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侠 > 来自末世的太子妃 > 160.责罚

160.责罚(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美女庄园守灵人 爱情这个坏东西 仙界刁民 只手遮天:顾先生,你管我! 玩命挑战 池瑶万古神帝 爱若灼心冷如水 无敌战王杨辰秦惜 师叔万万岁 有帝来仪

桑若玺冲她笑笑,安静地坐在座位上就像没看到皇后难看的表情。

赵贵妃心里偷着乐,觉得以后这里恐怕都要充满欢声笑语了,当然,皇后绝对不会喜欢那种情况。

桑若玺不理会这宫殿里因为自己的行为而起的暗潮汹涌,端着茶杯喝自己的水,明心和明蓝只是担心了一会,就发现自己小姐完全不是需要人担心的类型,也就都放下心。

请安结束,桑若玺直接回了东宫,太子被明宗帝叫过去谈论家常,桑若玺只能一个人在御花园里无聊地晒太阳。

“姑娘,今天的事情结束以后,皇后肯定是记住您了,以后她要是做了什么事情报复你怎么办?这皇宫里比摄政王府中黑暗的多,就算是长公主也不能插手太多宫里的事情,万一皇后想要对您做点儿什么,那可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明蓝看着桑若玺完全不在意的模样,心里焦急。

可是桑若玺一脸不在乎的样子,躺在躺椅上,眯着眼睛,让明心把自己喜欢吃的几种糕点放在旁边,心满意足地拿起一个,漫不经心地说道:“你不用担心,只要知道你家姑娘不会有什么意外就是了。”

她的性格就是如此,再怎么说,她也不会去故意委屈自己,让葛皇后高兴,如果他们两个就这么相安无事还好,如果葛皇后真的忍不住做了什么事情的话,她保证不会让葛皇后好过。

明蓝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只觉得自家姑娘对这些事情也太过不在意了。

所以她依旧是苦口婆心的劝解:“娘娘!王爷让奴婢跟着您,就是怕您在皇宫里除了什么事情,您现在这么做,明兰不可能不担心好不好!”

桑若玺心里开心又无奈,虽然明蓝担心她,但是她真的不需要为这些事情太过烦心。

她拉着明蓝在自己面前坐下,看着她有些抗拒的表情,像是逗弄小猫小狗一样,摸摸她的头发:“皇后早就看我不顺眼了,要是真的害怕这些东西,当初本姑娘就不会选择和太子殿下成亲,对葛皇后来说,只要我是太子妃一天,她就不可能放过我,所以也没有必要去介意这些事情。”

她看着明蓝还是有些不甘心的表情,长出了一口气,慵懒地说道:“再说了,本姑娘是不会任由别人欺负我,而不会还手的,还有,你就真的忍心看着你家姑娘被人那么欺负?”

桑若玺可怜巴巴低看着明蓝,把她看的都有些不忍心了。

别说桑若玺的容貌本来就不差,现在装成这样无辜的模样,就算是明蓝明知道他是装的,心里还是忍不住软了。

如果看着自家姑娘被葛皇后欺负,她心里也是不愿意的,以前的时候,就算了,但是现在,姑娘是她打心眼儿里尊敬的,所以自然不会任由桑若玺如此被人欺辱,虽然凭着她如今的性格,也不太会被别人欺负就是了。

“姑娘自己心里有数就好,不要做的太过分知道吗?奴婢说这些话其实是有些越矩了,只要姑娘明白就好。”明蓝明白她心里是怎么想的。

而且,现在的姑娘是一个非常有主见的人,也不用担心太多那些事情。

楚慎回来以后,就听到了宫殿里的宫女太监向着自己诉说今天太子妃又在皇后娘娘那里受了什么委屈,然后就是太子妃和其他的娘娘相处的还不错,回来的时候还是跟着赵贵妃一起回来的。

他走到御花园,看到躺在那里悠闲地晒太阳的桑若玺,坐到她旁边,替她挡住有些毒辣的阳光:“你怎么不进屋里去睡?这里太阳太大了,会晒伤的。”

他知道有些女子会特别爱惜自己的皮肤,就连宫里的这些嫔妃还有皇后,都会定期去太医院里拿些有助于皮肤保养的药膏,可是他好像从来没见过桑若玺用那些东西。

桑若玺感觉到阴影,漫不经心地睁开一只眼睛,看着楚慎担忧地表情,笑着说道:“这点儿太阳算得了什么?阿慎,父皇叫你过去做什么了?”

她坐起身,让明蓝过来把这一堆东西收了,自己则跟着楚慎进了房间。

猛然间从明亮的太阳底下进到有些昏暗的房间里,桑若玺只感觉自己的眼睛猛然一黑,然后有短短的几秒钟都有些看不清楚东西。

见她不自在地晃头,楚慎担忧低看着她:“都说不让你在太阳底下晒那么久,现在看不清楚了吧?”

虽然他这么说着,还是小心翼翼地把桑若玺扶到桌子旁边,看她一点儿一点儿恢复正常。

桑若玺适应环境的能力比一般人要强,过了一会儿,她就没有了脑袋晕晕,又恶心的那种感觉,看楚慎担心的模样,有的只是无奈。

“你不要把我当成是小孩子好不好?我告诉你啊,以后你也要多晒太阳,对身体有好处。”桑若玺非常严肃地,一本正经地说。

关于有什么寄生虫,吸收钙质之类的,估计楚慎也听不懂,桑若玺只是强硬地希望楚慎按照自己的希望做一些事。

楚慎不明白她为什么对这些事情这么坚持,但还是无条件地忍受桑若玺的无理取闹:“那你以后一定要等太阳不大的时候,再去晒太阳,那些嫔妃每次都恨不得不出门,怎么你就不怕晒黑?”

他奇怪地看着桑若玺除了红了一点儿,其他任何不良反应都没有的脸,和裸露在外的皮肤,不得不说有些嫉妒。

就算是他以前也没有这么好的体质,经常会经常会去太医院里拿一些美容养颜的药膏。

“我当然不怕,”桑若玺从来不在乎自己的皮象,反正还没有到不可理喻的地步,“父皇到底找你去干什么呢?你们两个神神秘秘地说了那么久,也不让旁的人进去。”

她戳着楚慎的胸口,眼角泛着水光,挑着眼尾盯着他,看的楚慎面红耳赤。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父皇担心你在母后那里受了什么委屈,所以让我过去,回来以后能够劝劝你,不要太过计较,母后开的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你不要生气。”

玺儿什么都没做错,就要这么忍让,楚慎都有些替她委屈,但是那个人是自己的母后,他又不能做什么事情,只能在中间尽力调节。

桑若玺摸着他的手,认真地说道:“我知道,如果葛皇后做的不过分的话,我不会计较,其实我更加担心的反而是你,你才是我们中间最难受的,我答应你,不会和母后闹矛盾。”

前提是葛皇后不故意找茬。

楚慎只觉得自己的心里都被填的满满的,那些感动好像都快要满溢出来,他都有些难以控制了。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楚慎把那些感情都埋在心里,眨巴眨巴眼睛,调皮地对桑若玺说。

桑若玺没想到他会突然抒情,一时间也有些反应不过来,反应过来以后,假装张牙舞爪地模样,笑哈哈地冲上楚慎的身上:“你居然敢调戏本宫?看我怎么教训你!”

她虽然武力值强大,但是到底是土生土长地身体,比楚慎不知道小了多少,现在这么一做,她整个人都埋在了楚慎的怀里,面犯桃花,眼角也闪着水光。

“不跟你闹了,去吃饭。”桑若玺意识到自己体型上吃亏,果断就停止了这种行为。

楚慎被她弄得脸色通红,见她突然停止了,心里偷偷松了一口气,但是还有些淡淡地失落。

他还没玩儿够呢。

……

纵使桑若玺再不情愿,还是要如何葛皇后请安,面对着那一张没有好脸色的脸,桑若玺连应付都不想。

“玺儿给母后请安。”桑若玺行了一个女子万福,和旁边的赵贵妃打了个招呼,就坐到了自己的位置。

葛皇后见她如此随意,冷哼一声,说道:“你的礼仪是谁教你的?这么不懂规矩?刘嬷嬷,你去教教太子妃,这行礼的时候,动作到底该怎么做。”

这桑若玺果真是没有教养,都这种时候了,连一个简单的请安都没有学会,这不是明摆着在其他人面前丢了自己的脸吗?

皇后身后的刘嬷嬷看着桑若玺,眼里闪过一丝不怀好意的冷光。

这太子妃惹谁不好?非要惹皇后娘娘?

这皇宫里从来都是皇后娘娘做主,这太子妃也是可怜,刚成亲就不讨皇后喜欢。

其他人哪里看不出,皇后是故意这么做的,当下一个个都闭上了嘴巴,静静看着事情的发展。

“太子妃,请跟着老奴的动作来一次。”刘嬷嬷看着桑若玺一脸高高在上的模样,教训桑若玺。

什么太子妃,不还是要看着她们的脸色来。

可是桑若玺就这么看着她,一点儿都没有要起来的意思,冷冷地看着那个嬷嬷:“母后,儿臣再怎么说,也是太子妃,让这么一个粗使嬷嬷过来,是不是有些不合礼数?”

她话里话外说的都是葛皇后故意让人过来羞辱她,本来就是,一个在皇后身后摇扇的嬷嬷,怎么也轮不到她来教训桑若玺这个太子妃。

目 录
新书推荐: 一品世子妃 无良催眠师 官雄 枭王 云霸天下 帝业凰图:狼君宠妃休想逃 情意绵绵 穿越之红颜泪 欢脱萌妻,总裁别贫嘴 你敢让我的儿子管别人叫爹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