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奇幻 > 地狱天使的预约 > 第六章 荒岛奇遇

第六章 荒岛奇遇(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阿祖快收手吧 我能修改自己的剧本 农女致富带上某宝来穿越 我的诡异人生 九天梦星河 漫威之游戏召唤 狠宋 LOL关键局先生 沙中的侠 指环王之魔兽降临

太阳就快下山了,喔,不对,应该说是快要从海平线消失了。两人便进岛去了,看看岛上有没有人住,顺便可以借住一宵。走了没一会就来到一个渡口,这个渡口已经破烂不堪了,至少荒废了百年有余了吧。

小飞一下惊呆了,这个地方怎么跟梦里看见的那个渡口那么像,对了,应该还有石碑。小飞在东找西找,蕾雅奇怪的望着他,小脑袋晃来晃去样子超萌。

小飞傻笑着说:“呵呵,这里应该是渡口,那么应该有石碑的,找到石碑就可以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了。”

蕾雅听了点点头:“嗯嗯!”

于是做了个手势(我们一起找),这个手势的话一般人都会看,小飞点点头表示同意。

找了很久总算找到了,石碑不是很大,上面已经长满了绿草青苔,被数十棵树苗给遮住了,所以很难被找到。小飞把树枝扒开,把石碑清理了下,两人看着这石碑上的字傻了。不是石碑有惊人的能力,而是有失望的能力;石碑上除了(岛)字其它字完全看不清了啊。

不过小飞的直觉告诉他,这里就是幽谷岛没有错,那个在梦里出现过的地方,环境超级像的,加上这个石碑还有那个熟悉的海滩这些都是证明。

小飞:“走吧,天快黑了我们得找个地方落脚才行!”说的同时看了看天,也不知道这里会不会有毒虫野兽之类的,想到这里还真是有点毛骨悚然。

天慢慢的暗淡了下来,小飞他们还没有找到可以落脚的地。走到一个小山坡时蕾雅拉了拉小飞的衣角,然后指了指对面,小飞往蕾雅指的方向看过去,原来是个小房子。

小飞傻笑着说:“汗,蕾雅你的眼力也太流了吧,这么远都看得见。”

蕾雅微笑着低下了头,因为被夸有点羞。两人充满了期待飞快的赶过去,期待着热腾腾的饭菜,期待着暖暖的被窝,期待着这家主人的热情款待!

他俩跑到院门口傻眼了,他们的所有期待落空了。原来只是个已经荒废了不知多少年的小房屋,篱笆几乎都快垮完了;屋子不大,只是个单间的小屋,瓦片是用无数块木板铺成的。

院子里满地都是腐枝烂叶,屋子也是用无数根木头建起来的,毕竟荒废太久了,屋里到处是蜘蛛网蜘蛛丝。

不过说实话这屋子还蛮结实的,除了屋顶的木板因为常年风吹雨打漏了几个洞以外还算完好可以避一下风雨,里面还有些家具,不过除了一张烂床以及几张桌椅板凳还可以凑合用用,其他东西已经是破烂不堪了。

小飞叹了口气:“我嘞个去,原来只是个破屋啊。都什么年代的屋子了,破成跟古董似的。”

说完开始收拾起屋子来,差不多两个钟头才搞定,累得两人满头大汗。不行啊,肚子好饿,两人几乎一天没吃东西了。得想想办法,因为小飞刚从学校出来就糊里糊涂的流落到这个地步,所以身上也没什么东西。

找了会,找到一把小刀,一盒火柴,两个一块钱硬币,还有一坨纸。这坨纸其实是十几块的纸币了,在水里泡了一夜能不成这样,火柴也没用了,已经湿透了。蕾雅拿个打火机出来,外观很精美,生火的问题就完美解决了。

话说这打火机是兄长的遗物呢,所以蕾雅一直把它带在身上当作护身符。

小飞挠挠头:“没办法了,虽然破了点,不过总比没地方落脚好啊,暂时将就一下。”

蕾雅摇摇头表示没关系,小飞站了起来到处看了看还有没有什么可以当武器用的,因为他打算出去找吃的。找是找到了,一把剪子跟一把柴刀,不过锈成都快接近化石了还怎么用啊。

只好找了跟竹竿把小刀绑在一头,便对蕾雅说:“我出去找点吃的,别到处乱跑噶,待在火堆旁是最安全的,我很快回来!”

说完就出去了,蕾雅坐在火堆旁做起祷告来,愿主保佑,逢凶化吉!

这座岛不是很大,三座比较高的大山跟两个比较矮小的小山。

小飞本来想要摘些野果什么的来充下饥,可是这里的植物还真是有够奇葩,结果的稀奇古怪的不敢吃,有些果子又不能吃,能吃的果树却不结果。小飞漫不经心的来到那个沙滩,天已经完全黑了,不过还好有月亮。

他来海滩完全是来碰碰运气,看看那天船支爆炸后有没有物资被冲到海滩来。找遍了整个沙滩,的确有小小的收获;三盒猪肉罐头,一瓶纯净水和一把匕首,这匕首就是那胡渣男的。反正也看不清了,小飞决定天亮了再来找找。

回去的路上看到不远处有个坟墓,小飞猛咽了下口水,心想是不是撞邪了,也太晦气了吧。他慢慢的小心翼翼走了过去,这环境这坟墓,小飞感觉真是不可思议,跟梦里看到的一模一样,心想看来那个梦必不是普通的梦,越想心里感觉越毛。

小飞本来想回去,却被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吸引了过去。而这感觉就是从洞府方向传来的,因那次大战的波及,洞府几乎塌了七七八八。

小飞走了一会就到了一间有点大的石室,石室的石壁上刻满了文字,是远古文字所以小飞根本看不懂,让小飞感到更神奇的是这些文字发着浅蓝色的光,简直就是大自然的荧光涂料嘛,把整间石室都照亮了。

石室正中间放了张石桌,不过有桌没椅,除了石桌也没别的东西了。石桌上面刻了一幅画,看上去有点像电影《赌神》里赌场上的那个轮盘,不一样的是这个没有赌场上的那个大,而上面则是奇奇怪怪的符号。

中间是一头狼,一只鹰和一只翼龙围成一圈形成三角状态,而三角形内是一个貌似玻璃珠子的东西。小飞有个怪癖只要是稀奇古怪的东西总是会情不自禁的摸摸看,连自己都没有发现,这只是一种本能反应。

小飞先是在大面积上来回抚摸着,然后毛病犯了,像按门铃一样轻轻按了下中间的那颗珠子。才按下去整个轮盘发出异常白光,接着那三只动物活了,从轮盘飞了出来围着小飞转圈圈,速度越来越快,快到什么也看不见,小飞直接被吓傻了。

一道白光附在小飞身上后将他吸进了这张石桌里,小飞感觉自己好像掉进了无底深渊,一直往下坠了好久,就在感觉不知所措时终于停了。

这里到处都是红光,四面没有墙,而且也看不到尽头,离小飞只有十步远的距离有一颗发着红光的大宝珠,而且这颗珠子一动不动的飘在半空中。小飞慢慢走了过去,犹豫了好久之后小心翼翼的把珠子从半空中摘了下来。

小飞:“哇塞,这个是什么东东啊,难不成是珍珠之类的,哇撒,肥婆奶奶,这下发了,这么大颗珠宝一定很值钱才对,而且看起来貌似是古董耶。”

说完放进口袋里,不过这里是哪里啊,怎么出去啊?小飞有点慌了,往地上踹了几脚,这里的红光突然转变成了红雾,接着慢慢散去,等红雾完全散开才发现已经回到坟墓前了。

小飞觉得太特么离谱了,这里不是久留之地,放快脚步往小茅屋方向赶去。走了会又情不自禁拿出那个红色珠子欣赏起来,这珠子真的很漂亮,还发着红光,感觉珠子里的有什么在慢慢转动着。

小飞注意力完全集中在了这颗珠子上,结果被一根藤条绊倒了,绊倒的同时咣一下子那颗珠子就这样塞进了自己的嘴里,估计珠子表面太滑了,咕~一声直接被咽下去了。这下完了,小飞急得不知所措赶紧抠喉咙,可是没有用,什么都吐不出来。

心想会不会吃死人啊,哎~这下子可糟糕了,改天去医院检查一下才行啊,真倒霉!希望不是毒药就好。第二天一早小飞就到海滩边来了,蕾雅也跟了出来,像寻宝一样东找西找。

小飞还没发现他的伤已经一夜间完全康复了,蕾雅一路上一直好奇的盯着小飞,心想是不是吃了什么灵丹妙药之类的。

小飞注意到蕾雅一直盯着他:“怎么了吗?有事吗?”

蕾雅在地上写道:“你的伤怎么好那么快啊,完全看不出你受过伤啊。你是不是吃了什么灵药?”

小飞这会才反应过来,看了看自己身上:“对啊,你不说我都没注意,奇怪了,我哪有吃什么灵药啊。”

想了会吓了一跳,难不成是昨晚那个......小飞这才想起来,前晚不小心吃下去的那颗红色大珍珠,蕾雅看到小飞傻愣愣的不会动了,拉了拉他的衣角。

小飞猛回过神来傻笑了下:“木事木事!可能是老天爷在帮我呐。做事做事......呵呵呵”

说完继续找,蕾雅没有再追问了,也不知道这种敷衍她能不能接受。因为是白天的关系,所以这次收集到了不少东西。有米有盐,有酒有肉,还有其它杂七杂八一大堆,撑个三五天是不成问题的了。

一晃眼的时间就已经过去两天半了,还是没有看到有船经过这里,小飞想可能是沙滩这边太矮了,所以看不到比较远的地方。于是小飞来到这岛上最高的那座山的顶峰。这座山的山顶上没有树木,只有花草跟小树苗,可能是太高的原因吧。

有一面是悬崖峭壁,刚好是对着林萧云跟小雅的坟墓,这边就是林萧云丢刀刃的那座山了。

小飞看到崖边好像有什么东西,走近一看是个奇怪的石像这石像看着有点像一只大妖怪,石像头顶有个貌似刀柄的东西,看样子应该是一把大刀。这时蕾雅看到石像侧面有一行字:冥牙之刃恭候有缘人,此刀一出并遭九雷洗礼。

只听嚓~一声,小飞已经把刀拔了出来:“哇塞,这刀超赞呢,古董耶,应该可以卖几个钱吧!”

蕾雅看到这一幕马上石化了,她万万没想到小飞居然会去拔这把刀,就算阻止也为时已晚。天空马上布满乌云,九条柱子般粗的闪电同时落在了小飞身上,小飞感到一阵麻痹,整个人感觉崩溃了,完全没搞懂发生了什么事。

此时电闪雷鸣,风雨交加,接着天崩地裂,整个岛正在渐渐的往下陷了进去,不久整个岛完全消失在了波涛汹涌的大海之中。小飞的尸体飘在大海中,身上还不时发出嗞嗞磁~电流的声音,是雷电的残余。

小飞这时躺在一个奇怪的地方,他站起来环视起四周,怎么感觉在银河系上呢。

有个人正站在小飞前面:“林将军,多日未见别来无恙。”

小飞:“抱歉啊,你认错人了,我不懂您在说什么,我叫林小飞。这位大叔,请问您是哪位?”

那人听了哈哈大笑:“好一个大叔,没想到你投胎后你我辈分都互换了,不过你转世的时间跟次数还真是有够长久的。”

小飞:“我不懂您再说什么?”

那人想了想:“这样吧,你暂时先叫老夫铁面吧,至于我是谁时机一到,你自会知晓。”说完消失了。

小飞:“我去,我特么最讨厌说话只说一半的人了。”

眼前一黑,又咋了?小飞醒来时发现已经在医院了,而且身上缠满了纱布,包得跟木乃伊似的动都动不了。小柔正坐在床边削苹果,小飞正想说什么,可是还来不及开口小柔就把削好的苹果往嘴巴塞了过来,接着又拿个梨削起来。

小柔:“我说老弟啊,你是不是去参加世界大战了,几天没回来就伤成都快接近电影里的丧尸了。”

笑了笑又接着说:“你福大命大,差点没得救了,知道吗!在你失踪了的这几天,咱妈可是天天提心吊胆的,一直嘀咕着你是不是出什么事了。结果听说你还真出事了,妈都晕倒了呢!”

小飞听到这话一惊:“那妈现在怎样了?”

小柔:“没事了,受惊吓晕过去而已,现在在家呐。”

小飞:“你们怎么找到我的?”

小柔:“你一夜未归,第二天一早我们就去找你了,连学校都去了,结果说你除外还有一个女生也没来上学。结果还引起了当地警察的高度注意,之后就展开了大规模的搜索调查。”

小飞连忙问道:“那么那个女生呢,她有没有怎么样?”

小柔:“哎呦,你激动个什么劲啊,难道那个女生是你的女朋友!”

小飞:“别乱说噶,只是普通朋友而已,而且刚认识不久,同甘苦共患难过嘛,多多少少要关心一下下的嘛。”

小柔挑逗的斜眼看着小飞说:“哟,真的是这样吗,一个大男人害羞个什么劲啊,不过说实在的,那个女生其实蛮漂亮的,老弟的眼光还真不赖!”

小飞白了一眼说:“害羞个毛线啊,老姐,你什么时候变这么八卦了,能不能讲重点,还好吧。”

小柔笑笑说:“好了啦!那个女生没事,就是多喝了点水。”

小飞无奈了:“老姐,你敢不敢再无聊点,我是问你后来怎样了。”

小柔笑了笑:“喔,后来嘛,看到这个。”

说完把小飞的项链拿了出来,然后接着说:“这条项链被一个小女孩当发带用着呢,还好这项链是限量版的,然后从那女孩口中得知去向。后来就在大水坝那边发现了你,当时我差点现场昏过去了。”

说完把项链收起来:“暂时替你保管吧。”

然后又接着说:“知道吗,找到你时血肉模糊跟芝麻酱似的,抬到医院医生都说治愈几率几乎为零,结果呢几率从零上升到了百分之五十,所以大家都认定为奇迹了。知道吗,当时你全身骨折,全身百分之九十的肌肉细胞坏死......”

小飞听到这里吓了一跳:“老姐老姐,够了够了!再说下去我可真要被你说死了。”

小柔:“好吧,不说了。姐还上着班呢你以为,走了,下班再来看你,你这段时间就乖乖的躺在这里养伤吧!”说完走了。

等小柔走了大半天才想起来,忘了问肚子里的那个球还在不在,于是喊起医生来。

医生:“是不是哪里又不舒服了呢?”

小飞:“没有啦,我是想问问你们,那个检查我的身体时有没有看到肚子里有个奇怪的东西?”

医生想了想说:“奇怪的东西?好像没有啊,一切都正常,还是说你现在肚子不舒服吗。”

小飞笑了笑:“喔,没有了,没事了谢谢!”

医生点点头:“嗯,如果你有哪里不舒服的请随时喊我们,那么好好休息。”说完走开了。

小飞叹了口气,自己好像太大惊小怪了,心想反正都已经这样了,那么就顺其自然好了。但是小飞觉得一动不动的躺着还真是一种罪,于是众目睽睽之下直接把纱布撑爆了,穿上衣服大摇大摆的走出了医院,留下了一群目瞪口呆的病人跟吓得手发抖的医生护士们。

在场的人情不自禁的冒出一句话来:“这什么啊,金刚狼啊!”

小飞来到医院大门口才发现手上拎了包东西,那是他刚才出来时顺手从自己枕头边抓来的,是自己的没错,但是连自己都不知道里头装了什么,好笑吧。刚要走出大门,几十辆黑色轿车排着队拉成一线驶了过来,直接就停在了大门边。

接着从车里走出来一群黑西装,我去这群人的造型活似fbi,小飞无奈的笑了笑,心想阵容这么大,看来又是那户大户人家的少爷或者是千金住到了这家医院。

等黑衣保镖下完车,有个保镖跑到了最中间那张造型比较特别的车前帮忙开车门。从车里下来个美女,穿着一身靓丽的服装,一头乌黑的长发披着肩,头戴一个粉红色发箍,还整了个蝴蝶结。

一双水汪汪会说话的迷人大眼睛,高高的鼻梁下一张小巧玲珑的樱唇,简直美得不能再美,萌得不能再萌,简直就像天女下凡,她的出现迷死一大片路人。

美女拿出手机让保镖看手机里的东西,保镖看完后点点头,她拿了束鲜花就往医院走。这时小飞也迎面走来,这个美女原来是蕾雅,就在两人快要碰面时小飞发现鞋带松了,于是蹲下来系鞋带,就这样两人擦肩而过。

系好鞋带小飞接着赶路,蕾雅刚到大门口时好像发现了什么,她猛的回头看了下,小飞早已消失在了岔路口。

目 录
新书推荐: 霍格沃茨之大文豪 旧神残梦 深渊奴隶主 地狱天使的预约 那一天,光从我们头顶消失 盘龙之紫金传说 神秘复苏之我不怕死 大恶魔续集 绯色国度 来自星空的诡秘入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