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皇城第一娇 > 542、想问候全家!

542、想问候全家!(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我的七个姐姐国色天姿 神王令 每天都有选择题 春风凌 叶飞唐若雪 超级女婿 都市逍遥高手 万古剑神 沈晚熹秦夜隐 重生云帝云青岩谢晓嫣

骆君摇和谢衍在别院一待就是半个月,每日休闲度日几乎要让人忘记了上雍那些琐碎的杂事。

但人终究是不能逃避现实太久的,半个月后上雍终于开始接二连三的传来催促的信函。

“要回去了吗?”骆君摇靠在谢衍肩头,看着他收起手中刚刚收到的信函。

谢衍点点头道:“该回去了,以后有空了咱们再出来玩。”

“好啊。”骆君摇答应的很是爽快,在别院当然玩得很开心,但上雍也有很多事情,很多人都在等着他们回去。

骆君摇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道:“高虞的使者被晾了这么久,不知道怎么样了。”

谢衍起身与她并肩而立,道:“他们这段时间可没有闲着。”

确实不会闲着,谢衍虽然不在,但朝中那么多的朝臣也不是吃素的。

如今是他们占了上方,手里还握着别人家的王子,若是如此还不能从高虞身上啃下一块肉来,他们这些人就枉费了大半生在朝堂上混迹。

事实上,高虞使者现在日日盼着摄政王早些回来。

比起那些一句话拐三个弯挖无数坑的老先生,他们更愿意跟摄政王谈。就算摄政王要价更狠一些,至少能死得痛快点。

既然决定了要回京,两人也不啰嗦。招来了几个小朋友,跟他们说了回京的决定,便开始收拾行李了。

比起骆君摇,其实几个小朋友更舍不得离开。

他们都是在上雍那样的繁华地出生长大的,这辈子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城外,难得有机会离开京城这么远,他们自然是十分高兴的。

才半个月下来,几个小孩子气色都比在上雍的时候好了许多,显得很是精神。

“小皇婶,咱们什么时候再出来玩?”谢骋问道。

骆君摇摸摸他的小脑袋道:“这个就要问你皇叔了。”

谢骋郁闷地耷拉着脑袋,皇叔那么忙,还不知道下一次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谢骋小心地看看不远处的谢衍,拉着骆君摇小声道:“小皇婶,要是皇叔没时间,我们可以自己来玩儿么?”

谢衍淡淡地瞥了他一眼,道:“等你能亲政了。”

“啊?”谢骋顿时满脸苦涩。

就算他还小,也知道亲政不是一年两年就能搞定的。那得多少年啊。

只听谢衍继续道:“等你亲政了,本王就有时间带你小皇婶出来了。”

“……”所以,我还是要留在京城吗?

骆君摇难得看到谢衍跟谢骋开玩笑,忍不住笑出声来。

再一看谢骋小小的苦瓜脸,无奈地道:“阿骋,等你亲政了,你就可以自己决定什么时候出来玩了。”

“对哦。”谢骋恍然大悟,“那我要把皇宫搬到这里来!”

虽然出身皇室而且身为皇帝,但谢骋对皇宫这个地方并没有什么好感。

从前皇宫在谢骋眼中是有皇祖母和母亲的地方,但现在皇祖母和母后也没有了。剩下的就只有一个个空荡荡阴沉沉的宫殿,仿佛一个个张着大口的怪兽,随时都会将他吞掉。

谢骋很怕自己一个人被丢在皇宫里,所以皇叔和小皇婶接他出宫住到摄政王府,谢骋心里一直都很高兴。

上雍皇城里,再一次从宫中走出来的高虞使者只觉得浑身乏力。

他又被大盛那些老家伙给围攻了。

那些老头子明明一个个都一头白发垂垂老矣,为什么还那么能说?为什么心思还那么复杂?

“大人。”跟在他身后的高虞官员有些担心地看着自家大人惨淡的脸色,“大盛人实在是太过分,还没见到摄政王他们就敢提出如此过分的要求,等谢衍回来还不知道会如何。咱们可不能让他们如此……”

高虞使者挥挥手道:“谁让咱们战败,谁让大王子在他们手里呢?”

那人撇撇嘴,低声道:“大王子战败被俘,已经是我高虞的耻辱,何必非得……”

“住口!”使者没好气地道:“别忘了大王命令你我出使大盛,是为了什么。”

不就是为了大王子么?

大盛人如今明显不想打仗,短时间内不会主动进攻高虞,他们千里迢迢来大盛,主要还是为了大王子贺若穆提。

一个战败的皇子不以身殉国,竟然成为了大盛人的俘虏,简直是高虞勇士的耻辱!

大王花费巨大的代价将这样的人换回去,有什么意义?

使者叹了口气道:“大王的命令,咱们照做便是了。如今高虞王城的情况,你不是不知道。”

因为进攻大盛的失败,令大王在高虞的威信急剧下降。有不少家族都表明了对大王偏爱宠幸大王子的不满,转而站在了二王子和王后一边。

大王还能说服高虞贵族换回大王子已经相当不易了。

“是,大人。”

“高虞使者请留步。”两人出了宫门正要离开,身后传来了守卫的声音。

一行人只得站住,转身看向来人:“不知还有何事?”

前来传话的是一个中年官员,他平静地道“摄政王殿下回京,请使者御书房相见。”

高虞使者深吸了一口气,终于回来了。

御书房里,谢衍看着恭敬地拜向自己的高虞使者,淡淡道:“免礼。”

“多谢王爷。”高虞使者这才起身道。

谢衍示意使者落座,道:“本王这些日子不在上雍,若有怠慢之处,还请见谅。”

使者在心中冷笑,赶在我进城之前离开京城陪王妃去散心,难道不算怠慢?

但他不敢说,只能赔笑道:“王爷言重了,一切都好,何来怠慢之说。”

“那就好。”谢衍点头道:“本王刚刚看了这几日由安成郡王和礼部尚书主持的双方谈判,有几点,贵我双方似乎始终无法达成一致?

使者点头道:“确实如此,大盛有两项条件实在过于苛刻,在下便是不要命了,也绝不敢同意此事,还请王爷明鉴。”

谢衍挑眉道:“哦?”

对上他淡漠的眼神,使者只能硬着头皮道:“此次是高虞主动挑起战事,我王愿意将赤霞关以东的轲古地区划归大盛作为赔偿。但贵方安成郡王要求以古纳河为界,古纳河以西全部划归大盛,这个是否有些……过分了?”

谢衍右手在桌上的折子上轻叩了两下,道:“本王不这么认为。”

使者不由语塞,一时说不出话来。

只听谢衍道:“经过这次战事,本王方知区区赤霞关并不足以拱卫燕州安危,若是以古纳河为界,无论是对大盛还是对高虞,都是一桩好事。从此以后,双方定能迎得真正的长久和平。”

对高虞好在哪里?使者很想问出口。

“本王有意在赤霞关外再建一城,作为赤霞关的屏障,只是轲古地区,未免太小了一些。使者觉得呢?”

使者此时只想问候谢衍全家。

赤霞关外如今是高虞一家独大,谢衍如此安排摆明了就是防备高虞,还问他觉得怎么样?

高虞使者摇摇头道:“王爷的条件太过苛刻,请恕在下无法答应。”

谢衍不以为意,“既然如此,使者不妨回去考虑考虑,改日再谈。不过……改日再谈,就未必是现在这个价码了。”

“……”高虞使者半晌无语,好一会儿才沉声道:“王爷,如果高虞放弃大王子呢?”

大盛人不会以为手里捏这个贺若穆提,就真的可以随便狮子大开口吧?

谢衍道:“那使者现在就可以启程回高虞了,本王可以做主,让你将贺若穆提的脑袋带回去。”

高虞使者深吸了一口气,道:“古纳河不行,咱们各退一步,以歌北山为界。”

谢衍道:“古纳河东岸,十里。”

你特么说涨价就涨价?

谢衍道:“高虞是怎么想的,本王知道。大盛现在确实不想对外用兵,只要有时间,过个三年五载高虞也就恢复过来了。而大盛却还有西北蕲族之患。但是……”

谢衍眼神漠然,“不知三五年后,高虞王城里坐着的那位,还是不是如今的高虞王?”

“摄政王!”高虞使者猛地站起身来,脸色难看地盯着谢衍。

站在门口的守卫听到动静,立刻转过身来看向殿中,手已经按在了腰间的刀柄上。

谢衍摆摆手,示意他们提下。

守卫这才放开了刀柄,恭敬地拱手退回了原来的位置上。

“摄政王还请慎言。”高虞使者沉声道。

谢衍淡淡道:“若不是高虞王城内部分裂严重,高虞王和王后分庭抗礼,高虞王岂会如此在乎贺若穆提一个战败的皇子?”

高虞使者咬牙道:“我王膝下并非只有两位王子。”

“所以?”

高虞使者半晌说不出话来,高虞王确实不只两个皇子,但其他皇子有还不如没有。

高虞使者沉默了半晌,方才叹气道:“此事在下确实无法做主,还请摄政王见谅。”

谢衍道:“无妨,大人不妨派了回去请教高虞王一番,本王不赶时间。”

第一个条件谈不拢,高虞使者干脆暂时放弃,谈起了另一个让他无法接受的条款。

“关于第二点…需要赔偿的数额,我等没有异议,但贵方要求的赔偿中有三千匹战马,此事不行。高虞愿意以高出这三千匹战马价值的三成赔偿金银。”

谢衍道:“高虞骑兵数万,大人跟本王吝啬三千匹战马?”

高虞使者皮笑肉不笑地道:“王爷应该清楚,战马…从来就不是可以随便出手的东西。”

大盛人最大的短板就是没有足够的战马,中原土地富饶,但并不适合养马。

而大盛本身也没有优良的马种,仅有的一些都是从塞外甚至是西域引进的。

三千匹战马看似不多,但是对大盛骑兵的战斗力,却是一个极大的加成。

更何况,他们还要求这些战马里至少有三百匹是种马。

大盛人去年已经得到了关外一块适合养马的地方,再有了这些种马,以后将会是个大麻烦。

谢衍道:“只有战胜方,才有选择的资格。”

高虞使者脸色有些难看,“摄政王殿下,这次的事情确实是高虞的错,但你我双方这些年共同讨伐蕲族,也是有些交情的。殿下何必如此咄咄逼人?”

谢衍道:“本王和高虞王合作数年,本王对高虞素来礼遇有加,他却在本王身后捅了本王一刀。”

“我王和大王子也是受了那曹冕的蛊惑,如今曹冕既然已经伏法,我方也愿意赔偿大盛损失……”

谢衍冷声道:“本王的条件就在这里,不过既然大人提到了交情,那本王不妨给大人一个面子。”

高虞使者心中一喜,屏息等待着谢衍后面的话。

谢衍淡淡道:“战马和地,你可以二选一。”

“……”高虞使者沉默了良久,道:“在下需要时间考虑。”

“请便。”谢衍道。

高虞使者告退出去后,骆君摇才从后殿走了出来。

“你觉得他会选哪一个?”骆君摇有些好奇地问道。

谢衍喝了一口茶,伸手将她拉到自己跟前来,道:“他会给地。”

骆君摇皱眉道:“为什么?”土地和战马,哪个更贵不用选也知道。

谢衍道:“关外地广人稀,高虞人目前根本无力治理这么大的地方。赤霞关外的那片土地原本是赫犁人的地方,虽然赫犁多年前被高虞所灭,但这些地方依然生活着大量的赫犁百姓,这些人对高虞人恨之入骨。除非有大批兵马驻扎开垦,否则普通的高虞人再彪悍也不敢在这些地方生活。如今这些地方都是中原人和赫犁人杂居,赫犁人也经常出入赤霞关内外,与燕州百姓并无甚区别了。”

骆君摇道:“所以,这些地方属于燕州控制的?”

谢衍道:“高虞人虽然不敢定居,但高虞骑兵和一些有私兵的大家族却时常跑来劫掠赫犁人,若是可以他们恐怕更希望将赫犁彻底灭绝。赫犁本就是一个小部落,上一任族长全家被灭之后一直是一盘散沙。近些年稍微恢复了一些,他们的首领已经向我宣誓,愿意举族归附大盛,从此成为大盛子民。既然如此,本王自然要将他们的族地拿回来。”

“原来如此。”骆君摇点点头。

谢衍低笑道:“最重要的是,地必须要从高虞王手中拿到,而战马…却还能从别的人手里拿。”

(本章完)

目 录
新书推荐: 我这糟心的重生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间 八十年代之娇花 我在昆仑闭关三百年 全知全能者 皓月当空 饲蛟 卑微备胎人设翻车后(快穿) 病态宠爱:魔鬼的禁锢 朱砂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