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 > 龙归诀 > 第二十七章:渝寨趣行(下) 新

第二十七章:渝寨趣行(下) 新(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藏地行者 美剧中的树妖姥姥 北渊仙族 最强掌门从签到开始 开局选择躺平,被女帝契约 仙帝在上 我有无敌升级系统 赵星辰这个八皇子真无敌 云层之上的眷恋 岳灵风之纵横江湖

蜀道山路,崎岖蜿蜒。而在这蜀地之中,又数渝州山路最为逶迤陡峭,极为难行。饶是夏楚晴自幼生长于此,江浣玉又身怀绝世轻功,走起这山路来方才不算吃力。况且他俩这一对年轻璧人在一处有说有笑,赏玩山景,却也还觉得怡然自得。

毕竟夏楚晴熟悉山路,也知道罗家寨的方向,便走在前面引路。江浣玉跟在后头见夏楚晴体态轻盈、身形摇摆、罗袜生尘,不由得竟也痴了,心道:“楚晴走起路来的样子当真好看。”

二人正这般走着,忽听身后一阵嘈杂,隐约之中又听到有杀喊之声。江浣玉心中明白,道了一声:“那罗氏女派人来追杀我们两个了。”

夏楚晴毕竟不知江浣玉的武艺究竟如何,况且她一个女子,难免有些神色慌张,却又只好依托于江浣玉,忙问道:“浣玉,他们追来,我们该怎么办?”

江浣玉一笑道:“别怕,这里有我。你只管保护好自己。”说罢,他便伸出一掌,轻轻弱弱地打在夏楚晴的腰身上,用着温柔的掌风,将夏楚晴推到了一旁的树丛中,轻声道:“藏好了,在我打退他们之前,不可贸然出来。”

将夏楚晴安顿好之后,就见那寨中的一众壮汉追杀而来。那些个壮汉皆是虎背熊腰,似江浣玉这般长身玉立者,在其一旁显得实在是弱不禁风,更加不堪一击。

夏楚晴虽是藏在一旁的树丛里,但她却也十分担心江浣玉的安危。若是江浣玉当真有什么不测,她一定是会冲了出来。即便是无法搭救,却也是要与江浣玉死在一起,绝不独活。

江浣玉毕竟是艺高人胆大,纵是这群壮汉体态强健,但抡起武艺,未必便强于自身。江浣玉也不忙于出手,站在此处不动声色,等着这群壮汉攻向自己,也好见识见识这群壮汉究竟是个什么货色。

那群壮汉生性便单纯鲁钝,哪里能料想得到江浣玉心中所想。见江浣玉一动不动,都以为他是吓傻了,尽皆来抢这到嘴边的鸭子,抡起拳头便向江浣玉扑来。

江浣玉瞧得真切,一间他们出拳的这架势便知道,这群壮汉无非也就是乡野匹夫罢了,拳脚之中毫无章法可言,与那市井流氓斗殴打架的架势一般,无非便是打哪算哪,打疼便罢。

见拳堪堪便要袭来,那夏楚晴手心里都已浸出了汗水,她十分担心这数拳下去江浣玉非得被打死不可,也顾不上江浣玉之前交代给自己的话了,连忙大吼一声:“浣玉小心啊!”便猛然地冲了出去。也是她一时心急,这冲出去之时,竟忘了自己是在树丛之中,一个不小心左脚被树干绊住,登时身体前倾摔了出去,左脚也被扭伤,登时那脚踝处便肿起老高。

江浣玉见了之后,猛然一惊,生怕那群壮汉会抛下自己,转攻夏楚晴。当即施展身法,从两个壮汉身体之间的空隙穿过,闪至夏楚晴身前,左手抱起夏楚晴,右手运气,猛地向下一拍,使出一招百无一用掌中的“掷地有声”。只见那地面上的片片落叶虽掌风而起,向前击出,片片落叶纷纷打在那些壮汉的穴道之上。这群壮汉虽是罗氏女亲自挑选出的心腹战将,此刻却也轻而易举地被江浣玉以一掌之力封住了穴道。

江浣玉此刻连忙将夏楚晴抱在怀中,见夏楚晴面色惨白,脸上沁出了黄豆大小的汗珠,当时大为心疼,柔声问道:“楚晴,你怎么样,有没有很疼?”

夏楚晴似乎很吃力地说道:“浣玉,我的...我的脚...脚疼得厉害。”

江浣玉低下头去看了看夏楚晴的左脚脚踝,已经是红肿得厉害。江浣玉出身于王府,自然是知道女子的脚不是轻易可看的。但此刻事出突然,江浣玉也顾不得那些礼教,便开言道:“楚晴,你忍着点,我来替你揉一揉。”说罢,他也未等夏楚晴答允,便将其抱到树边,让她的身子靠树边坐好。自己则在她的对面坐下,捧起她的左脚,刚刚要将夏楚晴的鞋袜脱到,忽然觉得身后似乎有些凉意。他心中知道,是那群壮汉起了贼胆色心,想要一窥夏小姐的玉足。如此江浣玉怎会应允。当即又击出一道掌风,卷起落叶,将那群壮汉的双眼蒙住之后,方才轻轻地将夏楚晴的鞋袜褪去。此刻正映入江浣玉眼帘的不正是夏楚晴那一只白嫩纤细,晶莹剔透的玉足又是什么?

夏楚晴毕竟这十六年来第一次被男子看了自己的脚,而且此刻自己的这只脚又红又肿不甚好看,当即羞红了脸,将双眼紧闭,任凭江浣玉去为自己揉捏。

江浣玉何曾不是第一次见到女子的脚,又或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美的女子的脚。江浣玉自幼生长于王府之中,虽年幼时见过府中丫鬟妇人的脚,但她们却都裹脚缠足,将那好好的一双脚缠得极为可怖。而夏楚晴是渝寨女子,不必裹脚缠足,这自然长成的脚,在江浣玉眼中自然是美得不可方物。江浣玉见了这脚型修长、脚趾纤细,脚上肌肤白嫩得如同羊脂玉露,如此浑然天成的玉足后,不由得痴了,见夏楚晴双目紧闭,他索性咽了咽口水,竟一把将双手紧握在了夏楚晴的脚心之上。

毕竟脚是一个女子的敏感部位,此刻被江浣玉这么一握,夏楚晴脚心一痒,不自觉的就将脚向后抽回,但怎奈江浣玉紧紧握住,夏楚晴一时竟无法挣脱,变睁开了眼睛,略有娇羞,又带恳求般地与其道:“浣玉,我肿的是脚踝,不是脚心,你摸错地方了。”

江浣玉一怔,方才醒过神来意识到自己的莽撞之处,连忙将左手放到了夏楚晴的脚踝上,可右手却仍旧不愿离开夏楚晴的脚心。夏楚晴见江浣玉在为自己揉捏消肿,索性,也就没有去阻碍他对自己玉足的爱不释手。

江浣玉揉了一阵后,见夏楚晴的脚踝也渐渐地有些活血消肿,便痴痴地说道:“楚晴,你的脚真是鬼斧神工,有如天造,好看得很。”

夏楚晴能够感觉得到江浣玉对自己玉足的痴迷,当即一笑,打趣道:“都肿的像个馒头一样了,哪里好看?”

江浣玉一笑道:“肿成这般我便如此着迷,若是你这脚完好无损的话,我说不定会把你这小脚砍了下来,天天放到身上珍藏。”

夏楚晴听得出江浣玉这虽是一句玩笑话,但那其中对自己这一双玉足的喜爱,可见此刻的江浣玉已完全拜倒在自己的罗袜之下,心中一笑,追问道:“浣玉,你也是王府公子,该知礼数。如今,我一女子不但被你看了脚,你还摸着人家的脚不放。你这登徒子如此轻薄无礼,且说说,该当.......该当.......如何是好?”夏楚晴之前语气虽是咄咄逼人,但一女子硬逼男子对自己负责总是欠缺妥当,以致于到后来夏楚晴最后的语气渐渐弱了下去,声音也轻如蚊蝇。

江浣玉当然知晓夏楚晴心中所想,这也正是他所求之不得之事,当即不假思索地便道:“楚晴莫怕,我江浣玉娶了你便是。”

夏楚晴听江浣玉如此说心下也是大为开怀,但仍旧故作矜持般地说:“这可是你自己应承的,可不是我逼你的。那既如此的话,以后我可就是你的人啦。”

江浣玉心中大为激荡,不由得朗笑一声道:“从你刚刚肯以身犯险扑出来救我的那一刻,我就认定你夏楚晴是我江浣玉要照顾一生一世的人了。”

夏楚晴莞尔一笑道:“其实我在扑出来那一刻也是如此的想法,纵使我不能搭救于你,我也要于你葬身一处。浣玉,我的脚没那么疼了,你帮我把鞋袜穿好吧。”

江浣玉虽是大为不舍,但他心中知晓,如今夏楚晴已是自己的伴侣,此事来日方长。当即便答允一声,拿过夏楚晴的鞋袜为其穿好。看着自己刚刚抚摸过夏楚晴玉足的双手,江浣玉痴痴一笑,还陶醉在刚刚的那一幕当中。

见江浣玉还在一旁想入非非,夏楚晴当真是觉得又好气又好笑,不由得伸出手掌在江浣玉的脑袋上轻轻地拍了一下,笑着道:“傻小子,别遐想了,我们该走了。”

江浣玉这才缓过神来,愣愣地答应了一句,然后笑了笑道:“哦,好。楚晴,我来背你吧。”说着便附身将夏楚晴背起,由夏楚晴在自己的背上指路,继续向前走去。

只半日时光,江夏二人便已行至罗家寨寨门之外。二人在路上遭人袭击,江浣玉为夏楚晴扭脚治伤虽耽误了些时辰,但却偏巧只比那罗氏女差来的信使完了那么一步。江浣玉眼见着那信使入了罗家寨,进了寨主帐中禀报事情,便心下思量问道:“楚晴,你说那信使进去之后对罗鸿说了你们夏家寨的情况后,那罗鸿会作何反应?”

夏楚晴不假思索地便道:“自然是点齐他的心腹手下,向我夏家寨举兵了。”

江浣玉点了点头道:“不错。”随即又邪魅一笑道:“楚晴,我们便趁着那信使禀报之际去斩杀了他所谓的那些心腹手下,管教他无兵可发。”

再说罗氏女派来的那信使原本便是罗家寨中的心腹,随自家小姐一同后到夏家寨当差的。如今回这罗家寨,寨中一众人等亦是认得他,便也没有加以阻拦盘问,索性他便如此堂而皇之如入无人之境般地进了寨主营帐当中。

罗鸿见了这信使来此,心下便以知晓定是夏家寨那边出了什么岔子,还未等那信使上前禀报,便抢先问道:“你今来此,可是夏家寨那边出了什么差错?”

那信使上前施了一礼后,从怀中取出罗氏女的亲笔书信呈交到罗鸿手中道:“这是小姐写给寨主的书信,夏家寨那边的事,小姐已在信中言明。”

罗鸿接过书信,展信读来,只见那信上所写之事万分棘手。这时那信使又禀道:“寨主,虽说小姐已关押了那汉人,但难保不会有人前来搭救于他。若那时重兵来犯,恐夏家寨有覆灭之虞,故而特来请寨主派兵相助。”

罗鸿看了信上的内容后,也心知此事其中利害,慌乱间说道:“夏家寨有无覆灭之虞事小,老夫如今担心的是这汉人若是与夏家寨乃是一丘之貉,那只恐覆灭的会是我罗家寨。不行,无论如何都不能让那汉人与夏家寨同气连枝。此番出兵无论是汉人还是夏家寨中的人,统统斩尽杀绝。来人!”说罢,罗鸿便对帐外怒喝一声,可过了半晌之后更无一人入帐领命,又无一人答应。

“速速来人。”罗鸿见此,又对着帐外狂喝了一声,却又是鸦雀无声。

“人呢,都死了吗?活着的速来见我!”几番传人之后仍旧无人应答,罗鸿不免有些气急败坏,他狗急跳墙般地在帐中乱叫着。那信使也觉得其中大有蹊跷,心中也不免慌张起来,但此刻也只有他能出去一探究竟,便上前禀道:“寨主,容小的出去看看究竟发生了何事。”

罗鸿冲着那信使摆了摆手以示答允,那信使应了一声便退出帐外。可过了一时半刻,仍旧不见那信使入帐回复。罗鸿再也无法忍耐,怒不可遏地狂吼着走出帐外:“这人都是死绝了吗,非得要老夫亲自出去请你们吗?”罗鸿骂骂咧咧地出了营帐,可眼前的一幕顿时让他瞠目结舌,更是吓得毛骨悚然,口不能言。

在罗鸿眼前是一片尸横遍野、血流成河的场景。他寨中的大小将领、行伍、兵勇无一生还,那寨中的奴仆、杂役、丫鬟也都被尽数散去。刚刚出去的那信使此刻也被人摸了脖子。他的颈前横着一柄剑,而那握剑之人正是江浣玉,再江浣玉身旁的那名女子,罗鸿认得她,正是夏家寨的千金小姐夏楚晴。

就在刚刚,那信使入帐禀报的片刻功夫,江浣玉便挥动魅影剑,在寨中大开杀戒,将这寨中会武之人统统杀了个一干二净!

罗鸿见着眼前的一片血流成河也自知是无力回天,不免悲痛难当地紧闭双眼仰天长叹,落出两行热泪来。如今已是大势已去,索性罗鸿也来了视死如归的豪情来,他红着眼戟指江浣玉怒问:“你是何人,为何无故杀我寨中兵勇?”

江浣玉轻笑一声道:“罗鸿,你何必明知故问,你此番派兵助你那女儿不正是为了除掉我的吗?只不过你没能料到我竟抢先了你们一步,未等你派兵,便将你这贼窝尽剿。罗鸿老贼,你如今无兵无将孤家寡人,还不快来受死。”

罗鸿心知自己此番在劫难逃,索性便也舍出了这把老骨头大吼一声:“老子和你拼了!”说罢便用出周身力气,张牙舞爪地便向江浣玉扑去。

江浣玉见状只是将右手中的魅影剑微微向前一挺,正刺穿了罗鸿的胸膛。罗鸿惨叫一声,登时毙命。江浣玉随即将剑一抽,那罗鸿的尸身便倒在血泊之中。江浣玉挥剑向下一削,将罗鸿的人头砍下后便收剑入鞘。夏楚晴此刻见罗家寨已被剿灭,便又问道:“浣玉,接下来该当如何?”

江浣玉浅笑一下道:“等。”

夏楚晴又追问道:“在这里,等什么?”

江浣玉道:“那罗氏女派出的那群壮汉被我点住迟迟未归,若不出我所料的话,罗氏女知情后一定会派兵回罗家寨来。她本打算她能和罗鸿父女二人里应外合围剿你我,可却没能想到我们在这里以逸待劳,请君入瓮。”

经江浣玉的一番指点后,夏楚晴也明白了其中的缘由,随即点了点头笑着说道:“那我们现在就等着瓮中捉鳖喽!”

江浣玉一笑将夏楚晴揽入怀中道:“而且还要将她们一网打尽。”

果不其然,一切正如江浣玉所预料的那般。那罗氏女见派出去追杀夏楚晴及江浣玉的那群壮汉许久未归,心下不免也担心起自家营寨的安危。随即点齐数百名心腹精兵,直奔罗家寨而去。

大队人马抵达罗家寨后,刚一入寨中便觉得一片死寂,四下里也显得是那样的阴森可怖,风中也弥漫着阵阵的血腥之气。罗氏女顿觉不妙,不由得毛骨悚然,连忙跑去闯入寨主帐中。

罗氏女刚一入帐,便见那江浣玉斜坐在虎皮椅上,一缕碎发垂荡在眼前,嘴角处叼着一根枯草,右手握着魅影剑,左手提着一袋血淋淋的粗麻袋子,里面鼓鼓囊囊得似乎装满了东西。

罗氏女见果然是江浣玉这个汉人在从中作梗,气得她直冲着江浣玉戟指怒骂道:“小子,果然是你坏我好事。快说,你把我爹怎么样了?”

江浣玉将嘴中的枯草向外一吐,轻笑一声道:“你自己看吧。”说罢,便将左手中的麻袋向下一抛,那麻袋落地的一瞬里面先后滚落出罗家寨中大小将领连同寨主罗鸿共一十三人的项上人头。

罗氏女见了地上滚落的这颗颗人头,难免悲愤交加。见了父亲的头颅后忍不住地放声大哭道:“爹,都是女儿害了您。”之后又怒目圆睁地看着江浣玉,双眼中似乎要喷出火来。

江浣玉见了罗氏女对自己这虎视眈眈的样子后,一笑道:“要报仇的话,就尽管来吧。”说罢终身一跃,从虎皮椅上跃出,挺剑直刺罗氏女。那罗氏女心知自己此番已是满盘皆输,索性也就闭目待死。江浣玉见罗氏女竟也不闪躲,手下也丝毫不留情,凌厉一剑,直取罗氏女性命。

而后,江浣玉也一样是割下罗氏女的人头,提在手中,叫过躲在一旁屏风后的夏楚晴,二人一同出了帐中后,江浣玉举起手中罗氏女的人头,对着那数百名罗家寨及夏家寨的精兵道:“尔等且看,如今罗氏父女已命丧我手。这夏家寨原本便是夏家产业,乃是太祖爷所赐。罗氏父女狼子野心,妄图霸占夏家寨,可谓死有余辜。此番夏家小姐夏楚晴欲继承夏家寨寨主之位,尔等若是识相的,便倒戈投降,从此后对夏寨主唯命是从。若是仍旧有誓死效忠罗氏父女的,就请陪他们一同上路吧。”。

这数百名精兵中绝大多数的人原本就是夏家寨旧部,对那罗氏女皆是敢怒不敢言,如今见罗氏父女已被铲除,夏楚晴重振夏家寨,自是纷纷效忠;然而仍有些罗家寨的死士,见主子已死,心知难敌江浣玉,索性便也纷纷自尽尽忠了。

江浣玉此刻见众人归顺,纷纷效忠夏楚晴。而经此一番,夏楚晴对自己也已芳心暗许。江浣玉将夏楚晴揽入怀中,心中暗想:是时候该好好地锤炼一番夏家寨的这群寨民,好叫他们为己所用。

目 录
新书推荐: 侠徒幻世录 武侠打工仔 捉刀记 武侠世界的穿越之旅 谁说朝廷鹰犬都是反派! 武侠:开局十万西凉铁骑 穿越笑傲:辟邪剑侠林平之 琼剑山下 且看那一人 我在苦境当前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