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侠 > 来自末世的太子妃 > 009.牙尖嘴厉

009.牙尖嘴厉(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美女庄园守灵人 爱情这个坏东西 仙界刁民 只手遮天:顾先生,你管我! 玩命挑战 池瑶万古神帝 爱若灼心冷如水 无敌战王杨辰秦惜 师叔万万岁 有帝来仪

王氏被桑若玺堵的无话可说,一时间屋里竟然静了下来,只有桑若玺还滔滔不绝的追问王氏,似乎真的很疑惑自己到底犯了什么‘错’,到把个王氏‘追问’的脸色铁青。

“好了若玺,够了,别在说了。”桑老王妃被吵的脑子嗡嗡直响,实在受不住,挥手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语气里带着一丝不容置喙。

“你自己做错了事,不自责反省就罢了,竟然还要怪到你母亲的头上。”桑老王妃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不悦。

她本来就不喜欢桑若玺,若不是因为桑若玺的外祖母是镇国长公主,儿子千叮咛万嘱咐的跟她讲解桑若玺的重要‘地位’,桑老王妃平日里,又哪会装出慈爱祖母的样子呢?

“你母亲是为了你好,才会叮嘱教导于你。你看看你自己的样子,哪里像个大家闺秀?”桑老王妃眼里的鄙夷之色一闪而过,却被桑若玺很好地捕捉到了。

不过,她却没有丝毫反应,只是低着头,让人看不出她脸上的表情。

见桑若玺突然老实了,桑老王妃到是有点意外她没有像方才一样反驳,只是没有细意,只以为自己的威慑起到了作用。

眼里闪过一丝满意的笑意,桑老王妃端起楠木桌子上的茶杯,轻抿了一口碧螺春,又轻轻放下。

“你看你的妹妹们,既知礼又孝顺,很是有王府贵女的风范。哪里像你,疯丫头似的,一天到晚,就知道往外面跑,四处惹祸,半点都不懂事儿。”桑老王妃冷哼一声,看着桑若玺没有说话,越发疾言厉色起来。

桑若玺的相貌大多随了生母云氏,艳丽张扬,而云氏却跟亲娘镇国长公主几乎一模一样,桑老王妃这般讨厌桑若玺这个亲孙女,不得不说,跟她这张脸也有很大关系。

训斥桑若玺,会让桑老王妃有种压服镇国长公主的感觉,看着桑若玺在她面前低下头,诺诺无语,会让她有种异样的满足感。

“祖母,您这话说的,孙女我就不认同了!”桑若玺突然轻笑一声,缓缓抬起了头,语气里带着不明显,却完全能让人听出来的轻讽,“我是什么身份,她们又是什么身份?我为什么要跟她们一样?”

“我无所顾忌,是因为我可以,而她们,呵呵……”

话说未尽,意却已传,桑若玺此话一出,在场的人脸色几乎都变了一变。确实,她们的身份都没有桑若玺的身份高。

虽然她们是王爷之女,按理比长公主的外孙女要强的多……可实际上,在摄政王府中,桑若玺占嫡长之身,本就无形中比她们要高一头。更别说,桑家在是摄政王府,到底是异姓王,本身就敏感的很。而桑若玺呢,除了嫡长之外,她是真正有皇家血脉的,就算没有被封为郡主,可是,皇室之中,哪个敢小瞧她。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除了一个桑老王妃之外,其余之人,哪怕是继妃王氏,都比不得桑若玺的身份尊贵。

“你这孩子,怎么越来越不懂事儿了!!自家姐妹,哪能如此攀比!!”瞧着一屋子人瞬间无声,桑老王妃的脸都黑了下来,原以为桑若玺这次闹了葛小姐的及笄宴,又差点丧命,终于学乖了,可以拿捏在手上,但现在看来,却是比以前更加变本加厉了。

现在桑若玺是谁?现在这副身子的原身可是从末世穿越而来的,能成为丧尸界的一代女王,其心智可是这些古人可以比的?

何况,桑若玺的性子可决不是个好拿捏的,再者有一个这么强大的靠山,若不好好利用,岂不是太对不起老天让她穿越一次了?

“什么身份不同,你们都是一家姐妹,哪里有什么不同?”桑老王妃额头的青筋隐隐地闪现着,看着桑若玺的眼睛里带着一丝的隐忍。

桑若玺嗤笑了一声,眼里的不屑意味十足,“哪里不同?老祖宗,这还用我明说吗?我的外祖母是长公主,父亲是摄政王,我的血脉有一半是皇室血脉,您说,我是什么意思呢?”

桑若玺把玩着肩头的头发,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嘲讽。

“桑若玺。”桑老王妃这辈子还从来都没有被人这样对待过,整个摄政王府的人,哪个不是对她恭恭敬敬的?

现在被桑若玺三番两次地顶撞,又屡屡落于下风,桑老王妃的面子上挂不住了。

她虽然也是活了大半辈子的人精,早年间亦是后宅争斗出来的,但如今这个岁数……又过惯了安稳日子。底下的人,上至摄政王,下至摄政王府的各个主子们,哪个不是对桑老王妃毕恭毕敬的?

谁敢这般当成顶撞过她?

几乎得有十余年了,桑老王妃都是高高在上,耳边没听过一句不顺心之语。骤然之间,被桑若玺这般强硬的连撅带顶,竟然有些受不住了。

脸色苍白,双目赤红,就连身子都在微微打颤儿,手指着桑若玺,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瞧着眼前这几乎可以称得上‘一片狼狈’的场面,王氏低垂下头,用手帕遮着面,唇角勾起了一抹笑意。

好,当真是好,桑若玺这个小贱人,好死不死地敢对上老祖宗,她倒是仔细看看这热闹……到底是谁更厉害一些?

眼底闪现着一抹快意,王氏几乎想要笑出声来,婆婆和儿媳妇,自古就是天敌,更何况是王氏这般的三妻。

对于王氏来说,桑老王妃虽然没有桑若玺那么让她膈应,但在她心底,她还是很希望桑老王妃死的。

侧目微转,桑若玺将王氏的表情全都看在了眼里,心中暗自琢磨了琢磨……看来她这个在京中扬名,‘慈悲心肠’,‘绝世好儿媳妇’的继母跟桑老王妃也不怎么对付呀。

也是了,王氏嫁进这摄政王府也有十几年的光阴了,上有桑老王妃管着大权,下有原身在膈应着,心里能舒服那就真的是奇了怪了。

不过,摄政王府的后院争斗,再怎么着都好,只要不涉及到她身上,桑若玺到懒得去管,毕竟,管家理事什么的,她半点不懂。

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若王氏和桑老王妃拿她当伐子,那就……桑若玺的眼里闪过一丝的冷意,随后又渐渐消散而去。

“老祖宗叫孙女干什么呢?孙女可是在这里认真地听着呢。”桑若玺淡淡地说着,对于桑老王妃,桑若玺的心里实在谈不上有什么感情,不讨厌她就不错了,怎么还会对桑老王妃有任何的敬意呢?

桑老王妃听着桑若玺说的话,虽然听不出任何的不敬,但是看着桑若玺平淡如水的样子,桑老王妃就气不打一出来。

“桑若玺,你瞧瞧你今天的张狂模样,顶撞长辈,不敬生母……你眼里还有我这个祖母吗?还是你有娘生没娘教,竟学了一副不尊重长辈的样子来?”桑老王妃阴沉着脸,已经气急败坏的她,说起话来亦有些失去理智,连‘有娘生没娘教’这般,本不该从她口中说出的话,都毫不留情的讲出来了。

桑若玺的瞳孔缩了缩,虽然她不是原主,但是却也容不得别人诋毁她的母亲,她占了原主的身子,就是承了原主的情,欠了原主的恩,又怎么能容许有人她面前,明目仗胆的辱骂原主母亲呢??

“呵呵。”桑若玺冷笑了两声,可是在桑老王妃听来却是十足十地打她的脸。

桑老王妃不悦地皱了皱眉头,刚想要说些什么,就被桑若玺接下来的话给打断了。

“我可不就是有娘生,没娘教吗?”桑若玺继续把玩着肩头的碎发,淡淡的话语里含着毫不掩饰的犀利。

“我的母亲可是生下我没多久就已经逝世了的。”从原身的记忆里知道,原身的娘是个短命的,“若是母亲还在……”桑若玺直视着桑老王妃的眼睛,让桑老王妃的心神一震,竟然觉得有一些莫名的冷意。

这个死丫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凌厉了?桑老王妃心里默默的想着,看着桑若玺的眼神里除了厌恶还有一丝的探究。

桑若玺一改刚才的“乖巧”,“若是母亲还在,恐怕还轮不到王氏进门吧?也不会让我这堂堂嫡长之身,如此受人欺负吧?”她捂着眼,‘哀叹’两声,装作一副受尽欺负的样子,但是眼里的狡黠一闪而过。

在座的人听了嘴角都不约而同地抽了抽,还受欺负?你不欺负别人就谢天谢地了。

桑若玺垂下了头,三千青丝挽成流云髻,艳丽的面庞微侧,就连上挑的杏眼都有些黯然起来,不了解实情的人瞧见了,怕还真的以为她是受尽了委屈的样子。

王氏的眼里闪过一丝的恨意,她最恨的就是桑若玺时时刻刻提醒着她继妃的身份。

虽然她现在是摄政王府的王妃,但是继妃终究是比不上是原配的,所以这也是王氏心里的一根刺。

现在被桑若玺拿到了明面上来讲,王氏多年以来维持的面子却是怎么也挂不住了。

王氏的脸色有一些难看,捏着手帕的手指紧紧地握着,手指甲陷进肉里毫不自知。

被如何顶撞,桑老王妃本是怒火中烧,直接就想不顾一切,发作出来,可无意之间,眼角撇到了王氏的脸色……同被泼了盆冷水一般,一个计划悄悄地浮上心头。

“好了,若玺,王氏也做了你多年的母亲,哪怕是不过是一介继室,到底抚养你长大,你那个死了的母亲,就不要天天挂在嘴上了。”桑老王妃深吸口气,意有所指的淡淡说着,竟然没有一开始的滔天怒意了。

只可惜,她虽然软下来了,桑若玺却并不打算领情,在末世时,谁不知道她是出了名的软硬不吃?

低着头,脸上闪过丝丝的讽意,她抿着唇,暗道:这位老祖宗,到还真是能屈能伸,就看她方才那脸色,红的发紫,她还以为能把这位老祖宗直接气的爆了血管呢,没成想,竟然还让她缓过来了。

这是妄想着倚老卖老吗?可惜啊,她不是个吃素的。

“老祖宗您这是什么意思?是让我认王氏为生母吗?”桑若玺歪了歪头,低低笑着,她声音很好听,带着一股子的空灵婉转。

“只可惜,这不可能。我的母亲自始至终只有云氏一人,是镇国长公主的嫡长女,身份无比尊贵,岂是王氏这个庶女可以比的?”

桑若玺虽然不喜欢用身份压人,但是在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年代,身份就是最好的用处。

目 录
新书推荐: 史上第一宠妻:早安老公 闪婚萌娇妻 嚣张医妃:暴烈王爷的私宠 我的极品美女老师 天歌,三生不负三世(完+出版) 弃妃,谨记妇道 情意绵绵【全本+出版】 第一皇商,极品太子妃 带着系统穿越:全能财迷妃 我体内有本山海经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