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侠 > 来自末世的太子妃 > 236.狩猎

236.狩猎(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美女庄园守灵人 爱情这个坏东西 仙界刁民 只手遮天:顾先生,你管我! 玩命挑战 池瑶万古神帝 爱若灼心冷如水 无敌战王杨辰秦惜 师叔万万岁 有帝来仪

在所有人或多或少的期待中,秋狩的队伍终于开始出发了,桑若玺直接跟着楚慎一起走,至于那些大批量的行李,自然有人帮忙看着。

“等会儿到了猎场,你不要乱跑,一定要跟我待在一起知不知道,”楚慎是第一次主持这种活动,难免有些紧张,看着桑若玺兴致勃勃的模样,自己也被感染的有些激动,“猎场里会留着很多凶猛的动物,是为了增加狩猎的乐趣,特别留下来的,不过周围都有守卫,你只要不自己一个人冲上去,就没什么关系。”

他手心微微发汗,握着缰绳的时候,有些滑溜溜的握不住。

桑若玺见他一本正经地担心自己的模样,点点头,笑着说道:“你就放心吧,凭我的身手肯定没问题的,你跟着我,我保护你啊。”

她故意扯着缰绳,让自己的马和楚慎的并排走。

楚慎脸红不已,可是还是没有躲开。

其他人对于太子妃不合规矩的骑马,没有一个人开口,因为太子妃值得这种特殊对待。

他看了一眼周围,强装淡定的样子,说道:“我知道你很厉害,可是你也要注意一下,我不希望你会发生任何意外,知不知道?”

楚慎骑马随着她慢慢走,看着周围的荒凉景色,狠狠地吸了一口气。

秋末的天气已经有了寒冬冷冽的感觉,冰凉的空气一进入鼻腔,就让人狠狠地打了个冷颤。

楚慎一愣,随即呵呵地傻笑起来,不过声音特别小,没让人听到。

桑若玺也学着他的样子深呼吸,再缓慢地排出来,她只感觉自己的整个身体都被净化了,身体里因为长时间的颓废而积攒的废气,也全都一扫而空。

“果然人就是需要多出来转转,整天闷在宫里,就算是没病,也要憋出来病了,”她顾忌着周围的人,好歹没有做出当众伸懒腰的举动,“我看父皇就是因为太忙了,连出来转转的时间都没有,才会病倒,你以后可千万不能这样了。”

虽然她不怎么懂养生的道理,可是整天呆在屋里,对身体肯定没有好处。

楚慎想反驳她的话,可是明宗帝确实是积劳成疾,他也没什么话好说,只能在心里对明宗帝抱歉,他不是故意在心里编排他的。

其他人和他们离得都比较远,也没听到他们说的内容,不过他们可是听到了不少其他人的说话声音。

尤其是那些夫人小姐,叽叽喳喳地讨论周围的景色,时不时发出几声轻笑,还有年轻的少年们,一个一个纵马在周围飞奔,打着呼哨,吸引着年轻姑娘们的视线。

桑若玺在楚慎有些紧张的目光中,盯着他们一会儿,回头只说了一句话,就让楚慎把心放下来了。

她满不在乎地牵着缰绳,和自家相公慢慢走,懒洋洋地说道:“一个一个好像开屏的孔雀一样,也不知道等会儿他们还有没有力气打猎。”

不过年轻的样子恐怕就是这样了吧,可惜她已经成亲了,而且这些男子看上去,没有一个人能打得过她。

楚慎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就放松了,笑着说道:“谁知道呢,他们精力太旺盛,恐怕是因为没有成亲吧,看来回去以后要好好思考一下他们的婚事,年轻人有冲劲应该为国家奉献才对,而不是浪费在无意义的事情上。”

他不着痕迹地瞪了一眼几个脸红红地偷看桑若玺的男子,十五六岁的模样,一个一个英姿勃发,看着桑若玺的目光里是显而易见的崇拜。

楚慎心里跟堵了一块石头一样,气闷的很,说话的时候也有点儿没力气,桑若玺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了然。

不过她可没打算解释,这种事情还是让事实证明比较好。

皇家猎场周围有许多卫兵看守着,等到楚慎到了以后,经过盘查,才被允许进去。

说是猎场,其实里面的范围大的惊人,桑若玺一进去,就被震撼到了,随即很快地到处乱窜,身后跟着的是异常无奈的楚慎。

她转了一会儿,就意犹未尽地停下了,楚慎还要去主持开场,她不必到场,可是她想过去看看。

等到一系列的繁杂的流程过后,楚慎手臂一挥,那些皇子们和大臣们,全都一拥而下,纵马飞驰,只留下一阵烟尘。

楚慎坐在马上,牵着马的缰绳,让马在原地踱步。

他看着桑若玺过来,说道:“狩猎已经开始了,我想先去休息一下,晚上还有活动。”

楚慎着实不喜欢狩猎这种活动,但不代表他不喜欢这种氛围,在环境的感染下,他觉得自己也难得地生出来很多热血,很想下场和那些大臣们一起拼杀。

可是想到到时候的情景,他又有些胆怯了,他实在是不喜欢猎物被杀掉的时候,血腥的场面,实在是太过残忍,他还没有认真地接纳过这种感觉。

尤其是在晋城一行以后,他对血腥就更加反感。

桑若玺直接上前,说道:“我可能也要先回去一下了,什么东西都没带,去了又能干什么。”

她的弓箭匕首,全都在明蓝那里收着,她自己并没有随身携带,所以如今难免有些束手束脚。

她可是很期待等会儿的行动,不知道她会不会碰到非常厉害的动物?

最好是狮子老虎什么的,这里恐怕不会有狮子,那老虎也不错啊。

楚慎跟在她后面回去,盯着她兴致勃勃的背影,问道:“你打算去打猎?”

其他的夫人小姐哪个不是在帐篷里面好好呆着,等着家里的男人回来,现如今一些夫人们已经熟门熟路地几个人约在一起,寻了避风又风景好的地方,等着自家相公回来了,她们身后的丫鬟手里还拿着一些吃食酒水,看样子是准备在那里吃午餐了。

桑若玺点点头,看着远方的猎场,张扬地说道:“那当然,来这里不去打猎,那不是太遗憾了,你可别说什么女子不能去,我告诉你,我可是看到好几个女子骑马进了山了。”

她的眼神可一点儿问题都没有,要是楚慎还不愿意她出去活动活动,她可真的要被逼疯了。

楚慎很想说那些人身边都有年轻男子跟随,他们也不是专门去打猎的,而是谈情说爱的。

可是看着桑若玺期待万分的模样,也只能失笑道:“既然如此,那等会儿我和你一起去好了。”

看来自家娘子果然是和其他人不一样呢,连打猎都跟个男子一样。

桑若玺挑眉,没有拒绝,只是在心里决定等会儿要好好照看着他,别让他出了什么意外,否则明宗帝和葛皇后一定不会放过她的。

楚慎出了门以后,更觉得自己的决定没有错,桑若玺不管干什么,都不会离他太远,自然不会出现什么奇怪的事情,或者说遇到什么危险。

桑若玺看着楚慎手里的弓箭,颇为羡慕:“你的这把弓有年头了吧?”

那可是一把真正的好弓,虽然说她自己的也不差,可是和楚慎的比起来,就没那么好了。

楚慎对上她的眼神,好笑地把马侧边的弓取下来递给她:“你要是喜欢可以试试,反正我的东西就是你的,不用客气。”

他也不记得这把弓是什么时候的了,但是时间应该是很久了,好像是明宗帝赐给原主的,可是他不喜欢打猎,所以才一直闲置着,被那这下人们保养的还算不错。

桑若玺摇摇头,说道:“还是算了吧,我自己这把弓也不错,而且你的我也用不习惯。”

她拉开弓弦,舒展了一下身体,出了口气,满怀信心地盯着草丛和不远处的空地。

“玺儿!”楚慎小声地提醒桑若玺,见她点头,并且目光瞬间转向那个方向,楚慎才放下心,悄悄地跟上去。

桑若玺的目光紧紧锁定那只野鸡,等到距离差不多,他们也没敢走的太近,怕惊到了猎物,小心翼翼地拉弓张弦,箭羽在空气中发出微微的破空声。

那只可怜的野鸡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悲鸣,就再也没有反应了。

有随从上前去把猎物捡起来,收好。

桑若玺得意地揉着自己的肩膀说道:“怎么样,还不错吧?你要不要也来两下,出来打猎,没有猎物带回去多让人失望。”

她能看得出来楚慎并没有多少打猎的欲望,但是出来玩儿,不尽兴怎么可以。

马蹄踩在干燥的落叶上,发出卡擦卡擦的声音,有些地方湿润,落叶在地上像是一层厚厚的毯子一样,树上还孤单地吊着几片不愿意落下来的树叶,在偶尔呼啸过的寒风中瑟瑟发抖。

楚慎笑着说道:“你的猎物不就是咱们两个的收获吗?就算我不打猎,我相信以你的收获,肯定也能够是各位大臣和皇子之间的佼佼者。”

他慢悠悠地说道,真的是一个来郊游的心态。

桑若玺对他的夸奖很是受用,得意之下,打猎的感觉也越来越好,一路上又收获了两只兔子,一只野鸡,还有一只灰色皮毛的狐狸,甚至还有一头野狼,可惜被它跑了。

目 录
新书推荐: 一品世子妃 无良催眠师 官雄 枭王 云霸天下 帝业凰图:狼君宠妃休想逃 情意绵绵 穿越之红颜泪 欢脱萌妻,总裁别贫嘴 你敢让我的儿子管别人叫爹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