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侠 > 来自末世的太子妃 > 147.胜利

147.胜利(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美女庄园守灵人 爱情这个坏东西 仙界刁民 只手遮天:顾先生,你管我! 玩命挑战 池瑶万古神帝 爱若灼心冷如水 无敌战王杨辰秦惜 师叔万万岁 有帝来仪

“如果你有脑子,就该知道这件事情不是我能做主的,你应该去找你祖父,然后让他去找皇上才对,”桑若玺淡定地说道,然后表情就变得冷峻,“不过我现在是不会给你这个机会了。”

找麻烦都找到她头上了,还怎么让她不生气?

尤其是这个女人居然还受了桑若玺的挑拨,刚刚居然还想直接要了自己的命。

桑若琬在门后正得意地看着桑若玺被葛永真逼得节节败退,就算桑若玺伤了葛永真,她也只是庆幸,因为如果这样的话,她就有理由说桑若玺性格暴戾。

可是桑若玺看过来的那一眼,还有微微扬起的笑容,葛永真突然心头一跳,只觉得自己是不是被她发现了。

“应该不会的吧?里面这么乱,她怎么可能有机会注意到我。”虽然话是这么说,桑若琬为了保险,还是急匆匆地走了。

在她走后不到几个呼吸的时间,桑若柏就带着一队护院过来了。

桑若琪首当其冲跑在前面,被地上凸起的石子差点儿绊倒也不在意,冲进桑若玺的院子,高声喊道:“大姐姐,我们带人过来了!”

葛永真本来就没有多少战斗力,根本不是桑若玺的对手,更别说还有这么多人在帮忙了。

“桑若玺!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葛永真的双手被绑在后面,头发散乱,怎么看怎么狼狈。

桑若玺心疼地看着掉了一地的鸡肉鱼肉,全都在泥土里滚了几圈,早就不能吃了。

此刻听到葛永真的叫嚣,根本不想搭理她。

“大姐姐,我们要把她怎么办?”桑若玺崇拜地看着桑若玺,大姐姐好厉害啊,这么容易就把这个疯女人给制住了。

葛永真一直挣扎着谩骂那些护院:“你们这些下人有什么资格绑着本小姐?你们知道本姑娘是谁吗?我告诉你!本姑娘的祖父是当朝葛丞相,你们这么对我,我祖父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葛永真现在才是有些慌乱,头脑一清醒,看到自己造成的混乱,只觉得自己是彻底完了。

但是她还是死鸭子嘴硬,希望桑若玺心中顾忌着自己祖父,不敢对自己做什么。

可是桑若玺就算是没有摄政王做后台,也一样敢教训她。

她身后可还站着长公主呢,葛永真这么做,是故意在挑衅吗?

她慢悠悠地走上前,笑着说道:“葛丞相又怎么了?天子犯法还和庶民同罪,我要是要看看,葛丞相会怎么处理你,他的亲孙女要谋害我这个未来的太子妃,这可是死罪了吧?本姑娘倒是要看看,葛丞相要怎么包庇你。”

桑若玺的话说的云淡风轻,挥手就让人把葛永真拉出门口,让他们在摄政王府门口等着,自己留在后面交代。

她把桑若琪拉过来,说道:“你们找人把院子里收拾收拾,等我回来了,咱们再继续吃。”

明心明蓝被桑人杰叫去交代一些东西,没想到走到半路就听到秋爽阁出事了,直接就跑着回来了。

没想到她们紧赶慢赶,回来的时候还是晚了,事情都结束了,刚刚好听到了桑若玺的最后一句话,只感觉哭笑不得。

“这都什么时候了,姑娘还想着吃。”明蓝喘着气,虽然脸上带着笑意,但是眼睛里是显而易见的担忧。

桑若玺无所谓:“现在是什么时候?庆祝还没有结束呢,等姑娘我凯旋归来,咱们就继续。”

说完,她就跟在那些人后面,出了摄政王府的大门,还让人专门抬了两顶轿子,六人抬着轿子把葛永真送回丞相府。

“老爷老爷,真小姐回来了!”那下人一见葛永真的模样,着急忙慌地就跑到葛继业的院子,乱七八糟的喊道。

葛继业正在思考接下来的一步棋怎么走,刚有了一点儿思路,就被人打断,心里自然不快,严厉地说道:“喊什么喊!回来了就回来了,用得着这么兴师动众吗?”

这真儿虽然不经常出门,那也不用这么激动吧。

葛继业一脸不快,刚刚的思路被打断现在是一点感觉都没了,只能悻悻地把棋子扔掉。

那下人总算是喘过气,冷静下来条理清晰地说道:“不是啊,真小姐是被绑着,让桑家小姐送回来的,身上狼狈极了!”

那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她去哪里和人打架了一样。

葛永真一向整洁的衣服上也有不少油污,头发上都粘上了一些汤水的碎屑。

“什么!”葛继业大惊,赶紧从书房走出去,却被直接过来的桑若玺堵到了门口。

“葛丞相,若玺这里有礼了,”桑若玺落落大方地行了一个礼,脸上的微笑让人挑不出一丝错处,“今日葛小姐突然跑到我的秋爽阁里大吵大闹,还用武器攻击,若玺担心葛小姐染上了什么……呵呵,怕她路上捣乱,所以就自作主张把她绑着送过来了,希望葛丞相不要怪罪若玺才好。”

她无辜地眨眨眼睛,让人把还怒瞪着自己的葛永真交给丞相府的下人,就让他们去外面等着自己了。

葛继业看到自己孙女的模样,整个心都快碎了,急急忙忙让人把她送下去梳洗,看着还站在原地的桑若玺,不知道该做出什么表情了。

“葛丞相不请若玺进去坐坐?”桑若玺说的是疑问句,但是整个人却直接越过葛继业,走向房间里的椅子上坐下。

葛继业冷着脸看着桑若玺自在地在自己的书房里翻来翻去,终于忍不住说道:“你到底想要什么,直接说就是了,桑小姐这么做有意思吗?”

这个女子果真是同传言里一样的无理,就连基本的礼仪都不懂,怪不得外面对她的评价都不好。

桑若玺见他还是一副清高的模样,直接坐下,仰头似笑非笑地盯着葛继业僵硬的表情,说道:“葛丞相这话就不对了,怎么是本姑娘这么做有没有意思,明明就是你们葛家太不讲道理。”

她不顾葛继业有些僵硬地表情,继续说道:“明明就是你们丞相府的人过分,圣上赐婚,和我有什么关系?若玺只是一个小小的女子,自然不敢违抗圣旨,可是葛小姐去了以后,每一个动作都是想要了若玺的命!”

她的目光如同利剑,直接戳破了葛继业脸上的伪装。

“今日的事情是真儿不对,老夫在这里向桑姑娘赔罪,希望你大人有大量,不要放在心上,老夫一定会好好教训真儿的。”葛继业也是撇下了一张老脸,心中带着万般不情愿,向桑若玺道歉。

真儿也是糊涂,这种事情,就算是他也不敢轻易尝试,她一个女儿家,居然直接就冲到摄政王府,不是自己把把柄送到摄政王府,送到桑若玺手里了么。

桑若玺可没那么好对付,目光冷淡地看着葛继业,脸上却还是带着笑意,说道:“葛丞相不必委屈自己,若玺知道您一向不同意若玺和太子殿下的婚事,葛小姐会这么做也情有可原。”

她可从来不是心软的主,既然对手都把把柄送到自己手里了,她不利用一下,都有些对不起葛永真。

葛继业也是在官场上混迹了这么多年的老人了,怎么会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一直站着,咬牙说道:“以前的事,是老夫做得不对,老夫从今往后都不会反对桑小姐和太子殿下的婚事,还请桑小姐高抬贵手,不要在这件事情上面追究了。”

这句话一说出来,葛继业整个人都有些虚脱,明明他为了这件事费心费力,连自己的孙子都打算拿出去牺牲了,结果现在却告诉他,他做的一切都因为孙女的行为白费了,是个人都会觉得气恼不堪。

“既然如此,若玺也没什么好说的,总是抓着不放,显得本姑娘多没有度量似的,那我就不在这里打扰了,请葛丞相自己处理葛小姐的事情。”桑若玺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带着笑容离开了葛丞相府。

而葛继业在房间里生气了好一会儿,才大怒,冲着门外吼道:“让真儿赶紧给我进来!”

该死的,本来他就在这一场博弈中就占了下风,现在真儿这么一做,就彻底没有了翻盘的机会了。

葛永真现在也知道自己犯了一个什么错,低头走进葛继业的书房,弱弱地喊了一声:“祖父。”

她眼睛看着自己的脚尖,眼睛不安分地转来转去,心里除了懊恼,就是不甘。

今天她实在是太冲动了,她应该好好计划一下,至少让桑若玺抓不到自己的把柄才对。

葛继业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没有悔改,愤怒地指着她的脑袋批评道:“你到底知不知道你今天做了什么?”

他在原地转了两圈,还是没能缓解自己心中的烦躁,咬着牙对不知错的葛永真低声说道:“那桑若玺口口声声说你想害了她的命!那可是未来的太子妃,你知道这是什么罪名吗?只要她不愿意放手,就算是我加上皇后,都不可能能保住你,还要搭上整个葛家!你哥哥以后的前途!差点儿就全被你给毁了!”

目 录
新书推荐: 追捕财迷妻:爹地来了,儿子快跑 二货太子妃 我的小奴隶 凤御凰:第一篡后 一品世子妃 无良催眠师 官雄 枭王 云霸天下 帝业凰图:狼君宠妃休想逃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