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侠 > 来自末世的太子妃 > 020.我们是来道歉的

020.我们是来道歉的(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美女庄园守灵人 爱情这个坏东西 仙界刁民 只手遮天:顾先生,你管我! 玩命挑战 池瑶万古神帝 爱若灼心冷如水 无敌战王杨辰秦惜 师叔万万岁 有帝来仪

“没关系的,从小母妃就教导我们姐妹要互相爱护的,大姐姐只是娇纵了一点,永真姐姐,你千万不要因为这件事就厌烦了姐姐!”桑若琬一脸的焦急,身旁的桑若琴看到了,直觉得自己儿的姐姐真的是心地善良,大姐姐都这么刻薄了,二姐姐还这么不计前嫌的帮她说话。

桑若琴突然就觉得莫姨娘当真是是有失偏颇,对母亲和二姐姐偏见太重,否则,为什么好好的二姐姐不亲近着,非要去亲近那个蛮横无理的大姐姐!

桑若琴还在沉思着,就听到葛永真冷笑着说道:“也就是你,这么软弱可怎么行?你们一味的让着她,她只会得寸进尺,来跟着姐姐,姐姐给你们出口恶气去!”

其实葛永真有一句话算是说到点子上了,原来的桑若玺还真的是被娇纵出来的,她自己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只知道自己做的这些事儿都没有遭到过太严重的责罚,因此原主并不会把这些事情放在心上。

这就像是小孩子一样,你说是对的,她就会去做,同样的,只要王氏和桑老王妃不说原主做的那些是错的,那么她自己根本就不可能意识到自己是做错了。

这就是王氏对原主这么好的原因,可怜原主还以为王氏是真的对她好,连自己亲生母亲的院子都让了出来。

一行人就这么浩浩荡荡的前去花园了,这个时候桑若玺已经到了花园好一会儿了。

“小姐……小姐……这个花不能吃!”老远着,众人就听到明玉焦急的声音。

大家伙儿一听,乐了,这桑若玺还吃花?

“果然是没教养的东西!”葛永真冷哼一声,难不成是从来没有见到过花儿么?竟然连花儿都不放过!

葛永真是想对了,桑若玺还真是没有看到过花儿,现在正新奇的紧呢。

就是再新奇这个时候也醒过神来了,再说这么多人的脚步声,桑若玺打老远就听到了,只是不想理他们而已,在桑若玺看来,任何人都没有眼前的花儿来的吸引人。

但是人家都骂到头上来了,桑若玺还能忍气吞声不成?

那当然不了,桑若玺事一个从来都不记仇的人,因为一般有仇当场就报了,哪里还有隔夜仇来让她记着啊?

“教养是什么,说的就好像这东西你有似的。”刚刚葛永真说的那句话还真是不像是有教养的样子,众人经桑若玺的这一提醒,也算是想起来了,顿时看葛永真的眼睛里就多了些什么。

但是葛永真到底是丞相府上的千金小姐,旁人只是在这一瞬间对葛永真有了点儿看法,然后很快就消散下去了。

只是这都没能够逃过葛永真的眼睛,刚刚那一瞬间,真真是如芒在背,她险些抬不起头来,等到异样的眼光彻底消散了,葛永真已经气得双目通红了。

“本小姐当然是有教养的人,不像是有的人,一进别人的花园就像是进了菜园子一样,竟然还偷别人家的花儿来吃,简直不知道教养为何物!”葛永真梗着脖子,看着桑若玺,那眼神,简直就像是要把桑若玺生吞活剥了似的。

当然她也不可能把桑若玺生吞活剥了,桑若玺倒是有可能,但是她就不明白了,这个葛永真跟原主之间究竟是有什么深仇大恨啊?

在她的印象之中,就只有及笄宴这一件事吧?况且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啊,不就是一个生日宴会么?

这就是观念的差别了,在末世之中,没有人会看重生日这件事儿,就拿桑若玺自己来说吧,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生日究竟是在哪一天,她基本上每天都是在竞争当中度过,哪里还有什么精力去过什么生日啊?

所以她实在是不能理解为什么这些古人能够把一个及笄宴看的这么重。

“这些花,就让你们看看就没用了,还不如让我给吃了呢!”能吃的东西对于桑若玺来说就是宝贝,真是不理解这些人怎么这么暴殄天物,这么好吃的花儿只是用来看的。

是的,桑若玺事真的吃花来着,刚刚那个被明玉叫做是芍药的花,吃起来香香甜甜的,要不是这一堆人来了,她能把这一整朵花都吃完。

“你……你这简直就是强词夺理!”葛永真被吓坏了,还没有见过不讲理得理直气壮的。

“大姐姐,你少说两句话吧,那些花真的不能吃的!”说话间,她们也走过来了,当然看到了在桑若玺手边的那朵几乎是缺了一半的芍药。

开始听到的时候,他还以为明玉只是说来好玩儿的,没有想到桑若玺竟然真的吃花。

“为什么不能吃?”桑若玺也明白她这么超前的思维是这些人不能够理解的,但是她就是想要逗逗这些人,免得一天到晚没事儿就知道在她面前混闹。

“这些花是丞相夫人花了重金从花匠手里购得的,一朵花就价值千金,自然不是拿来就这么吃的!”桑若琬也不知道桑若玺究竟是真的不懂还是假的不懂,反正她就当她是真的不懂就好了。

“落个水就像是摔坏了脑子一样,连花能不能吃都不知道,当真是……”葛永真顾着自己的颜面,没有再接着往下说,但是话里的意思是谁都能够明白的,葛永真翻来覆去的,就是想说桑若玺没教养。

“那你说花到底能不能吃?”桑若玺说着就从花朵上揪下来一片花瓣。

“自然是不能了。”

葛永真话音刚落,就看见桑若玺“眼疾手快”的将自己手中的花瓣塞进嘴巴里,看她的表情,这花瓣儿似乎当真是一种不可多得的美味一样。

其实对于桑若玺来说,确实是这样的,她生在末世,从来都没有看到过大自然还能有这么丰富多彩的颜色,而且还别说这花吃起来还有一股子清香味儿,这一点比她在府里吃的各色糕点还要好。

而刚刚葛永真才说了这花不能吃,桑若玺就把话给吃了,简直就是故意的,花园里的人似乎都听到了丞相千金被大脸的声音。

“你……你简直就是一个疯子!”葛永真被气得连话都说不利索了,指着桑若玺的手直抖。

“大姐姐,您别闹了成么?”桑若琬见场面就要维持不下去了,赶忙跑出来打圆场,但是话里护着谁针对谁,明眼人一听就知道了,“我们是来道歉的,不是来给永真姐姐找不痛快的。”

“道歉啊?”桑若玺像是才想起来有这一茬儿似的,看着葛永真。

葛永真这才记起来摄政王妃上门来的名目就是道歉,当即就有些飘飘然,这下桑若玺还不任由她拿捏?

要知道,桑若玺简直就是一个不讲理的人,而且还死不承认自己是错的,所以让她道歉,简直是比登天还难。

但是这一次,葛永真是明明确确的拿到了桑若玺的错处,她想不道歉都不行。

看着桑若玺似乎很苦恼的样子,葛永真就以为桑若玺想要耐着不认帐,就连桑若琬也是这样子认为的,一脸恳切的想要劝说桑若玺乖乖的道歉。

她们出府之前明明说的好好的,只希望桑若玺不要出尔反尔才是。

“你就是葛永真?”其实桑若玺完全认得她,这么说就像想给她找找不痛快罢了,“你的及笄宴上是我不对,对不住了啊,希望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宽恕则个。”

虽然说是在道歉,但是语气听起来就不像是那么一回事儿,怎么听都不像是在正经道歉。

而桑若琬和葛永真就像是一拳头重重地打下去,却达到了棉花一样,不上不下的,难受极了。

要说这次是桑若玺的错吧?那还真不是,她们确实是来道歉的,而桑若玺也道歉了,并没有什么地方不对。

“你……”葛永真一口气憋在胸口,指着桑若玺,像是还要说什么,却被桑若玺毫不客气的打断了:“我什么我,道歉我也道了,你们要是没有什么事儿就赶紧一边儿凉快去,别妨碍我吃花!”

一时间,这里仿佛是成了桑若玺的主场,好像她吃花才是正经事儿一样。

“大姐姐,你不要无理取闹了好不好?”桑若琬见桑若玺越来越过分了,忍不住出言提醒道,确实,在她们的眼里,桑若玺这就是在无理取闹。

跟在她们身后的桑若琴却皱了皱眉,她隐约觉得二姐姐有点过分了,虽然这件事是大姐姐不对,但是大姐姐怎么着也是自家人啊,二姐姐怎么尽帮着外人?

“我哪儿有无理取闹,桑若琬,你最好记着你到底是姓什么?”这丫头,蠢得没边儿了,桑若玺也是为了避免更多的麻烦,所以好心提醒一下。

怎么样都是一家人,古代人不是讲究家和万事兴么?她这个外来人士都知道的道理,桑若琬这个原住民却恍若不知。

她怎么可能不知道,不过是没瞧得起她罢了!再说了,她们都是“才女”,肯定是有着聪明的脑瓜子才会被这样子称呼,但是现如今看来,却满不是这么一回事儿啊。

目 录
新书推荐: 无良催眠师 官雄 枭王 云霸天下 帝业凰图:狼君宠妃休想逃 情意绵绵 穿越之红颜泪 欢脱萌妻,总裁别贫嘴 你敢让我的儿子管别人叫爹地?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