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 > 龙归诀 > 第三十四章:天高地广 新

第三十四章:天高地广 新(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藏地行者 美剧中的树妖姥姥 北渊仙族 最强掌门从签到开始 开局选择躺平,被女帝契约 仙帝在上 我有无敌升级系统 赵星辰这个八皇子真无敌 云层之上的眷恋 岳灵风之纵横江湖

刚一走近草庐,邓贤瞧见林寒涧用身子挡在玉郡主身前,实是在护佑着她,便轻笑一声,打趣着道:“我说小飞贼,让你去偷玉钗,你怎地把这郡主也给偷来了,难不成你要抢了采花贼的买卖做?”

罗崎在一旁死死地盯着玉郡主,这时忍不住地啧啧有声道:“我说这位郡主娘娘当着是让人垂涎欲滴,欲罢不能啊。小飞贼你果然够朋友,得到了好处也不忘了朋友。”

玉郡主见到罗崎那一副嘴脸,不由得心生憎恶,她看了看林寒涧,似乎把一线生机都已托付在他的身上。

林寒涧信手取下了玉郡主头顶的玉钗,一出手便向草庐内的李英魂掷去,道:“这玉钗你们拿去,从今后我与各位形同陌路。”

李英魂并未回身,只是听声辩影,回手一抄便将那玉钗接住,信手把玩起来道:“小小的一株玉钗,我要之何用?不怕实话告诉你,真正值钱的就是这位郡主娘娘。”说着,他猛一转身,虎视眈眈地看着林寒涧。

林寒涧心中满是狐疑,朗声问道:“她一个久居深宫的柔弱女子,出了罗崎对她有所图谋之外,你们劫持她有何图谋?”

李英魂冷笑一声道:“你不知我等有何图谋,又何必要死死地护着她?”

林寒涧道:“我虽不知这位郡主娘娘值钱在何处,但我一向了解列位的秉性。若我只盗取了玉钗,夺了你一手遮天的名头,你岂不会将怒火发泄在她的身上,到那时她哪里还有命在?”

李英魂大笑一声道:“哈哈,你这飞贼倒是了解我的脾气。不过你别忘了,你也是盗贼,在这里逞的什么英雄?”

林寒涧朗声说道:“我今日倒要做一做英雄。玉儿的安危,我护定了。我也奉劝列位一句,这毕竟是郡主,你们若是当真杀了她,哪个还会有好下场?”

李英魂冷笑一声道:“可偏偏有位大人物想要这郡主娘娘的命呢。”

林寒涧眉头一竖道:“那我就先要了这大人物的命。总之一句话,我宁可与列位翻脸,也绝不容许有人伤玉儿一丝一毫。”

李英魂冷笑一声:“如此说来,看招吧。”话音一落,整个人就已闪到林寒涧面前,一只鹰爪直欺玉郡主面门。林寒涧早已料到李英魂会有此手,当即闪身拦在玉郡主面前,电光火石的一瞬,猛地伸出右手剑指向上刺去,只听十分轻巧的一声过后,李英魂一身闷哼,手掌上已是鲜血淋漓,林寒涧竟已如此凌厉地一指刺穿了李英魂的手掌。

李英魂虽受此重伤,但却也不失只手遮天一代名盗的气度哼也不哼一声,只是难以置信地看着林寒涧问道:“这招破天指你是从哪学来的?”

林寒涧一笑道:“实不相瞒,叶泣云正是在下授业恩师。你们统统不是我的对手。适才我已手下留情,若再来犯,我刺穿的可不就只是你的手而已。”

李英魂笑了一声道:“这次算我们不知道你这小飞贼的底细而栽了,你别以为我们会如此轻易地放过你。”说罢,又对罗崎等道:“风紧,扯呼。”那几名盗贼答应一声,便同李英魂一道离开草庐。

见李英魂等人离开,林寒涧扶着玉郡主进了草庐,将她放到草席上问道:“玉儿,刚刚有没有吓到你?”

玉郡主摇了摇头说:“有你在我不怕,只是我有一些担心。”

林寒涧笑着问道:“担心,你在担心什么?”

玉郡主道:“第一,我担心那伙人绝不会善罢甘休,一定会回来再找你麻烦;第二,刚刚那个一条胳膊的人说什么有大人物想要我的命,我觉得这里面的事没那么简单。”

林寒涧微微颔首道:“这事我也觉得蹊跷。关于你的事,我总觉得李英魂他们对我一定是有所隐瞒。试想,他们要我去盗去一支玉钗又何必又要暗中拦劫?自然是有意想叫我把你劫走,所以他们是想借我的手劫到你,之后官府自会派兵来追捕我,而不会去想到他们。他们埋伏在此,本想着杀了我之后,便可轻而易举地劫走你。他们如此处心积虑,原来早已把我当做一枚棋子而已。我却只有一事不明,他们劫持了你是何用意,难不成真敢用你去要挟皇家?”

玉郡主摇了摇头道:“我心中的一直有个思量,但这实在太可怕。”

林寒涧问道:“你想到了什么,说给我听听成吗?”

玉郡主点了点头道:“我现在怀疑这一切都是我皇兄设下的计谋,他是想用我做诱饵钓出我二皇兄。”

关于孙连虎陷害太子并肩王,立荣王为帝一事江湖中人人皆知,此刻林寒涧听到玉郡主如此说便已了解其中深意。他当即点了点头道:“你这般说似乎一切便说得通了。可你皇兄的心未免也太狠,李英魂他们是和何等人,他如何忍心把你送入这龙潭虎穴?”

玉郡主轻叹一声道:“我大哥眼中只有权谋皇位,哪里顾得上手足亲情,况且他也料得她此举定能引出我二哥前来相救,到那时只怕我兄妹俩都要死在他的天子皇权下了。只是我不明白那伙盗贼来劫持我会有什么好处?”

林寒涧轻哼一声说:“这还用问,定是封了他们好大的官。现下一切的阴谋都已了解,你有何打算?要不要我带你去找你二哥?”

玉郡主摇了摇头说:“不。他们本就想用我钓出我二哥,我只盼此刻我二哥用不出面才好,我怎会亲去找他,给他惹麻烦?现下,我只求你别嫌我这个累赘,带着我离开京城,能走多远就走多远。”

林寒涧一点头道:“你放心,那皇宫深院你是回不去了,这江湖中天高地广,只要你不怕,我林寒涧就带你闯个遍。”

玉郡主一笑道:“从此你这个小飞贼身边可就多了个女飞贼啦。”

林寒涧心中大为开怀,也顾不上什么男女之嫌,贫富尊卑,一把搂住玉郡主道:“今后我们俩可要再生上他一窝贼。”

玉郡主脸上一红,未置可否,但身子却早已软在林寒涧怀中。

一夜无话,带到天明。林寒涧一早叫醒了玉郡主,手中持着火把,向草庐看了几眼,终于长叹一声,将手中的火把丢入草庐之中,那干草遇火立即便燃烧起来。林寒涧便在这烈火当中携了玉郡主离开。

二人走到林中,玉郡主忍不住开口问道:“怎么说草庐也算是你的家,此刻就这么一把火烧了,你不心疼吗?”

林寒涧一笑道:“若是从前,我也许会有些不舍,毕竟我生来就是个流落江湖的人,平生最大心愿就是有个家,草庐虽破,却也是一处容身之所。但此刻,我却没有丝毫的留恋,一把火烧了便烧了。”

玉郡主不解问道:“这是为何,你的心意不就是能有个家?”

林寒涧看着玉郡主道:“可这家中无人又算得什么家呢?直到此刻我才知道有人在,才算家。如今我已把你当成是我最亲的家人,所以纵使今后天高地广你在哪,我的家就在哪。”

玉郡主脸上一红,依偎在林寒涧的怀里,道:“你真是说到我的心窝里去了。不知怎地,我现在对那皇宫内院竟连一丝一毫也不想念了。”

林玉二人虽是流落江湖在外亡命,但这一路之上却也平安无事并无人追杀,二人也便畅游山水彼此相伴,一路向南,二人离了冀州辗转至齐鲁大地,这一日来到了济南府境内。

二人久闻济南大明湖、千佛山及趵突泉乃天下名胜,接连几日便各处游览。这一日回了客栈,正于大堂打尖之际,忽听那店掌柜对着一班跑堂伙计道:“这几日便辛苦各位,咱们济南闹了贼,近几日城中各大员外、大小店铺接连失窃。咱们店是小本生意,经不起那贼爷光顾。所以就辛苦各位这些日子挨些累,等那贼伏法后,我定会答谢各位的辛苦。”

底下的一众伙计齐声答应,这时那跑堂的过来问道:“掌柜的,我也听说这几日闹得很凶,那贼所盗财物尽皆不菲,且没留下任何蛛丝马迹,连官府也束手无策。据说此次来的和有可能是成名的江洋大盗,极难捉拿。”

你掌柜沉吟片刻,随即又朗声对一众客商道:“各位客官,在下适才所言之事想必各位也都听了去。如今盗贼猖獗。各位客官住店之时一定看管好各自财物。若是无甚大事,就请尽早离开济南为妙。”

林玉二人听得此事心下都是一阵狐疑,玉郡主向林寒涧看了看,只见林寒涧脸色阴沉,似有所思一般,便伸手在他手背上一握。林寒涧感觉到之后,抬头看了看玉郡主,随即点了点头,示意这伙贼必定是冲着自己而来的。

当晚,这济南附中的巡捕班头秦远峰正于班中将接连几日数桩失窃案的有关线索整合在一处仔细推敲,却也没有找出任何端倪。忽在此时,窗外传来一阵破空之声,紧接着一只毒菱破窗飞入房中,不偏不正地便钉落在秦远峰面前的桌案上。

秦远峰虽大惊失色,但却心下也暗自惊奇,莫不是那贼盗找上了门来?当即抽出佩刀快步跑出屋外,可四下里万籁寂静,哪里有一丝人影?

收回佩刀,秦远峰悻悻回了房中,却发现桌案上那射入的毒菱上穿着一纸书函,秦远峰怕菱上喂毒,用虎钳取过信函,那筷子将其夹开,但见那信函中写着:

“作案者:飞盗林寒涧是也!速去悦来客栈逮捕。”

秦远峰原本心思缜密,如此突如其来的一纸线索实在大为可疑。但眼下这数宗案件已旷日持久毫无进展,眼见此刻有了一线转机,秦远峰也不及细想,只想着早早了案便好。当即召集手下一般捕快衙役,亲率而出奔向悦来客栈,缉拿林寒涧而去。

悦来客栈内,林寒涧哄得玉郡主睡下后,正欲回房休息,忽听得窗外沙沙作响、脚步声窸窸窣窣,隐隐又有一丝刀剑出鞘之声。林寒涧心中有数,轻笑一声道:“不长脑袋的家伙,打扰到玉儿我要你们好看。”当即推窗而出,毫无声息地一个翻身跃出窗棂,回脚一蹬又将窗子关好,凌空跃下,正落在秦远峰面前,落地时竟轻巧地连一丝灰尘都没有激起。

秦远峰见林寒涧露了这么精妙地轻身功夫,心中也料想得到但就林寒涧的这一身轻功也极难抓捕得到。

林寒涧看了看秦远峰又看了看这一班捕快,当下也不废话,闪身至人群中,几番起落便点中了所有人的穴道。这一番兔起鹘落全因林寒涧身法极快、认穴极准、之力极强才得以奏效。秦远峰更加想不到只这么一瞬之间便已为人所制。

林寒涧这时一笑道:“你们这一群三脚猫功夫的小衙役也敢来抓我林寒涧,胆子当真不小。”

秦远峰虽武艺不济,但骨气却不小,丝毫不认输地道:“阁下这般好的身手为何自甘堕落去做盗贼?我自知不是你的对手,但你在我济南附中做下这许多案子,我职责所在便要来将你缉拿归案。”

林寒涧一阵好笑道:“你怎就知道是我所为?天下盗贼又不止我林寒涧一人,总不能将所有事都怪在我一人头顶?你虽武艺差了些,但身为捕头,这办案自不会差吧?你且就当着我的面来断一断,这些案子怎么都是我所为的?”

秦远峰一时语塞,若非有人传信于他,他也不会断定这些案子便是林寒涧所为。但秦远峰也算是光明磊落的汉子,当即便将实情讲了出来,也说了自己此番前来缉拿他归案,实是想尽早了解此案,不再让自己的这班弟兄继续挨辛苦。

林寒涧见秦远峰如此坦诚,心中对他经多了几重敬重,当即点开了所有人的穴道,之后又问秦远峰道:“秦捕头,我且问你,那个向你指正我的人你觉得他的真实身份会如何?”

秦远峰此刻心中冷静、头脑清明,竟林寒涧一句指点立刻便想明了一切,当即说道:“他才是作案者。可是他在暗处,我又是难以抓他。”

林寒涧道:“便是他在明处,你也难以抓他。实不相瞒,你们抓住他是痴心妄想,但那些失主丢失的财物,我林寒涧可担保明早一定物归原主,且明日之后,我担保你济南府风平浪静,再无失窃案发生。”

秦远峰也知林寒涧说的乃是实情,也只好如此,当即颔首答应道:“只要能是我济南府一切如常,我府便也不予计较。”

林寒涧一点头道:“你只管放心。”他心里知道那暗中之人便是冲自己而来,自己离开此处便可安然无恙,但再去别处仍旧会鸡犬不宁。他虽也知这暗中之人可能是谁,但若要将其拿住,对他来说亦非易事。。

当晚林寒涧搜遍了济南城内大小角落,终于在城郊荒山的一处兽找到了那被盗去的财物,虽说找到,但那些字画古董、文玩绸缎早已被那不懂人语的野兽所毁,难以修复。林寒涧一见也是无可奈何。只好收拾了一些残片,趁夜放置在了官府案上,把这烂摊子交由地方父母官去办,自己甩手干脆,可不去惹着烂摊子。

翌日天明一早,林寒涧便带着玉郡主离开济南这是非之地,但他心中也知晓,无论自己去哪,哪里便是是非之地。此时他心中也隐隐生起了一种“以其人知道还治其人之身”的念头。

目 录
新书推荐: 侠徒幻世录 武侠打工仔 捉刀记 武侠世界的穿越之旅 谁说朝廷鹰犬都是反派! 武侠:开局十万西凉铁骑 穿越笑傲:辟邪剑侠林平之 琼剑山下 且看那一人 我在苦境当前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