上打滚。青兰往刚刚毛小强他们站的位置看过去,只见小飞半蹲在那里,右拳紧握着,还磁磁磁~~~发出电流的声音。青兰一脸惊讶的表情看着小飞。

心想:“没想到他居然那么厉害,如果他刚才还手也不至于被我弄那么惨,我也真是的,居然把事情弄这么大条。”

小飞慢慢站起来,拍了拍手说:“这几个家伙还真会惹麻烦,刚刚说话那么嚣张,原来就这点能耐啊。”

小飞正要过来青兰这边,毛小强颤抖的手举起一杆自制火枪正瞄向小飞这边,青兰跟芳子他们

注意到了,异口同声大喊起来:“林同学,小心后面......”

只听砰...一声,一颗发着热能量弹珠般大小的子弹朝小飞这边飞过来,只见小飞不急不慢举起手挥了过去,天之丛云瞬间出现在小飞手里,并且一剑将子弹弹了回去打在毛小强的双腿之间,吓得他直打哆嗦。

龙佑:“喂喂喂~怎么搞的啊,这里本来就已经很破烂了耶,你们还好意思加以破坏。”

这时白马流的其他成员也陆陆续续过来了,因为都是跑着过来的,所以个个都是气喘吁吁。白马流的成员看到毛小强都无奈的摇摇头。

小葵:“怎么又是他啊,真搞不懂这家伙到底在想什么。”

龙佑叹了口气:“我想他这是第二十一次以这种方式出现在我眼前了。”

神臧:“就是说啊,他的脸皮也有够厚的。”

这里的事情理清后大家又把芳子跟思羽送回了本区的小医院,在送她们去医院的途中芳子她俩把事情的真相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所有的成员。

青兰惭愧的低下头:“原来是这么回事,都怪我太冲动了。”

龙佑笑了笑:“所以我才经常提醒你们,遇到什么事件也好,先冷静判断别激动,这下子尴尬了吧,记得跟林同学好好道个歉,知道了吗。”

青兰听了点点头:“知道了,会长,就算你不说我也打算这么做。”

青兰想了想又说:“我觉得上次异形事件帮了我们一把的人好像就是林同学。”

小葵挠挠头:“你是说帮了我们却没有露脸那次,是真的吗?”

青兰点点头:“绝对不会错的,因为刚才林同学当下子弹时发出的的气息跟当时的气息同出一撤,看来我不单单只是跟他道歉,而且还要谢谢他曾经救了咋们。”

龙佑笑了笑:“你这小丫头,记得最重要的是诚意!”

青兰:“是是是~会长大人!”

这时的小飞已经换上一身新衣服了,盯着那套破烂不堪的衣服喃喃自语着:“唉,我上辈子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这些天都没有一天是正常的,感觉就像在拍电影,天天都有麻烦事上门,老天啊,就不能让我安安心心的过个正常的一天吗!”

这时楼下传来蕾雅的声音:“小飞,吃饭了,赶紧下来了。”

小飞:“喔~知道了,这就下来。”

小飞漫不经心走出自己的房间,拉上门下楼去了,破烂的衣服就像战国时期的旗帜,在窗口随风摇摆着。

目 录
新书推荐: 霍格沃茨之大文豪 旧神残梦 深渊奴隶主 地狱天使的预约 那一天,光从我们头顶消失 盘龙之紫金传说 神秘复苏之我不怕死 大恶魔续集 绯色国度 来自星空的诡秘入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