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 > 龙归诀 > 第十二章:经书传人

第十二章:经书传人(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藏地行者 美剧中的树妖姥姥 北渊仙族 最强掌门从签到开始 开局选择躺平,被女帝契约 仙帝在上 我有无敌升级系统 赵星辰这个八皇子真无敌 云层之上的眷恋 岳灵风之纵横江湖

却说那南宫斐自师叔罗隐处习得百无一用掌后,便日夜苦练片刻不得停歇。转瞬间半月已过,果然皇天不负有心人,南宫斐此时的掌法虽犹不及罗隐那般炉火纯青,但却也势不可挡,对付冯远昌、孙念仁等众自是绰绰有余。

这一日,南宫斐练掌归来,相邀罗隐一同饮酒相叙,席间不由得心生感慨,轻叹了一声。

罗隐见南宫斐如此,便不免询问道:“斐儿,你这好端端的叹什么气啊?”

南宫斐饮了一杯酒道:“师叔,我且问你这学武是为何用?”

罗隐笑了笑道:“这个吗嘛,学武的道理和读书呢也没什么两样,往大了说也是为国为民,往小了说那就是江湖恩怨了。”

南宫斐道:“弟子并非什么为国为民的豪侠,但弟子只知晓一点,那就是习武为的就是不受人欺辱。想我当初在玄天盟时受尽冷遇,师父惨死我也要顶风踏雪地将其背至山下安葬,无意间窥得《龙归诀》上所记的禅诗,成为经书传人,却又被无故地冠以一个不祥之徒的名号来追杀我。师叔,我的胸襟没那么宽广,这样的屈辱弟子不可不报”说着他颇为义愤填膺地怒拍了一下身旁的椅子,猛地一掌下去那椅子便被他拍的粉碎。

罗隐也知晓些南宫斐曾在玄天盟内的遭遇,对此也甚为理解。他捋了捋胡须说道:“男儿在世,宁杀莫辱。你学成武艺后首先想得便是一雪前耻,虽说没什么气量可言,但也在情理之中。”

南宫斐又道:“弟子欲一雪前耻自是不假,但还有更为重要第一点是弟子要去为自己正名。我既已是经书传人,总也该让那些质疑我的人看一看我的真本事。”

罗隐点点头道:“好。斐儿,不管是出于何种目的,这一趟玄天盟是非去不可了。以你现在的功力,虽冯远昌之辈不能敌你,但上官毅却不容小觑。如此,师叔便陪你走上一遭。”

南宫斐起身施礼道:“如此,弟子便谢过师叔了。”

罗隐摆摆手道:“谢就不必了。斐儿你且先回去整理整理,明日一早我还这里等你。”

南宫斐点点头道:“那弟子先行告退。”说着,南宫斐便转身向朱雀崖走去。

到达崖上后,南宫斐先是找到碧涓,和她说出了欲回玄天盟的想法,碧涓自然也是欣然愿往。二人商量妥当后,便决定向曲灵姑辞行。

是夜,斐涓二人一同来曲灵姑所居的寝殿前。南宫斐轻叩殿门,问询道:“师姑,可曾歇下了吗?”

南宫斐话音刚落,殿内便传来了曲灵姑的声音道:“是斐儿啊,你进来吧。”

南宫斐在门外答应一声,便推开殿门和碧涓一同进入殿内,只见曲灵姑此刻散着头发,穿了一袭轻纱秀裙,赤着一双脚正坐于塌边。南宫斐见状忙拱手施礼道:“师姑,叨扰了。”

曲灵姑一笑道:“无妨,斐儿这么晚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南宫斐颔首道:“侄儿此番造访是来向师姑辞行的。”

“辞行?”曲灵姑不免问道:“你才刚到师姑这里没多久,怎么突然又要走,莫不是嫌师姑招待不周?”

南宫斐连忙否认道:“没有没有,事故多虑了,我这段时间在崖上过得很好,并无不周之处。只不过侄儿最近练成师叔所传的百无一用掌,欲回玄天盟一雪前耻,故而特来辞行。”

曲灵姑闻听南宫斐欲回玄天盟报复,心下不禁也是五味杂陈,自己如今虽说已开山立派,但毕竟也仍是玄天盟的弟子;但南宫斐自小便受冷遇、欺辱,如若不让他出一出心中恶气也是不该。她细细思量了一阵后,突然问道:“斐儿,你可愿做玄天盟盟主?”

南宫斐听师姑如此问,便也猜想到了师姑心内的想法,他微一欠身说道:“师姑放心,那玄天盟毕竟也是侄儿的父母之邦。侄儿自会将其讨要回来。至于这盟主之位,侄儿心中早已另有贤明。”

曲灵姑点了点头道:“既然你心中已有打算,那就只管去做,如今的江湖也该交给你们这群晚辈后生了。”

南宫斐道:“既如此,侄儿明日便要动身了。”

曲灵姑起身走上近前,拉过南宫斐颇为难舍地道:“我本不舍得你这么早便离开,但毕竟男儿志在四方,我也不能执意留你。你如今虽已有绝技在身,但在江湖上行走,还是能少动些干戈为好。”

南宫斐颔首应道:“侄儿谨记师姑教诲。”

一夜无话,次日天明时分,南宫斐便携同碧涓一起收拾好行装,与曲灵姑告别后便下了朱雀崖,来到之前与罗隐相约的地点等候罗隐。

过不多时,那罗隐便应约而来,南宫斐此时也已雇来马车,见到罗隐便即施礼道:“见过师叔。”

罗隐点点头:“嗯”了一声,又瞧了瞧南宫斐身边的碧涓问道:“斐儿,这丫头是谁啊?”

南宫斐笑着向罗隐介绍起碧涓道:“这是弟子的爱侣,名叫百里碧涓,自打弟子离了那玄天盟后,这一路都是涓涓陪着我。”

碧涓此时稍一欠身对罗隐施礼道:“小女碧涓见过罗大侠。”

罗隐嘿嘿笑了笑道:“不错不错,果然是一对璧人。这一路老夫恐怕要成了你们小两口的累赘了。”

南宫斐忙道:“师叔哪里话,倒是我们二人需要师叔照顾了。”

罗隐一笑道:“罢了罢了,咱爷俩就且先把这客套话收一收,赶路要紧。”

南宫斐答应一声后,便转身打开车门道:“师叔请。”

罗隐点了点头示意,便登上了马车。罗隐坐稳后,南宫斐又和碧涓一同来到车前,将碧涓扶上马车后,南宫斐便也向上一跨,坐在马车上,催动缰绳,喝了一声:“驾”后,那马儿便翻开四蹄带动马车先前而去。

这一路也算是轻车熟路,南宫斐夜以继日地赶路,也无暇再去看四周的景色,不出十余日便抵达真定府。入城后,南宫斐便催车直奔曲府,欲到曲家父子处暂居。

到达曲府门前,南宫斐便从车上跳下走过去对门外的家丁道:“劳烦这位小哥去向曲员外通禀一声,就说是南宫斐前来叨扰。”

那家丁答应一声,便转身进了府中。未几,那曲家父子便一同来到府外迎接。两厢见礼过后,那曲笑尘忙问道:“公子此去朱雀崖才一月有余,莫非是舍妹招待不周?”

南宫斐连忙摆手道:“并非如此,师姑待我视如己出,对我的照顾自然也是极好的。晚辈这一去虽只有一月之余,但却变化骇然,收获颇丰。”

曲笑尘问道:“哦,难不成公子是遇到了什么奇遇不成?”

南宫斐道:“此事说来也巧,那日晚辈在岳阳楼上饮酒作赋,竟巧遇晚辈的师叔罗隐。我叔侄二人吟诗作对、谈古论今甚是投缘。待相认后,师叔更是将他的必胜绝技百无一用掌倾囊相授传于晚辈。这一月来,晚辈勤加苦练,此刻功力已不弱于冯远昌之辈。”

曲笑尘听过后,不住地贺喜道:“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公子有此机缘真乃大幸事也,老夫要恭喜公子了。”

南宫斐拱手回礼道:“曲员外客气了。”

二人正寒暄间,那曲未央站在一旁问道:“公子,你既和罗前辈学来了这绝世掌法,那不知他老人家此番有没有和你一同前往呢?”

南宫斐笑了笑答道:“师叔此番也与我一同前往,此刻就在马车车厢内,待我前去叫他。”

曲笑尘听说罗隐同往,欣然笑道:“想不到此番罗大侠也来了,自从上次一别,老夫也与他近二十年未见了。”

当即,南宫斐引着曲家父子一同到马车后,打开车门便见那罗隐此刻正仄歪着躺在车内,一只手中的酒葫芦落在了地上,里面已空空如也。几人见罗隐酩酊大睡的样子忍不住笑出了声来。那罗隐听到几人的笑声后,悠悠醒来,揉了揉睡眼,眼睛半睁半闭地看了看南宫斐问道:“斐儿这是到哪了?”

南宫斐并没有答话,而是指了指身边的曲笑尘问道:“师叔,这位你可还认得吗?”

罗隐觑着眼睛盯着曲笑尘看了良久之后才恍然道:“老曲,原来是你这个老小子,你怎么也到这来了?”

曲笑尘指了指罗隐笑道:“这句话应该我来问你才对吧?这里是真定府曲家,你说我为何会在这里?”

罗隐忙从车内探出头来,四下看了看之后说:“这就到了真定府了,我是睡了多久?”

曲笑尘不由得大笑道:“你呀,果然还是那样,一喝上酒就糊涂。赶快上来活动活动筋骨吧。”

罗隐一边从车上下来,一边嘿嘿笑道:“难得糊涂,难得糊涂。”

曲未央见罗隐下了马车,便走上近前施礼道:“晚辈曲未央见过罗前辈。

罗隐上下打量了一番曲未央,称赞道:“你就是老曲的公子吧,果然一表人才。”

曲未央谦道:“前辈谬赞。”接着又对身后的下人吩咐道:“设下好酒好菜,为罗大侠、南宫公子还有百里姑娘接风洗尘。”

曲笑尘这时相请道:“几位请先入府,我们席间畅谈。”

当即,曲家父子引着南宫斐、罗隐及碧涓三人一同入了曲府。席间,曲未央举杯相邀南宫斐问道:“公子此番得遇机缘,学成神掌,再回这真定府岂可不到那玄天盟中一雪前耻?”

南宫斐举杯笑道:“不错。不瞒曲公子说,我此番回来一是与列位相聚,二来正是为了一雪前耻。”

曲未央点点头道:“既如此,那在下愿陪同公子前往。”

南宫斐略有些不解其意地问道:“这是为何?”

曲未央嗔笑道:“当日那冯远昌假借对弈之名要挟我父,幸得公子解围。如此屈辱,我曲未央怎可不出一出这恶气?”

南宫斐道:“好。既如此,明日你我兄弟二人就一同到那玄天盟去大闹一番。”

当晚,南宫斐几人便在曲府过夜。罗隐回到自己房间后便当即睡下。南宫斐却仍旧留在碧涓房内,迟迟不愿离开。碧涓也无意让南宫斐离开,见他仍在逗留,便也没多说什么,自顾自地铺好床铺,对南宫斐道:“斐郎,时候不早了,过来休息吧。”

见碧涓如此,南宫斐不由得也脸上一红,轻声道:“涓涓,我并非要睡在这里,只是想和你再多呆一会。”

碧涓嫣然一笑,走到南宫斐面前坐下,手托着腮问道:“你若真的想和我多呆一会的话,干脆早些娶了我便是啊。”

南宫斐被逗得一笑,将碧涓拉入怀中道:“我如今和任何人都说你是我南宫斐的妻子,这难道还不算娶了你吗?涓涓,我明日就要去玄天盟闹事,这一去虽是出了心中恶气,但只怕日后也会落得个欺师灭祖的骂名,为天下豪杰所不齿。”

碧涓见南宫斐有所顾虑,便出言劝道:“斐郎若是担心有损名声,涓涓倒是有一个顺藤摸瓜之计。”

南宫斐问道:“是何顺藤摸瓜之计?”

碧涓道:“你离开玄天盟的第二天,那盟中不是召开了一场传经大会?而事实却是你才是经书的唯一传人。你可以假以经书传人之名,去向盟中弟子挑战,到那时一来可为你一雪前耻,二来可让天下皆知你才是经书传人,三来你也不至于背负欺师灭祖的骂名。”

经碧涓一番劝导后,南宫斐心下顿然开明,喜道:“如此甚妙,涓涓你可真是替我想了个好办法。好,明日我便以此为由去教训教训玄天盟的那群阴险之辈。”

碧涓“嗯”了一声之后又红着脸悄声问道:“你今晚当真不留在这了吗?”

南宫斐一笑,起身道:“也罢,今晚我就不回去了。”说着,他一把抱起碧涓,来到床前就寝。

次日天明,斐涓二人收拾妥当后,便和罗隐、曲未央二人一早离开了曲府,直奔玄天盟而去。

到达岭上后,南宫斐便让碧涓先在藏经阁内等候,自己则和罗隐、曲未央一同前往玄天盟正殿。行至殿前,那守殿的弟子见是南宫斐前来,皆是一惊,心道他此番回来绝非善事。还未等南宫斐开口,便急忙入殿通禀。

南宫斐也不等那弟子回复,便对罗隐、曲未央二人道:“师叔、曲公子,你二人先在这里等我,若是待会动起手来,我不敌对方时,再来助我。”

罗隐、曲未央二人答应道:“只管放心,我二人会见机行事。”

南宫斐点了点头,便动身入了那玄天盟正殿。此刻正在殿内的上官毅、冯远昌、谢玉涛及一众盟中弟子,已得知了南宫斐回盟的消息,正欲宣见时,便见那南宫斐正独自一人信步走入殿中。

盟中一众长老、弟子齐齐看向南宫斐。只见南宫斐步履稳健、器宇轩昂,已不在是当初的那副文弱模样。殿上的明眼人便已从南宫斐的步履当中看出他此时已身怀绝技。

南宫斐走入正殿中央,还未等上官毅开口询问,他便先拱手施礼道:“见过上官盟主。在下此番前来是想向上官盟主讨要一物的。”

上官毅见南宫斐竟突然地对自己举止有礼、言语谦逊,不由得心下生疑,暗想南宫斐是来者不善。见南宫斐来讨要东西,上官毅便也随即问道:“不知你想问我讨要的是什么东西?”

南宫斐一抬眼帘,正色道:“我想向上官盟主讨要的就是那《龙归诀》一书。”说着,南宫斐便在这殿中信步,对着一众弟子说道:“《龙归诀》重现一事已是众所周知,而我便是那经书传人恐怕在各位心中也已不是鲜闻。而关于这本经书的传言,想必各位更是耳熟能详。”接着,他又面向上官毅说道:“既那经书被在下无意间窥得,那显然在下便是经书传人。故而今日特请上官盟主可为盟中计、为江湖计、为苍生计,将《龙归诀》一书交于在下。”

听过南宫斐的话后,上官毅心中暗道:“前番我派孙念仁前去追杀他,非但没成,反被他伤。想必那经书焚毁一事也早已被他知晓。此番前来讨要经书自是寻衅闹事来的。”

那在一旁的护法长老谢玉涛见上官毅低头沉思、久久不语便站出来替其解围道:“南宫斐,你无意窥得经书一事我等自然是知晓。但你毕竟是一介书生,并不会武功,又怎能担任得了经书传人之职?况且盟中已经召开过传经大会,是孙念仁技压群雄,成了这经书传人。”

南宫斐嗔笑一声道:“还真是会张冠李戴啊。”说着他走到谢玉涛跟前道:“听护法长老的意思,倒是我南宫斐不自量力了。”说罢,还未等谢玉涛反应,南宫斐便猛然伸出右手五指,在谢玉涛的胸膛上狠狠地拧上一把,使出了“百无一用掌”当中的“妙笔生花”。这一招劲力所致,竟将谢玉涛的胸膛处隔着衣服拧得皮开肉绽。

伤虽不大,但却将那谢玉涛疼得伏地大叫。那谢玉涛门下的几位弟子见师父受伤,连忙冲出将师父扶到一边,从怀中拿出随身而带的伤药,来为谢玉涛止血疗伤。

上官毅见南宫斐出手竟如此狠辣,不由得心里也是暗暗吃惊。他仍旧佯装镇定地厉声喝道:“南宫斐,你是从哪里学来的这阴险招数,竟来对付同盟。”

南宫斐冷冷一笑道:“同盟,你们可曾将我看作是同盟了吗?”南宫斐此时又四下看了看,瞧到孙念仁之后,南宫斐一笑,一边向其走去,一边说道:“适才谢长老曾说那日再传经大会上已选出孙念仁为经书传人。哼,不知这个我昔日的手下败将近日有没有胆量再与我一战,来争夺这经书传人之位呢?”

孙念仁见南宫斐出言挑战自己,不由得在心中暗暗叫苦。前番他被南宫斐金光所击一事至今仍心有余悸。此番又见谢玉涛被其重伤,更是胆战心惊。他心中虽知南宫斐绝非等闲之辈,但无奈和南宫斐以指名点姓,盟中弟子众目睽睽,可见是不战也不行了。孙念仁不由得轻叹一声,硬着头皮出来应战。

南宫斐见孙念仁站了出来,便一笑道:“闲话少叙,出招吧。”

孙念仁知道南宫斐有金光护体,唯恐再吃一次亏,虽手握长剑,但却迟迟不肯向南宫斐刺上一剑。

南宫斐见孙念仁竟如此胆怯,不由得顿生鄙夷之情。他嗔笑一声说:“既然孙师侄这般谦让,那我这做师叔的只好先教导教导晚辈了。”说着南宫斐右掌挥出,直奔孙念仁胸膛而来。孙念仁虽不敢攻,但正当防卫还是会的。连忙横剑护住胸膛。南宫斐见此竟不慌不忙地伸出左掌向地上击去。孙念仁还在想着南宫斐此举为何之际,那从地上弹出的掌力便已打在他手中的长剑上。

南宫斐这一掌掌力雄浑,孙念仁手上吃痛握剑不住,那长剑便从他的手中飞出。正当孙念仁仍在惊诧之际,南宫斐的右掌已击中他的胸膛。南宫斐虽对玄天盟的人心存怨念,但却不至于仇视,这一掌“力透纸背”他只用了三分力,那孙念仁只是在背心处受了些轻伤而已。

只这两掌,那上官毅便已看得分明,他亦是怀疑亦是肯定地说道:“百无一用掌,他居然学会了百无一用掌。”

对于百无一用掌,冯远昌自是有所耳闻,但却从未见过。此刻听闻师父说出南宫斐所使的掌法便是百无一用掌,便知南宫斐已今非昔比,此时之功力绝非是孙念仁一人可招架得住的。慌忙中忙抽出凤鸣剑,挺剑越来,扶住孙念仁道:“你如今已不是南宫斐的对手,待为师来助你一臂之力。”说着便用手中的凤鸣剑将孙念仁落在地上的长剑挑起,向其掷去。孙念仁接过长剑,见有冯远昌在旁助威,便重整旗鼓。师徒二人一同挺剑向南宫斐刺去。

南宫斐见他师徒二人齐上,亦挥动双掌从容应对。那殿外的罗隐、曲未央二人一直观察着殿内动向。曲未央见此刻冯远昌、孙念仁齐攻南宫斐一人,便挥动琴弦说道:“我前去相助南宫公子。”说罢便大喝一声,跃入殿中。

冯远昌见曲未央跃入殿中前来助阵,心中暗想南宫斐既带了帮手,此番必定是有意寻衅挑事来的。他看着曲未央问道:“曲公子,这是我盟中之事,曲公子又跟着来凑什么热闹?”

曲未央冷笑一声道:“你前番以对弈为由要挟我父,今日我就是来和你算这笔账的。休要啰嗦,看招。”说着,曲未央挥动手中的三根琴弦,分为上、中、下三路攻打冯远昌胸膛、腹部、下盘三处。曲未央所用之兵刃虽只是琴弦,但却刚柔并济,舞动时犹如银龙飞舞。虽是分为三处击敌,但根根琴弦之间虽攻守有序,此进彼出,有条不紊。见曲未央根根琴弦紧逼,冯远昌只得将手中的凤鸣剑左劈右挡来护住身体要害,渐渐地便已处于下风。

这边南宫斐见势挥动双掌,从冯远昌的侧翼袭来。那孙念仁此刻也不知从何而来的胆量,见师父腹背受敌,连忙挺剑而出,去独挡南宫斐。

见孙念仁挺剑护师,南宫斐倒也来了兴致,挥动双掌与孙念仁战在一处。他二人一个使出凤鸣剑,一个施展百无掌,一个挺剑直刺,一个挥掌击打,来来回回拆解了三十余招,南宫斐已将一整套的百无一用掌打出,而那孙念仁的凤鸣剑也已使出了二遍。南宫斐此刻已无心与孙念仁再战,又见那边冯远昌与曲未央相争此刻已占了上风,便将左掌向背后一藏,右掌直直击出。那孙念仁此刻已斗得正酣,见南宫斐周身大有空挡,也不知是计,忙一剑刺向南宫斐胸膛。

正当殿内一众弟子看出端倪欲出言提醒之际,一如当初那般地,南宫斐的胸膛处激出一道金光,那孙念仁再一次地被金光所击倒,只不过这一次南宫斐控制住了金光,没有让孙念仁像上次那样人事不省。

南宫斐也不再去管那孙念仁的死活,任由他被殿内弟子拖走,再次挥动双掌,与曲未央一同齐战冯远昌。

那冯远昌毕竟也是玄天盟的执剑长老,虽不及当年南宫云那般可仗剑天下,但应对南宫斐与曲未央这两个后辈到还不至于不敌。此番争斗良久,冯远昌虽未讨到什么便宜,但却也没有让南宫斐和曲未央二人得了逞。

南宫斐见如此缠斗毕竟也不是办法,当即头脑一转,突然跃向殿内弟子当中,猛然在一弟子身上抽出一把长剑喝道:“且看我轻风细雨剑法。”说着舞动剑花向冯远昌刺去。

南宫斐这一喝,在场之人无不惊讶,那上官毅更是猛地从盟主坐席上站了起来,心道南宫斐是否真的学会了这轻风细雨剑法?

那冯远昌也是一愣,南宫斐便就趁他愣神之际,挥剑刺出。冯远昌见了连忙挺剑抵挡,却不知南宫斐这一剑那是虚晃一招,见冯远昌挥剑来挡,南宫斐猛地击出一掌打在冯远昌最为软弱的小腹之上。毕竟南宫斐对冯远昌心怀怨恨,这一掌自然也是用尽了全力。那冯远昌受了这一掌,不由得吐出一口鲜血,倒在地上。

上官毅见冯远昌、孙念仁二人此刻皆已受伤,便也坐不住,抽出随身佩剑也不多说一句,纵身一剑向南宫斐面门刺来。

这一剑极其凌厉,可见上官毅欲杀南宫斐之心。南宫斐自知自己无论如何也挡不住这一剑,连忙节节后退,那上官毅的剑竟也步步紧逼,直把南宫斐逼出殿外。

就在那剑尖眼看就要刺中南宫斐面门之际,突然击出一掌,挡住来剑。那掌力刚劲雄浑,纵使上官毅这一剑再怎么凌厉,竟也不能再向前刺出半分。

这一剑一掌僵持良久,突然那掌向上一翻,上官毅连人带剑向后弹出数步险些跌倒。

那替南宫斐挡住一剑,击退上官毅之人正是罗隐。只见他一笑指着上官毅道:“我说上官盟主,这般欺负一个孩子可有失身份吧,不如咱老哥俩比划比划。”

上官毅见是罗隐,便也不敢再贸然进攻,只是一笑道:“我说南宫斐怎么会了百无一用掌,原来是罗兄你传授的。”

罗隐笑道:“斐儿毕竟是我的师侄,我不传给他难道要传给你?”

上官毅只是一笑,心知罗隐在此,自己难以对南宫斐下手,便做了个顺水人情说道:“南宫斐,我也不欺瞒你,那《龙归诀》的经书已经焚毁。你既然说你是那经书传人,我想自会有缘再见那经书。玄天盟毕竟是你的父母之邦,你今日来此寻衅挑事大为不该。但念在毕竟是我盟中毁了这经书,对你也就既往不咎,你走吧,办你该办的事去。”

罗隐也看出了形势,便拉过南宫斐和曲未央低声道:“气也出了,既然他也给了台阶,咱就走吧。”

南宫斐先前勉强战胜了冯远昌,却又被上官毅逼得节节败退,知道自己还不是上官毅的对手,便也点了点头道:“好。”之后便和罗隐、曲未央一同离开了玄天盟正殿。

刚走出殿外,南宫斐便又说道:“师叔,弟子还有一件心事未了,想在今日一并完成了。”

罗隐问道:“是何心事?”

南宫斐道:“我父曾留下一部轻风细雨剑的剑谱在玄峰之上,我师父的遗愿也是我能找到那部剑谱。今日我已有了功力,想在上玄峰寻找剑谱。”

罗隐点了点头道:“好,师叔陪你同去。”

未及,叔侄二人一同行至玄峰之下,此番再不似先前那般攀登费力,南宫斐和罗隐个施展轻功内力,不消一盏茶的功夫便登上了玄峰之巅,这个南宫斐曾攀爬过数次却从未到达过的顶点。

南宫斐绕着其父南宫云生前练剑的平台和洞穴找了数遍却仍未见剑谱的半点踪影。踌躇之际,忽然想到上官毅曾对自己说过的一句话,不由得喃喃自语道:“难道真如上官毅所说的那样?”

罗隐在一旁听到之后问道:“上官毅说过什么?”

南宫斐道:“他曾和我说过,若想要剑谱就到我爹的坟里去找。”

罗隐思索了一阵之后,点点头道:“是了,一定是他上官毅事先找到了剑谱,让后藏在了你爹的墓穴当中。”

南宫斐略有不解地问道:“可是他藏在了我爹的墓穴当中,他自己也得不到?”

罗隐道:“这并不难解释,他上官毅自是想得到剑谱,只不过他不想被天下英豪骂他偷了师弟的东西,所以就藏在了一个你拿不了的地方,让你也得不到。”

南宫斐不由得轻叹一声,摇摇头道:“上官毅果然卑鄙狡诈,如此我又怎能去我爹娘的墓穴中寻找剑谱?”

罗隐也只能出言安慰道:“你也不必太耿耿于怀,至少你已知道简剑谱在哪里,知道它没有落入恶人手里。走吧,下山吧。”

南宫斐点了点头,只得悻悻地和师叔一同下了玄峰。

就当罗隐和南宫斐刚刚下了玄峰之后,便从树后走出一人来,此人竟将那叔侄二人的对话前前后后尽数听去。这偷听之人不是别人,正是孙念仁。

目 录
新书推荐: 侠徒幻世录 武侠打工仔 捉刀记 武侠世界的穿越之旅 谁说朝廷鹰犬都是反派! 武侠:开局十万西凉铁骑 穿越笑傲:辟邪剑侠林平之 琼剑山下 且看那一人 我在苦境当前辈
返回顶部