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游戏 > 特工庶女 > 第十八章 一场交易

第十八章 一场交易(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冷王的天价嫡妃 护美邪医 奥库鲁斯 校花的贴身高手 虚空秘藏 重生之铁骨凰后 最强小农民 大叔来势汹汹 桃花鬼医 我在三国当大佬[系统]

“小姐,小姐。”门外传来了春兰的声音:“小姐,你在里面吗?”

“在呢,何事?”

春兰推门走了进来:“小姐,奴婢刚才回来的时候碰到了江总管,她让奴婢给你带个话,太子殿下来府里了,说是要当面感谢你在洗尘宴上的救命之恩。”

江如月闻言,暗喜道:真是想睡觉就有人送枕头,正愁没机会见到楚天赐呢,没想到他这么快就自己送上门来了。

江如月双眼发光的看着春兰,问道:“太子殿下现在在哪?”。

春兰被江如月看得心里发毛:“小姐,太子……太子殿下正在归云亭里等……等你。”

“你先出去等会,我收拾下就跟你一起去见太子殿下。”

春兰边往外走边低声嘀咕:“小姐今天怎么怪怪的,平时只有表少爷来了,她才会这般高兴,难道小姐移情别恋看上太子殿下了?”说完,又自己否认道:“不可能,肯定是我想多了,小姐怎么可能会和太子殿下有关系呢。”

江如月才不管春兰是怎么想的,她走到门口把门关上,拿出匕首在手腕上划了一道口子,用瓷碗接了小半碗血,把蜂蜜、珍珠粉、鞋底的尘土合着屋里香炉里的香灰一起倒进了碗里,用勺子搅拌均匀,捏成了十几个暗红色的药丸,放在了袖袋里,一切准备妥当,她才开门走了出去,和春兰一起往归云亭走去。

远处,一座古色古香的八角亭,熠熠的阳光洒落在亭顶上,那金黄色的琉璃瓦闪闪发亮,朱红色的圆柱泛着红光,显得格外耀眼,亭子四周垂挂着白色的薄纱,风起纱飞,显得虚幻而飘渺。

楚天赐坐于亭中的一张圆桌边,一手拿着茶杯,惬意的品着,亭子的四周各立着一名宫女,大太监曹仁站在他的身后。

江如月行至归云亭中,给楚天赐行礼:“臣女参见太子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楚天赐放下茶杯,虚扶了一把:“二小姐快快请起。”

江如月随着楚天赐的动作站起了身:“谢太子殿下。”

楚天赐指着对面的一张圆凳对江如月道:“二小姐请坐。”江如月依言坐了下来。

“孤前几日听父皇讲,在洗尘宴上,孤身中奇毒,是二小姐救了孤,今日孤到丞相府来,是特地来谢谢二小姐的。”

他身后的曹仁甩了下手中的佛尘,朝亭子下喊道:“端上来。”一小太监端了一个装满金元宝的托盘走了进来,他把托盘放到了圆桌上,才转身退了出去。

楚天赐指着托盘内的金元宝:“二小姐,这是孤的一点心意,还望二小姐能收下。”

江如月站起,对楚天赐福了福身:“臣女谢过殿下”说完,环顾了下四周,继续道:“臣女有一事相商,可否请殿下屏退左右。”

楚天赐朝曹仁点了下头,曹仁带着四周的宫女退出了亭子:“不知二小姐有何事要与孤相商?”

“不瞒殿下,臣女最近急需一大笔黄金,所以臣女想和殿下做个交易。”

楚天赐疑惑道:“交易?”

江如月点了下头:“臣女知道殿下自幼中毒,余毒未清,常年被余毒折磨,臣女有一种丹药,可以让殿下彻底痊愈,但前提是,殿下要给臣女二十万两黄金作为酬劳。”

楚天赐看着江如月的眼睛越来越幽深,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但江如月可以肯定的是,他并不如表面看起来的那么镇定。

楚天赐双眸微眯:“孤可以将你抓起来,逼你交出丹药,岂不是省了这二十万两黄金?”

江如月一脸淡笑,红唇轻启:“殿下大可以一试,但如果殿下错过了这次机会,恐怕再也没有痊愈的可能了。”

楚天赐眸中闪过一抹杀意:“你在威胁孤?”

江如月摇了下头:“臣女只是提醒殿下,不要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哈哈……”一阵畅快的笑声自楚天赐的口中传出:“二小姐好胆识,如果真如二小姐所言,能让孤彻底痊愈,那孤不介意满足一下二小姐的愿望。”

“殿下果然爽快。”说完,江如月从袖袋中取出了一枚暗红色的药丸递给楚天赐:“殿下中毒日久,需要连续服药一个月方可痊愈,这个药丸殿下先拿着,可以回去找懂药理的人研究一下,如果没什么问题,殿下可带着金票再来相府找臣女拿余下的药丸,臣女保证,一个月后,殿下必能痊愈。”

楚天赐接过药丸,放好:“好,孤这就带回去让人研究,如果你所言非虚,孤自会满足你的要求。”

江如月给楚天赐福了福身“那臣女就在相府恭候殿下佳音了。”起身时眼角的余光瞥到了一道袅袅婷婷的身影。

稍倾,一道悦耳的女子声音响起在亭下:“月儿参见太子殿下。”

楚天赐步下亭子,双手扶起江明月:“月儿妹妹,快快请起。”

江明月随楚天赐走进了亭子,见江如月站在亭中,一脸诧异道:“二姐也在啊,月儿没有打扰到殿下和二姐吧?”

江如月淡淡一笑:“三妹多心了,太子只是为了那日洗尘宴的事而来。”说完,指了指桌上的黄金。

“没有打扰到你们就好。”说完,江明月一脸委屈的看着楚天赐:“怎么殿下到相府来,也不来找月儿?”

楚天赐一脸宠溺的看着江明月:“正准备此间事了就去找你,没想到你到先过来了。”

江如月见二人旁若无人的聊的火热,自己的事也办完了,遂向楚天赐福了下身:“太子殿下,臣女就不打扰你和三妹叙旧了,先告退了。”说完,捧起那一托盘黄金,离开了归云亭。

江如月走出很远,回头看时,只见江明月倚靠在楚天赐的怀中,银铃般的笑声传出了很远……

京都某别院

一黑衣面具男子坐于桌前,右手不时的敲击着桌面:“白鹏,鬼见愁那可有答复了?”

白鹏自门外飞身进入,跪于他的身前:“鬼见愁说可以一试。”

黑衣男子点了下头:“你退下吧,给本座继续查江如月,她并不如表面看到的那么简单。”

“是,属下领命。”说完,白鹏转身飞出了屋子。

目 录
新书推荐: 盛唐余烬 上品衙内 道魂 悍臣 冒牌小太监 最强乱世崛起 德意志涅槃 汉末大燕 我的老婆是土匪 三国伪君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