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 > 龙归诀 > 第十八章:肃清门户

第十八章:肃清门户(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藏地行者 美剧中的树妖姥姥 北渊仙族 最强掌门从签到开始 开局选择躺平,被女帝契约 仙帝在上 我有无敌升级系统 赵星辰这个八皇子真无敌 云层之上的眷恋 岳灵风之纵横江湖

混乱、惶恐、猜疑,种种复杂的情绪使得玄天盟上下尽是乌烟瘴气。就连盟主上官毅也一样是终日诚惶诚恐,夜不能寐。

此刻,冯远昌的尸身就这样直挺挺地摆在上官毅眼前,是那样得血腥、那样得残忍。上官毅纵横江湖半生,自是见多了血雨腥风,任何残暴之事对他来说也早已麻木。可此刻,他眼睁睁地看着冯远昌死去的惨状,竟也会不寒而栗,甚至他竟也会觉得这很可怖。

冯远昌的双眼已被人戳得血肉模糊,似乎杀他的人有意要毁掉他眼中的真相。

一切变得更加扑朔迷离,这个原本是上官毅最为怀疑的人却离奇而死,这更加让上官毅始料未及,这也是上官毅最为害怕的。那幕后的真凶究竟会是谁,下一个遭殃的人会不会就是自己?上官毅只觉得细思极恐,更不由得一阵毛骨悚然。

虽然上官毅也曾怀疑过冯远昌,但不得否认的是冯远昌的死对他来说是最大的打击。毕竟冯远昌对他而言的意义并不仅仅只是得力帮手,更多的还是他身前最有力的挡箭牌。如今这挡箭牌易碎,只怕他眼前的处境唯有万箭穿心。

大势所趋,上官毅再无法沉住气了。冯远昌的死,让他必须要予以反击,他决定要联合一众盟中弟子合力对抗这个幕后真凶。

玄天盟正殿前,一众盟中弟子位列于此等候着在盟主上官毅之下一同查出真凶并将其绳之以法。但他们或许并不知道上官毅的真正想法是想借他们众人之手为自己清理门户。

过不多时,上官毅从殿内走出,站于人前神情肃穆地道:“近日来我盟主大小香堂主纷纷遭人毒手,昨日执剑长老冯远昌竟也死于非命。老夫自是痛心疾首,相信各位也一样是惶恐不安吧?如今敌暗我明,我们当中的每一个人都很难保证下一个惨死的会不会是自己。与其这般忧心忡忡,倒不如我们联合一致,肃清毒害。我等不可再坐以待毙,今日我以盟主之尊号令各位应众志成城,为那些死去的人报仇雪恨。”

“盟主所言极是。只不过弟子斗胆问上一句,盟主可知那真凶是谁?”

上官毅一席话刚落,那边立刻便有人质疑起来。众人闻声望去,只见此人正是巡夜弟子尹洛华。

这样一个并不起眼任人欺辱的宵小鼠辈竟也敢当众质问盟主,一众弟子对他的此举自是嗤之以鼻。上官毅向尹洛华看了看,竟发觉自己并不认得他,但他眉宇及眼神中的气息却让他感到那样的熟悉,他慌了慌神,暗道:莫非……

尹洛华也不去管上官毅是否会回答他的问题,也不去理会其他人对他是何种看法,自顾自地走上前道:“看来,盟主也并未查出那真凶是谁。那么你把我等一众弟子招来说了这般多岂非是白费力气?你既然知晓如今的局势是敌暗我明,那么今日这般兴师动众的,莫不是与那真凶串通一气?以弟子愚见,那真凶之所以直到今日仍旧能逍遥法外,正是因为有了你这样一个草包的盟主。”

对于尹洛华这般地大放厥词羞辱自己,上官毅并没有显得多么气恼,因为他根本就没把尹洛华放在过眼里,他只是冷笑一声道:“我这个盟主是不是草包不由你说了算,况且除我之外,又有谁能做这个盟主?”

尹洛华轻笑一声道:“如今江湖之中人才辈出,难道我辈弟子当中就无人可做着盟主吗?”

上官毅道:“能继承我盟主之位的都已惨遭毒手,如今还有谁可接任?”

尹洛华向下一指人群当中的孙念仁道:“孙师兄是执剑长老冯远昌的弟子,你的徒孙,由他来继任算是再好不过了吧。”

听到尹洛华举荐孙念仁,上官毅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他思索良久之后终于想通了这其中诀窍,浑身颤抖地戟指孙念仁道:“是你,原来是你,真正的凶手居然是你。”

尹洛华见上官毅如此不由得在一旁狂笑道:“若说冯远昌此时未身死,那么真凶必然是他。可如今他已惨遭毒手,那么凶手必定就是孙念仁。如此浅显的道理连冯远昌都想明白了,你身为盟主却没有想明白了,你说,要你这盟主何用啊?不过也对,若是你想明白了,恐怕你早已死在孙念仁的剑下了。”

上官毅听了尹洛华的话后尚未表态,那边的孙念仁便腾地一声跃至人前道:“他此刻想明白也为时不晚,总之我迟早也要取他性命。”

上官毅此刻气得哆嗦,虽是指着孙念仁却是半天骂不出一句话来。

孙念仁见其如此只笑了笑道:“那些义愤填膺的话就且先收起来吧,直接动手就好。”说着信手一抛,将上官毅昔日的兵刃凤鸣剑抛出。

上官毅虽是气急败坏,但见到凤鸣剑却是丝毫都不马虎,猛地伸手接过长剑,拔剑出鞘,神韵丝毫不减当年。

孙念仁见此刻上官毅已是威风凛凛,对自己更是虎视眈眈,怕是也要拼死一搏了。孙念仁对此虽也不惧,但却也不敢轻易懈怠,忙从衣襟下抽出一剑,霎时间寒光闪闪,天地变色,四下里尽是风雨欲来。

上官毅当然认得此剑,更知晓此剑的威力。他本不信命,但此刻他似乎看到了自己的命运,他苦笑一声道:“当然若不是南宫云死于非命,我也当不上这盟主。今日我便将要死在这风雨剑下,也算是天理循环。只不过我恨的就是会死在你这贼子的手中。纵然你此刻手握风雨剑,却也难及南宫云当年之万一,你还不配来杀我。”

“那么我配不配来杀你呢?”

远处传来一俊朗之声,那声音由远及近,由缥缈变得清晰,当最后一个字音落下后,上官毅已清楚地看见南宫斐就站在他的面前。

上官毅此刻见到南宫斐,再不似当年那般视若草芥。他知道此时的南宫斐早已今非昔比,他也知道白晓凡这枚棋子已被他吃掉,此刻就这么面对着南宫斐,他竟也有些怕了。

南宫斐怒视着上官毅喝道:“老贼,当年就是你教唆段奇峰来夺取经书,害得我父母死于非命,师祖身遭天谴。而后你更是排除异己,残害同门,逼走我师姑曲灵姑而夺来了这盟主之位。是你有违江湖道义,今日不单单要为父报仇,更要已玄天盟奉经弟子的身份替我盟中肃清门户,铲除你还有孙念仁这样的败类毒瘤。”

尹洛华这时走到南宫斐面前拱手施礼道:“师叔,弟子已按您吩咐查出孙念仁就是那挖坟盗剑,残害同门之人,如何处置还请师叔定夺。”

南宫斐对着尹洛华点了点头道:“有劳你了,如此害群之马自当应杀之后快。”

这时孙念仁指着尹洛华质问道:“原来你昨天找我说什么引荐我做盟主,逼上官毅让位之事都是在诓骗我?”

尹洛华冷笑一声道:“冯远昌一死,我便猜出你就是那凶手。若是叫你暗地里杀了上官毅,再随便杀个弟子顶罪,那你岂不是堂而皇之地做了盟主?我之所以今日会引荐你,叫你逼退上官毅,就是要将你的狼子野心公之于众。还有你也的确是急功近利、利欲熏心啊,你也不仔细想想,此刻你风雨剑一露,你的种种罪行岂非昭然若揭?”

在场一众弟子无不骇然,皆是对孙念仁的卑劣行径议论纷纷、恶语相向。孙念仁见此不由得恼羞成怒,指着尹洛华怒骂道:“你小子居然敢设计害我。”

尹洛华一笑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一切是你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

孙念仁气红了眼,挺剑直取尹洛华喝道:“我杀了你。”这一剑还未刺出,就被南宫斐一把拦下。南宫斐伸出右手抓住孙念仁的右臂,左掌在他握剑的手腕上一拍。孙念仁手腕吃痛,掌中风雨剑脱落。南宫斐伸出右手在下一掏接住风雨剑,凌厉一转,横剑逼向孙念仁咽喉道:“我在这,岂容你来放肆?”说着屈指在他的穴道上一点,使其动弹不得。之后挺起风雨剑,默默地注视良久,仿佛在与先父交谈。

尹洛华知道南宫斐是要用轻风细雨剑来为父报仇,不免仍有些担心地问道:“师叔,你只看了那剑谱半日,此刻对付老贼可有把握?”

南宫斐此刻早已将《轻风细雨剑谱》从孙念仁处取得,虽只在藏经阁内专研半日,但南宫斐毕竟天资聪颖、悟性极强,况且他也已习得《龙归诀》,可谓一窍通、百窍通,此刻已将其中招式要害掌握。他将手中的风雨剑轻轻向下一摆道:“虽尚未窥得剑法精要,但用以对付上官毅这老贼已经绰绰有余了。”说着南宫斐丝毫不客气地挺剑刺出,施展一招“狂风四起”向上官毅袭去。

见南宫斐这一剑刺出之后,四下里狂风肆虐,处处剑锋,这一招使出颇具乃父之风,上官毅不由得也对其暗暗称赞。但他更为清楚的是如此青出于蓝的一招剑法正是用来对付自己的。他虽知自己难以抵挡,但却仍不敢懈怠,手中凤鸣剑一抖使出一招“凤鸣三声”向南宫斐的咽喉、胸口、下腹三处刺去,一招刺出后,进而上官毅又在每一处刺出剑后连抖三下,转化为有一招“凤尾九翎”,剑锋所至,寻常之人自是躲避不过。毕竟敬林长老也是一代宗师,所创下的这一套“凤鸣剑法”自然也有它的厉害之处,只不过上官毅一心贪图盟主之位,无心潜于剑法精要,才练成了今日这般画虎不成反类犬的效果。

见这两招剑法来得厉害,南宫斐自然也是不容小觑,急忙施展云起龙追中的轻身功夫,猛地一闪身避开,接着向上一跃猛地刺出一招“暴雨如注”。

这一剑刺来,上官毅只觉得自己的周身已被这洋洋洒洒的细雨包围,那密密麻麻的剑花如雨点般打落在自己的身上,而从自己身上溅落下的却是斑斑血迹。上官毅全身要害处皆被剑刺透,就在这至美又至猛的一剑中用他的鲜血洗刷了他的罪孽。而南宫斐也终于用这一招先父的成名剑法报了这杀父之仇,真可谓天理循环,报应不爽。

杀了上官毅后,南宫斐继而指着被自己点了穴道的孙念仁对在场的一众弟子说道:“众位盟中弟子,这孙念仁挖坟掘墓、盗取剑谱、欺师灭祖、残害同门,做出诸多人神共愤之事,更害得诸位终日惶恐不安实属丧尽天良,罪不容诛。如今这狗贼已被我制住,诸位当中若有想泄愤者,尽管对其刀剑相向,也叫他血债血偿。”

南宫斐话音刚落便闪到一旁,接着便有一干盟中弟子手持长剑冲上近前对着孙念仁或砍或刺、或劈或削,可怜孙念仁此刻被封住了穴道,想躲躲不得,想叫又叫不出,只能任由一柄柄的长剑摧残着自己的肉身,顷刻间便已是血肉模糊。也该是他应有此报,终是死于乱刃分尸。

贼人已除,盟主已死,此刻便该是选出新任盟主继位。众弟子心知肚明,众人当中唯有南宫斐有资格继任这个盟主。正当众人都想着南宫斐能众望所归继任盟主之时,南宫斐却将手中的风雨剑入鞘,交到尹洛华手中道:“尹洛华设计查明真凶,使孙念仁的罪行水落石出,可谓功不可没,现今授予尹洛华第三任玄天盟盟主之位。”

不单单是尹洛华,在场之人无不诧异,尹洛华更是惊慌地不敢从南宫斐手中接过风雨剑。不等尹洛华推辞,南宫斐便抢先说道:“洛华,你就不必推辞了。先师曾对我又言,我属于整个江湖,故此这玄天盟是留不住我的,我也的确做不了这盟主。而你则不同,你沉稳内敛,更识大体,所以,你比我更适合做着盟主。玄天盟毕竟是我的父母之邦,我此番杀上官毅,除孙念仁,一则为了报仇,二来只是为了清理门户。而你要做的却是要重振我玄天盟当日之雄威,将玄天盟发扬光大,接剑。”

见南宫斐如此说,尹洛华唯有身担此任,他信心满满地将头一点,从南宫斐手中接过风雨剑,转身对着一众弟子将风雨剑向头顶一举,那一众弟子纷纷施礼跪拜道:“弟子参见盟主。”

此时的玄天盟新任盟主尹洛华望着手中的风雨剑和下面的一众弟子暗暗许诺,玄天盟将在他的手中焕然一新。

目 录
新书推荐: 侠徒幻世录 武侠打工仔 捉刀记 武侠世界的穿越之旅 谁说朝廷鹰犬都是反派! 武侠:开局十万西凉铁骑 穿越笑傲:辟邪剑侠林平之 琼剑山下 且看那一人 我在苦境当前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