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奇幻 > 地狱天使的预约 > 第十九章 巧 遇

第十九章 巧 遇(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阿祖快收手吧 我能修改自己的剧本 农女致富带上某宝来穿越 我的诡异人生 九天梦星河 漫威之游戏召唤 狠宋 LOL关键局先生 沙中的侠 指环王之魔兽降临

小飞坐在医院的床上发呆,其实他的伤完全不用住院的,只是他想换个环境慢慢思考。脑子里全部都是黑龙说的那些话,当然不是气他的那些话,因为小飞没那么小气也知道自己到底有几斤几两,他真的想知道林忠天是不是真的跟自己有什么关系,话说铁面人也没有再找过他了。蕾雅看到小飞一脸呆瓜样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于是爬到小飞怀里依偎在小飞怀里听小飞的心跳。

蕾雅:“额...心跳正常,看看脉搏。”

说着抓起小飞的手:“咦,也正常啊,没毛病呀,小飞啊,你是怎么了?”

小飞笑了笑双手搂住怀里的蕾雅:“没什么啦,只是有些事想不明白而已。”

蕾雅:“喔,是不是关于那个林忠天的事啊。”

小飞点点头:“是啊,你还挺聪明知道我想什么。”

说完小飞往蕾雅额头吻了下,蕾雅刷一下脸全红了把脸完全埋进了小飞怀里。小飞费了大半口水才劝蕾雅回去,而自己一个人留在医院里,为了安全起见让上官木莲与蕾雅随行了。勾魂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了,都已经三天了还没有他的半点消息,他的帮手难不成在国外啊。

小飞随手从桌上捡了个苹果,他东看西看摇摇头把天之丛云拿了出来开始削苹果。

墨香看了大叫起来:“喂喂喂,干嘛呀你,你拿天之丛云削苹果啊。”

小飞挠挠头:“干嘛大惊小怪的,有什么关系嘛,你没看见没有水果刀吗。”墨香往果篮的把子上指了指,水果刀就插在果篮上,也不知道小飞在想什么,连把水果刀都看不见了。

小飞穿上衣服然后对墨香道:“你别跟着我了,先回去我姐那边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墨香抓了下后脑勺:“喔~墨香知道了!”小飞从医院出来后就漫不经心的走在大街上。

疾风跟残影毕竟是第一次来市中心,因此两人都开心得不得了,疾风因为性格的关系还把持得住,显得比较淡定,而残影就不是了,开心得完全顾不上什么风度之类的。疾风看着那开心得发狂的残影无奈的摇摇头叹了口气,不过话又说回来自己也蛮开心的,只是她好面子不敢表露出来而已。

疾风心想黑龙圣主都不见踪影好些日子了,也没有再召见她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呢。不过又想想黑龙圣主那么厉害根本不必为他担忧,既然圣主叫她们待命还是不要尚自行动为妙,因此又投入游玩当中。疾风刚刚经过一家婚纱摄影店时被一套婚纱吸引住了她的眼睛,一套漂亮的白色婚纱套在模特身上放在玻璃柜里。疾风贴着玻璃陶醉的望着里面的那套婚纱,还出现了幻想,疾风穿着婚纱慢慢的从人群中穿过伴随着热烈的掌声,而群众还主动拿起相机为她拍起照来。老半天疾风才慢慢回过神来,心想什么时候才有机会穿上那件婚纱,走时还觉得很不舍的多看了几眼。

这时问题又来了,当疾风回过神来后才发现跟她的妹妹残影走散了,疾风急得到处张望起来,还边喊边找的,心想这下完了,这么大的市区上哪去找啊。于是她想先去她们住的酒店等等看,说不定残影也在找她找不到的话应该会回来吧。

而此时的残影正在看集市里有人在耍猴戏,看完猴戏又看杂技,手里拿着个七彩风车,看她玩得是多入迷啊,姐姐都玩丢了还不知道呢。

等她离开集市后吓了跳:“咦,姐姐呢,刚才不是还在一块吗?”

残影的刚才已经是上午的时间了,残影喊了几声后好无助的走了,她的确有像疾风说的那种想法,但是残影试着回去时才发现自己已经迷路了。她这会看哪里都像回酒店的路,事实上哪一条都已经不是了,残影无助的走在车路边,心情好低落啊,肚子咕咕的叫个不停,姐姐拿给她的也就几个零花钱,早就买吃的花完了。疾风没有把钱平分给她也是有原因的,残影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省着用,再多的钱也不够她花。

天快要黑了,残影坐在一个小花园的石凳上发呆。这时几个小流氓看到残影那愁眉苦脸的样子,流氓小弟:“大哥,您看那里,有个靓妹呢,长得超正点的。”

流氓大哥:“哎呦,看她样子需要我来安抚下嘛。”说完几个流氓围了上去,残影猛站了起来。

流氓大哥:“美女,看你心情不好需要我安慰下你吗。”残影什么也没说就想走,可是几个小流氓不打算放她走。

流氓大哥:“哎,急什么,给爷乐呵乐呵对你有好处。”几个小流氓缠着残影不让走,还对她毛手毛脚的,残影有点急了,从袖子里慢慢抽出个苦无来。

小飞:“喂喂喂,前面那几位大叔,你们可真够贱的在这欺负小女生啊。”看到小飞残影又慢慢把苦无收回去。

流氓大哥:“臭小子,多管闲事,想要英雄救美啊,兄弟们给我教训他一下。”

话才说完小飞已经三下五除二把几个小流氓全部放倒了,流氓大哥见状连滚带爬的逃跑了,小飞拍了拍手上的灰走了过来看了下,残影那16岁左右的身形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他。

小飞:“小妹妹你没事吧,夜晚最好别来这种人少的地方,你这种漂亮的小姑娘最容易引起像这种小流氓或小混混。”

说的同时指了指放倒在地上鬼哭狼嚎的小流氓,残影看见小飞那帅气超酷的英姿情不自禁的脸一下红了,心想这个葛哥好帅啊。

小飞看残影望着他一动不动,又看看她的脸好红呢,以为是被吓的赶忙解释:“唉唉唉,小妹妹你别怕啊,我跟他们不是一伙的,我只是来救你的啦,你不信的话我现在就走了。”

残影听见帅哥要走了当然不舍了,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于是忙叫道:“喂,那个,我没那个意思了。”

小飞:“额......那就好,反正你也安全了,我确实也得走了。”

残影急了:“等一下。”

小飞奇怪的回过头:“小妹妹,还有什么事吗?”

残影把小飞叫住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那个...那个....刚才谢谢你!”

小飞抓抓后脑勺:“喔,哎呀不用客气了,举手之劳而已。”

这时残影的肚子又咕咕~的响了起来,小飞傻笑着看了看残影,残影又羞愧得低下头。反正自己也有些饿了就随便找了个路边摊买点吃吃,因为太饿了残影完全不顾美女形象狼吞虎咽的大吃起来。

小飞笑了笑:“慢点吃,小心噎着。”

小飞没想到残影的个头小小的居然这么能吃,一桌的菜小飞才吃了点而已就让她吃完了。

小飞:“吃饱了吗?没吃饱就再点些。”

残影点点头:“吃饱了,吃饱了,吃得好饱喔。”

残影正准备拿衣服去擦嘴,小飞赶紧抽了点纸巾给她:“来,擦嘴用纸巾擦嘛,别用衣服擦,弄脏了。”

残影慢慢接过小飞手里的纸巾,不小心碰了下小飞的手指,这感觉好像被电了一下,情不自禁的脸上又露出一丝红霞。

小飞奇怪的问:“你怎么会饿成这样啊?看你的样子应该不是本地人吧?”

残影:“其实我是日本人,我家在...京都市区里,是跟我姐姐执行任务...喔...不是,额...出来玩,我跟姐姐走散了,才会......”断断续续的让小飞感到头疼啊,不过至少听出了残影是迷路了。

小飞:“哦哦哦,原来是这么一回事,那你知道酒店的名字吗?我或许可以带你去。”

残影:“我忘了,严格来说我也不懂中文。”

小飞:“不是吧!国语说这么溜居然不懂汉字。”

残影惭愧的笑了笑:“对不起啊,因为国语是我从电视上学的。”

小飞马上石化了,话说是电视上学的,原来日本妹纸如此流逼。残影:“对了我的名字叫做残影,恩人葛哥怎么称呼?”

小飞:“我叫林小飞,叫我小飞就可以了。”

残影:“喔~谢谢你今天的救命之恩,还有谢谢你请我吃这么多好吃的。”

小飞笑着无奈的摇摇头,心想还说是市区的人呢,连这些虾丸,鱼丸都不知道,八成就是乡下来的。

残影做出个委屈的姿势:“我可不可以......”

小飞:“可以,你先暂时到我那边住下了吧,反正现在你也没地方去,我会尽量想办法帮你找到家人的。”

残影一脸感动的望着小飞:“我还没说你怎么会知道我想说什么?”

小飞笑了笑:“现在你这情况不猜都能看得出来的。”

小飞带着残影往回家的路上走去,残影时不时的偷看着小飞,心想如果能找到他那样帅气的男朋友那该多好。

残影看没话说了,于是故意找话题:“小飞葛哥,你是怎么会出现在小花园附近的?”

小飞:“喔,那个啊,因为今天心情有点烦躁,所以像无头苍蝇到处闲逛,逛着逛着就遇到你了。”

残影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心想难道这就是姐姐所说的缘分吗,真的感觉好神奇喔。小飞并没有带残影去他自己家里,而是带到了蕾雅家,毕竟自己家里不方便嘛,再说了大晚上的带个小姑娘回去难免会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小飞把残影交给了蕾雅,还把遇到残影的经过全部一字不漏讲给了蕾雅,以及残影现在的困境,蕾雅看她可怜再加上小飞有求于她毫不犹豫的就答应收留残影。

小飞回去时残影正从窗户望着小飞远去的背影,严格来说残影第一眼见到小飞时她已经对小飞产生好感了,而小飞根本毫不知情,只是感觉背后有股微暖的气息,于是回头看了下,没什么嘛,接着继续赶路。小飞走后蕾雅便开始缠着残影给她讲讲有关她的事,残影天生就不是个说谎的材料,所以能答就答,不能回答的就以不方便回答的理由带过,虽然这样子但她们俩还是瞎谈到了很晚才睡。

残影醒过来时天已经亮了,蕾雅也已经起床了,留了张字条给残影可是残影又看不懂中文。于是她打算出去看看可不可以找个人帮她念一下,因为晚上聊天时蕾雅跟她说过有事可以找黑衣人帮忙。残影一开门刚好有个黑衣人保镖经过那里,于是残影赶紧拦住他。

残影笑笑道:“你好!不好意思我不懂中文,可以麻烦你下吗?”

说的同时把字条递给黑衣人保镖,黑衣人保镖看了看道:“喔,原来您是大小姐的朋友啊。大小姐是这么说的,她要去上学了,饭菜已经吩咐佣人给您准备了,如果还有什么事尽管找我们。”

残影:“哦,呵呵,谢谢啊小哥。”

黑衣人保镖:“不必客气,如果您有什么事尽管找我们便是了。”

残影:“好的,谢谢了。”黑衣人保镖鞠个躬走了,没多久女佣就把饭菜拿了进来,好丰盛的早餐呢,都是残影没吃过甚至见都没见过的,不过吃了几口又没胃口了。她盯着满桌子的菜,满脑子全是遇到小飞时的画面以及请她吃饭时看着她笑的画面。

残影挠挠头在屋子里走来走去的,心想难道这就是想念一个人的感觉吗,这种感觉真的好微妙好神奇啊,跟想念姐姐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啊。残影在蕾雅房间里坐立安,最后实在受不了了决定去学校看看,于是让黑衣人保镖开车把她送到了学校附近。

残影从曾经黑龙站的位置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小飞的位置,小飞正在专心听讲,而小飞右侧就是热情款待她的蕾雅。因为学校里闲杂人等不可以入内,所以残影只能远远的看着。花无缺已经被选为学习委员,因此他上讲台拿卷纸要发给底下的同学们。花无缺上台时当然要经过小飞旁边了,残影看到那个白发男生好帅,比小飞还帅气n倍呢,但是奇怪的是对花无缺她只提得起一时的兴奋,心里还是只对小飞有感觉。

把妹妹弄丢的疾风急死了,在酒店等了一天一夜都没回来就出去到处寻找,见人就问有没有看到样貌跟自己一模一样穿一身黑色休闲衣的人。问了有百人多也没问出来,干脆以忍者的身手飞檐走壁找寻,找了好一阵子也没有找到。疾风站在一座天桥的顶端,看着脚底来来往往的车辆感觉好无奈。

疾风:“怎么办,这死丫头跑哪去了,真是的快急死人了。”虽然姐妹俩平时关系不是很好,但是毕竟是姐妹嘛,疾风这会真的比什么都急,就像热锅上的蚂蚁。心想不能再这么拖着了,得赶紧找到她,人生地不熟的倒是不担心遇到小流氓,担心的是遇到强敌那可就不妙了。

小飞无意间感觉有人在偷看他于是往窗户看了过去,残影感觉被发现马上蹲下去藏了起来,紧张得心跳声大得自己都能听得见,小飞看没什么人挠挠头心想是不是因为最近太烦了出现错觉了。

到中午了,同学们又要出来活动了。阿达跟小马像以往一样准备去隔壁咖啡厅等小飞,不过这次多了个人,就是小马的表白成功了,现在呢已经跟琳儿相处当中。小马跟琳儿处得相当好,每天都是在大庭广众之下秀恩爱,不过这对自认为花花公子的阿达打击还挺大的。

小马:“热不热啊,来给你扇扇风。”

琳儿笑了笑:“谢谢,你自己也扇扇吧,看你都出汗了。”

阿达瞪了他俩一眼:“喂喂喂,你俩够了没有,要秀恩爱离我远点。”

小马笑了笑:“你是羡慕还是嫉妒啊。”

阿达:“哎哟,鬼才稀罕,我是谁啊,妹子要多少有多少,整天就只会缠着我,却没有一个是我的菜,我还在伤脑筋怎么把她们打发走呢。”

小马:“你就使劲吹吧你,刚才你那番话反过来说的话估计谁都信。”

琳儿:“好了,咋们快去吧,林同学都可能要来了。”

小马:“走吧,醋坛子,信你了还不行。”

这时阿达看到残影一个人在学校旁的草坪上玩跳格子,在那一蹦一蹦的,残影今天穿的衣服是蕾雅的那身可爱造型的小红帽服饰,再加上残影本身就很可爱,这么一蹦一跳的显得更萌更可爱了。看到这阿达简直被定身了一样,一动不动的看着残影,小马跟琳儿好奇的往她看的方向看过去。

小马:“哎呦我去,我以为在看神马呢,我敢打赌这女生一定又是哪户人家的千金大小姐,你是追不到她的了。”

阿达笑了笑:“走着瞧!”

小马无奈的摇摇头心想当我第一天认识你啊,每次都这么说结果每次都失败而告终。阿达抬头挺胸的走了过去,来到残影跟前笑了笑:“你好啊小美女,你在这里干嘛呢?”

残影经过上一次的小流氓袭击后对那一类的话变得相当敏感,所以把阿达也看成了小流氓。

残影:“你是谁,想干嘛?”

阿达:“哎,别紧张,只是想和你交个朋友而已。”

残影挠挠头:“交朋友?”

可是残影却觉得这家伙一定没安好心,残影没留意脚下,不小心一下踩在玩跳格子用的石头上,刷~一下滑到了,阿达赶紧伸出双臂扶住了她,顿时两人面面相视。阿达看着怀里的残影看傻了,残影那苗条又娇小的可爱身形就像魔法般

定住了他。

残影看阿达那傻愣愣的表情跟个色狼一样,她马上使出擒拿手抓住阿达的手按在他的背上。

残影:“你个大胆淫贼,敢对小姑奶奶无理。”

阿达感觉好委屈啊,他万万没想到事情会弄成这样子:“什么淫贼啊,我看你摔倒了只想扶扶你而已啊大姐。”

残影:“还敢狡辩。”

小马跟琳儿看到了吓一跳,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赶紧跑了过来。

小马:“那个...那个...这位女士有话慢慢说,到底有什么误会啊?”

残影:“你们是一伙的吗?”

小马:“你别太激动啊,我们并没有恶意的。”这时小飞刚好出来了,看见残影正在虐阿达的那一幕大吃一惊,急忙跑了过来。

小飞:“喂喂喂,残影啊,赶紧松手啊,他的胳膊就快让你妞断了。”

残影:“咦,小飞葛哥,你来了,这个淫贼想要对我无理呢。”

阿达真是有哭无泪:“我都说了是一场误会啦,什么淫贼啊。”

残影:“你还嘴硬。”

小飞无奈的擦了下冷汗:“残影啊,他不是淫贼,是我朋友来着,只是个属于比较喜欢玩的那种类型而已啦。”

阿达:“大小姐啊,请您高抬贵手吧,赶紧把你的玉手松开了,又不然我胳膊真要被你妞断了。”

残影赶紧把阿达松开然后笑了笑:“对不起啊,我不是有意的,抱歉抱歉。”说的同时鞠了几个躬。

阿达虽然感觉好委屈,不过又舍不得对残影生气。于是脸都没回摆摆手:“算了,不知者不罪,反正我也无所谓。”

阿达又愣了下:“你刚才喊小飞啥?小飞...葛...哥...!没听过你丫有妹妹啊。”

小马:“喔,原来是自己人啊。”

残影:“我喜欢怎么喊关你什么事。”

阿达一听又吓一跳:“呵呵呵,言之有理,你随便怎么喊都行,你开心就好。”

小马:“到底怎么回事啊,感觉有点乱啊。”

小飞:“不是吧,就算聊也不一定要在这里聊吧,走吧去找个地方坐下来慢慢整理给你。”

说完几人往老地方咖啡厅去了,阿达还不时的偷瞄着残影,残影发觉后瞪了他一眼,吓得他猛咽下口水。

目 录
新书推荐: 霍格沃茨之大文豪 旧神残梦 深渊奴隶主 地狱天使的预约 那一天,光从我们头顶消失 盘龙之紫金传说 神秘复苏之我不怕死 大恶魔续集 绯色国度 来自星空的诡秘入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