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侠 > 来自末世的太子妃 > 246.争论

246.争论(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美女庄园守灵人 爱情这个坏东西 仙界刁民 只手遮天:顾先生,你管我! 玩命挑战 池瑶万古神帝 爱若灼心冷如水 无敌战王杨辰秦惜 师叔万万岁 有帝来仪

桑若玺最终还是进了摄政王府,看着府里的一切都没有什么变化,她也有些感触,毕竟自己刚来到这个时代的时候,是在这个地方呆了很长一段时间。

明蓝有些气恼地跟在她后面,嘴里小声地抱怨少年的桑若玺:“娘娘您又自己任性,还要奴婢陪着您,也不知道等回去以后太子殿下会怎么惩罚我们呢。”

她可不比娘娘,到时候肯定会被太子殿下惩罚的,而娘娘仗着太子殿下的宠爱,却可以安然无恙,这真是太不公平了。

可是就算是再不公平,她也没有办法,谁让自己家娘娘是太子殿下的心头宝呢。

明蓝有些无力地跟在桑若玺后面,心里已经在思考,到底该怎么办才好了,不知道太子殿下会怎么惩罚她。

桑若玺听见她的抱怨,头也不回地说道:“行了,你要是不满意,现在就可以回去,本宫从来都没有逼过你是不是?看本宫对你多好,再说了,你以为本宫是惩罚你呢?本宫这是为了你好,要不然,你以为本宫为什么没有把明心带出来?”

她把明蓝带出来,对方居然还抱怨,要知道明心想出来玩儿也已经很长时间了,可是自己都没有把她带出来。

明蓝一点儿都不给桑若玺留面子,说道:“娘娘还不是觉得明心话太多,所以才没有带她出来,要不然您应该就把我们两个人全都带出来的。”

而且,还有一件事情就是,她的身体现在还不像是健康的时候那么好,所以她必须有明蓝跟着才可以出门,帮她看着,以免有什么人不小心撞到她身上。

桑若玺明白她说的是实话,可是也没有多少在意,就算是这样又怎么样,她这一次是过来谈判的,又不是过来游玩的,明心当然不能带过来了。

再说了,她从摄政王府带过去的几个丫鬟,也就是明蓝看上去比较稳重一点,要不然她也不会事事都安排明蓝去做,就连桑人杰交给她的暗人也全部都交给明蓝管理。

正当她们走着,明蓝只是一转身,回过头的时候看到那一幕,却让自己整个人都愣住了,然后,用自己最快的速度把桑若璎拦下来,急急忙忙地说道:“小姐,您安生一点儿,太子妃最近身体不好,你们可别一个不小心就让她更严重了,这份罪过奴婢可担待不起。”

她抱着桑若璎就不撒手,看着她把自己的话听进去了,才把她放开。

桑若璎被她弄得身上有点儿痛,可是听到桑若玺的情况,还是担忧地看着桑若玺,问道:“大姐姐你没事吧?我们都听说了你受伤的事情,这么长时间还没有好吗?那你怎么不在宫里呆着,偏偏要到这里来,万一严重了怎么办?”

她一瞬间连自己的疼痛都忘了,关切地看着桑若玺,想上前又不敢,生怕自己碰到了桑若玺的伤口。

桑若栢倒是要比她镇定很多,看着桑若玺脸色红润的样子,也知道她是恢复的差不多了,所以也没有那么着急,反而是对她过来的目的比较感兴趣:“大姐姐你怎么突然想到过来了,是有什么事情想要找父王商量?”

桑若玺如今参与的事情,已经不是像当初一样,和他们一起整天除了吃就是玩儿,现在的她参与的都是国家大事,所以回来的话,自然是来找父王的。

桑若玺看着桑若栢故作成熟的样子,心里也有些不好受。

但是她也不会因此就放弃自己的决定,大不了在以后给他一些补偿,也不能让那个王氏和桑若琬这两个隐形危险再留在自己身边了。

她笑着说道:“当然是,不过我也想回来看看你们的,不知道你们最近又学了什么东西,有没有父王惹麻烦呢?”

桑若玺想要伸手摸摸桑若琪的脑袋,最终在明蓝威胁的目光下放弃了。

他不就是想摸摸他的脑袋嘛,怎么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好像自己做了什么无恶不赦的事情一样。

明蓝的眼里明明白白地表明了,她要是敢把手伸上桑若琪的脑袋,她就去找太子殿下告状,说不定太子殿下会因此就放过自己呢。

她在心里做着不切实际的幻想。

桑若玺和几个弟弟妹妹说了一会儿,就见到桑人杰身边的管家过来了。

她有些遗憾地看着他们,说道:“既然这样,那我就先去找父王,你们先自己去玩儿就好,我有时间了再去看你们。”

她的确舍不得自己这几个弟弟妹妹,毕竟是自己最先发展出来的几个弟弟妹妹,尤其是妹妹,深得自己的真传。

桑若栢威胁低看了一眼桑若璎姐弟,冲桑若玺点点头,示意她可以放心低离开。

桑若玺见到桑人杰的第一时间,请完安以后,就直接把明蓝拿着的那些纸张给了桑人杰,然后才让明显有些不放心的明蓝出去。

“我在父王这里不会出什么事情的,安心出去就好。”她有些无奈,楚慎把明蓝的调教未免也太成功了,时时刻刻都盯着自己,生怕自己出一点儿意外。

明蓝很想说自己就是不放心,又不是真正的闲话家常,自家姑娘今天来的目的就是惹怒桑人杰,让她怎么能够放心离开。

桑人杰也不说话,看着她们主仆两个在那里眼神交流,心情却已经跌到了谷底。

等桑若玺终于说服明蓝的时候,桑人杰正好把手里薄薄的几张纸看完,然后面色阴沉,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桑若玺也没打算拐弯抹角,直接说道:“你应该也清楚这是什么意思,桑若琬和王氏意图谋害太子妃,你应该知道这是什么罪名,诛九族也不是没有可能,虽然女儿相信这件事情父王你并不知情,可是别人未必知道,到时候他们会怎么想,父王你应该比本宫更清楚。”

她是来谈条件的,没有足够的砝码怎么可以?尤其是对着桑人杰这样的老狐狸,更是不能掉以轻心。

桑人杰怒火冲天,直接把那几张纸放在桌子上,狠狠一掌拍上去,恼怒地说道:“这件事情本来就和本王没有半点关系,如果可以,本王真的很想现在就打死,那一对不知廉耻的母女,这种事情她们都能做的出来!”

他是真的没有想到王氏手里居然还会有暗人,这一段时间她被那些下人欺负的事情,自己也不是不知道,可是那个时候王氏都强忍着,根本没有报复的意思,反而是隐忍不发,没想到如今……她居然会做出来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

可是事情已经成了现在这样,他能够做的只能是尽力挽回,至于王氏母女,他等这件事情结束了,就会彻底把她们收拾了。

桑若玺看着她生气的样子,还是自己进来的时候的那句话:“父王你在这里生气可没什么用,本宫说了,就算是本宫相信你没有做那些事情,可是其他人不一定相信啊。”

她的目的还没有达到,怎么能让桑人杰就这么转移话题呢?

桑人杰终于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沉着脸说道:“怎么,你今天来不是来通知本王小心,而是来和本王谈条件的?”

原来在他没有注意的时候,自己的女儿竟然已经这般出息了,居然敢直接威胁自己,不知道他是该骄傲,还是该气恼了。

桑若玺伸手给桑人杰倒了一杯水,说道:“父王,您何必那么生气,女儿这一次过来……当然是想要父王能够免于这一次的灾祸,可是女儿碰到这么大的险境,差点失了性命,想让我一点儿都不追究,那是不可能的,父王您也应该明白。”

她向来遵循不死不休的原则,如果王氏就那么安分下去,说不定她哪一天就大发慈悲放过她了,可是她既然敢做‘处理她’这种大事,恐怕不用自己做什么,桑人杰就会先把她给收拾了。

还有桑若琬也是,她不是梦想着有一天能够把自己踩在脚底下吗?那她就让桑若琬连脚都没有,看她还怎么嚣张。

桑人杰哪有心情喝茶,他现在只觉得恼羞成怒,盯着桑若玺的目光满是不善:“本王就是这么教导你的?你可别忘了,虽然你是嫁给了太子,可是这摄政王府才是你的家,难不成你这刚嫁出去,就想着算计娘家人了?”

他前一段时间,还在感叹自己这个女儿有魄力,有胆识,所以才能够和长公主一样,能够带军打仗,还让那些男子心服口服。

可是如今看来,这些被他夸赞的优点全都被用到了自己身上,他怎么能不生气?

桑若琬看着他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要求自己,也是冷笑道:“父王,您可别忘了,女儿是拿什么来跟你谈的条件,那王氏是你的家人,难不成我桑若玺就不是你的女儿了?父王如此作为,未免也太过厚此薄彼,要知道,女儿这一次可是被兵器穿胸而过,要不是运气好,如今过来跟你谈判的,就不是女儿,而是大理寺丞和明宗帝,就这样你还说女儿不顾及你?”

目 录
新书推荐: 爱劫难桃,总裁独家盛宠 豪门盛宠,老婆乖乖的 夺心攻略:金主追妻36计 预见时光遇见爱 娶个天师做老婆 最强弃妃,王爷霸气侧漏 高冷帝少请息怒:落跑前妻 媚夺天下:夜帝小狂妻 首席潜规则:甜心娇妻哪里逃 TFboys十年之约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