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 > 龙归诀 > 第三十七章:望云山匪

第三十七章:望云山匪(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藏地行者 美剧中的树妖姥姥 北渊仙族 最强掌门从签到开始 开局选择躺平,被女帝契约 仙帝在上 我有无敌升级系统 赵星辰这个八皇子真无敌 云层之上的眷恋 岳灵风之纵横江湖

冀州边境百里之外,屹立着一座山峰,此山郁郁葱葱绵延数百余里,山中主峰气势凌云高约千仞,直抵云端。因此山素有与云比肩之势,故名曰:望云山。

此望云山常引文人墨客于此登高一赋,更聚大好男儿在此成就大业。只数月前,这望云山上忽来了一群草莽,为首一员自称“望云仙”,每日操练兵马、演习战略。观之众山匪皆武艺超群,能征善战,似出身军门之中。数月以来已颇成气候。

此时的望云山脚下,唐问君与林寒涧兄弟二人正准备拜山。临行前,林寒涧忽对唐问君道:“大哥,这山中匪类多半江湖习气颇重,大哥毕竟出身显贵,小弟是江湖中人,不如先由小弟上山去看看这伙人究竟是真豪杰还是宵小辈,一切有了眉目之后再由大哥出面可好?”

唐问君听罢林寒涧的主意后,也觉有理,当即便点了点头道:“也好,那就辛苦兄弟你先去打探一番,我便在山下等你消息。”

林寒涧点了点头道:“好,那我这边动身。”说罢,便孤身一人上了山去。唐问君独自在山脚处找农户人家不提。

林寒涧午时由山脚出发,至申时方才登顶。一路之上只见山中怪石秀木,并未见得有喽啰驻守。待到得山顶后,方才见到一座营寨,那寨门前两名守卫见了之后,忙上前喝道:“那人听了,若是游山观景,到此处即可,速速返还下山,不可再上前一步。”

林寒涧一笑上前道:“我并非寻常客旅,此番前来是要见你家寨主,烦请通报一声。”

那守卫又道:“你来见寨主所谓何事?”

林寒涧道:“我见了你家寨主后,自会亲自对他说。”

那守卫上下打量了一番林寒涧道:“那你便在此等候片刻。”说罢便向寨内而去。未及,便走出一位魁梧大汉来,那大汉身着战甲,威风凛凛,看上去倒真像是将军模样。林寒涧也曾听唐问君说过,这望云山上的一伙人平日里常研习兵法,非寻常匪类。今日一见,林寒涧不由得暗自思量,难不成这群山匪也是受了孙连虎迫害的忠良之辈?

林寒涧上前施礼对那大汉道:“在下林寒涧,见过寨主。”

那大汉打量了一番林寒涧,又问道:“你就是孤身夜闯帅府的飞盗林寒涧?”

林寒涧心中纳罕:我夜闯帅府不过也就是昨夜只是,怎地这一日一夜之间他便知晓,难不成他们当真也是与孙连虎为敌?林寒涧心中暗想,口上答道:“正是在下。不想在下昨夜才孤身冒险,今日寨主就有所知闻。贵山寨消息灵敏,着实令人佩服。”

那大汉也不隐瞒,直言道:“并非我等消息灵敏,只不过密切关注帅府动向罢了。”

林寒涧乘势道:“如此说来,寨主也是与孙连虎为敌的?我等此番拜山为的就是能与寨主交好,共讨逆贼孙连虎。”

那大汉沉吟一阵,忽道:“我等与孙连虎的确不共戴天。但血海深仇如何可假借他人之手报得?是否与阁下交好联合,在下还需斟酌。这样罢,明日未时,你在山下等我,到时自有答复。”

林寒涧听他如此说,便已猜到他并非真正寨主,当即点了点头道:“也好,那我等明日便于山脚恭候诸位。”说罢便转身下山。

次日午时末牌,唐问君及林寒涧二人便已赴约来至望云山山脚。左右等了一阵后,便见山路中跑来两支队伍,那为首的两名喽啰跑到山脚前便就止住脚步,面对面地站住,而后之人也依样相隔几步便停止站住,在山路中站成两条长龙队伍。

但见那两队喽啰中间的山路之中冲出一匹白马,那白马之上乘着一员小将。这小将身着白袍银甲,腰悬佩剑,手握一杆长枪。那小将从山路驰来,到达山脚还有一段路程。唐问君站在山脚一时未能看清他的面貌,但见他的身形与枪甲却是十分熟悉。正思索间,那员小将已冲至山脚。忽见他翻身跃下马背,一脸欣喜地高声叫道:“大哥,想煞小弟了!”

原来那员小将不是别人,正是江浣玉。

唐问君听得呼喊,抬头看时,果然眼前小将正是当时与自己失散的结义兄弟江浣玉,而他身上所穿的正是当年江乘帆所穿战甲。二人劫后重逢,欣喜若狂,唐问君忙上前去拉住江浣玉道:“贤弟,想不到这望云山上的山大王竟会是你。我虽料到这山中之人必定是被孙连虎残害的忠良之后,却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竟是贤弟。”

江浣玉也笑道:“昨日林少侠拜山,小弟不知是大哥派去,故而并未出面,还请大哥见谅。若是昨日大哥便上山的话,你我兄弟便可早一日相逢。”

唐问君道:“这是谁都难以预料之事,好在你我兄弟重逢这便是喜事。对了贤弟,当日你是如何杀出重围,又如何做了这山大王。而这一身铠甲是并肩王生前之物,你又是如何得来?”

江浣玉道:“这个中缘由说来也是凑巧,还请大哥容小弟慢慢说来......”

那日阴山山麓,唐问君与江浣玉兄弟二人遭遇伏击,唐问君落崖受难,江浣玉拼死断后,杀得对方所剩无几。那所剩几人为求活命竟掳去夏楚晴为质。江浣玉心下挂念连夜追赶,直追至望云山山脚,那所剩几人竟被山上的一伙山匪拦住,江浣玉从后追来与那一众山匪一同杀了对手,救下夏楚晴。

江浣玉见那群山匪的身手招式竟似出自江家拳法,便上前问道:“多谢几位仗义相救,在下鱼还江谢过几位。”

那为首的一人道:“小兄弟不用多礼,我就你们也不过是碰巧遇上。”说着又指了指地上的戟具死尸愤恨地道:“这些孙连虎手底的走狗我们见一个杀一个,总有一日我们还要去取下孙连虎的这颗狗头。”

江浣玉见他如此仇恨孙连虎,便已猜到他应是父亲江乘帆的旧部,当即便问道:“阁下如此恨孙连虎,莫非有何亲故也是被他害死?”

那人上下看了看江浣玉,似乎不愿与他多说,只道:“我们山上的事与外人不相干,你还是别多问了。”

江浣玉唯一颔首,突然之间猛地挥拳向那人面门打去。那人见江浣玉竟突然出手,当即将身一扭,左手拦住江浣玉的拳头,手中猛向江浣玉手肘劈来,用的正是江家拳的一招。

江浣玉大笑一声道:“好一招‘剑斩白蟒’,你这江家拳练得可到家啊!”

那人听得江浣玉说出自己的武艺路数,心中慌乱,竟也忘了出手。江浣玉乘机挣脱手臂,提膝向上撞向那人小腹,双拳贯耳,向那人太阳穴两边砸来。到得近处,江浣玉双拳乍停,问道:“我这一招‘双龙弄月’使得可对啊?”

那人更加慌张,心想江浣玉如何也会使江家拳?心中虽忐忑,却也一招一式地与他对打下去。这二人,你迎一招“乘风追月”我还一式“赶云披星”,使得都是江家拳法。二人虽招式相同,但毕竟江浣玉拜得名师,此刻武功内力早已今非昔比,时间一长,那人便慢慢招架不住,露了怯来。

江浣玉见那人力竭,便虚晃一招,收了拳势笑道:“你是并肩王旗下哪一营的将领,叫什么名字?”

那人见江浣玉所使的江家拳路数纯正且犹胜于己便已心下暗惊,此刻竟听他当面问出自己的出身底细,便更加怀疑他必是并肩王的至亲之人。细细看了江浣玉的长相之后,果然与并肩王江乘帆极为相似。当下便拱手道:“末将乃是山阴轻骑营主将赖兴彪。不知公子与并肩王如何称呼?”

江浣玉此番不再隐瞒,直认不讳道:“在下江浣玉,并肩王江乘帆正是先父。适才所言‘鱼还江’乃是我行走江湖所用的假名。”

赖兴彪见江浣玉公认身份,再无怀疑,当即行军礼道:“末将见过世子。定是并肩王在天有灵能叫末将今日得见世子,今日我轻骑营终于找到主了。”

江浣玉扶起赖兴彪,得以在此处结识先父旧将,江浣玉心中亦是感慨万千。他知晓山阴轻骑营乃是父亲江乘帆手底的第一支军队,江乘帆立功封王后入驻朝廷,轻骑营仍镇守北疆,不想江乘帆出事后,原本是当朝将领却也被迫落草为寇,沦为山匪。

一想到先父惨死、大仇未报,江家旧将落草为寇,自己又流落江湖,江浣玉心中不胜悲切,长叹息一声道:“想不到我江家军世代荡寇剿匪,到了我江浣玉这里竟沦为山匪。”

赖兴彪本是江家旧将,此刻见江浣玉乃是世子自然而然地便想奉他为主。他虽率领了轻骑营占山为王,但却也心知难与孙连虎匹敌,此刻见江浣玉武艺超群,可与孙连虎一战,便甘愿归顺,由并肩王之子率领众将前去报仇。但听得江浣玉感叹自己沦为山匪,生怕他不愿落草,便在一旁劝道:“世子无须感怀忧伤。如今朝中奸佞当道。依我看,他们这群官员,倒还不如我们这些山匪光明正大。世子如不嫌弃,就请做我等的寨主,率领我们杀进京城,杀了孙连虎替并肩王报仇雪恨。”

江浣玉微一颔首,道:“赖大哥切莫误会,小弟如今早已是朝廷重犯,安敢小觑了众位英豪?承蒙各位年先父之情,抬举小弟。那小弟便义不容辞,在此落草。待得时机成熟,便与众位兄弟一同报仇雪恨。”

当下江浣玉便领了夏楚晴一同上山落草,与轻骑营旧将一同祭拜了江乘帆后,便做了这望云山寨的寨主。赖兴彪为表诚意便将江乘帆生前在轻骑营所留的长枪战甲取出,交于江浣玉手中。江浣玉得见先父遗物,忍不住便又悲戚起来。

事后,江浣玉也不再隐瞒,对手下诸将说了自己已与潜龙在渊的太子结为异姓兄弟,决意助他夺回江山。赖兴彪等轻骑营旧将闻讯后尽皆言道,并肩王一生忠勇,我辈将士亦是忠义之人。恨只恨朝中奸臣当道,却不忍毁了并肩王一生清名,能助太子重夺江山自是再好不过。

见手下将领如此,江浣玉心中大喜,便也将自己与唐问君在阴山山麓失散一事言明。之后数月,望云山上的大小将领便纷纷奉命到江湖各处寻访唐问君下落,但却尽皆未果,不想今日唐问君竟主动找上山门,更与江浣玉兄弟二人劫后重逢。

唐问君此刻听闻义弟一叙别来经历,心中大是感慰。更是走到赖兴彪面前拱手道:“赖将军,能得轻骑营这般忠良义士相助,唐问君不胜荣幸。赖将军放心,功成之日。我唐问君必定为并肩王伸冤昭雪,恢弘轻骑营当日之威。”

赖兴彪从江浣玉口中得知眼前此人便是前太子。见太子如此抬爱,心中更是感激不尽,忙跪下行君臣之礼道:“今日太子如此器重,我轻骑营必定肝脑涂地,已报太子恩情。”

唐问君忙扶起赖兴彪,在他肩头拍了拍以示嘉许,又拉过林寒涧对江浣玉介绍道:“贤弟,这一位是飞盗林寒涧,想必他力斩群盗、夜闯帅府的壮举你也有所耳闻。愚兄也敬重他是一位英雄,也与他结拜,此后我便该称你为三弟了。”

当即林寒涧与江浣玉二人见礼问询。江浣玉虽出身军门,但却也流落江湖,早已将自己看作是江湖中人,此刻更是落草为寇沦为山匪。他与林寒涧一者为盗,一者为匪,倒颇有些臭味相投之感,是以二人竟一见如故,相处的甚是亲密无间。

自此后,唐问君、林寒涧、江浣玉兄弟三人及轻骑营诸将、望云山众喽啰便于望云山驻扎作为根据地,接连数月间江浣玉集结散落各处的被孙连虎迫害的忠良之后;林寒涧笼络来多位江湖豪杰;唐问君写得讨贼檄文。望云山定一众英豪高举义旗,决意勤王清君侧。

目 录
新书推荐: 侠徒幻世录 武侠打工仔 捉刀记 武侠世界的穿越之旅 谁说朝廷鹰犬都是反派! 武侠:开局十万西凉铁骑 穿越笑傲:辟邪剑侠林平之 琼剑山下 且看那一人 我在苦境当前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