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大明卫道者 > 第二十五章 中毒

第二十五章 中毒(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项北问天 武极凌尊 虎婿 江湖岁月 我在俗世桃李满天下 战天龙帅半夏 烂尾王朝 星际之有容则霸 我有一座恐怖屋 旺夫系统带我发家致富

“放心吧~最迟今天晚上,你们就可以看到想要的结果,那些人一个都跑不了。”

“卫道,你的意思是?”堵正明的呼吸一滞,忍不住追问。

“就是那个意思。”

堵正明点了点头,在众人激动而又期待的目光中,再次说道:“那几个人最迟活不过今晚。”

“太好了。”

按耐不住心中的狂喜,堵正明忍不住惊呼一声,更是做出了一个胜利的手势,热切地看向堵卫道,希望对方多说些什么,能够让自己更加的安心,也让其他人放心。

此刻众人看向堵卫道的目光再次发生了变化,激动中多了一些好奇的神采,在他们的眼里,堵卫道的头上仿佛笼罩着一层神秘的光环,让人看不透,摸不准,却又心里痒痒的,好奇不已。

城防营——

到处都弥漫着一股极其紧张的气氛,就连平日里的那些都变得老实起来,不敢再在营盘里的赌博闹事儿,全都在各司其职,深怕自己遭到无妄之灾。

“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张先壁站在一具早就变得冰冷的尸体旁,低头看了一眼,看似平静的外表却是阴沉无比,心里早就翻起了惊天骇浪,眼角含怒地说道:“刘老六出去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出去了一趟,人就死了?究竟是什么人和他过不去,不惜下此狠手。”

身体转动,目光在诸将之间来回打量,继续说道:“本将军可是知道,在诸多的百户之中,刘老六的秉性可是最好的一个,从不和别人结怨,就连对待麾下的兵卒,也是和和气气的。

这样的一人,怎会召来无妄之灾,被人刺杀?”

扑通——扑通——扑通

随着三声沉闷的声音响起,打断了张先壁的讲话,三个百户突然倒在了地上,口吐白沫,脸色越来越苍白,瞪大了眼睛,身体还在不断地痉挛,嘴唇发紫。

想要说些什么,却是口齿不清,眼睛翻白,转眼之间,情况就急剧恶化,呼吸越来越弱。

“还愣着干嘛?快去请大夫啊!”

张先壁怒喝一声,在其他人还在惊异不定之时,连忙上前几步,分别为三个百户检查身体,神色也是越来越难看,阴沉的都快滴出水来。

毕竟只是一个大老粗,不识几个大字,更不懂得医术,又能检查出什么来?不过是暴怒之下的下意识反应,想要寻找出什么来。

几乎是张先壁的话音刚落,就在这个时候,伴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名兵卒领着一个大夫快步了走来,不时地催促道:“快点~”

“将军,大夫来了。”一名百户来到张先壁的近前,连忙提醒,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

每个人都知道,这是为刘老六找的大夫,现在刚好派上了用处,是那么的及时。

张先壁猛地站起,转身看到快步而来的大夫,一把将其抓到近前,扯到三名人事不省的百户身旁,轻喝道:“快看他们怎么回事?”

“是是,将军,小的这就为几位将军检查。”

唯唯诺诺地答应一声,大夫有一些手忙脚乱地开始为三人检查,神色是那么的忐忑不安,就连手都在发抖,紧张到了极点,但并不影响他的判断。

“回禀将军,他们三人,是中了一种不知名的慢性剧毒,今天一起发作了。”

监军府——

相比于城防营的气氛压抑,到处都弥漫着一种愁云惨淡的气息,人人自危,堵胤锡书房里的氛围却要轻松得多,一干人正在商议着军务,但每一个人的神情都不太好。

“大人,如今的城防营,根本就是烂泥扶不上墙,你何必还那么煞费苦心?那根本就是一群市井流氓,一群,已经烂到骨子里了,改不了了。”

作为堵胤锡的心腹,也是头脑最为灵活之人,陈诚并未直接出言反对,而是点出了城防营的最大弊端,使得堵胤锡不得不深思。

一看到堵胤锡若有所思的模样,不再那么的坚持,陈诚的心中一动,暗道一声“有门”,连忙说道:“大人,城防营什么模样,你也看到了,从上到下,全都废了,训练他们,还不如重建一个城防营呢。”

闻听此言,尤其是最后一句,堵胤锡的眸子一亮,绽放出点点神采,闪烁个不定,猛地看向了陈诚,刚想说些什么,却被一句裹挟着急促脚步声的话语给打断了。

“老爷,出大事了,城防营出大事了。”

堵胤锡的眉头微皱,随着众人的目光循声望去,看向门口的方向,福伯那有一些笨拙的身影随之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几个呼吸的时间,人已经跑到了书房里,气喘吁吁,大汗淋漓。

“老爷——老爷——”

“不急,不急,福伯,慢慢说。”

堵胤锡摆了摆手,示意福伯调整好呼吸再说,虽有不快,却也没有生气,其他人也纷纷向福伯含笑点头,释放善意,从这些不难看出,福伯在监军府的地位不一般。

就连堵胤锡这个老爷,也是和颜悦色,轻易不会动怒。

待到呼吸平缓,让众人意外的是,福伯高兴的满脸的红光,看向堵胤锡,激动地说道:“老爷,好消息,就在刚刚,城防营一下子死了四个百户,全都是张先壁的心腹爱将。

而且,现在常德城内,各种消息满天飞,都在传,张先壁前几天让人协助官府的行动,全城搜捕绑匪,得罪了那帮人,对方就对他的心腹下了手。

现在的张先壁都急红了眼,却又无处发火。”

“福伯,你说得是真的?”堵胤锡霎时站了起来,直直的看着陈福,眸子里绽放着灿灿光芒,心中一阵心潮澎湃,忍不住追问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这一刻,所有人都震惊的说不出来,书房里的气氛也变得异样起来。

陈诚轻抚着下巴,若有所思地说道:“不会啊~张先壁的那些百户,虽然是一群蠢货,上不了台面,几乎没有什么身手可言,身体早就被各种享乐透支了,却也没到任人宰杀的地步,就算有人想要刺杀,也没有那么容易,那些人可是很少落单的。”

“是真的!”

目 录
新书推荐: 神印王座II皓月当空 末世浮生 伪婚契约 穿越之王爷的下堂妃 铁器时代 万国侯传 韩国娱乐圈见闻录 贫道法号唐三葬 未能救世的救世主与罪之书 奋斗在明朝末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