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游戏 > 特工庶女 > 第六章 明月密谋

第六章 明月密谋(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冷王的天价嫡妃 护美邪医 奥库鲁斯 校花的贴身高手 虚空秘藏 重生之铁骨凰后 最强小农民 大叔来势汹汹 桃花鬼医 我在三国当大佬[系统]

窗外的江如月听到此处,眼中闪过一丝精光,暗道:好你个江明月,表面上装好人为我求情,实际上就是你陷害的我,要知道我江如月可是瑕疵必报的人,以后定不让你好过。

江明月咯咯娇笑道:“那宇哥哥准备怎么惩罚月儿?”

男子把头附在江明月耳边低低的说了几句,江明月右手握成拳状轻轻的捶着男子的胸膛,羞赧道:“宇哥哥,你好坏,月儿不理你了。”说完扭头就想离开男子的怀抱。

男子一把拉住她的左手,顺势一用力,江明月整个身子再度扑入了男子的怀中,男子双手捧起她的小脸,随即唇就附上了她的唇,江明月刚开始还用小手轻轻捶打着男子的胸膛,捶着捶着就变成了抱。

从江如月的角度看去,只能看到男子的侧脸,那是怎样的一张脸,如果要用一个成语形容的话,那只能是俊美绝伦,男子微阖着双目,狭长的眼尾直飞入鬓,魅惑异常。江明月则踮着脚尖,双手搂着男子的脖子,脸颊绯红,一脸陶醉的闭着双眸。

窗外,江如月一手拉着窗幔,一手五指张开遮住自己的眼睛,满面羞红,比屋子里的那两个人还要紧张。想她一个现代人,活了两世,到现在还不知道吻是啥滋味呢,古代人的思想真不是一般的开/放。

不知过了多久,男子才依依不舍地放开气喘吁吁的江明月,江明月整个脸颊都埋在男子的怀里,男子不时用唇怜惜的啄吻着江明月的额头和长发,边吻边道:“今日四哥凯旋回朝,父皇晚间准备了洗尘宴,我一会就得离开了。”

江明月小声抱怨道:“好不容易见上一面,你又来去匆匆。”

男子挑起江明月的小脸,啄吻了一下:“来日方长,我们还有一辈子的时间厮守。四哥此次凯旋归来,势必会引起朝堂格局的变化。你和江丞相行事都需谨慎些。”

“宇哥哥,你太多虑了,四皇子不过是个冷宫皇子,就算他这次打了胜仗,也不会改变皇上对他的看法,只要他稍有差池,必定会从云端跌入地底。”

男子点了下头:“月儿说的很对,但有件事你可能不知道。”

江明月一脸疑惑的看着男子:“哦?何事?”

“昨日我收到密报,原来四哥几日前就已经回京,并非今日才到,前日晚间,城西发生了一起大规模的厮杀,估计此事和四哥有关,我们还是小看了我这个四哥。”

“宇哥哥的意思是,四皇子并不如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

“恩,厮杀的双方一点线索都没留下,我也只是通过现场的蛛丝马迹猜测出此事与四哥有关,按理说四哥自出生起就从未离开过凄冷宫,又是谁会想杀他呢?”

“那只能说明,四皇子有不得不让人除去的理由,宇哥哥,我到是有个办法可以一箭双雕。”

“哦,说来听听。”

江明月将唇附在男子耳边道:“不如我们这样……”

江如月正准备利用自己擅长的唇语查探出那两人在密谋什么,一道女子的惊诧声在走廊上响起:“你是何人?怎会在这里?你不知道三楼是不招待客人的吗?”江如月眼角瞥到说话的女子正是江明月的贴身侍女青杏,她急忙用匕首从长袍上割了一块布条下来,蒙住了自己的脸。

此时,房间的门被打开,当先出来一男子,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束于嵌宝紫金冠中,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对细长的桃花眼,充满了多情,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他的身后跟着袅袅婷婷的江明月,如此一看,确实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

青杏端着茶盏走到江明月身边,一脸无措道:“小姐,奴婢刚刚给你和平王殿下端茶去了。”

江明月看了眼她手上的茶盏,率先开口对江如月道:“你是何方宵小,胆敢在此偷听?”

江如月嘻嘻一笑道:“姑奶奶我什么都不大,就是胆子大。”

男子眼角微挑:“就你,也想做本王的姑奶奶,你也要有那个命。”

“呦,小郎君,看你一副人模人样的,怎么就不说人话,不做人事。”

边上的江明月厉声道:“宇哥哥,别和她废话,直接杀了她。”

江如月一脸惋惜道:“我说这位小娘子,看你一幅大家闺秀的样子,没想到心如蛇蝎。”

男子对边上喊了句:“无痕。”

一道黑影向江如月袭去,江如月一个凌空翻跃,险险的躲过了黑衣人的致命一击,黑衣人见一击未成,转身再次向江如月袭去,江如月每次都险险的躲过黑衣人的袭击,边躲边嚷道:“哎 ̄你们这对野鸳鸯,不会是真的想杀了我吧,我告诉你们,你们这叫杀人灭口。”

江明月闻言,满脸羞愤,对无痕道:“不要留情,速战速决。”

江如月以一个诡异的身法甩开了无痕的攻击,穿过窗子,落在三楼靠街的阳台上,高声对着江明月的方向道:“姑奶奶今天就不打扰你们这对野鸳鸯的好事了,后会有期。”说完,一个纵身跃下了阳台。

无痕见江如月跃下了阳台,跟着追了出去……

江如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甩开了无痕的跟踪回了江府,她刚准备推开窗户跃进屋里,前门就传来了春兰焦急的拍门声:“小姐,小姐,你醒了吗?三姨娘回府了,刚差李嬷嬷来传话说要立刻见你。”

江如月跃入房间,把身上的衣服一脱,塞进了床底下,只着了件里衣便去给春兰开门,江如月把门打开,对着门口的春兰升了个懒腰道:“春兰,何事如此慌张?”

春兰一把把江如月推进了屋里:“小姐,你怎么穿成这样就出来开门了,这要是被三姨娘看见,又得训斥你了。”

江如月乖顺的让春兰帮她梳妆打扮:“你刚才说什么啊?我没听清楚。”

“小姐,三姨娘回府了,听说了你和大小姐的事,发了好大一通脾气,刚差了李嬷嬷来传话,叫你立刻过去。”

江如月心道:按照道理,听到自己的女儿被推进河里还被关了一晚上的柴房,做母亲的不是应该忧心忡忡巴巴的来探望吗?怎么到了她这里反而变成了要去挨训。

春兰帮江如月简单的梳洗了下,主仆二人就往三姨娘的院子芙蓉院赶去。

目 录
新书推荐: 盛唐余烬 上品衙内 道魂 悍臣 冒牌小太监 最强乱世崛起 德意志涅槃 汉末大燕 我的老婆是土匪 三国伪君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