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 > 龙归诀 > 第三十三章:珠玉连城 新

第三十三章:珠玉连城 新(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藏地行者 美剧中的树妖姥姥 北渊仙族 最强掌门从签到开始 开局选择躺平,被女帝契约 仙帝在上 我有无敌升级系统 赵星辰这个八皇子真无敌 云层之上的眷恋 岳灵风之纵横江湖

辞别卜尘后,唐问君便携同念寄重出江湖,念寄换了寻常女子的装束,用头纱裹住头颅,只待慢慢蓄起长发。唐问君经此重伤治愈后,心中挂念的便是江浣玉,他虽心知以江浣玉的身手与胆识必定能够逢凶化吉,但还是忍不住地想要去当天自己受伤之处,看看能否探寻到一丝有关于江浣玉的蛛丝马迹。

故地重游,唐问君放眼望去看到的尽是尸横遍野,到处都是叛军的尸首,看样子那晚必定是好一场厮杀,似乎江浣玉也杀红了眼,唐问君查看尸首伤处,几乎每一个人都是一击致命绝不容情。可是除了这些叛军的尸首外,似乎江浣玉并没有再留下什么,想来仍是当时心急忙于去寻找唐问君,以致兄弟二人就此错过。唐问君虽知江浣玉此刻无恙,但这江湖之远又该何日得见,念及如此不由得仰天兴叹。

花开千朵,各表一枝。且先不说唐问君何日能与江浣玉重逢,单来讲一讲京城之中天子脚下竟接二连三地出现失窃大案。皇城门外,象征着帝王之气的铜狮口中含有一颗铜铃,此铜铃虽非上等绝品,但上面刻着的却是名家笔墨,价值连城。那铜铃含在铜狮口中,为防有人偷盗,那铜狮口中尖牙皆为玄铁所铸坚不可摧,且中间空隙极小,便是婴孩也难以将手伸入。可就是这样一个在固如金汤的铜狮口中的铜铃竟离奇失窃。

莫非是有人用更为锋利的兵刃劈开牙齿?但那双排牙齿仍完好无损!难不成有人练成了缩骨功,把手伸进口中?可那铜铃大过狮口,也难拿出!没有任何的蛛丝马迹,神捕去时只看见铜狮的尖牙上刻着一行小字“飞盗林寒涧”。神捕用手去触碰那尖牙上的小字时,那整张狮口竟在一触之下碎的四分五裂散落一地。神捕登时明白,那林寒涧定是已高深内力震碎狮口,之后取出珠玉后,又将狮口拼凑好来掩人耳目,如此看来这飞盗林寒涧绝非等闲之辈!

燕郊城外的一间破庙之中,几个江洋中闯出名号的大盗正商议着一件比那狮口珠玉更为珍贵的物件——郡主玉钗。

破庙之中共有五人,皆是江湖中成名大盗。庙门口生起火堆的一位瘦骨嶙峋、貌似病夫的汉子扬名于关西一带的,名叫常戍,练就一身缩骨本领;在常戍身边取暖的一位莽夫名叫徐屠,他是个强盗,从不偷盗,看上的东西统统硬抢;再向里看,只见破面前的香案上端坐三人,右首一人似竹竿般高挑,名叫罗崎是一采花大盗;左首一人身穿绫罗绸缎,名叫邓贤,偷来的财宝全部自己享用,富甲一方;居中的一位六十上下的年纪,一脸虬髯,只一条臂膀,却是这群大盗中的翘楚——一手偷天李英魂。

几人正欲商议要事,忽听庙门外“叮铃”作响,传来了一阵清脆悦耳的铜铃摇晃之声。几人刚刚耳闻其声,霎时间忽见一道黑影闪过,那黑影来的好快,只几下翻腾,便出手抽去了常戍手中引火的木柴;掀去了徐屠身上用来取暖的长袍;又先前一窜,双手左右开弓,右手摘去了罗崎头上插得珠花,这边信手将珠花放于嘴中时,那边又迅捷地出左手在邓贤腋下呵了下痒。那黑影正欲出手去抓一把李英魂的虬髯胡须时,只见李英魂假装饮酒,只略一抬酒杯,便这一举手之力,便将那黑影弹出老远。那黑影凌空翻了个筋斗,向后落地,这时众人才看清他面貌,只见他嘴中叼着一朵珠花,长脸尖颌,浓眉大眼,净面朱唇,细长身姿,不过十八九岁的年纪长得颇为俊秀。

此人一出手之间便叫四位成名大盗着了道,有如此手法的哪里会是别人?正是此刻朝廷正悬赏追博的飞盗——林寒涧。

只见林寒涧站稳之后,将嘴里的珠花吐出对着李英魂嘻嘻一笑道:“嘿,我说你个吊膀子,我就是和你玩玩,你至于出手这么狠嘛,差点没摔我个倒栽葱。”

这时余下的几人指着林寒涧不住笑骂,但似乎对他的恶作剧早已司空见惯。罗崎这时走过来一边捡起掉在地上的珠花戴回头上,一边嬉笑着对林寒涧道:“我说小飞贼,你就是这筋斗云打得再好,也在他一手偷天的巴掌下摔了跟头吧?”

林寒涧一笑道:“那是我最后欺到他身前他早已有了防备。”

邓贤憨憨一笑道:“那如此说来,我们是没防备好才着了你的道。这么说来,小飞贼你这手法也不纯啊!”

被邓贤这么一呛,林寒涧立时便觉得自己把自己的话给封死了。只好拿出手中的铜铃一笑道:“你也不用激我。各位上眼,看看,看看。皇城门外铜狮口中的铃铛,叫咱给到来了。老吊膀子,你来说说,咱小子厉害不厉害,能不能叫嚣你这盗中之王?”说着走到李英魂面前不断摇晃铜铃,发出一阵清脆之声。

李英魂头也不抬一下,只冷笑一声说:“皇宫之外算的什么凶险?若你真有本事,去盗了那玉郡主头顶的玉钗回来。那里是皇宫内院,重兵把守、固若金汤,那里才是真正的险地。等你何时把那玉钗盗来,再来叫嚣我不迟。”

一听到这玉钗所在如此凶险,林寒涧还是迟疑了一阵。这时罗崎笑吟吟地出来激道:“我说小飞贼,你要是怕了,就叫我去。我虽然不想要什么钗子,但那娇滴滴的郡主娘娘,我可是馋得很呐!”

不知怎地,听罗琦如此说,林寒涧竟起了一副英雄气概,当即喝道:“你个不怕死的采花贼,这朵花你也敢采,不怕扎手?”说罢,又豪气干云地对李英魂说道:“不就是皇宫内院吗,等着我把玉钗带到你面前。”

李英魂却一笑道:“如此连城无价的珍宝,我岂会让你一人去盗?大家各凭本事,谁先盗来谁便是盗中翘楚。而且即便是你先盗去,我们也会去抢。”

林寒涧点了点头,心知此番除了要掩人耳目避开大内重兵之外,更要躲开这群贼道的纠缠,实属困难重重。但他偏生就不惧任何险阻,只笑了一声道:“也好,就这么办了。”说罢一闪身飞出破庙悠然传来一声:“我便先去下手了。”李英魂一听那传开的声音便知这顷刻之间他已飞出十余丈外。

皇宫内院大小宫殿不计其数,便在御花园正后方的一处殿寝便是玉郡主的所在。身为天子亲妹,此刻玉郡主云英未嫁,便住在宫中,由御林军日夜守卫其安全。

便在此光天化日之下,玉郡主的寝宫之上正负着一人静待时机。如此重兵把守的院墙竟有人悄无声息地潜入,且是在这明晃晃的白日,可见此人轻功极高、身手不凡。

堪堪挨到未时,院中进出的除了些宫女之外,并未见到那玉郡主身影。

林寒涧心知在这般耽搁下去,只怕李英魂之辈便要赶来,到那时偷盗更为棘手不说,若是引来御林军那边更加麻烦。正欲动身出手之时,忽听得自己下方的寝宫之中传来了一阵笑声,一个妙龄女子从房内冲出笑道:“你们都小心躲好了,我这箭可不长眼。”

那声音刚落,林寒涧便见到一锦衣少女手持木质弓箭在院内涉猎嬉戏。那木箭尖端那是钝头,便是射上也不会疼痛,只不过是少女们平日里用以游戏罢了。

林寒涧看那玉郡主随跑随射,那却宫女也是嬉笑着躲躲藏藏。玉郡主只为能射中宫女,可却毫无箭法可言,嬉闹中活脱一副少女天真。林寒涧本就年岁不大,亦是一副少年心性,此刻见这群少女玩得开怀,自己在上看得也是欢喜。

正这时一阵风动,吹散了玉郡主面前的发丝,露出了一张浑然天成的俏脸,林寒涧一见之下不由得呆了。心中暗道:“果然这郡主不同于寻常女子。罗崎那厮终日采花,若是能采得这位郡主,才不负他采花大盗的盛名。”他原是借此称赞玉郡主的美貌,但又觉得这般想法太过腌臜,实在唐突了佳人。

林寒涧不及细想,一闪身跃下房檐,轻声落在玉郡主面前。瞬息之间毫无征兆地便在眼前出现了一位陌生男子,玉郡主也不知过于惊吓还是难以置信,只怔怔地看着眼前的林寒涧,竟一时也忘了呼叫。

那群宫女见了林寒涧正欲大声呼叫,却只见林寒涧几下闪转腾挪,出手便点中了这一群宫女的穴道,又转瞬站回到玉郡主面前,出手点中了她的穴道。林寒涧见那玉钗仍在郡主发髻上,正欲抬手上去摘下,但又恐怕弄疼她的发丝,终究还是将手放了下去。

那玉郡主眼中含疑地看着林寒涧,似乎要从他的口中得知答案。林寒涧看着玉郡主如水般的眼神,心中竟也起了怜爱之情。猛然间又一想:“郡主这如花似玉般的佳人,娇滴滴的模样,那罗崎见了必定......这也还算好的,若是李英魂他们见了,只怕她顷刻间变香消玉殒。罢了,我也就菩萨心肠一回,护住这郡主的安全。”主意拿定后,一伸手揽住玉郡主的腰身,凌空一跃闪身飞走。

林寒涧虽掳去了玉郡主,但此刻他心内所想的就只是护住她的安危,别叫那一班凶残无道的盗匪赶上,至于什么盗取玉钗、战胜一手遮天而使群盗俯首一事却已是全然不放在心上。

出了城外,他也不向破庙赶去,而是继续向北疾驰了十余里路,来至山林间的一间草棚,将玉郡主放在草席之上,拱手施礼道:“郡主,此处简陋,还请郡主委屈一下。”说着,便一出手解开了玉郡主的穴道。

玉郡主穴道被点,一路上被一个陌生男子劫持在怀中,心中早已闪过无数念头:“他究竟是要做什么,要杀我,他会有这么大的胆子?我是该求他还是该吓他?”直到林寒涧将她带到这处草棚,放置在草席上的时候,她更觉得自己如同待宰羔羊一般,任凭眼前这个陌生男子处置。

可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个陌生男子居然会解开自己的穴道,言语之中竟对自己如此有礼。她摄了摄心神,仍旧有些怔怔地问道:“你,你抓我来这是不是要杀我?我,我,我和你素不相识,你为什么要杀我?”

林寒涧见玉郡主虽还持着郡主威仪,但言辞之中却是怕极了,自己的这一番行为当真是把她吓坏了。林寒涧见玉郡主花容失色的模样,心中大是怜惜。忙上前道:“郡主别怕,在下鲁莽叫郡主受惊。不过我此番行为正是要保护郡主安危的。”

玉郡主心中一凛,问道:“护我安危,莫非我的处境很危险吗?”

林寒涧不敢欺瞒,如实道:“郡主,若是我料想的不错,此刻你的宫中必定有一群江洋大盗前去造访,他们不见你,只怕会拿你的那群宫女出气。哎呀糟了,我前番只顾郡主安危竟忘了给那群宫女解穴,这下他们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了。郡主,这是我一时疏忽,你莫怪。”

玉郡主自幼和那群宫女一同长大,此刻听到她们可能会身遭不测,忍不住哭了出来,求着林寒涧道:“我求你快回去救救她们。”

林寒涧一摇头道:“来不及了。况且你可郡主的安危更加重要。”

玉郡主止不住泪流,问道:“为什么,为什么那群江洋大盗要来找我的麻烦?你是我皇兄派来的吗?”

林寒涧道:“郡主,这江湖上有太多你想不通的事情,此刻你平安无事便是好的。我不过是一介江湖草莽,并非皇宫中的人。”

玉郡主听林寒涧称自己并非皇宫中人,心下不由得生疑,问道:“那你究竟是谁,你又是如何知道那些大盗会去袭击我,你和他们是不是一路人?”

林寒涧也不加以隐瞒道:“我就是飞盗林寒涧。此番虽是为了盗去你头上玉钗而来,但我从不害人性命。我不忍郡主落入贼手,所以定会护你周全。”

听林寒涧亮出自己身份,玉郡主并没有多害怕,反而颇为不屑地睥睨林寒涧一眼,冷冷道:“落入贼手?哼,你不就是个贼吗,还说什么你会护我周全,无非是想劫持了我,去要挟我皇兄或是其他的那些大盗吧?”

林寒涧虽是人人称道的飞贼,但素来行事讲究江湖道义,况且他此番行为全然是出于本心来护卫玉郡主,竟被她如此奚落,甚至还曲解他的意图,不禁是林寒涧听了心中有气,冷哼一声道:“我林寒涧为人虽不足道,却焉能如此不堪?你这郡主可把我这飞盗看得也太轻了。”

玉郡主心中也觉得万分委屈,眼圈一红险些落下泪来。林向晚本就对玉郡主心存好感,此刻见了她这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心立刻便软了。他轻叹一声道:“你也饿了吧,我出去给你找些吃的,你在这乖乖等我。”

玉郡主看了看周围,心里也十分害怕会有人找来,又觉得似乎林寒涧在还更安全一些,便羞答答地说道:“你不是说过要护卫我周全,把我一个人扔在这里,你放心吗?”

林寒涧心想玉郡主说得果然不错,便走到近处俯下身子,将后背留给玉郡主道:“上来吧,我背你。”

玉郡主轻声答应,低身轻跃伏在了林寒涧的背上。林寒涧走出草屋,轻声对玉郡主道:“抱紧了。”说罢,便足下一蹬,施展轻功奔出。

林寒涧奔走疾快,玉郡主在他背上犹如身骑快马一般,只觉两畔风吹耳过,眼前景色变幻,只片刻间便已到了一处溪流之前。

林寒涧将玉郡主放下来,请她坐到溪边石上,一笑道:“这溪水里的白鱼很是鲜美,等我捞上来几条烤了给你吃。”说着一出手便捞了两条鱼上来。玉郡主见他捞鱼的手法如此迅捷可见他平日里偷盗的手法绝技,不由得嗔笑一声道:“你这手法真快,不愧为飞盗。”

林寒涧一笑手里拿着白鱼过来,一边祛鳞一边笑道:“真正的大盗不单是要手法过快,更重要的是要逃得快。江湖朋友之所以成为一声‘飞盗’还是因我轻功过人,没人能抓得住我。”

玉郡主见林寒涧自吹自擂,颇为不屑,娇哼一声道:“我看你也无非就是脚程稍快一些罢了。我就不信以你刚刚的脚力,我皇兄手底的那些官差们就抓你不着。”

林寒涧一笑道:“那是你适才在我背上我才故意走慢的。好了,你若是想快些填饱肚子的话,就帮我一块生火烤鱼。”

玉郡主又是一声娇哼,但却也凑过来和林寒涧一同生火烤鱼,渐渐地肉香四溢,二人便在这溪流之旁饱饱滴美餐一顿。

填饱肚子后,天色已近黄昏。林寒涧收拾好鱼骨,清洗了一下后,便又过来要背起玉郡主,玉郡主却蓦地起身,对林寒涧道:“我也不能总叫你背着,陪我走走吧。”

林寒涧一笑答应道:“好,那便依你,我们走回去。”说罢扶起玉郡主,与她并肩向林中走去。二人心中各怀心事,堪堪走出数十步后,玉郡主终于忍耐不住开口问道:“你当真不怕我皇兄派人来追捕你?”

林寒涧傲然道:“我是贼盗,过的就是被官兵追捕与官兵争斗的日子,这有什么好怕的。不过我现在担心的确是与我为伍的那伙贼盗找上门来?”

玉郡主不知林寒涧心中深意,取笑着道:“怎么,你是怕和他们分赃不均?”

林寒涧一笑道:“你头上的那株玉钗,在我飞盗眼中算得什么,我便给了他们又有何妨?我怕的是他们打你的主意?”

玉郡主仍有不解地问道:“打我的主意,我有什么主意好打?”

林寒涧道:“这个,你可要知道我们这些贼里不单只有贪图财物的,还有......”林寒涧说到此处故意不继续说下,玉郡主也已猜出林寒涧话语中的意思,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林寒涧见了她的模样后又怜惜又爱慕地一笑,伸手抚了抚她的发髻道:“别怕,我说过了我定会护你安危。”

玉郡主点了点头,可不免又有些担心地说道:“你适才说你与他们为伍,难道你真的会为了我与他们敌对?”

林寒涧轻叹一口气道:“我林寒涧是官兵眼中十恶不赦的飞盗,似乎只能与这班盗贼为伍,但在他们眼中又何曾视我为良善之辈?呵,难道我做的那些劫富济贫之事真的就如此十恶不赦?”

玉郡主从林寒涧的语气之中也听出了他的心酸无奈与万般不甘,忍不住又问道:“那你为什么会去做贼?”

林寒涧一笑道:“师父只教了我偷盗手法,却没教我别的。”

玉郡主轻叹一声道:“我现在只盼我皇兄能够早些派人赶来,这样我也能好好地了解了解你这个十恶不赦的飞盗。”她再说“十恶不赦”这四个字的时候故意加重了口气,似乎在戏谑林寒涧一般,倒惹得林寒涧开怀一笑,又和玉郡主一同向前走去。。

此刻天色初暗,二人林中漫步说说笑笑地回至草庐时,四下里已是一片昏黑。但林寒涧却在林中遥遥望见草庐里灯火通明,草庐四周早有常戌、徐屠、罗崎、邓贤把守,草庐中一人面壁而站,林寒涧虽只能见其背影。但从他只一条独臂的特征看来,不是李英魂却又是谁?

林寒涧心中一凛,暗道:“他们竟这样快就找了上来。”他心想既已决意保护玉郡主安危,也就不怕与他们为敌。当即拉住玉郡主的小手,昂首阔步向草庐而去。

目 录
新书推荐: 侠徒幻世录 武侠打工仔 捉刀记 武侠世界的穿越之旅 谁说朝廷鹰犬都是反派! 武侠:开局十万西凉铁骑 穿越笑傲:辟邪剑侠林平之 琼剑山下 且看那一人 我在苦境当前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