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 > 龙归诀 > 第二十九章:凤归故乡 新

第二十九章:凤归故乡 新(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藏地行者 美剧中的树妖姥姥 北渊仙族 最强掌门从签到开始 开局选择躺平,被女帝契约 仙帝在上 我有无敌升级系统 赵星辰这个八皇子真无敌 云层之上的眷恋 岳灵风之纵横江湖

虽说江浣玉与夏楚晴二人藏于街角之中,一直屏气凝神、暗中观察,以致于夜秋水与快刀门一干人等都未发觉。但毕竟尹洛华乃是绝等高手,又岂有未发觉他二人藏身于此的道理?况且他刚刚站于房檐之上,这居高临下的,只怕江夏二人的一举一动,都已被尹洛华尽收眼底。

听得尹洛华的呼唤后,江浣玉也心知自己早已暴露在对方的眼里了,只是自己一直暗中护着夜秋水,所以尹洛华便也没有来与自己为难,直等到击退快刀门人等,向夜秋水解释过其中原委后,方才请自己现身。

对此,江浣玉倒也处之泰然,毕竟他此番前来真定府为的就是上玄天岭与尹洛华结交。经此一番变故,倒也省去了中间的一些繁缛,当即便同夏楚晴一并从街角处走出,上前抱拳施礼道:“小弟江浣玉见过尹师兄。”说罢,便从怀中掏出师父南宫斐留给他的奉经令,以示身份。

尹洛华也曾收到过师叔南宫斐的书信,南宫斐也在心中写到了自己如今已多了个名叫江浣玉的师弟,也知他的身份。南宫斐在心中也早已言明,若是江浣玉来结交自己,玄天盟上下定当全力相助。尹洛华又看了看江浣玉手中的奉经令,和他腰间的魅影剑。此二物皆是曾经师叔随身携带之物,试想师叔武艺当世无双,无人能敌,若非是他亲手所赠,单凭眼前这俊俏公子的一己之力,又如何能从师叔手中夺来这二物。故此眼前这位公子必定是自己的师弟江浣玉无疑。

尹洛华收了风雨剑也施了一礼道:“原来阁下就是江浣玉江师弟,愚兄问询了。”

江浣玉道:“师兄客气了,不想你我是兄弟二人竟在此相遇。”

尹洛华点了点头又道:“江师弟此番前来真定想必便是为了愚兄而来吧?”

江浣玉一笑,也不推辞道:“不错,小弟此番正是来结交师兄,还请师兄能以玄天盟之力助小弟报的父仇,助太子夺回江山。只是如此的话便要与朝廷对立。这其中利弊还希望师兄能够自行斟酌。”

尹洛华道:“师弟不必担忧。师叔早已给过我书信,已将你的事向我言明。师弟放心,你的事我玄天盟上下一定会全力相助。况且我如今护着秋水,已是得罪了朝廷,又如何畏惧与其对立呢?”

江浣玉闻听尹洛华此言,当即喜不自胜,拱手施礼道:“既如此,小弟便连同太子一并谢过师兄了。”

尹洛华伸手扶过江浣玉道:“不必客气。师弟,如今秋水受伤,今夜我们便在附近找一间客店休息,待秋水伤好时,我在带你回玄天盟。”

江浣玉唯一颔首道:“但凭师兄吩咐。”尹洛华答应一声,变搀扶着夜秋水向前走去,江浣玉也携着夏楚晴一同走出了那条街巷。

一行四人出了街巷后,来至附近一间干净整洁的客店,开了两间房,夏楚晴和夜秋水两名女子住的是天字一号上好房间;而江浣玉及尹洛华就住得稍逊一些。

夏楚晴和夜秋水进房后,夏楚晴搀扶着夜秋水坐到床沿上,打来一盘清水,一边为夜秋水清理伤口,一边问道:“秋水姐姐,我看尹盟主对你当真是情深义重,不仅一路上护你周全,还不怕为你开罪朝廷。如此情深义重又有担当的男子,姐姐你难道真的不动心吗?”

夜秋水轻叹一声道:“妹妹,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你说的这些姐姐我岂会不知,我又岂会不动情?妹妹,你我都是女子,姐姐的心思,妹妹不难看出吧?”

夏楚晴点了点头道:“其实在你说你并不讨厌尹盟主时,我便已看出姐姐对尹盟主还是有情愫在的。可是不知为何姐姐对尹盟主的态度为何总是忽冷忽热的?”

夜秋水道:“我得罪了朝廷,他是武林正派的盟主,我和他在一起只会给他带来灾祸和麻烦。我不想成为他的累赘。”

夏楚晴坐了下来,拉住夜秋水的双手说道:“哎呀我的傻姐姐,你这又算什么麻烦呢?我那玉郎你对他不是很了解吧?”

夜秋水想了想说:“江公子,他是南宫大侠的徒弟,英俊不凡,一表人才,他很好啊。”

夏楚晴道:“姐姐你只知道他是南宫大侠的徒弟,可你不知道的是他是并肩王江乘帆的遗孤独子,但就这一身份他就已经是朝廷重犯,孙连虎见了他定会要了他的命。可我却从不在意这些,哪怕玉郎他亡命天涯,对抗朝廷,我也会一只追随他。姐姐,我一女子为了爱都有如此勇气,难道尹盟主堂堂男儿还没有这份勇气吗?”

夜秋水道:“可是,可是孙连虎势大,我怕,我真怕......”

夏楚晴听夜秋水如此说,便知道她心里实实在在地是爱着尹洛华的,她怕尹洛华会因为自己而死在孙连虎的千军万马之下,所以才会压抑着自己的情感,故意对尹洛华忽冷忽热。

夏楚晴淡然一笑道:“姐姐,还说你不爱尹盟主呢,瞧你,都这么担心他的安危了。不过姐姐你放心,你要相信尹盟主一定会有办法解决的。就像我一样,我出身于山寨,可是自打我父兄死后,我家的山寨一直被人占着,是玉郎帮着我夺回了山寨,解决了我的难题。所以,姐姐你要相信,我们的这些难题,其实在他们男人眼中都不是什么难题,他们一定会有办法解决的。况且现今太子、玉郎还有尹盟主已结成联盟共同对抗孙连虎,孙连虎他猖狂不了多久的。而且,姐姐不要忘了,我们背后可是还有南宫大侠在呢。”

夜秋水微微地点了点头,道:“江公子对你很好,你一定要好好珍惜才是。洛华,他,他也是极好的。”她说道最后一句时,语气之中已明显地有了些忧怨之情。

就在这时,忽听外面一个粗犷的声音极其蛮横地喊道:“尹洛华,你打伤我徒弟,速速滚出来吃我一刀!”

夜秋水和夏楚晴面面相觑,异口同声地道:“是快刀门的人。”

二人离开客房,快步跑下,闯出店门之后,便看见店门前当街的一片空地上,那快刀门的一群粗汉已拉开阵仗,对尹洛华怒目而视。

在这群快刀门的粗汉之前站着一位年纪五十开外,长着一对八字胡的麻脸汉子,这汉子本就长得极其粗犷,再加上这一脸麻皮,甚是可怖麻人,若是无知孩童见了,只怕会当他是什么吃人的怪物而吓得大哭起来。

在这麻脸汉子的左右两侧站着的就是适才在巷弄里被尹洛华击退的领头汉子与虬髯汉子。看二人对那麻脸汉子毕恭毕敬的态度便知这麻脸汉子在快刀门内的身份地位必定是举足轻重。

而在快刀门这一拳粗汉的对面站着的便是尹洛华与江浣玉是兄弟二人,虽然敌众我寡,他二人此时的局面可以称得上是被快刀门所围困,但这二人神色之中却是颇为镇定自若,丝毫不为所动。

这时只见尹洛华缓缓地走上近前,对那麻脸汉子道:“想必阁下就是快刀门门主丁迅丁老爷子吧?”

那麻脸汉子果然名叫丁迅,正是快刀门的门主,也是那领头汉子与虬髯汉子的师父。丁迅看了一眼尹洛华道:“尹盟主是玄天盟第三代盟主,想当年敬林长老开山立派威震武林,南宫云大侠独步天下,即便是那刚愎毒辣的上官盟主,也教武林中人对贵盟马首是瞻,而南宫斐少侠更是《龙归诀》传人,玄天盟有如此江湖地位实为武林之翘楚。而老夫不过是一介江湖草莽,不曾想尹盟主竟也知道老夫的名号,还叫老夫一声‘丁老爷子’,实乃荣幸之至。”这丁迅向来好大喜功,最是爱听别人的恭维。尹洛华知其性格,便客气地尊称了他一句,不想他竟如此受用,竟对自己态度和善起来,似乎忘了自己此番是来寻仇的。

尹洛华似乎是要先礼后兵,只听他此刻便出言奚落道:“在下曾听闻丁老爷子与那孙连虎本是师出同门,一同习得九环刀法。而丁老爷子你独辟蹊径,在九环刀的基础之上创出快刀,也可谓是为武学做出贡献。可丁老爷子却不依仗着一身的好武艺行侠仗义,却甘愿做那草莽打家劫舍为非作歹。似丁老爷子这般的强人,官府早就应来围剿,可谁知你那同门师弟孙连虎竟一跃成为当朝靖边侯,朝野上下一手遮天。而老爷子你和你的快刀门也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本是一众江湖草莽,此刻俨然成为名门正派,不知是可喜至极,还是可笑至极?”

丁迅听出尹洛华言语之中不单嘲讽自己,更对孙连虎出言不敬,当即便气愠起来,喝道:“尹盟主,老夫的确是一介草莽,但也绝不容他人随意凌辱。”他一转眼看见了尹洛华身后的夜秋水,便指着她道:“这个暗影贼女原本就是朝廷钦犯。尹盟主既然揭了那榜文,就该早日将他捉拿归案,为何一味地姑息放过?”

尹洛华丝毫不以为然地轻哼一声道:“夜秋水是我的人,我想杀便杀,想放自然便放了,他人无权过问。”

丁迅点了点头道:“好,好,好,这件事老夫且先不与尹盟主计较。可是你打伤我弟子一事,应该给老夫一个交代才对吧?”

未等尹洛华作答,夜秋水这时便闪身欺到尹洛华身前道:“丁老爷子,你快刀门的长老是我杀的,打伤你弟子的也是我,与尹盟主无关。你要寻仇只管找我来就好了。”

丁迅将脸一扭冷哼一声道:“谁不知道你二人那点猫腻勾当。尹盟主喜欢你得紧。就算我找你算账,尹盟主也会出手,所以折算来算去的,还不如直接算在尹盟主头上的好。”

一句话落,尹洛华和夜秋水不禁都脸上一窘,皆不约而同地偷偷向对方看上了一眼。丁迅也不会料想得到他的这一句玩笑话竟踢尹洛华和夜秋水二人做了大媒。

尹洛华笑了笑道:“不错,丁老爷子这账目算得果然清楚。尹某虽然不才却也是一派之主,虽说是拔刀相助,但欺负你门下弟子确实是有失身份。这样一来也好,你是门主,我是盟主,咱两个肩比肩,就请赐教吧!”

丁迅冷哼一声道:“久闻轻风细雨剑独步天下,老夫的快刀虽不济,但也要讨教讨教。”

尹洛华轻笑一声道:“与你讨教还不至于用轻风细雨剑。”说着便又对夜秋水柔声说道:“秋水,将你的短刃借我一用。”

夜秋水点头一笑,从腰间取出右手短刃递到尹洛华手中。那丁迅见了尹洛华此举,实在太过狂妄,不免气愠地说道:“尹盟主如此未免太小看老夫了吧?”

尹洛华笑了一声道:“我要用的可是当年敬林长老所创的‘凤鸣剑法’,这难道还是小看了老爷子吗?”说罢,便将手中短刃一挺,身体翩然跃起,他本就穿着一身白羽鹤衫,如此飞舞起来真如一只白凤凰一般。

那丁迅也不敢有丝毫的马虎,毕竟先下手为强,他见尹洛华此刻施展轻功跃在半空,便手舞快刀,向他下盘攻去,好叫他无法落下,自乱阵脚。

丁迅手中的刀来的快,来的狠,可谁知那尹洛华竟脚踏连环地踢开了丁迅向自己攻来的刀,他每踏一步都是轻盈灵巧,用巧劲与轻灵刚好克制了丁迅的迅猛狠辣。

尹洛华脚尖在那钢刀的刀背上轻轻一点,便翩然凌空而起,凌空一翻,便脚上头下地调转过身子,紧接着手中短刃猛向前刺去,一招“遨游四海”向丁迅咽喉而去。

这一剑果然来的迅猛,若非丁迅这般身经百战的老手,恐怕此刻早已丧命。但纵使是丁迅亦是费了老大力气,快刀连舞,才避开这一招。

只见尹洛华此招尚未使老,便双足点地,手中短刃连向丁迅胸膛、下腹、下盘刺去,这一招“凤鸣三声”使得更是巧妙至极。

那丁迅眼见躲无可躲,干脆撒手认输,将手中快刀向尹洛华猛抛过去,自己则向后一滚躲开剑招。

尹洛华见丁迅飞刀过来,忙收了剑招,挺剑上撩,挑开那钢刀。此刻丁迅手中没有了兵刃胜负已分。尹洛华一笑道:“老爷子还请自便吧。”说着,便转身离去。

那丁迅虽败,但也并不气恼,但此刻一间那尹洛华态度着实傲慢,连句“承让”都不会说,当即老羞成怒,狂喝一声,冲将过去,拾起那钢刀,向尹洛华后心劈去。

“小心!”“卑鄙!”夜秋水及江浣玉几乎是同时出言提醒。

尹洛华也未曾料到那丁迅竟会有失身份地前来偷袭。当即身子向左一偏,避开刀锋,紧接着左足向前跨出,双膝微蹲,右手中手持断刃向身后逆击上挑,一招“凤归故乡”刺入丁迅心窝。那丁迅当场毙命。

快刀门的一众弟子见尹洛华竟当街杀死了自己的门中无不骇然。那虬髯汉子更是指着尹洛华不是是愤怒还是恐惧地大声嚷道:“你居然杀了我师父,你居然杀了我师父!”

经此变故,倒是那领头汉子临危不乱,只见他从容不迫地说道:“你杀了我师父、暗藏暗影妖女,这两笔笔账我一定会跟你算清楚。”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路虽然态度淡然,但每一字没有一句都是恶狠狠地说出。之后他又对身后的一众快刀门弟子说道:“听着,和我一同去见孙师叔,请他出面将玄天盟夷为平地。”

那一众快刀门的弟子答应一声,便在那领头汉子的带领之下一同离开当场,竟无一人去替他们的门主师父丁迅收尸!

夜秋水虽知尹洛华乃是无意杀死的丁迅,但此刻木已成舟,那一众快刀门的粗汉自然不会善罢甘休,想来便会去找孙连虎前来助拳。尹洛华此举不管如何也皆是因自己而起,若是给他惹来了麻烦心下自是过意不去。当即微一沉吟正色道:“尹盟主,你还是将我绑了去见孙连虎吧。”

尹洛华轻哼一声道:“他孙连虎又非三头六臂的罗汉神仙,我何必怕他?秋水放心,丁迅是我杀的与你无关。他孙连虎若要报复只管找我尹洛华便罢。”

这时江浣玉从近旁走过道:“师兄,眼下只怕那孙连虎会妄图染指玄天盟。虽然那孙连虎不足为惧,但这玄天盟却是历代盟主之心血,切不可叫孙连虎的铁蹄来此扰乱。咱们还是尽早回去部署的好。”

尹洛华微一颔首道:“师弟所言甚是,咱们这便回盟。”之后又转头对着夜秋水问道:“秋水,到了此时你也该知我心意,一同和我回玄天盟可好?”

夜秋水心下一片茫然,但转瞬间看到夏楚晴向她投来坚定的目光,当即便也下定了决心,点点头道:“事到如今,我也只有跟着你了。”

尹洛华听到夜秋水答允了自己,纵然身后千难万险此刻也已抛诸脑后,他朗笑一声揽过夜秋水道:“走罢,我们回玄天盟去。”说罢,便携着夜秋水在前边引路。

江浣玉见了便也和夏楚晴一同紧随其后。此刻他心下也明白,此去玄天盟必定免不了要迎来一场鏖战,但念及玄天盟也算的自己师门,为之一站自是责无旁贷,况且对手更是自己的杀父仇人,心下更是恨不得能尽快与孙连虎一决高下!

目 录
新书推荐: 侠徒幻世录 武侠打工仔 捉刀记 武侠世界的穿越之旅 谁说朝廷鹰犬都是反派! 武侠:开局十万西凉铁骑 穿越笑傲:辟邪剑侠林平之 琼剑山下 且看那一人 我在苦境当前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