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 > 无琴记 > 第一百一十一章 碧游箫曲

第一百一十一章 碧游箫曲(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我爸真是大明星 网王之洪荒流 我的老婆是阎王 我挨打就变强 撩魔 残念能有多可怕 我,哥斯拉,旧日支配者 绝对实力至上主义 斗罗:唐三刚飞升,二周目开启了 从入主川足开始

无琴记正文卷第一百一十一章碧游箫曲手心向上,先静心,后凝神,大道气先行,少冲少府汇少海归丹田……

天高气纯柔无尽,

缘道几回君敢入。

内修无崖功无边,

金童之身更一层。

小刀也不忌惮,直接练起缘道内修,东杰的碧游曲那是通过内力惑人心智,普通人若不及时堵住耳朵,就会暴躁如雷,迷失自我,失去战斗力。

只见东杰唇吐轻气,六指妙动,悠扬而又牵心的箫声,向四周传出,传到城墙上又反射折回,守城士兵虽然已经堵住耳朵,依然有些不适!

南杰、西杰、北杰三人也是紧紧捂住耳朵不敢松开,他们知道东杰的厉害,三个人加起来也不是东杰的对手,东夷四杰如果没有了东杰,那其他三杰也不会存在。

小刀听到碧游曲就如同普通箫声一般,并没有任何异样,而且全身真气逼人,周围的尘土都被震到一边,小刀四周干干净净。

东杰看到小刀镇定自若,又加强功力,屋顶上的瓦片都砰砰作响,城墙上的守卫快要站立不稳了,南杰、西杰、北杰也捂着耳朵打坐!

小刀的缘道内修真气外露,形成一个保护罩,碧游曲声靠近小刀便变成了普通箫声。箫声渐停,东杰一跃而下,走到小刀面前拱手道:“郭参军内功深厚,东杰甘拜下风!”

“东杰兄这这一曲唤何名字?甚是好听!”东杰跃下之时小刀已经站了起来。

“郭参军见笑了,此曲名碧游曲,郭参军真是高深莫测啊!我兄弟四人皆不如你!”东杰客气道。

“承让!麻烦你们帮我传个消息给陈将军,就说我一切安好,无须担心!”小刀拱手道。

“郭参军请放心,一定传到!”西杰道。

“如此甚好!告辞!”小刀转身又往孔雀教而去,

先是东夷三圣动武,接着美人诱惑攻心!现在又打完一场,接下来伶教主会如何?东夷国君到底打什么主意?小刀盘思着!

突然前面走来一辆马车,赶马之人乃一黄衣女子,长得清秀,拉住马车道:“见过郭参军!”

“你认识我?”小刀能听到马车内有人呼吸的声音。

“当然认识,郭参军可是要去孔雀教?请上马车吧!”

“你是谁?怎么知道我要去哪里?”小刀看眼前这位女子打扮像极了孔雀教教中之人。

“我乃孔雀教黄衣部下,郭参军请上马车。”

“车里的那位又是谁呀?”小刀故意大声说道。

“我就知道瞒不过你!怎么?不敢上来?怕我吃了你?”慕容小黄呵呵一笑,探出头来,精致的小脸蛋总是带着微微笑容。

“原来是慕容姑娘,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小刀坐进马车内,两人各坐一边。

“东夷四杰也给你打败了?”慕容小黄侧头问道。

“不敢说胜,却也没败,慕容姑娘是专程来接我的?”

“郭参军你觉得是就是,我总不能说我是顺路吧!”慕容小黄说话之时灵眸眨动。

“你就那么确定我出不去?”

“不确定啊,教主说了,郭参军若在城里就城里接,若在城外就城外接!总而言之,非接到不可!”

“国之大事我本不愿参与其中,我也不想做什么参军,如此拖下去,何时能回瑞国?何时能去青城找芙芙妹妹啊!”小刀心中暗道,思念之情尤现脸上。

“郭参军,你在想什么呢?”慕容小黄小手在小刀面前晃了晃。

“没,没想什么!”小刀回过神来。

“一定有,你不愿说,那就不说,其实教主也是希望两国和平,不再起战事,只是国君之命难为,郭参军千万不要误会教主!”

“我知道!两国帝君之心,非我能猜测,顺其自然听天由命把!”

……

“吁!”

回到孔雀教中,小刀跟慕容小黄下了马车,大门自动打开,两位白衣女子恭敬行礼道:“恭迎慕容头领!”

小刀已经来过孔雀教,直奔大厅,伶星月正坐在大厅正位上闭目养神。

“你们都下去吧!我跟郭参军有事商谈!”敢这么匆忙跑进来又是男子的脚步声,伶星月不睁眼也能猜到是小刀。

“伶教主,我们一同去见东夷国君吧,他有什么要求一并提了,我回瑞国跟瑞帝说便是,若两国都能各退一步,岂不两全其美?”小刀走到伶星月面前道。

“你以为国君是想见就能见得啊?我上次未经他同意带你进去他已经很不高兴了,看在往日情面才没怪罪,他若龙颜大怒,恐怕遭殃的还是黎民百姓啊!”

“伶教主的意思是怎样?”

“郭参军武功盖世啊,先打败东夷三圣,又赢了东夷四杰,这消息应该很快就会传到宫中了,国君欣赏你自然会传你见驾,我十几年都等了,你就再等等吧!”伶星月昨日刚被东夷国君训斥了一顿,说她失手被擒,阵前无功,还私带敌国之人进宫,简直胡闹,伶星月才照东夷国君的意思约了小刀到‘有间客栈’!她所说的等了十几年,那是等白一壶。

“我一个小小的参军有名无权,留我也没用,国君留住我,无非是怕我牵制着你吧!”

“你放心,你回瑞国之前,我孔雀教众人绝不参与两国战事。”伶星月今天说话的语气显然十分认真。

“我当然信你,伶教主今天好像不太高兴!”小刀进大厅就看到伶星月脸色不对,说话间也没有第一次见面时的油利,反而句句认真。

“女人都是善变的!我每天都不一样,有一天我会很毒辣!”伶星月说话之时,脸带杀气,接着又道:“也有一天我会很温柔……该死的白一壶你到底要躲我到什么时候!”伶星月突然大声喊起来。

“啊!教主毒性发作了!”慕容小黄听到伶星月大声喊话,便知道教主又因思念引发体内情毒,赶忙跑进来,把压制之药递给伶星月。

伶星月把药吃进去,又喝了慕容小黄端过来的水,一会过后才平静下来。

小刀一脸惊愕!

目 录
新书推荐: 侠徒幻世录 武侠打工仔 捉刀记 武侠世界的穿越之旅 谁说朝廷鹰犬都是反派! 武侠:开局十万西凉铁骑 穿越笑傲:辟邪剑侠林平之 琼剑山下 且看那一人 我在苦境当前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