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 > 无琴记 > 第三十章 腹语道人

第三十章 腹语道人(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我爸真是大明星 网王之洪荒流 我的老婆是阎王 我挨打就变强 撩魔 残念能有多可怕 我,哥斯拉,旧日支配者 绝对实力至上主义 斗罗:唐三刚飞升,二周目开启了 从入主川足开始

小刀示意大家在此等候,独自一人向黑袍道人走近。眼前这位老道眼神中充满敌意,相貌已近五十,声音却如三十出头,不见他开口,却传来声音,“郭小刀何在?寒江寨寨主何在?”

“敢问道长找郭小刀何事?找寒江寨寨主又何事?”小刀道。

“你是何人?敢前来答话!”

“我便是你要找的郭小刀,寒江寨寨主也是我。”小刀大声道。寒一江心里暖暖,郭小刀刚刚上任就如此有气魄,大敌当前毫不诿缩。

“何以证明你便是郭小刀?寒江寨主寒一江何时又改名唤作郭小刀?”黑袍道人张开嘴道。

小刀心想,原来这个老道故意显摆功力才用腹语说话,他知道寒江寨寨主是寒一江,所以觉得我前后矛盾,是在骗他。

“道长有所不知,我也是今日才接任寒江寨寨主之位。不知寒江寨何时得罪了道长?道长与我又有何恩怨?”小刀道。小刀心知他是为无琴谱而来,却不说破。

“寒一江,你到处散布假消息,让我在纸扇山庄白白折腾半月有余,此事须与你计较一番,既然郭小刀肯为你出头,就姑且算到他头上。”黑袍道人大声道。

寒一江虽然江湖上名声不怎么好,但是也不至于是个缩头乌龟,岂能躲在后面,“老子就是寒一江,你要找便找我,不关我们寨主事!”岳寒听到寒一江这番话,暗暗点头。

“很好!很好!那就请赐教吧!”黑袍道人面带怒色。

“来就来,谁怕你?”寒一江跨前一步大声道,此时寒二河也跨前一步道,“自古上阵不离亲兄弟,我与大哥情同手足,你要动我大哥,先问过我。”接着寒三溪寒四泉也跨步上前,双目怒视。

黑袍道人站了起来,“很好!很好!那贫道就先送四位西去。”

“且慢!”小刀急忙喊道。心想此人武功甚高,寒江四雄若是跟他过招恐怕是凶多吉少。

“寒江寨寨主现在是我,归根到底你也是为了找我,你我既有恩怨,说出来解决了便是。”小刀接着道。

“那好,既然你快人快语,我也不跟他们计较,只要你交出无琴谱,我便饶了这一岛人的性命。”黑袍道人扬了一下拂尘道。

“道长乃修道之人,怎么也尽听途说,相信无琴谱在我手上,无琴谱是何等神物?我若有无琴谱岂不日夜修炼,早日练成神功?”

“哼!白面书生说你有,你便有,绝不会有假!我看你是无此资质,练习不来,我劝你还是早点交出无琴谱,免受皮肉之苦。”黑袍道人十分肯定得道。

“又是白面书生!你们都信他,那我也不必多说了,反正我怎么说,道长也是不会相信。”

“敬酒不喝喝罚酒!”黑袍道人突然又用腹语发出声音。一个黑色影子向小刀冲过来,眨眼间便到身边。

拂尘一扬,看似细丝软柔,却是力大千斤,小刀不敢轻视,一个跨步躲开。黑袍道人步步抢攻,拂尘使的柔中带劲,劲中克敌,招招都尽取要害。小刀手无兵器,无法近身黑袍道人,只好左闪右避,两人打了数十招,难分胜负。

黑袍道人心中暗暗称奇,无琴谱果然不简单,这小子定然是只学了些皮毛,才会一路躲避,我却奈何不了他,我今日非拿到这无琴谱不可,不然夜长梦多,惦记无琴谱的人可多着。

小刀乾坤八步已达大成,如果逃跑,江湖上能追上他的自然没几个,但是这一岛人的性命儿戏不得,尤其是不能抛下芙芙。“这道人攻守兼备,拂尘把自己保护得密不透风,又进攻得无孔不入,稍有不慎便会给拂尘打中。要想打败他,非一般容易。”小刀心中暗道。

突然黑袍道人用脚踢起沙石,顿时沙尘滚滚,说时迟那时快,黑袍道人一掌拍出,眼看就要打在小刀身上。芙芙惊呼,“小心!”听到呼叫小刀急忙一个侧身后退几步,避开了黑袍道人一掌。

“原来这女娃是你相好。”黑袍道人心中暗暗道,一个转身向芙芙冲去,小刀反应过来已经迟了一步,芙芙被黑袍道人扣住手腕,先点了定穴,又点了哑穴,免得她又在旁边提醒。

众人团团把黑袍道人围住,小刀大声喊道,“大家不要动手!”寒一江也是来气,恨不得提刀就砍死这个龟道人。

“你是要无琴谱,还是要她?”黑袍道人道。

“要她!要她!你别伤害她,无琴谱我给你便是。”小刀十分担心芙芙受到伤害。

芙芙动弹不得,感动得热泪盈眶,看到小刀哥哥紧张的样子丝毫没有作假。这一生有男子肯为自己如此,那怕死了也是没有遗憾了!

“拿来!”黑袍道人道。

小刀后悔没有多抄几份假无琴谱,一时间怎么拿的出无琴谱呢!“你不满你,自从我得到无琴谱后,便遭到江湖中人各种抢夺,我武功低微,如何保得住,无琴谱已经被大火烧毁,不过我已经熟读心中,可以给你抄写一份。”

“你个龟孙子,打不过人家就抓个姑娘来威胁,算什么英雄好汉?你就是乌龟王八蛋,孬种,孬种!”寒一江大声骂道。

黑袍道人对小刀道,“你且去抄写。”然后又对寒一江道,“矮一江,你如此有种?”黑袍道人突然用拂尘一扫,一块碎石砸向寒一江,力度雄厚,速度甚快,寒一江虽也有些许本事,却如何躲得过黑袍道人这突然一击,眼看就要砸中胸口,小刀突然挡在前面,‘嘣’的一声,碎石砸在小刀腹部,碎石碎作更碎。小刀只觉腹部微微一痛,并无大碍。

“你休要再伤我兄弟!我现在给你抄写无琴谱。”小刀指着黑袍道人道。寒一江一脸惊讶,郭小刀居然为自己挡石,这份侠义怎能让他不感动呢。

小刀喊人搬来桌椅,找来笔墨纸张,就在黑袍道人面前抄写。将写与楚天的假无琴谱重复写了一份。

“无琴谱放在桌子上,你们退后五十步。”黑袍道人见识过小刀的厉害,已经不敢轻视。

小刀担心芙芙安危,不敢不从,让大家退后五十步,“道长请放心,只要你放了我芙芙妹妹,我绝不为难你。”

“只要无琴谱是真,贫道也不会伤害一个小姑娘。”黑袍道人说完把芙芙拉到桌子边上,拿起小刀写的无琴谱仔细一看。上面写着,修炼此功,任督贯通,真气顺上,经脉倒流……

“这无琴谱写得高深,一时半会难分真假,倘若放了这姑娘,我虽可以全身而退,万一这无琴谱是假,我再想夺取就没那么容易了。”黑袍道人心中暗道。

“道长也是成名人物,难道要言而无信么?”小刀见黑袍道人迟迟不放芙芙,便大声喝道。

“我怎知你这无琴谱是真是假?待我练上几日,再把这位姑娘送回来给你。”黑袍道人收起无琴谱,用手扣住芙芙手脉,芙芙面露痛色。

“咳咳……腹语道人!你这就有失身份了。”岳寒走出来道。

“你居然知道贫道法号,恕我眼拙,未瞧出你是何方高人。”腹语道人看着眼前这个弯腰驼背,显得老态龙钟却又语出惊人,不紧不慢者,有几分警惕。

“咳咳……寒奴贱名一个,不足为道,不如我做你人质,你放了这姑娘如何?咳咳……”岳寒边说边咳边走近。

“哼!算我小看了你们寒江寨,你若敢自点穴道,我便信你。”腹语道人冷笑道。

“寒爷爷不要,小刀给他做人质便是。”小刀拦住岳寒道。转身‘啪啪’点了自己‘定穴’,岳寒知道小刀穴位转移,所点位置并非定穴,便装着配合道,“咳咳……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无琴谱早晚引来杀身之祸,给他也罢。”岳寒说完走向腹语道人示意他带小刀走,

“既然如此,这祸便由我来担。”腹语道人把芙芙推给岳寒,纵身一跃到小刀身边,一手抓住小刀肩膀,正要带他上船。

不料小刀突然一拳打出,简单的蛇拳,不简单的缘道内修,满肚子怒火,浑厚之力,不下万斤,腹语道人毫无防备,意想不到小刀居然能动,这一拳打得他五脏六腑皆被震伤,一口鲜血直吐,飞出数丈远。腹语道人捂住胸口,匆匆忙忙连爬带滚走上木船,划船而去!

寒一江见状,立马冲过来,要去追赶腹语道人,被小刀拦下,“让他去吧,三五个月内他也不敢再踏进这里了。”寒一江见小刀发话便停下来。

“啪、啪”小刀解开芙芙穴道,“芙芙妹妹,让你受苦了。”

芙芙扑进小刀怀里,也不理会周围。

小刀轻轻拍拍芙芙后背道,“芙芙妹妹,以后会好好保护你的,不会再让你受到伤害。”

芙芙点头应嗯……

……

寒爷爷,四位寒兄,我虽挂名为寒江寨寨主,本来想与大家一起过些安乐日子,无奈小刀自身难保,在这里只会拖累大家,我若不走,恐怕日后寒江寨不会有安宁日子……

目 录
新书推荐: 侠徒幻世录 武侠打工仔 捉刀记 武侠世界的穿越之旅 谁说朝廷鹰犬都是反派! 武侠:开局十万西凉铁骑 穿越笑傲:辟邪剑侠林平之 琼剑山下 且看那一人 我在苦境当前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